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暖风不及你深情〕〔绝武仁医〕〔疯狂的手游〕〔逍遥兵王〕〔绝美总裁的贴身兵〕〔醉长安〕〔厨色生香:霸宠农〕〔首席老公,太闷骚〕〔撼龙〕〔风雨寻归〕〔娇本尊华〕〔吸血鬼穿越:小忠〕〔军少蜜宠令:娇妻〕〔重生:朕的二嫁皇〕〔一品国士〕〔豪门暗宠:抢个老〕〔剑气将近〕〔花都无敌狂少〕〔古穿今:丑颜悍妻〕〔盛世第一娇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东方暝血奇谭 第88章 人之里攻防战(其十二)
    这一整层楼的每一个角落,慧音都已经仔仔细细地检查过了,别说这么一个大活人了,就是有半个人影,她肯定都能注意到。消防通道的大门开合之时会有很大的响声,她不会听不见,而电梯则始终停在55层,自她上来以后,就再没动过。这鬼人正邪,究竟是如何做到,悄无声息地突然出现在她身后的?

    那家伙原本是这么厉害的人吗?

    当慧音在赌桌前坐下,看着正邪那职业玩家一般熟练的洗牌手法,在那来来去去的纸牌间逐渐寻回理智,她才发现,疑点实在是太多了。

    现在,坐在慧音面前的这个,名为鬼人正邪的天邪鬼,慧音虽然不敢断定她就是令人里村民集体失踪的罪魁祸首,但至少有一点,慧音可以肯定,那便是,鬼人正邪此人与眼下的这起“事件”有着很深、很深的联系。

    这么一想,问题就接踵而至了。

    她做了什么,怎么做到的,除她以外,还有几个同伙,都是什么人?

    摆在慧音眼前的是未知,以及更多的未知。而未知本身,就意味着危险。鬼人正邪藏起了所有的底牌,有备而来,但慧音没有退路。她很清楚,背对这个天邪鬼之时,就是她的死期。

    她唯有勇往直前,若是能用自己的身体将这重重的未知探破,将重要的“信息”与“线索”留给自己的同伴,那也不错。

    “哗啦!”

    随着思考的层层推进,慧音的面色愈加凝重,而彼时的正邪也已经完成了最后一次洗牌。她像是在变戏法一样,让纸牌从一只手中,平行地跳到了另一只手里,“哗啦啦”地响了一阵。接着只听“啪”地一声清响,正邪俩手一合,将所有的纸牌牢牢地夹在了中间。

    “让我们开始吧!”

    正邪将牌往桌上一扣、一抹,便将一副纸牌铺成了一张叠着一张的,整齐的一行。

    “鉴于你到最后也没告诉我,你想要哪种玩儿法。”正邪又恢复了她那张带着点邪气的笑脸,道,“所以我决定,这一局,咱们干脆舍弃所有规则好了。”

    “毕竟,纸牌的规则都大同小异,无非就是闭着眼睛抽牌,然后大牌赢小牌输。”她接着说道,“就像是现实之中的冲突一样,强者总是会胜利,弱者总是会失败。而胜者总是能成为正义的一方,故而,强即是正义。”

    “你到底想说什么?”慧音皱起眉头,问道。

    “我没有‘想说什么’,”正邪答道,“我不过是把你们长久以来,用实际行动灌输给我的道理,简洁地表述出来而已,你可以不必想太多。”

    “归根结底,我就是想跟你玩儿一局牌而已。就是一局普通的纸牌,不需要那些乱七八糟花里胡哨的规则。那些‘规则’只会扰乱你我的牌局,它们需要被彻彻底底地破坏掉。只有这样,咱们才能从零开始,打一把最原始、最原汁原味,同时也是最公平的牌。”

    “所谓的‘公平’,就是消灭强与弱,消灭贫与富,消灭正义与邪恶,消灭高尚与卑劣,消灭睿智与愚蠢,一切,都交由命运来裁决。唯有最冷酷无情的命运,能给众生带来真正的平等,你难道不这么认为吗,上白泽慧音?”

