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祈福魔药〕〔长相逢〕〔我的爱深不见底陆〕〔孤独是你撒的谎〕〔掌门要逆天〕〔陌上玉人心〕〔春风十里,不如你〕〔唯有清风寄相思〕〔重生之异能军嫂〕〔叶哥的传奇人生〕〔惹火狂妻:邪帝,〕〔权力代言人〕〔女子监狱里的男人〕〔妖孽狂医〕〔小村那些事〕〔永不从良[快穿]〕〔重生奋斗俏甜妻〕〔假婚真爱,总裁的〕〔予你半生〕〔魔君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东方暝血奇谭 第一百一十一章 漫漫长夜(其一)
    ,!

    当六个人影突然出现在红魔馆的花园里时,在场的各路妖怪佣人以及妖精女仆,都陷入了暂时的惊愕。

    不过,他们很快就发现,来者他们都认识,打头的那位还是自己人。

    “啊,回家的感觉真好!”

    纳兰暝叉腰站着,深吸了一口气。紧接着,他又皱起眉头,道:

    “这什么味儿啊?”

    他的视线四处移动,最终落在了围墙角落里的一大堆腐败的尸体上。作为尸体,它们的腐烂程度还是过于严重了些,多数都是白骨上挂着破衣与烂肉,像是死了好几个月还被野兽啃过的一样,散发出来的气味简直臭不可闻。那些尸体只有一部分还算得上完整,只有头部遭到了破坏,其余的大多数皆被砍得七零八落,胳膊和腿堆在一起,搭成了一座小山。就连四周的红砖绿草,都被自尸体中流出的污秽的汁液,给染得一片乌漆墨烟。

    是的,乌烟,而且还有点油腻,鸟知道那堆尸体是什么年代的,从里边流出来的根本不是血,而是石油一样恶臭粘稠的烟色汁液,粘到身上估计一个月都洗不干净。

    “大约有,八十......不,上百具死尸......”纳兰暝站在远处,凝望着那座尸山,心里估摸着。接着,他叫住了两个从他身边经过的妖精女仆,手指着尸山,命令道:

    “你俩,去屋里取一件准备扔掉的破衣服套上,然后把那堆尸体一把火点了,点火的时候小心里头的漏网之鱼!”

    “好的,纳兰暝大人!”

    两个女仆像平常那样,面带微笑,一蹦一跳地走了,就好像交给她们的任务是端茶倒水擦地板似的。这态度轻松得让纳兰暝心里直起疑,总觉得她们会手一抖就把房子给点了。

    “没可能的,又不是芙兰,怎么可能冒失到那种程度......”他用这种想法安慰了一下自己,接着,转身面向了依然没有搞清楚状况的五位少女。

    “好了,孩子们,我知道你们心里充满了疑问,时间关系我就只挑重点说了。”他拍着手,大声说道,“那边的尸体堆,我想你们来到这儿的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那是我们今晚将要面对的敌人!”

    “敌人?”灵梦一脸不解地问道,“就那玩意?我以为它们死了至少两百年了。”

    “不不不,两小时前它们还活蹦乱跳呢。如果再给它们一次机会,它们还会一拥而上,把你的皮肉一片片地从骨头上剥下来。”

    “又是僵尸,哈?话说我为什么要说‘又’?”灵梦的两手交叉,横在胸前,脸上挂着一幅鄙夷的神情。

    “是的,又是僵尸。它们冷酷无情、悍不畏死,而且对生者的血肉有着永恒的追求,会前赴后继地向你扑来,直到你将它们尽数消灭,或者被它们消灭掉。”

    “从这里出去之后,”纳兰暝指了指不远处的红魔馆大门,道,“就没有安全区了,鬼知道那森林里藏着些什么,希望大家能注意一下,别在阴沟里翻了船。”

    “你看起来好像很了解发生在这里的事情啊,僵尸?安全区?”幽香用她那对通红的眼睛审视着纳兰暝,只听她问道:

    “告诉我,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件事情的?”

