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少专宠:前妻有〕〔荣耀与魔一念间〕〔杀神之神〕〔仙人一清〕〔从荒野开始的万界〕〔极品全能医仙〕〔都市之时间主宰〕〔圣蒂〕〔都市超级医仙〕〔报告爹地,妈咪要〕〔穿越八零:麻辣小〕〔隐婚试爱:娇妻,〕〔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废柴逆天召唤师〕〔灭世霸尊〕〔逆天九小姐:帝尊〕〔一晌贪欢:腹黑总〕〔间谍的战争〕〔我的伟大的卫国战〕〔重生之前方高能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东方暝血奇谭 第九十八章 姐妹(中篇)
    ,!

    1508年秋,奥地利大公国,林茨。

    夜幕降临,帆影渐稀,多瑙河在一日的疲惫中安然睡去。两岸的酒馆灯火通明,操着不同口音的商贾与渔夫们汇聚于此,手里抓着啤酒杯,用粗鄙的语言议论着城堡里的王公贵族们,脸红脖子粗。

    沿河的街道一片冷清,罕有人影,唯有一高一矮两个身影并排而行。这二人皆身披斗篷,将脸深埋在兜帽的阴影里,使人不可见其真容。偶有几次,当街边的灯火碰巧晃过他们的脸庞,一束妖异的红光便从那兜帽底下窜了出来,一闪而过。

    这一异状,若是被教会的神职人员见到了,定会当场除下挂在脖子上的十字架,捏在手心,高声诵读起《圣经》来。先不提这种行为是否有用,在这个点上,压根就不会有教会人员上街乱逛,因此两位吸血鬼可以悄声无息地穿过人类的街市,走向他们的目的地。

    “芙兰......”那个矮个子的人走着走着,突然开口说道,“我妹妹她......真的就在这里吗?”

    这人的声音既尖又细,听起来就像还没开始发育的小女孩。实际上,她比那个年纪的小孩还是要大上一些的——不算太多,也就五年而已。

    “我不敢肯定。”她身边的高个子低声道,“因此,咱们才要去一探究竟,不是吗?”

    这高个子的声音听起来像是个年轻男性,大约十几二十岁的样子。当然,即使再过一千年,他的声音也不会改变分毫。

    “自那以后,已经过去五年了......”矮个子自言自语道,“也不知道芙兰她怎样了。”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咱们当初是这么约定的对吧?”高个子听了她的话,低头道。

    “嗯。”

    “那就好说了,五年也好,五百年也好,只要人还没找到,咱就一直找下去,反正有的是时间,对吧?”

    “嗯!”

    矮个子重重地点了一下头,便加快了脚步。二人渐渐地远离了城市的中心区,遁入了那肮脏、阴暗的贫民窟中。

    跟市中心不同,这里可谓是烟灯瞎火,伸手不见五指,大概住在这条街上的人根本就用不起油灯吧!这条窄小的巷子里遍地都是垃圾,食物腐败的酸臭味与人类排泄物的恶臭混杂在一起,乌蝇群聚,臭气熏天。看得出来这里既不存在排水系统,也不存在卫生观念。

    那些衣不遮体的流浪汉们,就那么懒洋洋地躺在街边的垃圾堆上,手里握着半瓶廉价劣酒,不省人事。即使被路过的人给踩着了手脚,他们也不会有任何反应,不知道是死了,还是睡着了。

    两位视力不受烟暗影响的来客,用斗篷掩起口鼻,快步穿过了一排又一排的小屋,最终停在了一家商店门口。

    就像这街上的许多店铺一样,那是一家以低价销售劣质食品为主业,顺带卖点自酿酒水的杂货铺。挂在店门上的一块猫头形状的木牌,大概是这家店铺唯一的特点了。

    而那个高个子,就是靠着这块木牌,锁定了目标。

    “到了。”他看了一眼木牌,说道。

    “就是这里吗?”矮个子疑道,“看起来很普通啊。”

    “‘街尾的不祥烟猫杂货店,门上挂着一块猫头木牌’,我的线人是这么跟我说的。总之,咱们先进去瞧瞧吧!”

    那高个子说罢,便“咣当”一脚踹开了店门,领着矮个子走进了一片漆烟的杂货店里。

    他这一脚所发出的声响传遍了大半条街,却连一个开门确认情况的人都没有。想必这条街上的居民对入室抢劫与登门追债早已习以为常,压根就懒得去管这闲事,免得惹祸上身。

    多亏了他们的麻木,两位不速之客今晚的行动比预想中的还要顺利。

    店内的空间不大,还塞满了货架,显得十分局促。二人刚一进门,没走两步,烟屋里便跳出来三个持刀壮汉,为首的那人恶狠狠地问道:

    “你们是什么人,来这儿做什么的?”

