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霸总缠情娇妻宠上〕〔真实舰娘游戏〕〔超凡贵族〕〔打怪能升级〕〔电影世界当警察〕〔超级霉运系统〕〔大明第一祸害〕〔重生之龙族魔法师〕〔水浒逐鹿传〕〔逍遥九龙诀〕〔仙道不正〕〔冷爷,宠妻为上〕〔网游之至强剑士〕〔神话基因〕〔我的王妃我的国〕〔迷糊小青梅:竹马〕〔我有一座炼妖塔〕〔他是亡灵〕〔海贼之化身为雷〕〔医妃有毒:腹黑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东方暝血奇谭 第一百一十六章 漫漫长夜(其六)
    ,!

    戌时五刻,人之里北面,稗田家大院。

    丧尸狼涌进了稗田家的院子里,其总数有五十之众,而且还在源源不断地增多。两百多只肮脏的狼足将院子里的花圃和草坪糟蹋得面目全非,若是让幽香见了,非得气得脑溢血不可。

    它们的目的,毫无疑问,是杀人、食肉、饮血。它们闻到了活人的香味儿,就在面前的这栋木质大屋里。只要冲破那扇纸糊一般不堪一击的木门,里头的人肉任它们享用。

    但是它们停下了脚步。

    挡在它们面前的,是个白衣少年,仅此一人而已。

    这少年不过一米六的个头,生得瘦弱,不像是习武之人。他的手中执着一物,乃是一杆大号毛笔,笔尖上还沾着墨,正如宝剑上沾着血。

    已死之物没有思考的能力,因此它们压根不会去想,为什么这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屁孩胆敢阻拦它们的去路。不过,既然他也是活物,那便是它们的猎物。

    猎物,必须杀尽。

    以头狼为首,狼群发起了冲锋,杂乱的脚步声有如雷云的闷响。而那少年,依然屹立于斯,面不改色。

    打头的那只狼与少年之间的距离已经缩短到了五米,只见它又往前跑了两步,便压低了身子,状如绷紧的弹簧——这是猛扑的前奏。

    到了这个份上,少年即使是想逃跑,也已经来不及了。他的下场,便是葬身狼口,死无全尸......

    那是不可能的。

    下一个瞬间,巨狼猛然跃起,张开血盆大口,朝着......不,很抱歉,它并没有跳起来。

    “风吹雪,霜结花。”

    百里白灵写完了最后一笔,轻点笔尖,淡淡地说出了这句话。

    在头狼,以及跟在它身后的五十多条丧尸狼脚下,大地结冰了。如镜面般光滑的冰原,将那两百多只狼足牢牢地锁死在地上,分毫不可移动。

    死尸没有思想,不会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感到惊讶,更不可能看得懂写在它们脚底下的那两个硕大的汉字。

    “冻结”,草书,至于何时、以何种方式所写,只有白灵本人知道。

    狼群还在做无谓的挣扎,纵使扯断四肢,也在所不惜。它们的毅力着实惊人,但那毫无意义。

    白灵从那宽大的衣袖之中取出了一支卷轴,拉开一看,乃是一幅山水画。其中青山绿水、白云归雁,跃然纸上,真假难辨。

    他单手持着卷轴,胳膊一横,画卷便如附了神一般在他的面前飘然摊开。蓦然间,画中的流水涌动了起来,“哗啦啦”地从纸上流淌而出,泼洒在地上。而那些大雁与云雾,也一齐从画中飞了出来,只是比真正的大雁与云朵小了好几号,倒是有几分像是在棉花糖中翻腾的麻雀了。

    画的中心,那高耸入云的山峦,则只是渐渐地淡去,然后在纸面上消失了。白灵的面前并没有突然耸立起一座高山,幻想乡的其它地方也没有多出一座山来。

    但是,从天空中传来的轰鸣声,似乎预示着什么。

    “泰山压顶,粉骨碎身!”

    与白灵的话音一同,雄伟的山峰轰然落下,将狼群尽数碾碎成渣。其势之凶猛,崩天裂地,震耳欲聋。一时间,稗田家的院子里沙土飞扬,由这从天而降的巨物引发的小型地震将那古旧的木房震得晃动不止、摇摇欲坠。

    此刻,如果屋里的人们闻声而出,定会被眼前所见之物惊掉下巴——那是一座只会出现在画中的名山,大小虽不及本尊,然而其上怪木成林、奇石成峰,应有尽有,真就是一座山。

    几分钟后,沙尘散去,余波息止,夜幕归于沉寂。白灵走到山前,提着那空白的画卷轻轻一挥,霎时间,高山、流水、白云、大雁,皆消失一空,而那幅画,则又恢复了往日的饱满。

    他将卷轴收了回去,轻拂袖口,一身白衣一尘不染,满头白发一丝不乱,仿佛周遭的狼藉与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一切似乎都没有发生过,唯有庭院中的大坑与坑底的那一大滩连原形都认不出来的肉酱,还在诉说着方才的战斗。

    站在院子里的,就只剩下百里白灵,仅此一人而已。

    然而,他的战斗并没有就此结束。

    “嘎——”

    天边传来了一声鸦鸣。

    白灵抬起头,在那漆烟的夜空中,隐约见到了无数细小的羽翼,再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大群乌鸦横空飞过。

    “不......不对劲!”