    实际上,早在纳兰暝开始变得急躁的时候,她就已经隐约察觉到了什么。但她一句话也不说,或者说,当时并没有将此事戳穿的必要。

    但是现在,她觉得,有些话必须当着大伙的面讲明白。

    “就昨晚,毕竟这事儿也是打那时开始的。”纳兰暝说着,朝着远处的一个正持着小锤与铁钉,在红魔馆主楼的窗子前敲敲打打的烟衣男子招了招手,喊道:

    “铃木,过来一下,有事找你!”

    那家伙听见他的声音,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紧赶慢赶地跑了过来,连手里的工具都没来得及放下。

    “纳兰先生,还有你们各位......”铃木吾郎见了纳兰暝,诚惶诚恐地道,“你们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就刚才。”纳兰暝答道。接着,他又对五位少女说道:

    “这货,铃木吾郎,具体情况我懒得讲了,总之你们知道他是个从外头进来的吸血鬼就是了。我在他的身上存了一小点血液,只要利用这些血液入侵他的神经系统,就可以获得他的视听信号。必要的时候,他还能成为一个传送点,这就是为啥咱们能直接从船上飞到这里来。”

    “你的能力还真是神通广大,不是么?”幽香听了这话,微笑着道。

    “不,”纳兰暝摆了摆手,“我只是善于应用而已。”

    “铃木!”他又对着吾郎说道,“你跟她们稍微解释一下,那帮人在做些什么。”

    他所指的,是那群站在红魔馆主楼前的佣人们。他们中的多数都是矮小的、长着翅膀的妖精女仆,其余的则更高大些,或有角,或覆毛,不知是蕾米莉亚从哪里召集来的妖怪助手。这帮人皆手持小锤,正在将或粗或细的木板一块块地钉在窗户上,忙得不可开交。

    “啊,你是指这个吗?”吾郎抬起手,晃了晃手里的铁锤,道,“我们现在在重建防御工事,以抵御下一波尸潮。因为人手不够,蕾米莉亚大小姐还特地从附近的森林里招来了一批流浪妖怪,允许他们在异变期间留在红魔馆里,但是必须一起参与到防守中。”

    “等等等等,”灵梦做了个暂停的手势,打断了他,“尸潮,异变?普通的小僵尸也就算了,你说的这又是什么东西?我不在的时候,幻想乡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呃,这个嘛......”吾郎摸了摸后脑勺,显得有些为难,“该从哪里说起呢?”

    “站在你自己的角度上来谈就好了。”射命丸文怀里揣着厚厚的笔记本,表情却是比以往更严肃了。

    “大概是从昨晚开始的吧......”吾郎缓缓地叙述道,“那个时候,红魔馆外头有一些可疑的人影在晃动,于是咲夜小姐就让我去检查一下。”

    “我走进一看,发现那竟然是一群僵尸。它们一见了我,立马不要命地扑了上来。虽然我立刻就将它们解决掉了,可是在那之后,越来越多的僵尸开始从四面八方涌来,将红魔馆团团围住,并且有序地发起了一波又一波的冲击,还有好几次差点攻破红魔馆的大门。”

    “到了白天,它们就躲回到树影下,不知所踪,但是并没有就此消失掉。现在,第二个夜晚快要降临了,而它们的活动也变得频繁起来。”

    “我不知道别处都是怎样的,但我听说人之里那边也遭到了大规模僵尸的围攻,死伤惨重。好像被僵尸杀死的人也会以僵尸的姿态复活,所以在人类聚集的地区,情况要比这边糟糕得多。”

    听到这里,两位人类少女,灵梦和魔理沙,脸色立马就阴沉下来。尤其是魔理沙,她将帽檐压得低低的,将鼻梁以上的部分全部藏在了阴影里,让人没法看清,但她的牙齿却紧紧地咬着嘴唇,这一动作彻底暴露了她此时的心情。

    “多谢,铃木。”纳兰暝点了点头,道,“现在,你快回去干活吧。既然下一波尸潮马上就要来了,你们还得再加把劲才行。”

    “是的。”

    铃木半鞠了一躬,便跑回自己的岗位了。留在原地的六人面面相觑,都有话要说,都不想第一个说,四周敲敲打打的声音与干活时的吆喝声将他们包围起来,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那啥,我先走一步啊!”第一个开口打破沉默的人,是魔理沙,“既然人之里被袭击了,我也必须得回去看看了,毕竟我的家人都在那儿呢!”

