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门喜嫁〕〔血尊的甜心夫〕〔夜帝独宠:天才萌〕〔重生冥婚:傲娇鬼〕〔奇葩女神屋〕〔宫女木岚〕〔重生洪荒之帝皇〕〔史上最牛主神〕〔花都最强医神〕〔主宰星河〕〔蜜爱100分:不良鲜〕〔穿越长姐持家〕〔妈咪九块九:总裁〕〔机甲王座〕〔邪皇宠上瘾:爱妃〕〔慕川向晚〕〔鸿蒙道〕〔绝世冥仙〕〔无限进化系统〕〔特工重生:快穿全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东方暝血奇谭 第三十二章 黑暗深处
    ,!

    (一)

    “哈......啊......”

    森近霖之助将思维从书卷中抽了出来,伸了一个懒腰。他身上那些有些僵硬的筋骨获得了久违的舒展,相互摩擦时发出了“嘎嘣”、“嘎啦”的声音。

    “哦,已经这个点了啊?”

    霖之助看了一眼窗外的夕阳,不禁暗自慨叹光阴似箭。他明明连一本书都还没来得及看完,这一朝一暮,就这么过去了。

    又到了收工的时间了,虽然今天他也一如既往地没赚到什么钱,但这可不是加班的理由。比起荣华富贵,还是闲适清静的生活更吸引他。

    “叮铃”

    “打搅一下......”

    在他收拾货架的时候,身后传来了女性的声音。

    “抱歉,想买东西的话请明天再来吧,本店已经打烊了。”霖之助忙着处理手头的事情,头也不回地答道。

    来者听起来并不是他的熟人,那就没必要为她延时闭店了。

    “不是的,我并不是来买东西的。”那人赶紧辩解道,“我只是想请你帮我个忙。”

    “嗯?帮忙?”

    这个说法听起来有些耳熟,霖之助记得,那些恼人的小鬼跑过来给他添乱的时候,往往就是以“帮忙”或者“借东西”为借口的。

    他转过身去,见到了那个站在门口的人。那是一个穿着紫色连衣裙的金发少女,从穿着打扮的风格上来看,不像是幻想乡本地人。

    “诶?”

    在见到她的瞬间,霖之助愣了一下。橙色的阳光穿过窗子,落在了那个少女的肩膀上,使她的身影变得有些模糊不清,看起来颇像是幻想乡中的一位大人物。

    但是他很快就回过神来,又仔细瞧了她两眼,才发觉那确实是一张生面孔。

    “现在可不是女孩子独自外出的时间哦?”霖之助提醒道。

    在幻想乡,人类世界的日暮即是妖怪世界的日出。除非你身怀绝技,并且真的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否则在黄昏之时,还是赶紧回家为妙。

    “我知道,但是,这件事情真的很重要。”少女直视着霖之助的双眼,丝毫没有动摇,“我想,您大概可以帮到我。”

    “说出来听听,说不定我刚好能帮你一把呢。”出于好奇,霖之助愿意倾听她的诉求。

    “是这样的,我正在寻找一个人,他叫做......”

    “哦?那个人啊?他前几天来过这里,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现在大概就在......”

    “非常感谢!那么,请问我该怎么去到那里呢?”

    “那儿离这儿不远,但是走夜路是非常危险的。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可以先在寒舍留宿一晚,等天亮之后再动身。”

    “多谢,那我就叨扰了。”

    “顺便一说,我叫森近霖之助,是这香霖堂的店主,你叫我霖之助就可以了。”

    “啊,好的,霖之助先生。”

    “那么我该怎么称呼你呢?”

    “玛艾露贝莉?赫恩,叫我梅莉就行了。”

    (二)

    “这地方至少有八十年历史了。”莲子如此判断道。

    借着那支小手电筒微弱的亮光,她看清了道路的两边堆放的那些,已经锈得不成样子的老式医疗设备。

    “这里以前肯定死过不少人。”凯欧迪斯掩着鼻子,皱着眉头说道,“啊,真是受不了这个味道。”

    “什么味道?”

    莲子说着,仔细嗅了嗅空气,可惜除了铁锈与烂木头的味道之外,什么都闻不到。看来,凯欧迪斯肯定是嗅到了什么人类嗅不到的气息。

    “说起来,狗也常常会对着杀人凶手狂吠,莫非你......”

    “我说过了,你再把我类比成狗,我就要生气了。”

    “啊,抱歉......”

    不知为何,凯欧迪斯非常忌讳别人称他是狗。联想到纳兰暝手机通讯录上登记的名字,莲子几乎可以猜到这俩人平时是如何相处的了。

    这大概就是“损友”吧!说起来,她和梅莉不也是这种关系吗?

    “‘粪臭三分香,尸臭不可闻’,这是以前纳兰暝告诉我的,他们中国的一句谚语。”凯欧迪斯自顾自地说道,“这里弥漫着腐败的尸体特有的那种,死亡的气息。即使过了这么多年,也依然没有消散干净。”

    “这破地儿,与其说是防空洞,不如说是停尸房。”

    “停尸房啊......”

    听了凯欧迪斯的描述,莲子突然有点庆幸自己的嗅觉没有那么敏锐了。

    二人之所以会来到这种阴森的地方,当然不是为了试胆。三十分钟前,他们在小山的背面发现了这座废弃的防空洞,洞口的大铁门被什么人给破坏掉了,只留下一地的碎铁块。凯欧迪斯见状,二话不说就走了进去,莲子虽然心里一万个不愿意,却也只能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毕竟,如果要建立一个隐秘的地下基地,这里毫无疑问是个绝佳地点。

    他们已经在里面探索了半个多小时,依然没有看到它的尽头。这烟暗深邃的地下通道,仿佛要一直延伸到地狱里去。

    “说起来,我一直在想,”莲子开口说道,“如果他们的目的是打破结界,那么为什么不干脆就驻扎在结界的旁边呢?果不其然......”

