刚刚更新: 〔萌宝来袭:爹地追〕〔快穿:女主不当炮〕〔豪门重生,超模归〕〔大明小书生〕〔爆碎虚空〕〔官场问鼎〕〔张苏静的幸福日常〕〔绝世符神〕〔暖婚100分:总裁,〕〔透视小保安〕〔官道黄粱〕〔我在聊斋做鬼王〕〔杀仙传〕〔我的情深你若懂〕〔变身最萌萝莉小公〕〔后卫之王〕〔桃运神医〕〔染爱成瘾:总裁请〕〔禁爱总裁晚上好〕〔重生在日本当厨神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东方暝血奇谭 第40章 冬去春来,花开花谢(其七)
    计划用尽,遁入未知,走一步看一步。

    纳兰暝讨厌这种感觉。

    但,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幽香的身体碎块逐渐失去了色彩,它们就在纳兰暝的眼皮底下迅速地干枯、龟裂、破碎开来,变成了漆黑、肥沃的土壤。

    不,应该说,仅在“一开始”是土壤罢了。接下来,翠绿的嫩芽从那土壤之中冒出了头,而土壤本身则一圈又一圈地萎圌缩下去,像是被那小小的绿苗吸收了一般。

    嫩苗之后是茁壮成长的绿色植株,再之后是花与果。纳兰暝从未见过这种植物,它那快得离谱的生长速度也让他无暇去辨认什么。在那沉重的果实落地之时,曾经养育了它的根与茎便立即枯萎了。一个完整的生命周期便在这短暂的数秒之内,圆满地完成了。

    那果实有着鲜红的颜色,形状近似于桃子,亦如桃子一般浑圌圆、饱满,只是表面上泛着微光,一看便知不是凡物。纳兰暝站在那儿,正犹豫着要不要走近了仔细瞧上一瞧,便见那果实自个儿打开了。

    那场景有点像异形的卵孵化的瞬间......不,并没有那么令人反感,更形象地讲,其实是哪吒诞生的瞬间。那果实一瓣又一瓣地,如同血色的莲花一般绽开,里头却并没有蹦出一个小人儿来,而只是冒出了一缕光尘,散在空气之中,很快便消失不见了。

    这就完了,当那颗打开的果子也开始腐烂,化为泥土时,纳兰暝便明白了,他所看见的这个“过程”已经结束了。

    始于尘土,归于尘土,这就是,生命的诞生与终结。

    “终于......”

    当坚硬的藤蔓从他脚下的泥土中伸出来的时候,他笑了。

    “可是让我好等了一阵啊,幽香!”

    幽香“本人”并不在他的面前,但他能感觉得到,幽香是存在的。

    就在这泥土里,就在这空气中,就在这一花一木之间,她的存在感如泥浆一般,将他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并且还在不断地变得稠密,一阵又一阵地挤压着他的灵魂。

    攀上脚踝的藤蔓被他抬腿一脚踩了个稀烂,接着,一早生出来的那些,巨大的、将此处彻底堵死的植物便再度动了起来。这墙一般高耸的植物以某种奇特的方式,拖拉机一般地破土横行,四面八方地围了过来,要将他碾死在它那粗圌壮的枝干之间。

    当然,纳兰暝是不会坐以待毙的,他俯身来了一次高跳,一跃登上了魔法森林的树冠之顶,再一回头,便见那墨绿色的墙壁轰然合拢,不留一丝缝隙。

    “啧啧啧......”蹲在树枝上的纳兰暝摇着头,咂了咂嘴,“这还真是壮观啊......”

    在这高处,他第一次看清了那棵植物的全貌。那玩意长得就像一棵仙人掌,一团绿球,满身是刺。只不过,是棵占地数百平米的,建筑物级别的仙人掌罢了。但,纳兰暝知道,这只是远观带来的错觉,实际上,那是一枚“毛线球”,由无数的荆棘藤蔓相互缠绕,最终编织而成。近之者死。

    “地面是回不去了,接下来......”

    当纳兰暝试图松开那只,抓着树干的右手时,他才发现,自己实在是太天真了。

    他的整只右手,都在不知不觉间没入到了那棵树里。不,不仅仅是右手,就连踩在树枝上的双脚,都化成了树皮的灰褐色,与他脚下的这棵老树融为了一体。

    “该死的,这棵树它......”

    情急之下,纳兰暝用力扯了一把,非但没能将自己的右手从那树皮底下扯出来,反而令那树皮的褐色,又往他的胳膊上蔓延了几分。

    很快,他便感觉不到自己的右手与双脚了,它们仿佛真的变成了木头,就算没有,它们也已经不属于他了。聪明的他,当然明白了这意味着什么。

    “这棵树,它正在‘吞噬’我!”

    纳兰暝简直慌得有些不像他了。眼看着那树皮在他的胳膊与腿上越爬越高,心里头的对策便是一条又一条地被他划去,最终划剩下最后的一条——那是条下下策。

    但,现在的他已经失去了选择的权利。

    纳兰暝一咬牙,直接将右手与双脚整整齐齐地切断了。方才,他还能得意洋洋地逼着幽香自断手臂,现在,就轮到他自己了,这可真是天道好轮回。如果幽香还站在他面前的话,她一定会好好地嘲讽一番吧!

