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妻入怀:首长隐〕〔女友来自新世界〕〔重生影后娇妻:江〕〔北地巫师〕〔总裁大人,限量宠〕〔隐婚甜宠:大财阀〕〔变身少女的日常〕〔龙神至尊〕〔厉少很傲娇:女人〕〔无限VC生涯〕〔我的时空旅舍〕〔中了形婚总裁的毒〕〔千亿盛宠,厉少的〕〔都市之最强仙尊〕〔正道潜龙〕〔网游之我是神〕〔重生之传奇时代〕〔从姑获鸟开始〕〔逍遥小神农〕〔最强神豪抽奖系统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东方暝血奇谭 第四十九章 拜访(下篇)
    ,!

    (一)

    虚实之间,唯有山峦。山峦之上,遍地黄衣。

    纳兰暝走了大约八千级台阶,穿过了二十四道一模一样的朱红鸟居,在他的不朽之躯都快要感到疲劳的时候,终于爬上了山顶。

    山顶上的那栋千年来一成不变的小木屋前,贤者的仆从已站在那里等候多时了。

    “你好,纳兰暝先生。”

    那个长着九条狐狸尾巴的金发女子,拱着手,微笑着朝纳兰暝打了个招呼。

    “这身衣服不适合你啊,蓝。”

    纳兰暝瞅着她身上的那套蓝白道袍,还有那顶小丑帽一般,只为了藏起她那对毛茸茸的耳朵而存在的帽子,稍微有一点想要发笑。

    往前推几百年,那些窝在山里的道士,要是知道有这么一个狐妖,也敢往身上套道袍,肯定是要发飙的。

    “如果我是你的话,我是不会穿得这么规矩的。”

    “我只是想要与紫大人风格一致而已,再说了,这幻想乡里不是压根就没有什么道士么?”

    “说得在理。”纳兰暝点了点头,“说起来,你家主人睡了么?她要是睡下了的话,那我就不去打扰她了。”

    “还没呢。往年的这个时候,紫大人应该已经睡下了。可是今天,她无论如何也想见你一面,所以一直撑到现在都没合眼。”

    说着,那继承了她主人姓氏的狐妖,八云蓝,带着一脸微笑,为纳兰暝打开了她身后的木门。

    “请进吧,紫大人就在卧室里。”她这么说。

    “那就叨扰了。”

    纳兰暝以有些生疏的动作,拱手回了一礼,便走了进去。

    屋内本就不亮堂,也没开灯,阴影之中堆着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其中有些是来自外界的,有些是幻想乡里的,还有些纳兰暝也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多半是从时空的夹缝之中淘出来的不稳定物质。

    纳兰暝快步穿过客厅,来到了卧室门前,轻敲了两下门,未等卧室里的人有任何回应,便直接推门而入。

    八云紫穿着一件轻飘飘的睡衣,躺在那张柔软的弹簧床上。虽贵为妖怪的贤者,她家里的一切家具器物,却基本都是外界人类的造物,真是讽刺。

    纳兰暝看着她身上的那件粉红色的半透明睡衣,一时间不知道把视线放在哪好,便移开了目光,不再直视着她。当然,这一微小的眼神变化,八云紫也察觉到了,禁不住笑出了声。

    “呵呵,让一个女孩子在床上等这么久,可不是绅士该有的行为啊,纳兰暝。”

    她的话语中,带着明显的挑逗的意味。

    “可别,‘绅士’这个大帽子,我可戴不起。”纳兰暝摆了摆手,“你家门口的台阶太豪华了,我忍不住站在那里欣赏了一会儿,所以来晚了。”

    “来,”八云紫拍了拍床的边沿,道,“别傻站在那儿了,坐吧!”

    虽然稍微有些不情愿,不过纳兰暝最终还是接受了她的邀请,坐到了床边上。

    “你瘦了呢......”紫望着纳兰暝的侧脸,道。

    “最近稍微有点失血过多,红魔馆那俩熊孩子实在是太能闹了。”

    “见到老朋友的感觉怎么样?有没有激动得哭出来?”

    “那是不可能的好吧......”纳兰暝说着,把脸又别了过去,“不过,心情确实是,稍微比来这儿以前舒畅了那么一点点。”

    即使看不见他的正脸,紫也能大致猜到他此时的表情。

    “即使在这儿久留,我也不会反对的哦!”

    她笑得,比刚才更深了。

    “看你笑得这么开心,我反而有点想走了......”纳兰暝皱着眉头,瞅了八云紫一眼。

    “别呀,我这儿正好缺个备胎呢!”

    “你刚才说了‘备胎’对吧?”

