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年先生,慢慢喜欢〕〔一抹柔情倾江南〕〔九天仙缘〕〔萌宝归来爹地要排〕〔明末球长〕〔笔下的另一个世界〕〔最强保镖房东〕〔很爱很爱你〕〔万年只争朝夕〕〔老公宠妻太甜蜜〕〔替嫁娇妻:偏执总〕〔王的霸气邪妃〕〔重生盛宠:总裁的〕〔倾城时光〕〔绝色病王诱哑妃〕〔绝世龙帝〕〔三寸人间〕〔快穿系统:男主别〕〔宋缔〕〔蜜吻小青梅:傲娇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东方暝血奇谭 第121章 碎月(其十四)
    ,精彩无弹窗免费!

    火焰熄灭了,青烟从焦土上升起,缓缓地飘向夜空。天上,破碎的红月正在寸寸复原,正如逐步愈合的伤口一般。

    这片竹林死去了,但,它总有重新生长起来的那一天。只要给予阳光、雨水以及足够的时间,它总会如此的。

    “这是你们的新发明吗?”

    伊吹萃香四仰八叉地躺在那泛着微光的封印阵中间,筋疲力竭。她言之所指,自然是这个,她此前从未见识过的,怪异的法术了。

    “第一,它不是新发明。它早就问世了,只是你刚好离开了这里,因而未曾见过。”八云紫一小步一小步地,朝着萃香走了过来,边走边道,“第二,这不是‘我们’的发明,而是我的一个朋友的发明,我只是借来用用罢了。”

    “是吗?”

    萃香闻言,咧嘴一笑:

    “你那位朋友,能不能介绍给我认识认识,我想请她喝一杯。”

    “她三百年前就已经去世了。”紫说着,站定在萃香身边,低头俯视着她,“而今天,刚好就是她的忌日。”

    “那还真是有点遗憾。”萃香稍稍抬了一下眉毛,“不过,至少,你得告诉我,它是怎么把我撂倒的吧?”

    “退治鬼的方法,”八云紫打了个岔,反问道,“在你看来,有几种?”

    “要么用骗术,要么设圈套,总的来讲,就一种办法,那就是多动脑子。”

    “不是我自夸,”萃香接着道,“鬼之一族单在身体上,不存在任何弱点,故而也没有什么特别行之有效的办法。总之,靠打是没希望打赢的,只能剑走偏锋、出奇制胜,也就是用那些,我们鬼人最憎恶的阴谋诡计。”

    说到这儿,她又笑了:

    “说起来,我们一方面力大无穷、刀枪不入,逼得别人都没法跟我们正面交锋,另一方面又不许他们下套使诈,这不是明摆着不让人玩儿嘛!即使我当年也和别的鬼一样,对人类使出来的那些小计俩深恶痛绝,觉得他们都是不敢堂堂正正地出来战斗的懦夫,放到现在,我也不得不承认,这种心态,还真是挺小孩子气的。”

    “这就好像孩子群中长得最高最壮的那个孩子王,跟别的小孩下棋下输了,就很不服气,觉着‘老子拳头最大,凭什么输一盘象棋就算输?’于是干脆掀了棋盘,揍翻了那个下棋赢了他的眼镜仔,然后当着所有人的面宣布:‘以后比赛只许比力气,不许比下棋,也不许比短跑,谁不服我揍死谁。’大家谁都没办法,毕竟打架他们是打不过这个孩子王的,一起上都没啥希望,只好硬着头皮去跟他比力气,然后一个个地被扳倒。孩子王看着那一个个被他弄哭的小屁孩们,便挺着胸,叉着腰,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啊,果然我是最强的’,他这么想着。”

    “然而,事实真的如此吗?他不过是力气比别人大罢了,别的方面不一定就好到哪里去了。然而他只许比自己擅长的,不许比不擅长的,别人一拿出他不擅长东西,他就气得直跳脚,大骂卑鄙无耻。什么‘有种跟我堂堂正正地比一场’,什么‘我们鬼人不屑于使诈’,说到底不过是在给自己的愚昧找一个漂亮的借口,顺便委婉地告诉对方,‘我只有力气大这一个优点,你得跟我比力气,不能让我输’。这可不是什么真正的‘强大’,这只是单纯地输不起罢了。”

    “我当年,就是想知道,力量之外的,真正的强大,是为何物,才动身离开了此地,一去千年,物是人非,想想,还是挺有感触的......”

