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的第一宠妻〕〔伏天氏〕〔重生特种兵媳妇〕〔宠物天王〕〔死亡街区〕〔随身空间:神医小〕〔天女有毒〕〔恐慌世界〕〔妙手圣手〕〔联盟之魔王系统〕〔桃花的乡村爱情〕〔萌妻甜蜜蜜:厉少〕〔冰山总裁的贴身狂〕〔中医高手〕〔超级纨绔医圣〕〔玄学天师再就业指〕〔三国之巅峰召唤〕〔抗日之浩然正气〕〔腹黑总裁坏坏爱〕〔玩宝大师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东方暝血奇谭 第七十八章 佐渡的......不可思议?(中篇)
    ,!

    “哟德嘞嘻喝——”

    “魔理沙,如果你再发出这种怪声,我就把你扔进......”

    “啊哈哈哈,海风好爽啊!”

    “魔理沙,你在听吗?”

    “啊,发现陆地daze!”

    “什么玩意?”

    听见这话,灵梦一个机灵,赶忙跑到魔理沙身边,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果然瞧见了浮在远方的海面上的一小片朦胧的烟影。

    “那个......船长!”

    她回过头去,透过驾驶舱的挡风玻璃,对着坐在里头的二岩猯藏使了个眼神。猯藏举起了大拇指,冲她颔首一笑,算是肯定了她的想法。

    终于,在她已经快要对这千篇一律的海上景色感到厌倦的时候,船靠岸了。

    “嘿!”

    魔理沙率先跳到了岸上,伸了个懒腰,叹道:

    “还是踩在陆地上最踏实啊!”

    “这么快就抛弃梦想了?”灵梦紧随其后,吐槽道。

    “航海是航海,上岸是上岸,两者是不一样的!”魔理沙正色道,“水手无论在外冒险多久,心里都有个朝思暮想的家。再伟大的英雄,最终都是要回家的!”

    “这又是从哪本书上看来的?”

    “真没礼貌啊,这可是古希腊的......”

    “哟,二位,打搅一下!”

    在她俩斗嘴的时候,二岩猯藏关闭了引擎,也从船上下来了,跟在她后边的是爱丽丝。

    “这附近有家海鲜饭店,走路过去大概二十分钟左右。”她微笑着说道,“那儿的店长是老朽的熟人,咱们先去吃个饭,下午再去找住处,如何?”

    灵梦听她这么一讲,再抬头一看,发现太阳已经升到头顶了,而她的肚子,也确实是空了。

    “我没意见。”她点头道。

    “诶?海鲜?”魔理沙一听要吃饭,立马两眼放光地道,“那当然好啦!不过我们身上可一分钱都没有哦!”

    她的言下之意,其实就是“你来请客”。对此,二岩猯藏拍着胸脯,爽快地答应道:

    “金钱方面的问题,三位无需多虑。老朽既然将你们带到这儿来,自然会解决你们的食宿问题,三位只管好好享受在佐渡度过的时光就行了。”

    “嘿嘿,我就喜欢你这种出手大方的人!”魔理沙笑着道,“等哪天你到了幻......咳咳......到了我的地盘上,我一定请你吃顿大餐!”

    虽说她意识到“幻想乡”并不是能随意透露给外人的地名,这一点非常值得表扬,可是“我的地盘”这四个字却让灵梦感到分外刺耳。

    “你的地盘?”她狠狠地瞪了魔理沙一眼,气哼哼地别过了头去。

    “哈哈,那自然的!”

    灵梦那微妙的变化似乎并没有引起二岩猯藏的注意,她只是大喇喇地笑着说道:

    “老朽若是有机会到你们那儿去,定会一顿把你给吃破产了!”

    “啊哈哈,那还是免了吧!”

    此时,一直没开口的爱丽丝却站到了灵梦和魔理沙的前头,面向二岩猯藏,一本正经地低头说道:

    “不好意思,接二连三地让您破费了。”

    “哪里的事!”猯藏摆了摆手,“一点小钱,谈什么破费!让远道而来的客人挨饿,那才是老朽的失职!事不宜迟,咱们赶紧去吃饭吧!”

