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道争先〕〔超级维修师〕〔我的武魂是盘古〕〔步步骄〕〔联盟之魔王系统〕〔惹火燃情:总裁老〕〔鸾鉴〕〔兽医娘子已上线〕〔王牌渡灵人〕〔万能魔方系统〕〔我不当鬼帝〕〔毁灭木叶之佩恩霸〕〔湾区之王〕〔灵异空间设计师〕〔植神的悠闲日常〕〔狼牙兵王〕〔心动101次:娇妻萌〕〔失序之章〕〔酆都鬼域〕〔武神主宰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东方暝血奇谭 第六十六章 半吊子吸血鬼与妖怪学者(上篇)
    ,!

    八意医生花了一下午的功夫,将纳兰暝身体里的零件反复拆卸组装了好几次,手法娴熟得像个老练的汽修工。

    如果说平日里前来就诊的那些病人是五菱宏光面包车的话,那么纳兰暝大概就是法拉利enzo了。他身上的每一个螺钉都带着传奇色彩,以至于令八意医生爱不释手,非得把玩好久才肯放回原处。

    所以纳兰暝就躺在手术台上,确切地说是被绑在上面,任由八意医生摆布。

    在此期间,他疼晕过去好几次。每当他从噩梦中醒来,又看见八意医生那张笑成了一朵花的脸,以及在她手上跳动的,还连着血管的内脏,他都希望自己能永远睡过去,再也别回到这可怕的人间里。

    如果喉咙没被切开的话,他恐怕早已开始失声尖叫了吧?

    “吸血鬼的身体很结实所以不怕疼”这种说法,完全是谣言。吸血鬼的各项身体机能都比人类要强,其中当然包括五感。越是强大的吸血鬼,其感官就越是敏感,像纳兰暝这样的顶级血族,恐怕感官的灵敏度已达人类的百倍以上。

    因此他历来讨厌受伤,虽然所有的伤口都能自愈,却要承受百倍的代价。

    啊,顺带一提,他对麻醉剂免疫。

    在他游移于生死线上时,站在一旁的稗田阿求倒是看得津津有味,似乎没有产生一丝一毫的不适,而她的朋友,本居小铃,就狼狈得多了。

    小铃在实验的途中醒过一次,当她看清握在八意医生手里的不是一大块红色的橡皮泥,而是还在跳动的心脏时,便又一次陷入了昏迷。

    还好她没有心脏病,否则八意医生就能现场实验一下吸血鬼的血液在死人身上的“疗效”了。

    求知欲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满足之后,八意医生还从纳兰暝的身体里抽出了远超致死量的血液,用于日后的深入调研,这才肯放他走。

    “你将来会成为一副漂亮的标本的。”

    将纳兰暝身上所有的零件重新拼到一起之后,八意医生擦干了脸上的血迹,微笑着说出了这句话。

    而纳兰暝压根没工夫去搭理她,也不在乎她说这句话的用意,究竟是要挑事,还是要做杀人预告。他现在只想干一件事,那就是赶紧从这个鬼地方逃走,越快越好。

    恢复了行动力以后,纳兰暝一骨碌滚下手术台,揪起两位少女的衣领便往外跑,一阵风似地夺门而出,冲进了竹林之中。

    “真是辛苦您了,纳兰先生。”

    在门口打扫卫生的铃仙,对着逐渐远去的三人的背影,深深地鞠了一躬。

    靠着肾上腺素的刺激往前冲刺了几百米后,纳兰暝突感腿软,一时使不上劲,竟跪倒在地,差点摔了跟头。他这才意识到,自己体内已经不剩多少血了。

    “那个混账汉尼拔啊!”

    纳兰暝怒吼着,用力气锤了一下地面,平时的他单凭这一击就能凿出一个大坑,可是现在,他看起来就像个撒泼的小姑娘。

    “你没事吧?”阿求关切地问道。

    “呃......没什么大问题......”

