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征服之路〕〔国民女神:史上第〕〔鱼类上岸指南〕〔蜜爱1V1:首席宠上〕〔总裁的第一宠妻〕〔铁雪云烟〕〔大明影侯〕〔萨诺亚舰娘领域〕〔甜婚来袭:腹黑老〕〔农家世子妃〕〔毒医凰后:妖孽世〕〔天神诀〕〔神武至尊〕〔农妻喜种田:痴傻〕〔他和劫一起来了〕〔甜蜜恋爱:校草大〕〔案生情愫〕〔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灵惊世〕〔重生学霸商女:枭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东方暝血奇谭 第65章 月圆,樱落(其五)
    (一)

    虚假的天穹黯淡无光,焦黑的太阳挂在西边,一亿年前就已燃尽。

    时空停止了流动,万物陷入死寂,新的生命不再诞生,已有的事物不会逝去。冰冷的躯壳长眠于此,由此刻起,拥抱永恒的梦境。

    此处冥界,与往生诀别之所。

    现在,这死去的世界,史无前例地,被鲜活的樱花填满了。

    究其原因,不过是某个无聊的幽灵的一时兴起,所引发的一场旷日持久的异变。当那西行妖樱重新陷入沉眠,它体内所储存的那些,源自阳界的“春”,便一齐被释放出来,向着阴阳两界之间的破口席卷而去,为沿途的那些本不会再次开放的枯树,染上了樱色。由此,那些贪慕樱色的生者们便跨过生死之境纷纷而来,一而再再而三地打破了这只属于死者的宁静,在无数亡魂的坟头前饮酒作乐、扰人清梦,谓之曰“宴”。

    日落时分,又一批前来赴宴的客人,抵达了冥界。

    白玉的阶梯由眼前、脚下,一直延伸至那遥远而目不能及的彼方。阶梯两侧樱色烂漫,一眼望去,满目芳影。

    “啪嗒!”

    踏出去的前脚,踩在了通往白玉楼的第一级台阶上,稍有些冰凉的脚步声一下子便传遍了这空旷寂静的世界。

    “好,决定了!”

    有点发福的大图书馆,帕秋莉·诺蕾姬,攥紧了拳头,对着身后的人吼道:

    “都别拦着我,我要靠自己的力量,爬完这座山!”

    “啪啪啪啪啪......”

    站在她身后的,红魔馆一家全员,一齐为她的勇气献上了掌声。

    “加油,帕琪!”蕾米莉亚·斯卡雷特笑得非常灿烂,“我会怀念你的!”

    “别默认我会死啊!”

    “你丫的性命还剩下三秒,三秒啊三秒!”芙兰朵露用食指指着帕秋莉的背脊,以健次郎一般的表情,和语气,补充道。

    “要干架吗死孩子!”

    “没关系的帕秋莉小姐,”凯瑟琳一脸淡定,彬彬有礼地道,“这里是冥界,你可以安心地去,不用怕没人替你收尸。”

    “都说了我不会死啊!”

    “遗产可以分我一些吗?”夏科洛斯爵士插嘴道。

    “分你妹啊!”

    “丧葬方面,我会帮您处理的。”

    “咲夜你个叛徒!”

    “墓志铭就写‘吾之生涯,一片无悔’。”

    “小......咳咳!”

    帕秋莉一口气没上来,哮喘病犯,脸色一下子就白了,真跟快死了一样。她使劲捶了捶自己的胸口,颤抖着从口袋里掏出来一管哮喘喷雾,猛地吸上一口。这还没回过气来,她便弓着背垂着脑袋,跟个丧尸一样摇摇晃晃地来到了出言不逊的小恶魔面前,抬手一记金刚臂将她的从魔打翻在地。

    “你们这群混账啊——”

    于是神奇的一幕出现了,以文静出名的魔女帕秋莉·诺蕾姬,先是一拳ko了她自己的使魔,然后再一只脚踩在小恶魔的身上,像个大猩猩一样,双手握拳捶打胸口示威。实际上,如果她会喷火的话,那效果说不定还能更好一些。

    “所以每到这种时候,我就无比地想念天国的射命丸文啊......”

    纳兰暝这么想着,便微笑着,在一片嬉笑与掌声之中走到了帕秋莉的身后。

    “各位,各位!都静一静!”

    他使劲拍两下掌,待场面渐渐清净下来,便将双手轻轻搭在了帕秋莉的肩膀上,很是正经地说道:

    “首先,我觉得,你们这样嘲笑努力减肥的帕秋莉,是不对的。”

    这话一出口,如有一道暖流,顺着耳朵,流进了帕秋莉的身体。她抬起头,看了一眼纳兰暝的脸——彼时,纳兰暝刚好也在注视着她。他的脸上挂着大哥哥一般,温暖、宠溺、让帕秋莉打心底里感到安心的笑容。

    “果然,”帕秋莉的眼中泪花闪动,“我并没有看错人......”

