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特工冷妃:绝情王〕〔农门妻色可餐〕〔全民娇宠〕〔幽灵契约〕〔你好,长善〕〔花剑男神是女生〕〔都市无敌修仙〕〔灭仙神帝〕〔别吃那个鬼〕〔重生西游之证道诸〕〔盛世为凰:暴君的〕〔位面复制大师〕〔亿万宠妻:入骨相〕〔锦绣良田:山里汉〕〔无限升级系统〕〔星卡大师(重生)〕〔婚心萌动〕〔杀破狼奇侠传〕〔修道红尘间〕〔自古红楼出才子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东方暝血奇谭 第114章 碎月(其七)
    这丫头当着一群敌人的面,昂首挺胸地立着,一脸的凶相,一身的傲气,不用开口便已用这凌厉的气势告知了在场的众人:

    “你们都是弟弟,纳命来!”

    她的身高只有一米四几,踮着脚能勉强凑个一米五,身形粗看如孩童般瘦小,细看则分外的结实。她胳膊上的肌肉一条条的,就跟纠缠在一起的钢筋一样,非常年习武之人绝无可能拥有如此精悍壮实的臂膀。她所穿的那条宽松的大裙,以及那件破旧的小背心,随着林间的微风轻轻飘动,她那运动员级别的核心肌肉线条便时不时浮在了她的衣裙之上,就好像她的双拳还不足以充分展示出她的强大似的。

    一头长发以一根细绳松松地束着,头上那对大得不协调的双角支向了两边,其形状既不似鹿角,也不像羊角。看见盘在那角上的,如古树年轮一般一圈复一圈的螺纹了吗?那可真是一对怪物之角。

    正像民俗学者所说的一般,“‘角’,便是人类对鬼怪的畏惧的化身”。

    红月的光芒在她的眼中闪动,化作如有实体的杀气,刺向了眼前众人的心窝。任何立在她面前的人,强者也好,弱者也罢,都应当对她心生畏惧,并不仅仅是因为她会一拳将他们打杀了再生吃他们的肝脏。

    而是因为,她就是恐惧本身。

    她扫了一眼“这一回”的挑战者们,感受着她们的战意与惧意在这浓稠得足以令人窒息的空气之中慢慢发酵,却并没有急着将它点燃。她先是不慌不忙地抓起了她那个挂在腰带上的大酒葫芦,仰脖闷了一大口,再一抹嘴,呼着一肚子酒气,大喝道:

    “我名伊吹萃香,乃鬼之一族最强者,来者何人,可敢与我一战?”

    这一嗓子吼下来,豪气震天,满林竹叶皆为之簌簌而动。在她的声音拂面而过的那一刹那,众人皆不自觉地眯了一下眼睛。等那声音过去,消失在竹林深处,仍未有人接下她这一句战吼。在场之人皆为强者,不至于被这一声吼叫吓呆,她们僵在原地,表情木然,紧闭着口,仅仅是因为她们被震慑住了,没有别的原因。

    就像闪电划过天空,雷声响彻天际,无人不会为之侧目。

    一秒,两秒,名为伊吹萃香的鬼人少女稍稍颔首,轻叹了一口气,以略显失望的语气道:

    “没有吗?”

    这时候,凯瑟琳从地面上爬了起来,拍了两下粘在她那条白裙子上的黑土渣,便对着萃香优雅地行了一礼,以中世纪贵族决斗宣言一般,慢条斯理却又立场坚定的语气,言道:

    “我,十五位‘古老者’中的第十位,血族凯瑟琳·帕歌斯,在此向您,鬼族的伊吹萃香小姐,发起挑战。”

    “嚯,就是你啊!”

    萃香将注意力集中在离她最近的凯瑟琳身上,上下扫了两眼,稍有些惊奇地叹道:

    “我方才分明用我的‘能力’击碎了你的心脏,这才这么一会儿,你就又站起来了!真是搞不懂,这也是你们吸什么......吸血鬼一族,的能力?”

    “一些小计俩,不足为道。”凯瑟琳板着脸自谦道,“倒是您,您隔空捏碎我的心脏的那一招,到现在我也没能参透其中的奥秘。”

    “呀哈哈!”

    听见这话,方才还如凶神一般威风八面的萃香,如今却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几声,再抓了两下头,大辣辣地道:

    “‘奥秘’啥的,就谈不上,只不过是我多年修来的一技之长,能自在地操控事物的‘疏’与‘密’。像是让自己变‘疏’,化成一片烟雾,或是让你的心脏一下子变‘密’,在胸中缩成一小团然后承受不住重压炸掉,都来自于这小小的‘一技’。”

    传说鬼人不擅说谎,到这伊吹萃香身上,别说说谎了,她就连最基本的保守秘密都做不到,随随便便就把自己的绝技给抖了个精光。这倒是照顾了她的敌人们,让倒下的人能死个明白,还没倒下的能少走点弯路。然而听了她的说辞以后,凯瑟琳的脸色却不见得好看。

    “既然有如此绝技,为何......”凯瑟琳低沉着声音,道,“不在一开始就用对付我的办法,一下子消灭掉我们所有人呢?”