    纳兰暝这么说着,却翻了个身,平躺在地上,懒得动弹了。

    “我就是被人给掏空了而已,不是那种‘掏空’,而是真正的、物理意义上的掏空。”他说。

    “啊,我知道,我都看见了。”

    “好看吗?”

    “还可以吧,很有学习价值,尤其是男性两腿中间的那一部分,即使是在铃奈庵也找不到几本相关的书籍,更别提实物解剖了。”阿求面不改色、一本正经地说道。

    她的动机是如此的纯粹,如此的高尚,以至于纳兰暝都差点没有吐槽她的欲望了。

    “哈——哈哈!这个笑话不好笑。”

    但他还是不得不去吐槽,毕竟那个用来“实物解剖”的样本,就是他本人,以及他的小兄弟。

    “很遗憾,咱俩在这半天间好不容易构筑起来的友谊,就这么走到了尽头,再不见!”

    他缓缓地从地上爬了起来,跟他一起起身的,还有那位被卷进来的可怜小女孩,本居小铃。

    “我是谁?这是哪儿?发生了什么?”

    经这一路折腾,小铃恢复了意识,却还没能清醒过来。她揉着那尚有些发昏的脑袋,连珠炮一般问道。

    “你是我女儿田中?马库斯?图里奥,我是你爹,这里是火星,咱们刚跟外星人战斗过。”

    对于她的问题,纳兰暝一一给予了解答。

    “那不是女名吧?”

    “你找错吐槽点了,阿求!”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纳兰暝花了点功夫才让小铃相信,她在手术室里所见的那些无一虚假,皆为现实。

    在她意识到这点之后,脸色“唰”的一下变得铁青,然后狠狠地发誓道:

    “老娘要健康地活下去,争取这辈子都不再踏进那破诊所半步了!”

    “我想这是少数几件所有人都能达成共识的事了。”纳兰暝微笑着道。

    “是吗?我倒是挺想以后再去那里转转的......”阿求歪着脑袋,小声说道,“我对那些血液的检验结果还蛮有兴趣的......”

    “所以说,咱俩之间脆弱的友谊早就走到尽头啦!”

    仨人并没有在竹林中停顿太长时间,等纳兰暝的体力稍稍恢复了一些,便再度启程了。呆在永远亭中的时间远远超出了预料,等他们回过神来,天色已经很暗了。

    当他们在阿求的带领下,绕了九曲十八弯,终于走出了竹林之时,月亮已经快要爬到天穹之顶了——这可有点不太妙。

    原本,纳兰暝是想速去速归,先赶在太阳落山前将两个小女孩送回村子,再独自去一趟博丽神社。但是现在,他们必须得走一段夜路了。

    纳兰暝并不害怕天烟,相反,夜晚才是他的主场,但身后的两位少女恐怕不这么认为。更何况,他的身体已经虚到不能再虚了,拖着这样的身体,在容易遇上妖怪的夜间跑长途绝非上策。

    事到如今,也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了,总不能原路返回永远亭过夜吧?

    一想到那杀人医生的笑容,纳兰暝便不寒而栗。对他来说,去哪儿都比回永远亭好,在那呆一下午就被折腾得只剩半条命了,要是再住一晚,指不定会发生什么呢!

    “喂,纳兰,你走得太快啦!”

    身后的喊声将纳兰暝从思考中唤醒,他回过头去,发现自己已经离那两个小姑娘有一段距离了。

    “你想快点赶回去的想法我可以理解,不过,这种速度我们可跟不上哦。”

    阿求拉着小铃的手,趁着纳兰暝站定的这一小会儿,紧赶慢赶地跟了上来,一脸不悦地提醒道。

    “啊,抱歉,一时分心,没注意到......”

