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孽魔帝在都市〕〔重生六零养娃日常〕〔重生之易帝传说〕〔食我一拳〕〔冠盖如顾〕〔豪宠天外妻:影后〕〔修仙归来之都市至〕〔大宋有昏君〕〔英雄联盟之王者琅〕〔先砍一刀〕〔沙海驱妖〕〔田园娇宠:毒医娘〕〔最强狂暴修仙〕〔某美漫的召唤师〕〔重生之绝世废少〕〔都市妖孽真仙〕〔农门妻色可餐〕〔符箓封神〕〔魂穿二十年生存计〕〔撩完就跑超刺激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东方暝血奇谭 第五十九章 Contact
    ,!

    (一)

    夕阳将尽,温热的余晖洒在射命丸文的身上,将她从隧道里带出来的血腥味冲刷得一干二净。

    暖洋洋的感觉令她变得慵懒起来,此前的长途跋涉所积累下来的疲惫,在这阳光下变得愈发沉重。文恨不得赶紧找个干净的地方坐下来,最好再眯上一觉。

    “嘿哟!”

    她挑了隧道口附近的一个老树桩,坐了上去。这树墩不知道是用啥工具砍出来的,表面光滑得跟打了蜡一样,简直就是一张天然木凳。

    文还从没在幻想乡里见过这样的树桩,不过既然坐上去舒服,她倒也不是特别在意。

    她打算坐在这根树桩上,等待尚在烟暗中徒步前行的犬走椛。椛是白狼天狗,不能像文那样拍拍翅膀一飞就是十万八千里。

    借着这会儿功夫,她四下眺望了几眼,想要确认一下自己所处的位置。然而,得到的结果却令她十分失望——她没办法知晓自己身在何处。

    她的四周尽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树林,即使在这寒风萧瑟的晚秋时节,也常青依旧。不同于入口处的那片魔法森林,这里既无孢子,树木的外观也相对正常。

    地面稍微有些倾斜,由此可以推断,她现在应该在一片小山坡上。至于是哪里的哪一座山,她就说不上来了。

    说来也是惭愧,在这幻想乡里生活了一千多年,竟然还有她不认识的地方。

    亦或是说,她现在已经不在那片熟悉的土地上了呢?

    “好慢啊,椛......”

    文的心房被一股莫名的焦虑所支配,不自觉地抖起了腿。在她的预想中,那个早就该从隧道里走出来的人,却是直到现在都还没有现身。眼看着这太阳都快下山了,椛再慢,都不可能慢到这个程度。

    最终,她决定不再干等下去,便走回了隧道口,朝着里面大喊了一声:

    “椛——你在吗——”

    话语脱口,如泥牛入海。回答她的,就只有她自己的回声。

    “坏了!”

    那股模糊的不安之感,一下子就膨胀成了切实的恐慌。文张开双翼,尽她所能达到的最高速度,一头冲回了烟暗之中。那段要走上一整天才能走完的路,她只用了一小会便飞到了尽头。

    她知道那绝不可能是真正的尽头,但她确实已经无路可走了。

    “怎么会......这样......”

    文一拳锤到了面前的那堵墙上,因此而受到刺激的痛觉神经清清楚楚地告诉她:站在你面前的,确实是一面坚固、厚实的墙壁。

    正是这堵墙,分隔了文和椛,以及二人所处的世界。

    “来的时候......明明没有的......怎么会......”

    她将脑袋抵在墙壁上,希望那冰冷的触感能让自己冷静下来。无论它是从哪来的,这堵墙现在已经立在了她的面前,这是没有争议的事实。

    文是个聪明人,从来不会去对抗既成的事实。既然路已经走不通了,无论再怎么去担心另一头的椛,都无济于事,有那功夫还不如考虑考虑眼下的对策。

    隧道里没有什么岔路可走,强行破开墙壁也不现实。继续留在此地并非良策,故而她打算先退回外边再说。

    回去的时候,她飞得没有来时快,毕竟心中的焦虑早已散去,剩下的只有逐渐编织起来的计划。等她回到树林里时,天已经快烟了。

    太阳沉到了地平线之下,几乎完全不可见了。天边只剩下几抹玫瑰色的晚霞,显得颇为寂寞。往西边望去,还能看见缓缓升起的月牙。

    到了这个时候,那些只在夜晚外出的生物,便开始在阴影中蠢蠢欲动。

    窸窸窣窣的声响四处起伏着,穿过层层树影,缓缓地逼近了射命丸文。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并不是孤身一人。