    于是三人跟在二岩猯藏的身后,出了码头,向海边的小镇走去。

    那镇子远看跟人之里并无多少区别,道路两旁的房屋多半都是三两层的小楼,还有相当一部分是和式建筑,看着甚是亲切。屋前的空地上,普遍铺着花圃或菜园,上头花花绿绿地长着一大片,随着海风微微晃动。

    与这块儿比起来,昨夜在车窗外边见到的那些摩天大楼,简直就像是幻觉一般。

    要说与人之里不同的地方,还是有挺多的。比如那过于平整的路面,再比如随处可见的汽车,说起来,外界的人就那样随意将式神丢在路边,真的不怕出事吗?

    至于那些胡乱立在路边的,或是挂着粗线,或是长着铁枝的柱子,灵梦花了好长时间,最终也没能搞懂它们的用途,便姑且当它们是只在外界生长的“铁树”了。

    镇上的人虽不算多,可这一路走下来,所有的路人,不论男女老少、高矮胖瘦,一见到二岩猯藏,皆主动向她点头问好,更有甚者,隔了大老远便踮起脚来使劲朝她招手,生怕她看不见似的。

    而猯藏,则只是微笑着朝每个问候她的人点一下头,或是道一声午安,然后继续赶她的路,声色平淡,显然已是对此习以为常了。

    灵梦怎么想都想不通,为何一个妖怪会在人类社会中享有如此高的声誉,仅仅是因为她伪装得好吗?

    “不,果然是因为她很有钱吧!”

    她在心里默默地下了定论,并因此又高看了二岩猯藏几分。

    总而言之,四人在镇子里转了两个弯,走过了三条街,经过了好几家令她们忍不住停下脚步看上几眼的服装店、面包房以及手工艺品小店,终于是来到了吃午饭的地方。

    那是一家不怎么起眼的小店,正面是一堵光秃秃的木墙,无匾,无窗,故外人看不见屋内的样子。店门既窄又矮,只可供单人躬身通过,就像是在刻意刁难客人一般。门的两边各挂一写着毛笔汉字的红灯笼,一曰“酒”,一曰“渔”,简明扼要地交代了这家店是干嘛的。

    小店门前的路对面,是一堵高耸的青石围墙,上面爬满了苔藓与藤蔓,看起来冷冷清清的,反倒将那黄褐色的木墙与其上的红灯笼衬托得十分温馨。

    灵梦承认,若不是有二岩猯藏带路,她是绝对不会找到这家店的。并不是因为她粗心,而是因为这家店的门面,简直是有意地在将客人拒之门外。

    推开那扇小窄门,猯藏、灵梦、爱丽丝三人先后弯腰走进店里,只有魔理沙挺直了腰板就往里走,然后一头撞在了门框上,捂着脑袋喊了半天疼才进来。

    店里的景象,正如灵梦所预料的那样,十分的冷清。虽然装修是出人意料的不错,比起昨夜吃晚饭的那家乡间酒馆要精致不少,可是这饭厅里十桌,吧台前六座,竟一个食客都没有,这还是在饭点上!恐怕愿意进到这家店里的人,就只有二岩猯藏这样的熟客吧!

    吧台后头坐着个戴眼镜的老头子,干瘦干瘦的,跟棵枯树一样。那家伙一直坐在那儿,手里捧着份报纸,眼看着久违的客人来了,却连头都不抬一下,更不要提什么接待了。

    “哟,三郎太,给你带客人来了!”

    猯藏一进屋,打了个招呼,便径直走到吧台前,挑了那老头面前的位子坐了下来。

    “呜哇,听这口气,这货好像是店长诶......”魔理沙对灵梦悄声耳语道。

    “这也能开店,怪不得......”灵梦摇了摇头。不知为何,她想到了博丽神社。

    “出去,我这里......”那老头撂下报纸,脸一烟,正欲发作,一见到二岩猯藏的那张笑眯眯的脸,便赶紧收起怒容,接连点头赔笑道:

    “哎呦,您瞧我这老糊涂,差一点儿就......二岩大人,那些人也是您带来的吗?”

    他说着,伸手指了指站在门口不知所措的三位少女。

    “那是当然的,她们仨是老朽从远方请来的稀客,可不要怠慢了哦!”

    “哪敢,哪敢!二岩大人的客人就是我的客人,想吃什么任点,不要钱!”说罢,他又朝门口招了招手,道:

    “快别在那站着了,赶紧进来坐!”

    “呜哇,这货,一开始是想赶人来着......”魔理沙对灵梦悄声耳语道。

    “这也能开店,怪不得......”灵梦摇了摇头。不知为何,她又一次想到了博丽神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千劫主〕〔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大自在天尊〕〔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修行在万界星空〕〔空间种田:冷酷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