    慧音没有说话,只是抬眼,冷冷地瞪了正邪一眼,然后便从桌上的牌堆之中,抽了两张牌。她将那两张牌拿在手上,只看了一眼,便将它们甩到了桌上——那是梅花q和黑桃k。

    “我抽了牌,然后呢?”慧音抱起膀,道,“在无规则的情况下,这有什么意义吗?”

    “它当然有,”正邪微笑着道,“不过,只在我抽了牌以后,才有。”

    “它的意义就是,胜负。”

    言罢,正邪也伸手摸了两张牌,拿起来一看,然后笑眯眯地将它们明着摆在了桌上——是joker和鬼牌。

    “看样子,是我赢了。”她说道,“9比8大,10比9大,jack统领所有的数字牌,而king和queen在jack之上,他们是万物的统治者,君临一切。”

    “那么,问题来了,谁能推翻‘王’呢?”

    “唯有彻底失去一切,连做人的资格都被剥夺的‘鬼’......”

    她说着,用左手两指夹起了那张印着依神紫苑的卡通图案的鬼牌,将它举了起来,与她的眼睛平齐。

    “以及妖言惑众、玩世不恭的‘弄臣’......”

    接着,她又用右手两指夹起了那张印着依神女苑的joker,置于右侧,与鬼牌对称。

    “仅此二者而已。”

    红月之光透过玻璃墙,落到了二人之间的赌桌之上,点亮了这场胡闹一般的“牌局”。鬼人正邪背光而坐,红色的月光成了她的披肩,轻薄而朦胧。她那对赤瞳之中充斥着野心与邪念,如冥王的怒目,在黑暗之中散发着光芒。她那生着双角的影子被月光拉得老长,探出了赌桌,最终将上白泽慧音整个地盖住了。慧音凝视着正邪的双眼,一言不发地,站了起来。

    她板着张铁青的脸,高高地举起了她的右臂,然后重重地落下。这单刀金刚臂,一掌便将那厚重的赌桌劈成了两半。

    满桌纸牌伴着木桌的碎屑漫天飘飞,又纷纷而落,状如春樱之雨。鬼人正邪依旧安坐于“雨”中,拿着她的鬼牌与小丑,保持着笑容,抬头瞅着已然进入战斗状态的上白泽慧音,却是纹丝不动。

    “我原本,还有很多的疑问。”

    慧音说着,横着便是一巴掌,掀起的旋风扫清了那些碍眼的纸牌与木屑,还回来一片干净清洁的空气。接着,她将那只攥紧的拳头收于腰间,而另一只手定在前方,扎起弓步,压低重心,呈正拳猛击之势,正色而言道:

    “后来我发现,每一个疑问,都只能导向一个必然的答案。”

    “那便是,将你打倒在地,击败于此,仅此而已。”

    “嚯嚯!”

    正邪笑着,翘圌起了二郎腿,却仍是不肯站起来正视慧音的挑战,只听她这么说道:

    “我早就知道会这样,毕竟,您可是刚直不阿的慧音老师啊!您可是,人里的守护者,孩子们的英雄,正义的卫士。您当然会挡在我的面前,狠狠地将我,卑鄙无耻的天邪鬼,鬼人正邪,打倒在地,踏上两脚,彻底粉碎我的野心。”

    “您为了心中的信念挺身而出的英姿,实在是,相当的......令人作呕!”

    正邪的神情,由假模假样的憧憬,变成了露骨的邪恶与狰狞,其间花费的时间可能都不到半秒。她若是去当演员,也不失是个好苗子。面对原形毕露的天邪鬼,慧音一声不吭地打出了她早已准备好的一记铁拳。

    然而,在她的拳头将正邪的鼻子打歪之前,她的身体,却被突如其来的纯白光流给完全吞噬了。

    躺在慧音身后的地面上的,梅花q与黑桃k的纸牌,被迎面而来的热风掀起,又被高温的强光灼烧,最终化为了灰烬与尘埃。东方暝血奇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大千劫主〕〔永生不灭〕〔空间种田:冷酷王〕〔帝焰神尊〕〔古董商的寻宝之旅〕〔枕上名门:腹黑总〕〔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一品道门〕〔第一强者〕〔鬼王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