    他眯起了眼睛,喃喃自语道。

    随着群鸦越飞越近,叫声越来越嘈杂,白灵十分敏锐地察觉到了异状。不,其实早在第一声鸦鸣响起的时候,他就已经意识到不对劲了。

    活物的鸣叫,与死者的哀嚎,音色可是天差地别。

    “会以怎样的方式着陆呢?全部冲着我来吗,还是散开来围攻避难所呢?如果是那样的话......”

    他心里盘算着,又从袖子中取出了两管卷轴,双手各执一支,站定不动,静待那不祥的烟羽从天而降。他已经定好了接下来的战术,只等敌人就位了。

    然而,那些乌鸦并没有飞向这里,一只都没有,这令他的作战计划完全作废了。

    因为它们在俯冲下来之前,就已经全数化为了灰烬。

    “凯风快晴?富士火山!”

    一开始不过是一小朵划过夜空的火花,随之而来的,则是连天大火。

    少女的喊声响彻天际,骤然爆发的火焰化烟夜为白昼。有意思的是,那里压根就没有什么火山。

    但是“火山”还是喷发了,至少在白灵的眼中,一座冒着滚滚浓烟的雪顶火山就立在那里,肆意释放着源自地心的狂怒。熔岩与火球像下雨一样飘洒下来,点燃了沿途触碰到的一切。

    至于乌鸦嘛......在天上,它们是乌鸦,下落时,它们化为火球,落地之后,就只剩下灰土了。

    “这真是......太乱来了。”白灵摇了摇头。

    在乌鸦被喷发的火焰烧光以后,他便看见那些过剩的火球一个接一个地落进了山林里。烟暗的森林很快就被火光点亮,一场山火似乎已无法避免。

    除非百里白灵出手改变这一切。

    “苍穹落泪,雨露飘摇。”

    他提起笔,对着天空划起了笔画。似是有一张透明的纸浮在半空中那般,墨汁竟印在了虚空之上,如他之意,拼出了一个“雨”字。

    “去!”

    笔尖一甩,那“雨”字便疾飞而上,一头冲进了火山口里。接着,只听一声爆炸般的巨响,水与火在夜空下交融在一起,相互消灭了对方。升腾而起的雾气化为雨珠,洒了下来,迅速浇灭了还没来得及起势的山火。

    夜幕,再度归于烟暗。尚未熄灭的火焰,如今只剩下一团,而它是永远也不可能熄灭的,白灵对此心知肚明。他站在雨中,随手从一张卷轴里掏出了一把油纸伞,撑了起来,等待着那人的降临。

    不多时,一位背生火羽的白发少女从天而降,精准地落到了白灵的面前。她收起翅膀,轻轻地拍掉了肩膀上的那一小簇不愿意熄灭的火苗,低头看了一眼面前的大坑。

    “哇——”少女惊叹道,“这可真是有点夸张啊!”

    “这都是你干的?”她转过身,面向百里白灵,问道。

    “是的,还有这场雨,皆出自小生之手。”白灵平淡地答道。

    “那你真是厉害啊,是叫白......什么来着?”

    “百里白灵。”

    “对的对的,你一定就是那位很出名的阴阳师吧!哦对了,忘了说了,我是藤原妹红,住在竹林里。”

    “您的事迹,小生早有耳闻。”

    “是吗,哈哈哈!”妹红挠着头,干笑了一嗓子。

    “藤原氏.....”

    白灵正欲发问,却被妹红给打断了。

    “不要那么严肃啦,叫我妹红就可以!”

    “那么,妹红小姐,小生尚有一事相求。”

    “啥事?”

    “刚才那一招‘富士火山’,虽华丽无比,可也请您不要再用了。”

    “诶?”

    “如果您不想把这避难之所给点着的话......”

    白灵说着,用拇指指了指身后的稗田家大宅。这宅子,从头到脚都是木质的,一旦沾上火星,恐怕过不了五分钟,就只剩下一堆木炭了。

    “啊哈哈哈,真是不好意思......”妹红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不必道歉,有了您的帮助,小生也轻松了不少,但是......”

    白灵收起了伞,用眼神比了比他的面前、妹红的身后,也就是稗田家大门口的方向。

    雨停了,巨兽的前足落在水洼中所发出的“啪嗒啪嗒”的声音,十分清晰地传入了二人的耳中。

    “啊,我知道了。”

    妹红转过身去,火焰重新开始在她的指尖上聚集。

    “在不点着房屋的前提下,将这帮混蛋烧成灰是吧?虽然有点麻烦,但我会尽力而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农门悍妇撩夫忙〕〔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天骄战纪〕〔妖娆炼丹师〕〔医毒绝世:帝尊的〕〔复仇的单细胞〕〔大千劫主〕〔逆天炼丹师:妖神〕〔重生八零:媳妇有〕〔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