    “玩笑,玩笑!不必当真。”

    “哎......”纳兰暝叹了一口气,“说吧,你啥时候入睡?今天下午,还是晚上?”

    “等你走了以后。”

    “那我要是不走,你就不睡了?”

    “那就得看你讲的故事好不好听了。”

    “我讲的故事,可没外边发生的事精彩。”纳兰暝话锋一转,“我听说你是这儿的头头,可你从来就没打算去管那些四处乱飞的苍蝇,不是吗?”

    “你说得并不准确,纳兰暝。”八云紫的笑容,稍稍收敛了一些,“我不是幻想乡的老大,但是幻想乡,是我的棋盘。”

    “哦,是吗?”纳兰暝不以为然,“所以你现在,就是打算让棋子们自由发挥,带着你躺着赢下这场比赛咯?”

    “你大概是个天才。”他说着,还轻轻地鼓了两下掌。

    “呵呵,我可没有让它们‘自由发挥’。早在这盘棋开始之前,所有的线路就已经被规划好了。你们现在,只是在按照既定的剧本行事罢了。”

    “所以你又由一名棋手,摇身一变成了导演。”纳兰暝耸了耸肩,“那么导演,请问我在这出戏里,扮演着一个什么角色呢?”

    “我要是给你女主角的位置,你能演得好吗?”

    “对不起,小生做不到。”

    “那你还是好好去演你的男一号吧。”紫侧躺过来,凑得更近了一些,“等明年春天,我睡醒的时候,你再来跟我讲讲这出戏是怎么演完的。”

    “尽力而为吧,输了可别赖我。”

    纳兰暝没有拒绝,他知道紫在利用他,但违背紫的意愿,同时也是在违背他自己的意愿——到目前为止,他俩始终有着共同的利益。

    “不会输的,放心吧,你可是我手头的王牌。”紫伸出手,拍了拍纳兰暝的后背。

    “诶诶诶,搞清楚,我什么时候是你的人了?”

    “你什么时候不是我的人了?”

    “有时候,我真是讨厌你的直率,八云紫。”

    “多数时候,我都喜欢你的委婉,纳兰暝。”

    (二)

    魔理沙扶着香霖堂的墙壁,吐得稀里哗啦。她善飞,却不善大头冲下倒着飞,这是她呕吐不止的主要原因。

    “霖之助这家伙,为什么偏偏在这种时候出门......”灵梦踹了一脚紧锁的木门,回过头喊道:“魔理沙!你来,用你最擅长的方法把这门给我撬开。”

    “我......呜......”

    魔理沙好不容易直起腰,刚想说话,胃里便又是一阵翻腾,只好俯下身子,准备迎接下一波呕吐物的冲击。

    她在博丽神社蹭了多少食吃,现在就得往外吐多少东西。

    “切,真是靠不住......”灵梦撇了撇嘴,走向了魔理沙,“算了,既然没开门,那就别在这儿浪费时间了,改去红魔馆吧!”

    “诶!等等!”

    魔理沙见灵梦又有带她上天的意思,赶紧拿袖子擦了一把嘴,大声说道:

    “咱走路,走路去!好吧?”

    “走路太慢了啊......”

    “不慢,真的不慢!”魔理沙连声道,“这里离红魔馆本来就近,路我也熟,怎么会慢!”

    “而且呀,走路还能锻炼身体!灵梦你天天呆在家里,都长肚子了,不锻炼锻炼怎么行!走一个来回,能减三斤肉,轻松愉快,所以咱还是走路吧!”

    她的眼睛里,已经带着几分恳求的神色了。

    “嗯......说得好像还有点道理。”灵梦捏着下巴,点了点头。

    “呼......”魔理沙见她没有反对,松了一口气,“好,既然决定了,那咱就赶紧动身,预备,出发!”

    “稍等,魔理沙,慢一点!”

    “魔法使,勇往直前!慢不下来daze!”

    趁着灵梦还没来得及反悔,魔理沙赶紧拉住了她的胳膊,拽着她一路小跑,消失在森林之中。

    数小时后,霖之助回到了家门口,迎接他的,却是一地花花绿绿的、带着固体的粘液。

    “这什么东西,这么臭?妖怪粪便?”

    他皱着眉,看了两眼那摊已经成为苍蝇乐园的呕吐物,摇了摇头。

    不管那是啥,都足够恶心他一下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妖娆炼丹师〕〔重生军嫂有点甜〕〔君临星空〕〔永生不灭〕〔天骄战纪〕〔一品道门〕〔邪王独宠:纨绔异〕〔大完美主播〕〔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鬼王传人〕〔不灭剑主〕〔顾轻舟司行霈〕〔最强透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