    “你当然没有。”

    她听纳兰暝这么说道。

    “你们想一想,”纳兰暝提高了音量,好让在场的所有人都能听见,“一个哮喘病人,不辞劳苦,主动离开了安逸的环境,就是为了能克服自己的身体条件,依靠自己的努力,获得鬼一般健康、漂亮的身材。同志们,这是一种什么精神?这是一种革圌命精神啊!对于如此努力的可人儿,你们竟然百般嘲笑,告诉我,你们的这种行为合适吗?”

    “合适,”芙兰朵露高傲地昂起了头,“因为我只是一个小可爱,我什么都不懂。”

    “合适,”蕾米莉亚比她妹妹更加高傲地昂起了头,“因为我只是一只小蝙蝠,我什么都不懂。”

    “合适,”夏科洛斯爵士不仅昂起了头,还翘圌起了尾巴,“因为我只是一只小猫咪,而且我什么都懂。”

    “这帮犊子......”

    帕秋莉咬着牙,眼见着就要上去打人,却被纳兰暝给强行按住了。只听他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便继续说道:

    “因此,对于身残......身体条件并不优秀的帕秋莉,我们应该做的并不是讥笑讽刺,而是......”

    他说着,单膝跪地,撩起帕秋莉那淡紫色的长发,紧闭起双眼,以结婚仪式一般庄重的态度,在那发丝上轻点嘴唇,吻了一下。那一刻,帕秋莉的心跳几乎停了下来。她不能呼吸了,“这一定是哮喘病犯了”她这么想着,便伸手去掏药瓶,结果翻遍了两边的口袋都没找着。直到这时,她才意识到,那个小药瓶一直都在她的手中。

    空气凝固了,尽管,冥界的空气从来都是凝固起来的。周围的少女们都捂着嘴、红着脸,一言不发地等着纳兰暝的下一步操作。只见他缓缓地睁开眼睛,直起身,然后微微张口,说出了他的下一句台词:

    “为赴死之人献上最高的敬意。”

    “老娘爆摔!”

    帕秋莉一把将手中的哮喘药瓶摔到了台阶上,砸了个烂,然后再一把撕爆了那身紫白长袍,露出了里头的弹圌性塑形衣,以及那史莱姆一般晃动不止的肚腩——事到如今,她已经懒得再去在乎什么形象了。

    “嘎啊啊啊啊!”

    帕秋莉已经彻底疯了,也不知从哪里借来的力气,双手抱住纳兰暝的腰并举过头顶,跳起来照着台阶的棱角之处就是一记大头冲下的全力抱摔,直接将他的脖子给摔成了对折。再然后,她使劲拍了拍胸口,张口喷出了一波破了音的声浪,直震得浑身上下的脂肪如波涛一般颤动不止。

    “喝啊啊啊——巴蒂斯塔炸弹!”

    于是冥界的空气,再一次被欢笑填满。

    然而,在那之后,不知为何,帕秋莉的泪水,怎么也没能止住。

    (二)

    “我,强势复活!”

    射命丸文完成了无脊椎动物一般的自体再生,炸开了刻着她自己的名字的墓碑,从棺材里头蹦了出来。

    “哦,恭喜恭喜。”

    正在她的坟前端着nin***dosw**ch玩马**赛车玩得不亦乐乎的姬海棠果,头也不抬地动了动嘴皮子,那有气无力的话语充分而完整地表达了她此刻的思想感情:

    关我屁事。

    “是时候搞一波大新闻了!”

    文叫嚷着,端起了她的看家利器——市面售价为1,后面跟着你都不想知道具体有多少个的零,的徕卡单反相机。现在,这台相机的记忆卡槽里面住着一条活泼可爱的小蚯蚓。

    “想要新闻的话,竹林里说不定有哦。”

    果这么说着,便放下了n*******s*****,从口袋中掏出了她那台老式翻盖手机,点开了图库中的一张照片,然后将它摆在了文的面前。

    那上头是一条印着胡萝卜图案的白色小裤裤,不用多说,那是铃仙的。

    “oh~yeah~”

    文俩眼一瞪圆,发出了一声,相当销圌魂的......赞叹?

    总之,抱着“敢为人先”,或者更通俗点说,“跑得比谁都要快”的精神,文端着相机,张开双翼,一飞冲天,在她留下来的两根黑羽落地之前,便已没了影。

    “智障。”

    果小声嘟囔着,移开了按在屏幕下端的那根拇指,露出了那张照片的拍摄日期——那是一个星期以前的照片了。当然,那个时候文还蹲在坟墓里读复活cd,所以这也怨不得谁。

    不过这样一来,复刊的《文文。新闻》恐怕是占不到多少独家消息了。

    “啪!”

    姬海棠果合上了手机盖,飞向了与文完全相反的方向——她的前方,便是冥界。东方暝血奇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一生为你空欢喜〕〔农门悍妇撩夫忙〕〔复仇的单细胞〕〔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我有奈何桥〕〔真武狂龙〕〔大唐颂〕〔龙裔的轨迹〕〔修行在万界星空〕〔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