    她说完,转身便要离开,却被灵梦给一把拉住了。

    “你蠢啊,扫把都没带也敢往外跑!”灵梦对着她吼道,“现在幻想乡里到处都是僵尸,出去被围了怎么办?你那破八卦炉能打几发,救得了你吗?”

    “啊!”

    魔理沙一拍脑袋,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竟然想徒步穿过危机四伏的魔法森林,一路跑回村子里去。她的扫把前段时间跟咲夜比试速度与激情的时候折断了,现在的她不过是个手持大威力单发武器的普通少女而已。

    “抱歉,”魔理沙红着脸,低下了头,“一时冲动,让你担心了。”

    “真是的,”灵梦气哼哼地抱怨道,“你这脑袋发热的毛病,究竟什么时候才肯改啊!”

    接着,出乎魔理沙意料的是,灵梦并没有劝她留在红魔馆里避难,而是凑上来挽住了她的胳膊,又对爱丽丝说道:

    “爱丽丝,你负责另外一边。”

    “嗯?哦,好的。”

    一开始,爱丽丝看起来有些疑惑,但她很快就领会了灵梦的意思,伸手抓稳了魔理沙的另一条胳膊。

    “诶诶诶,你们这是要干嘛,这不太好吧?”

    魔理沙显得有些紧张,显然没能猜出灵梦这么干的目的。虽然左拥右抱的生活她也很向往,不过现在明显不是时候,而且香霖也不在她身边。

    “我警告你们,我心里可是已经有人了啊!”

    “我真不知道你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灵梦以看弱智的眼神瞪着魔理沙,道,“你本该拥有的那些智力,都被分配到这种稀奇古怪的地方了吗?”

    “那,那你们这是要干嘛嘛!突然间就凑得这么近,这大庭广众的,三个女孩子拉拉扯扯的不太好吧?”

    “干嘛,带你飞啊,还能干嘛?妈的,就算我阻止你,你这家伙能坐得住吗?与其把你留在这儿当个定时炸弹,不如直接带走!”

    “啊?哦——原来是这样!”

    听了这话,魔理沙才恍然大悟,敲着掌心,说道:

    “坐得住,那是不可能坐得住的!没有我参与的异变,那还算是异变吗?”

    “好了,别废话了,抓稳了准备出发!”

    “魔理沙......你好臭......”

    “好过分啊,爱丽丝!连我爸爸都没嫌弃过我,两次!”

    于是,灵梦和爱丽丝一人负责一边,二人一齐升空,稳稳地将魔理沙抬了起来,就这么在欢声笑语中越飞越远了。真希望她们战斗的时候也能保持这种乐观的心态。

    “啊,走掉了。”幽香以手遮光,望着在满目的夕阳红之中渐渐远去的三个人影,说道。

    她的话音刚落,又是一阵风起,抬头一看,只见射命丸文拍打着翅膀,一下子就窜得比红魔馆还高了。

    “我还得回妖怪之山一趟,就不奉陪了,你们二位慢聊啊!”

    她这句话是喊出来的,而且每一个字的音量都比前一个字要小,当最后一个“啊”字从遥远的云端传到二人的耳朵里时,她的身影已经彻底消失不见了。

    “又走了一个呢!”

    幽香依旧,以那游园观光般平淡的口吻,说道。

    “你呢?”纳兰暝问她,“不回家看看么?”

    “嗯,”幽香点了点头,“确实该回去了,莉格露一个人守在家里,现在肯定吓得哆哆嗦嗦的。”

    “毕竟,没我,还是不行啊!”

    她浅笑着,将背在背上的草帽戴到了头顶,缓缓地转过身去,走了。

    纳兰暝站在原地,默默地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远处那幽暗深邃的魔法森林之中。随着她的离去,天边的最后一丝日光,也落到了地平线以下,大地陷入了彻底的烟暗。

    白昼已尽,长夜伊始。

    “看来,这会是一个漫长的夜晚。”

    纳兰暝眺望着天边,那渐渐褪去色彩的晚霞,自言自语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帝焰神尊〕〔枕上名门:腹黑总〕〔不灭剑主〕〔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第一强者〕〔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永生不灭〕〔复仇的单细胞〕〔重生八零:媳妇有〕〔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