    纳兰暝说着说着,突然就不吱声了。他那张原本十分温和的笑脸,转眼间便没了表情,僵成了一坨冰。

    阿求还没来得及理解这变化的含义,便听他道:

    “有东西来了。”

    少女们转过身,顺着他的视线望去,果然发现自己身后的灌木丛在微微晃动,似是藏着什么人,或者物。

    “是......是谁?”小铃的声音有些颤抖。

    经历过了中午的那一出,她现在已经学精了,但凡发现一点异状,立马做好逃跑准备,该跑的时候绝不犹豫。

    当然,现在她的身后正立着一座结实的靠山,因此没必要逃走。

    灌木丛的晃动幅度越来越大,不一会儿,一个人脑袋从里面探了出来。阿求和小铃仔细看了两眼那人的容貌,立马就放下了悬着的心脏。

    “什么嘛,是你啊!真是吓死我了!”

    “和......和彦!都这个时候了,你来这里干什么!”

    那个猫在灌木丛里的家伙,叫做藤井和彦,跟她俩一样,也是村里的孩子,因常去铃奈庵借一些稀奇古怪的书,故无论阿求还是小铃,都对他有点印象。

    这个少年无论穿着,还是长相,都没什么特点,属于那种放进人堆里就会消失不见的普通人。他的手里攥着一些白色和黄色的小花朵,不知有何用途。

    “啊,阿求,小铃!”

    和彦一见到熟人,立马从灌木丛里钻了出来,轻轻地抖掉了肩膀上的树叶,打了个招呼。

    “你们这一整天都跑到哪里去了啊?村里的大人们知道你俩不见了之后,都急疯了!”

    “那个问题先放在一边,和彦,都这么晚了,你还跑出来做什么?”阿求插着腰,皱着眉头,一副长辈教训晚辈的架势,说道,“万一撞上妖怪了怎么办!”

    “安啦安啦!”和彦笑着道,“论对妖怪的了解,我可是一点都不输给你哦,阿求!”

    “那不是问题的所在!”

    “话说回来,那边的大哥哥是谁?”将愤怒的阿求晾在一边,和彦指着纳兰暝问道。

    “我叫纳兰暝,是个吸血鬼。”

    “哦......是吸血鬼呀!”

    和彦愣了几秒,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对,便张大了嘴巴,大叫到:

    “诶——吸......吸血鬼?”

    “是的,没错,就是我,少年英雄小哪吒。需要我给你签个名吗,就签在你的手背上怎么样?”

    “等等等等等......吸血鬼?你?”

    和彦盯着纳兰暝看了两三秒,然后转头向阿求和小铃问道:

    “你们今天一整天,都跟这家伙呆在一起?”

    “是这样没错。”回答他的,是小铃,“虽然是个吸血鬼,姑且......也算是个好人吧。”

    “什么叫做‘姑且算是’?天底下难道有比我更好的人?”

    “我呸!”

    小铃吐了吐舌头,便不再理会纳兰暝,向和彦问道:

    “我们俩的行踪你是知道了,现在能告诉我你出来干嘛来了吗?”

    “这个!”

    和彦高举右手,好让所有人都能清楚地看见被他攥在手中的花。

    “这是金银花,我妈妈需要的。”

    “你妈妈的病情怎么样了?”

    “好很多啦,都已经能下床走路啦!”

    “金银花啊......”

    纳兰暝捏着下巴,仔仔细细地观察着那些金银双生的小花朵。

    “有......有什么问题吗?”

    他这一举动显然给那位少年带来了一定的压力,对方便如此问道。

    “不,完全没有。”

    纳兰暝摇了摇头,又道:

    “话说你一直都没注意到跟在背后的‘那个东西’吗?”

    “啊?什么东西?”

    和彦回过头去,除了树丛与灌木,别的啥也没见着。

    “说起来,纳兰你刚才就有提到,说是有什么‘东西’要来呢。”小铃说。

    “是啊,确实有东西要来,只是暂时还没现身而已。”

    “诶?”阿求一怔,赶忙问道:“你说的‘东西’,难道不是和彦吗?”

    “我是没理由把人叫成‘东西’的吧?”

    “诶?”

    三人不约而同地朝着纳兰暝面对着的方向望去,发现他口中所说的那个“东西”,确有其物。

    “看,它这不是出来了吗?”

    纳兰暝微微一笑,迎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