    “嗯。”

    “而且这种地方,我估计任何人都不会想要进去的,即使它大门洞开。”

    “嗯。”

    “我想多数人压根不知道它的存在。”

    “嗯。”

    “这里还真是二战时期的建筑呢,不,可能早在二战开始之前就已经建好了吧。那也难怪......”

    “莲子,你有点话多。”

    “啊!”

    注意到自己行为上的异常,莲子非常尴尬,低下了头。

    “据说当人类长时间处在烟暗幽闭的环境中时,性格会发生变化,”凯欧迪斯微笑着说道,“不过你好像只是害怕了而已。”

    “什么嘛!我哪有害怕!”

    “别慌,莲子,别慌。数据显示,每年被幽灵咒杀的人数甚至不如吃饭噎死的人多,这很能说明问题......”

    “凯欧迪斯,你这家伙!”莲子红着脸,对着他的腰锤了一拳。

    这家伙也是,纳兰暝也是,他们这些看起来像人实际上不是人的神话生物,就是特别喜欢看人类担惊受怕的样子,好像那都是他们的杰作似的。

    说起来,凯欧迪斯这家伙,究竟是什么样的妖魔鬼怪呢?

    “莲子啊,打拳可不是用这种方式来打的。”凯欧迪斯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一脸坏笑地望着莲子。

    他的眼中,闪烁着幽蓝的光芒,那张平常看起来有些英俊的脸,在手电筒的光照之下,也显得有些狰狞了。

    “你想要......干什么?”

    莲子打了一个冷颤,不自觉地向后退了几步。在凯欧迪斯的目光之下,她觉得自己就像是被狼盯上的兔子。面前的这个男人,跟她之前见过的那个凯欧迪斯,完全就是两个人。

    现在的凯欧迪斯,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不加掩饰的攻击性,仿佛下一秒就会扑上来将她撕个粉碎。莲子不知道自己究竟干了什么,竟让他突然变卦。

    话又说回来,狼捕杀兔子,真的需要理由吗?

    “干什么?当然是教你一点格斗技巧啦!”凯欧迪斯笑着抬起了右手,“看好了,出拳的正确方法,是这样!”

    “嗖!”

    “嘭!”

    说时迟,那时快,莲子完全没有看见凯欧迪斯的拳头是如何从她的头顶上飞过去的。她甚至都没来得及闭上眼睛,那只胳膊就已经停在她的脑袋上了。

    “诶?”

    她花了两秒钟才确认自己毫发无损,但是刚才,她明明听见了拳头打在肉上的闷响。

    那么被打中的,究竟是谁呢?

    莲子缓缓地转过身去,用手电筒照亮了道路,看清了那个被打倒在地的人。

    那是一个身披烟斗篷的怪人,脸上戴着有鸟喙的尖嘴金属面具,颇像是中世纪的医生。他身边还躺着一顶烟色的高礼帽,应该是在他遭到拳击的时候,被打落在地的。

    “这家伙......究竟是什么人?”

    莲子刚想上去调查,就被凯欧迪斯给拉住了。

    “小心,这家伙可没被打晕,他在装死。”他说着,向前迈了一步,挡在了莲子的前面,“这厮刚才想对你下手,被我发现了。”

    话音刚落,那个躺在地上的人便默不作声地爬了起来,还顺手拾起了他的帽子。然后,他就那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地与凯欧迪斯对视着。

    莲子不知道,藏在那张面具之下的,是一张怎样的脸,但她知道,就是这么个沉默寡言的人,刚才一直悄声无息地跟在她的身后。一旦她被裹进那张漆烟的斗篷里,带到烟暗的深处,怕是连凯欧迪斯,也救不了她。

    一想到自己可能迎来的结局,她的内心便被恐惧支配了,那是对烟暗的恐惧、对未知的恐惧,以及对死亡的恐惧。

    “抱歉......”莲子缩在凯欧迪斯的身后,小声说道,“刚刚我还怀疑了你,以为你要打我。”

    “这件事情以后再说,咱们现在有麻烦了。”

    “哒......哒......哒......”

    四下里响起了整齐有序的脚步声,虽然乍一听就像是一个人的脚步,但是再仔细一听,就会发现那是许多人同时从不同的方位发出的声音。

    不一会,发出声响的人们便齐聚在二人的面前,更准确地说,是将他们包围了起来。那些人的身高与身材都完全相同,皆身着烟衣、披着斗篷、头戴鸟喙面具与高礼帽,仿佛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

    “我看看,七、八、九、十、十一,再加上最开始的那位,一共十二个,你们就这点人?”凯欧迪斯有些嚣张地朝那帮人招了招手,喊道:“有种就一起上,怕死就给我滚!”

    烟暗的隧道里回响着他的声音,最终一切都归于寂静。他的挑衅没有得到任何回应,那些人就这么站着,齐刷刷地盯着他,一言不发。

    而凯欧迪斯以寡敌众,还要护着身后的宇佐见莲子,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这样跟他们对峙,大眼瞪小眼。

    莲子望着那一张张鸟嘴面具上的烟窟窿,只觉得心里发毛。她很想制造一点声响出来,缓解一下自己的紧张,却又不敢那么做。

    “哒......哒......哒......”

    终于,死寂被打破了,那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再次响了起来。烟衣人们掏出了藏在斗篷之下的,或长或短的武器,开始缩小他们的包围圈,一步一步地逼近二人。

    “很好,让我看看你们有什么本事。”

    凯欧迪斯摆好架势,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战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永生不灭〕〔空间种田:冷酷王〕〔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大千劫主〕〔帝焰神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一品道门〕〔修行在万界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