    文站在原地,摆好了架势,无论来者何人,她都已经做好了准备。

    敌人可能有数十之众,而她的伙伴,唯有秋风。

    (二)

    凯欧迪斯从漫长的梦境之中苏醒过来。

    待他的视野变得清晰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纯白的天花,接着,便是铁架、吊瓶、以及白衣天使的微笑。

    他的第一反应是,自己已经上天国了,然后身上的剧痛与难以忍受的不适感便告诉他:别做梦了,好好躺在你的病床上吧!

    “呃......我这是......”

    他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却无论如何也使不上劲。站在一旁的护士见状,赶紧将他按回了床上。

    “别乱动,你知道自己受了多重的伤吗?”

    那护士长得很甜,笑起来想必会非常好看,但是现在,她显然是有些生气。

    “我受了......什么伤?”

    “断了三根肋骨,左腿粉碎性骨折,那好几处被刺穿的地方我就不一一例举了。”护士掰着手指头道,“对了,还有背上的那一处,可是差一丁点就伤到脊椎了哦!”

    “哦,这样啊......”

    “你这家伙,来这儿之前是被卡车给撞了么?”

    “差不多吧......说起来,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你女朋友送你过来的哦!”

    “女朋友?”

    凯欧迪斯摸着脑壳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来这么一号能称得上是“女朋友”的人物。仔细一想,他好像从来就没有交过什么女朋友啊!

    “是的,就是个戴着礼帽的女孩子啦,我也不知道她的名字。”护士滔滔不绝地讲道,“她比你小了整整两号,还能把你从车祸现场扛到这儿来。顺便一提,医疗费也是她帮你付的。”

    “是吗?那算我欠她一个人情......对了,我在这儿躺了多久了?”

    “算上今天的话,总共是三天。”

    “那真是躺了很久了啊......”

    “哪里的事!受了这样的伤,三天之内就能醒过来,已经很不可思议了!”

    “对于我来说,这已经是久得难以接受了。”

    凯欧迪斯将手从被子底下抽了出来,努力地伸到了护士的面前,说道:

    “能帮我个忙么?”

    “什么事?”

    “帮我把这个针头拔掉,顺便再给我拿一对拐杖来。”

    “等等,你这是要干什么?”

    那护士听他这么一说,立马就愣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这也难怪,毕竟从一个正常人的角度上来看,这种行为实在是太疯狂了。

    “这还用问吗?我要出院。”凯欧迪斯冷静地说道。

    “先生,你现在的身体状况根本......”

    “就是呀,以你的身体状况,即使出院了,又能做的了什么?”

    这时候,另一人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进来。凯欧迪斯,和那个不知所措的小护士,皆停止了交谈,向门外望去,只看见了一个提着一袋水果的少女,面带微笑地走了进来。

    “宇佐见......莲子......”凯欧迪斯缓缓地念出了那人的名字。

    他记得这家伙的脸,还有她的帽子。恐怕把他送到医院的也是这位少女,至于她这么做的动机,就不得而知了。

    要知道,她可是只差一点,就死在狼人化的凯欧迪斯爪下了。就这么放着不管,让他失血而死,对于当时的她来说,难道不是最正确的选择吗?

    “抱歉......”

    凯欧迪斯别过头去,不再看莲子的脸,也不让莲子看见他的脸。一想到被自己差点杀掉的人给救了,他便羞愧难当,心中的愧疚根本不是三言两语能表达得清楚的。

    “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

    莲子说着,走到窗边,一把拉开了纱帘,眺望起远方的山峦来。

    “你们两个......”

    那护士看了看表情凝重的凯欧迪斯,又看了看背对着他的宇佐见莲子,一锤手,恍然大悟般说道:

    “原来是分手了啊!”

    “啊?”

    二人不约而同地回过头来,张大了嘴,望着那个脱线的护士,同声说道:

    “你在说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