    严格来讲,除了幽幽子这个死人她杀不掉,别的人,萃香都能用击倒凯瑟琳的方法一击干挺。远程操纵密度,捏爆心脏,这招完全无解,没法躲,没法防。

    “那不是太无趣了吗?”萃香却笑呵呵地,这么答道,“而且......”

    “能用暴力轻松解决的问题,为什么要出阴招呢?”

    没等话音落下,伊吹萃香两步直接跨到了凯瑟琳身前,捏着拳头一拳击向了凯瑟琳的腹部。凯瑟琳不经思考地,便用她的能力构筑起了无形的“失效立场”,阻碍着萃香的拳头。

    正如所有打向凯瑟琳的凶器一样,这只拳头在离她极近的地方慢了下来,看起来就像是播放到一半的录像带被强行减速,进入了慢放模式一样。要说唯一的不同之处,那就是,其它各类凶器,飞刀、子弹、光束、魔法,最终的结局都是完全停止下来,落地,或是消散。

    但这只拳头不一样,它并没有停下来,它仍在前进,缓慢,却坚定地,朝着凯瑟琳那柔软的腹部前行。凯瑟琳已经将自己的能力发挥到了极限,她甚至完全放空了侧面与后背的防备,将所有的力量全部集中在腹部的那一小块地方,就为了防住这只拳头,但她就是做不到。

    她每夺走这拳头中的一分力量,萃香那边就会再多加两分力道。僵持不下的二者就如同插圌进同一个水池之中的两根管子,一根使劲注水,一根不断地抽水。现在的情况是,注水的那一根要远比抽水的那根粗,因此水池被填满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十厘米,接着是五厘米,萃香的拳头越是接近凯瑟琳的身体,所遇到的阻碍便也越强,而相应地,她灌注在拳头里的力量便也越大,以此来维持前进的势头。到了最后,她五指表面的皮肤开始片片剥落,露出了粉红的肌肉。那是她的身体开始崩溃的前兆,它意味着,就连支撑着她的身体继续存在的力,都遭受到了凯瑟琳的侵蚀。然而即使到了这一步,这一拳仍旧没有停下来,它就是停不下来。

    “这家伙......究竟怎么回事!”

    凯瑟琳咬破了自己的下唇,鲜血顺着她的下巴流了下去,与停在下巴尖上的汗珠混在了一起。

    “这种力量......”她在心中叫苦道,“这种不讲理的蛮力,就连我也无法完全消除掉!”

    有限,凯瑟琳的抹除能力,毫无疑问,有着它自身的极限。虽说只要给她足够的时间,再庞大的能量她也能消得掉,然而若是将这些能量集中在一瞬间,倾倒在她的身上,她便无法完全消除了。更不必说,这位伊吹萃香,其力量的极限,凯瑟琳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探到。

    这家伙,仿佛根本没有极限。

    一厘米,这是此时此刻,萃香的拳头与凯瑟琳的腹部之间,最后仅存的一点点距离。凯瑟琳心里头明白,失守的时刻就要到了。要她承认这一点,也并不是什么难事——毕竟,又有谁能永远保持不败呢?

    她只是感触颇深罢了。

    那一刻,她想到了许多东西,她想起了“第一位”吸血鬼的法力与计谋,想起了自己的创造者与恋人,想起了纳兰暝和芙兰朵露。所有浮现在她脑中的面孔,她总结了一下,都有一个共同点:

    那就是单论蛮力,他们没一个够得着眼前这个鬼人少女的脚后跟。

    “我说过了,”萃香的脸上挂着胜利的微笑,以及一股子狠劲儿,“这个问题,我用暴力就能解决!”

    面对她的胜利宣言,凯瑟琳只是淡淡地道了一句:

    “真是个怪物......”

    下一个瞬间,她主动解除了腹部那道,注定要失守的防线。萃香的拳头便带着她用尽了力量都无法消尽的,那难以测算的巨力,快、准、狠地轰在了她的肚皮上。

    这史诗般的,矛与盾的较量,在二人的精神世界中,如有一个世纪一般漫长,而在现实之中,它不过持续了几秒。短短数秒之内,胜负已经分明,落败之人是那面似乎永远不会破碎的坚盾,凯瑟琳·帕歌斯。她能感觉到背后的风压,她能看见那高速倒退的景色,紧接着,她的意识便渐渐地模糊起来,直到......

    一对完全不在她意料之中的,结实的胳臂,稳稳地接住了她,将她拥在了温暖安心的怀抱之中。

    “呼——总算是赶上了!”

    这清朗的少年之声听得很是耳熟,但她的脑子有些昏沉,一时没想起来是谁。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第一强者〕〔医毒绝世:帝尊的〕〔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妖娆炼丹师〕〔千亿盛宠:闪婚老〕〔农门悍妇撩夫忙〕〔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从姑获鸟开始〕〔凌天至尊〕〔武道大宗师〕〔鬼王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