    在离开那棵树以前,他最后地,瞥了一眼留在树上的手脚——从切口处的截面来看,它们确实是变成木头了。往好的方面想,这至少证明了他的判断的准确性与及时性。

    往坏的方面想,他已经失去了右手与双脚,而且还在无助地下坠。

    纳兰暝对自己的力气还是有自信的,即使只剩下一只左手,他也能比常人更加迅速地移动。问题是,没有受力点,再大的力气,也无处可施。

    现在,周围的一切,都已经成为了幽香的助力——泥土之中暗藏着杀机,藤蔓树木吃人不吐骨头。他就连,哪怕手指尖那么大点的,一点的落足之处,都无法找到。

    正下方就是他刚刚从中逃出的虎口——那枚巨大的“藤蔓球”。这区区十几米的距离,眨眼间便会跌到底。跌到底,就意味着死掉,挂掉,扑街,完犊子,dead,gg,游戏结束。

    至此,纳兰暝还有一个办法。

    在距离那些藤蔓仅有一米之遥的,极近之处,他面朝下方,猛吸了一口气。

    肺中满是绿色植物的芬芳气息——这种味道总是那么的宜人,唯有现在除外。他看见那些藤蔓在焦急地蠕动,就像等待投食的鲨鱼一般。可惜,它们今天注定要失望了。

    现在的纳兰暝,整个胸腔与腹腔之中,都是空空荡荡的一片,啥也没有。这意味着,只要他愿意,他能让空气充满自己的整个身体。

    于是他这么做了,他的身体在一瞬间膨圌胀得像个河豚,又在下一瞬间缩回了原状——他用那强韧有力的肌肉,将巨量的空气,在自己的体内强行压缩了好几倍。

    下一刻,只听“砰”的一声,汽车爆胎一般的巨响,伴随着一阵雾状血沫,压缩起来的空气在纳兰暝的身体里爆炸,他便被那股巨力给弹飞,冲破树冠,升上了百米的天空。

    “咳哈!”

    快要升到顶的时候,他实在是忍受不住,猛地咳出了一大口血。

    这简直就是自杀行为。

    全身的骨头,能碎的基本都被炸碎了,还好内脏都不在,否则都得变成分不开来的一团糊糊。他的血管之中充满了大大小小的气泡,堵得水泄不通,这种情况若是放在人类身上,怕是神仙也救不活了。

    全身上下的剧痛,无时无刻不在挑战着他承受能力的极限。然而,会痛,就意味着还活着,活着,就还有机会。

    逃生的机会,反击的机会,获胜的机会,一切皆有可能。

    “活着真好!”

    当他开始感到庆幸的时候,上升的势头已经渐渐地止住了。在他的视野之中,那缩小到极限的藤蔓之球,又开始变大了——他又开始下坠了。

    还没到天堂,便又要去面对地狱。

    “哎......”纳兰暝在心中叹了一口气,“别的都好,就是摧毁这么大一团东西,实在是,非我所长啊......”

    他就是,擅长干掉一个敌人,无论对方有多强,却不擅长干掉一片敌人,哪怕他们再弱。

    “不管怎样,刚才那个,还得再来上一发。”

    纳兰暝迎着愈发强劲的冷风,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又吸起了气。

    “这一回要对着天上排气,直接借着冲击力撞穿那层藤蔓,然后在落地的一瞬间,将染上血的东西全部切碎!”

    他在心中,拟出了这样的战斗计划。

    “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战胜她,只能先毁掉这一坨东西,再去找办法。”

    “办法,肯定是有的,她不是什么神仙,说到底,不过是个强一点的妖怪。既然如此,她就肯定有弱点,只是我还没发现罢了。只要坚持下去,尽可能地把这场战斗拖长,拖到她露出破绽,那我就一定,能再次握住胜机,一定!”

    “砰!”

    他的思考在此中断了。

    离地面还太远,还没到时候,但那些储存起来的空气,却提前在他的身体里爆炸了——这显然,并不是他本人的主意。它们违背了物理规则,如尖刀一般刺穿了他的背脊,从那里逃窜出去,现在,他是真的,只剩下一具空壳了。

    “为什么?怎么会......我还没打算......”

    纳兰暝的心思乱成了一团麻,就连耳边的风声,仿佛都成了风见幽香的笑声......风见幽香的......笑声!

    “风见幽香,是‘自然’的妖怪!”

    所谓的“大自然”是什么?花草树木?风雨日夜?亦或是,这所有的一切?

    包括纳兰暝本人的,所有的一切?

    一瞬间,在这一瞬间,纳兰暝领悟到了一个道理。

    他的那些可笑的战术,什么找破绽,找本体之类的,完全就是一坨屎。这是他身为一个“凡人”,被局限在凡人的视野之中,所犯下的幼稚可笑的错误。

    本体,幽香已经展示给他了,他所沐浴的阳光,他所呼吸的空气,他脚下的土地,与生长在土地上的一切生命,都是她的本体。

    破绽,弱点,就算找到了,又有什么意义?

    癌细胞找到了人的弱点,最终杀死了他,然后呢?

    完全没意义的呀,“打败幽香”这种事,完全没意义的呀!因为,人怎么可能“打败”自己所处的,并且赖以生存的,整个“环境”呢?

    就算真的打败了,无论是广义上的,还是狭义上的,那也不过是另一场可笑的自杀表演而已。

    “哈哈......”

    最后的最后,纳兰暝笑出了声。

    这场战斗,从头到尾,这么多精心策划的阴谋诡计,到头来只让他认识到了一点:他无法打败风见幽香。

    “这一次,我学到了......”

    “这次的经验,一定会......用到......下一次......”

    于是,他坠向了黑暗的,大地之母的怀抱,但,并没有拥入其中。在落地前的最后一个瞬间,他消失得无影无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帝焰神尊〕〔枕上名门:腹黑总〕〔不灭剑主〕〔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第一强者〕〔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永生不灭〕〔复仇的单细胞〕〔重生八零:媳妇有〕〔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