    言罢,萃香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而八云紫则“呵呵”笑了两声,道:

    “依我看,你只是被那些聪明人耍到怀疑鬼生,因而负气出走罢了。”

    “你把脸凑过来,”萃香抬起胳膊,对着紫挥了挥拳头,“过来,我给你两三拳!”

    “呵呵呵......”

    又是一声,紫的招牌式呵呵笑,接着,只听她这么说道:

    “回到刚才的问题,你说退治鬼的办法只有动脑,据我了解,人类也基本都是这么想的。在令人绝望的力量面前,他们纷纷放弃了与之对抗,转而去寻找别的办法。”

    “然而有一个人不这么想。”

    “她给出来的办法是,顺水行舟,委身激流,与之同化。不是与鬼的巨力对抗,而是顺之而行,借力打力。”

    “顺之......”萃香的眼睛稍稍瞪大了一些,“也就是说......”

    “就是说,用你们的力量,来对抗你们自己。”八云紫道,“这就是这一招‘八方鬼缚阵’的原理,整个结界的能量来源,就是你,伊吹萃香,你意图破坏它时,对它施加的物理冲击。它将那股能量吸收、转化,然后反过来将你束缚住。如果你什么都不做,就这么直直地从结界中走出来,那它根本拦不住你。你要是试图将它破坏掉,你打得越狠,就越是不可能从中脱出。”

    “这就是那位不世出的天才,所给出来的,对抗鬼族最有效的办法。不是硬碰硬,不是使诈,而是以柔克刚,让你们这些自满于力量的鬼,败在自己的力量上。”

    “哈,哈哈!”萃香大笑了两声,叹道,“我还真是有点服气!”

    “你说那家伙死了,”她接着问道,“那你知不知道她葬在哪里?”

    “就在博丽神社的后山上,”紫说道,“不过我觉得博丽的巫女是不会放你过去的。”

    “那就强闯啊!”

    “顺便一提,这一招是博丽巫女代代流传的秘术,如果现代的巫女不会用......那么等你过去强闯的时候,她应该已经会用了。”

    “那正好哇!看我破了它!”

    讲到这儿,紫便觉得,这对话实在是进行不下去了。她并没有在试图阻止萃香去和灵梦碰面,实际上,她巴不得这俩人早点碰上。留给博丽巫女的考验,能多一点,就是一点,永远不嫌少。

    她只是在试着去缓住萃香那野马一般奔腾的情绪,让她别再像以前那样,捅出那么多的娄子。当然,现在她意识到,这也是不可能的。

    该怎么说好呢?

    那个立于众妖顶点的大江山鬼王,已经不存在了,今日幻想乡也不再需要这么一位鬼王了,而萃香,显然也没有重新坐到那个位置上的意思。她心里要是有哪怕一点点的,对地位、荣誉与权力的眷恋,那她当初就根本不会走。

    但那个,酒当水喝,喝完就去搞事的人形有角龙卷风、麻烦制造者,又回来了。

    大概,这种时候,对于八云紫而言,“只要微笑就好了”。

    她抬起头,望向了天空,最后一丝空间裂缝恰好合拢,一轮红月圆满如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空间种田:冷酷王〕〔不灭剑主〕〔重生八零:媳妇有〕〔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君临星空〕〔大千劫主〕〔永生不灭〕〔复仇的单细胞〕〔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天骄战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