    站在前方的高个子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仔细地将那三人打量了一番,便轻笑道:

    “你们是人类啊。”

    “老子问你话呢!”那大汉挥了挥手中的长刀,大喝到。

    他手中的那把大刀在烟暗中闪着银光,懂行的人单看光泽便可知其造价不菲,绝非躲在贫民窟里的人能用得起的家伙。

    “正好,我也有点问题想要问你。”高个子再一次无视了对方的询问,自顾自地说道,“我们在找一个小女孩,大概十岁左右的样子,金发,名字叫芙兰朵露,你有印象吗?”

    那大汉一听这话,先是一愣,接着便举起手中的长刀,对着面前的人重重地劈了下去。

    “去死吧!”当刀锋落下去的时候,他如此吼道。

    这一刀既直又稳,可见挥刀之人并非空有一身蛮力的莽夫,而是使得出真功夫的练家子。站在他面前的若是个普通人,定会闪躲不及,自上而下地被劈成两半,一命呜呼吧!

    可惜,他此时所面对的,非但不是普通人,甚至都称不上是人。

    手起刀落,那张烟斗篷就在他的眼前碎成了布片,可是想象中的鲜血四溅的景象却没有出现,手感也软绵绵的,毫无砍中目标的实感。察觉到异常的他正欲回身,却发觉自己的身体动不了了。

    不,不是动不了了,而是不受控制了,因为连接大脑与躯干的部位,他的脖子,已经被切断了。

    当他的脑袋从脖颈上滑落的时候,他看见了与自己一同倒下的两位同伴的尸体。这一幕将会印在他的灵魂之中,作为饯别礼,随着他一路走到奈何桥去。

    站在三具尸体中间的,是一位烟发赤瞳的俊俏少年,从面相上来看不像是本地人。他穿着一身很有贵族派头的烟色礼服,上面还挂着几片碎布——那是方才披在他身上的斗篷的残骸。

    “多谢配合。”

    那少年抖掉了指间的血滴,冲着倒在地上的三具尸体优雅地行了一礼。

    此时,那个矮个子也脱去了斗篷,随手扔到了一边。这一张烟漆漆的粗布斗篷底下,竟藏着一位背生蝠翼的娇小少女。那少女身着浅红的洋服,打扮得像个富家大小姐。

    “纳兰,结果如何。”少女往前迈了两步,站到了少年的身旁,开口问道。

    “ngo,中奖了!”纳兰暝笑着打了个响指,道。

    “你怎么判断出来的。”

    “神态,动作,以及直觉。”纳兰暝在小商店里踱着步子,一边四处搜查,一边解释道,“他或许嘴上不想说,但他的身体不会撒谎。当我念出‘芙兰朵露’这个名字的时候,他动摇了一小下,这至少说明,他是知道这个名字的。”

    “这也就是说......”

    “对的,这也就是说,你的妹妹肯定到过这里,如果我们没来晚的话,她可能还没来得及离开。”

    “芙兰......”蕾米莉亚低下了头,心里可谓是百感交集。

    一想到马上就能与自己唯一的血亲重逢,她当然是高兴得快要哭出来了。但是高兴之余,她的内心之中,又多了一丝担忧。

    现在的她,真的能被自己的妹妹接纳吗?

    蕾米莉亚回头看了一眼从她的背上生出来的双翼,苦笑着摇了摇头。

    “蕾米,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纳兰暝翻着货架上的东西,头也不回地道,“但是,如果我是人类,而我唯一的姐姐变成了吸血鬼,那我依然会如往日一般爱她,我甚至会求她把我也变成吸血鬼。”

    “为什么?”

    “嘿,那可是我姐姐啊!”纳兰暝停下了手头的活,回头说道,“我是说,假如我就剩下这么一个亲人了,那我还有得选吗?我只有跟着她走,不是吗?”

    “所以你就安心吧,”他又把头转了回去,继续忙活他该忙活的事,“你妹妹是你妹妹,你依然是她的姐姐,无论你变成了什么,这一点是永远都不会变的。”

    “嗯。”蕾米莉亚点了一下头,便也上去给纳兰暝搭了一把手。

    二人将货架上的东西清了个空,也没找着什么可疑的机关或是别的什么玩意。这个时候,纳兰暝却突然俯下身子,蹲在地上,指着地板说道:

    “你看这个。”

    蕾米莉亚顺着他的手指,在那木质地板上看见了两行浅浅的划痕。考虑到四周的光线环境,假使二人是没有夜视能力的人类的话,恐怕是不可能发现这一细节的吧!

    “这个货架似乎经常被人推开,底下说不定藏着什么。”蕾米莉亚推测道。

    “聪明!”

    纳兰暝直起身来,猛地一拳将立在划痕上的那个货架锤了个稀烂。二人扒开一地的碎木片一看,发现底下果然藏着一扇小暗门。

    “你先,我先?”纳兰暝拉开暗门,问道。

    “我先!”

    一路跟在纳兰暝身后的蕾米莉亚,此时却非常坚决地走到了前头。二人踩着那暗门下的台阶一路向下,不多时便到了一间阴冷、潮湿的地窖之中。

    这地窖里的空间比上面的店铺还要大上一些,且四面石壁上皆点着火把,相映的火光将这间密闭的地窖照得通亮。地窖里只摆着两样东西——一张堆满了纸张与书籍的小桌,以及一个足以容纳一人的圆柱形大铁笼。

    铁笼就立在地窖的正中央,里头坐着一个衣衫褴褛的金发少女。那女孩从外表上看大约十岁左右的年纪,肤色惨白,瘦骨嶙峋,身上几乎没长什么肉,只剩下皮包着骨头,看着完全不似活人,倒像是一具饿殍。她紧闭着双眼,垂头坐在那里,对外界的动静没有任何反应,不知是死了,还是昏过去了。

    蕾米莉亚一眼就认出了那张与她相似的脸,认出了那头与她相异的金发。这么多年了,那个令她魂牵梦萦的人,终于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被关在笼中的那个少女,就是她的亲妹妹,芙兰朵露,绝对不会有错。

    “芙兰......芙兰!”

    蕾米莉亚哭着,喊着,冲了上去,将自己的整个身子都贴在了铁笼上。她双手抓着栏杆,却发现无论自己怎么使劲,都没办法扯烂那个看起来十分脆弱的笼子——那笼子绝对不是铁做的,就算是,也不可能是普通的铁。

    “芙兰,你......你等一下,我这就救你出去!”

    蕾米莉亚无法抑制地颤抖着,鼻涕和眼泪混在一起,顺着张开的嘴巴流了进去,尝起来咸咸的。她手忙脚乱地在笼子边上找起了锁头,却因双眼被泪水模糊而老半天都没有找着。

    纳兰暝看着她那副涕泗横流的模样,一时哭笑不得,便摇着头走到了那张小桌前,翻看起上边的资料来。

    “找......找到了!”

    蕾米莉亚全凭着触觉摸到了挂在笼子门上的锁头,赶紧一把捏碎了它。窄窄的笼子门“吱呀”一声开了,将两姐妹隔开的最后一道屏障也已不复存在了。

    “芙兰!”

    蕾米莉亚自个冲到了笼子之中,一把搂住了她的妹妹,芙兰朵露。这么多年了,她终于再一次感受到了亲人的体温——那种感觉简直冰冷得令她心碎。

    怀中之人轻得像是纸扎的一般,蕾米莉亚拥抱着她,几乎感觉不到一丝温度。唯有那微弱得像是随时会消失的心跳,能让蕾米莉亚稍稍地松上一口气,同时,也深深地刺痛了她的心。

    她不知道芙兰究竟是经受了多么残忍的虐待,才成了这幅模样,但她发誓,从此刻起,再也没人可以动她的妹妹哪怕一根手指头。

    她再也不会跟芙兰分开了,再也不会了。

    “姐姐......是姐姐吗?”

    这个时候,她怀中的少女醒了,睁开了一双鲜血一般艳丽的赤瞳——这可不像是人类该有的瞳色。

    这对眼睛,跟蕾米莉亚“现在的”眼睛,简直一模一样。只可惜,与芙兰紧密相拥的蕾米莉亚,并没有注意到这一异状。

    “嗯,是我,我就是你的姐姐,蕾米莉亚!”蕾米莉亚哽咽着说道。

    “姐姐,太好了,姐姐!”

    跟她的姐姐不同,芙兰的脸上干干净净的,没有一滴泪珠。她笑了,眼神却空洞得让人心惊,这极不协调的表情显得十分诡异。

    “呐,姐姐,芙兰有个问题想要问你......”

    那两根苍白、纤细的小胳膊动了起来,反过来紧紧地抱住了蕾米莉亚,用力之大,直勒得蕾米莉亚的腰发痛。

    说起来,如此瘦弱的双臂,真能使出这么大的力量吗?

    这样的疑惑只在蕾米莉亚的心头停留了一瞬间,便消散殆尽了。她并没有想太多,也不能想太多——自己那朝思暮想的妹妹正躺在怀中,这叫她怎么思考得了!

    “嗯,说吧!”蕾米莉亚吸了一下鼻涕,点了点头。

    “请问,亲爱的姐姐......”芙兰朵露凑到了蕾米莉亚的耳边,轻声道出了她的请求,“我能杀了你吗?”

    “诶?”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蕾米莉亚还没能理解这句话的含义,她甚至都没来得及将芙兰的话语听全,芙兰朵露的那双小手,便已经握紧了。

    在失去意识之前,蕾米莉亚最后听见的,是自己的肉体支离破碎的声音,以及纳兰暝那逐渐远去的喊声。

    “蕾米,快离开那里,那家伙很危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永生不灭〕〔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大千劫主〕〔帝焰神尊〕〔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