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寻道者自地球来〕〔重生空间之全能军〕〔暴君,你家王妃翻〕〔重生之我要上头条〕〔涅槃2008〕〔回流大时代〕〔绝地求生之雄霸三〕〔吕布有扇穿越门〕〔穿越肥妻:萌宝爹〕〔帝国第一宠:老公〕〔火影之医者日记〕〔游戏两万年〕〔高能来袭〕〔大首长,小甜妻〕〔火影神树之果在异〕〔网游之轮回主宰〕〔逍遥九龙诀〕〔超品巫师〕〔假魔王的圣光修养〕〔最强红包皇帝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东方暝血奇谭 第一百三十二章 黎明,破晓(其三)
    丑时六刻,妖怪之山半山腰。

    “呀,你们好啊!”

    河城荷取挥手朝姬海堂果和犬走椛打了个招呼,跟多数来自玄武之泽的妖怪不一样,她显得不是“那么的”内向。

    “你好!”椛微笑着道,“话你是从玄武之泽来的?”

    “那你一定是河童吧!”果接过椛的话茬,抢着道。

    “对的呀,”荷取点了点头,“我是河童!”

    “河童到山上来做什么?”果皱起眉头,捏着下巴,盯着荷取的脸,疑道,“该不会是来打僵尸的吧?”

    区区一个河童,敢跑到天狗的地盘上指手画脚,而且还是在战斗方面......果寻思着,自己一定是想多了,一定是的。

    “不,”荷取摇头道,“我不是来打僵尸的。”

    “我就嘛!”

    “河童凭什么保护天狗”,果正想要出这句话,便见那河童,河城荷取,睁着她那对如水一般湛蓝的大眼睛,一本正经地道:

    “我是来解决妖怪之山的僵尸问题的。”

    “你是认真的?”

    看着这矮的河童少女如鸡啄米一般使劲地点着下颌,果挑了挑眉毛,扭头望向了射命丸。

    “,不解释一下?”

    只是笑了笑,却对荷取道:

    “来吧荷取,向她们展示一下你的真本事!”

    “好嘞!”

    荷取把她那个大得夸张的背包放到了地上,拉开拉链,将半个身子都埋进了包里,开始叽里咕噜地翻找起来。不一会儿,她便从里边掏出了一个遥控器。那遥控器上只有一个红色按钮,除此之外再无它物,连字明都没有。

    “呃......”

    姬海堂果望着荷取手里的那个不知作何用途的遥控器,问道:

    “能稍微演示一下吗?”

    “好的!”

    荷取点了点头,便指着手里的玩意,讲解道:

    “这是叫做‘简易道路隔断装置’的道具,只要按下这个红色的按钮......”

    着,她便直接按了下去。

    “轰隆!”

    在她按下按钮的那一瞬间,一声山崩般的轰鸣从山底下传来,震得在场的三只天狗心脏直颤。仨人赶忙朝下边望去,只见那远方的山路上,一团巨大的火球被雪糕一般浓厚的烟尘包裹着,腾空而起,在半空中缓缓地变化成蘑菇的形状。

    夜空被火光照亮,大地被爆炸的冲击波震得战栗不止,山上的树木跟秋收的麦子一样成片地倒下,为逐渐壮大的山火填充燃料——看样子,今夜的妖怪之山注定无眠了......应该不会有这种规模的爆炸都吵不醒的人吧,除了八云紫之外。

    “然后,上山的道路就被彻底地、永久性地隔断啦!”

    河城荷取背对着那团“大号烟火”,拍了拍胸脯,笑得可以是相当得意,话语中充满了自豪的味道。身后的火光映红了她的侧脸,使她看起来就像个超级大反派头子。

    “这......这不就是个炸弹吗?”

    果睁大了眼睛,瞪着下边的火球,以及渐渐蔓延开来的山火,也不知道该表达些什么好了,便翻开手机盖,飞速连击快门,拍起照来。

    所以,到底哪个国家的人表达震惊的方式是拍照啊!

    “咔嚓”

    又一声快门声响起,却不是果的手机发出的。站在果身边的,此时也掏出了相机,拍着拍着,竟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这不是挺厉害的嘛!”

    这个竟然还笑得出来,她真的是住在妖怪之山的天狗吗?

    “嗯嗯!”荷取重重地点了点头,“这样一来,山下的僵尸就不可能爬上来了,僵尸危机就一劳永逸地解决了!”

    “呃......它们上不来了,这很好,可是......”椛指着那断成两截的山路,问道:

    “山上的人该怎么下去呢?”

    “飞下去不就行了嘛!”不假思索地答道。

    “那老人家年纪大了,飞不了了怎么办?”

    “嗯......”抄着手想了一下,又道:

    “实在不行就找个悬崖跳伞跳下去?就是那种......你懂的,戴个魔镜,背个包,全套装备,‘哟德雷嘻喝’信仰之跃外加全程自拍的那种。”

    “红牛敢死队吗?”

    “对对对就是那个,那种极限运动真是酷毙了,有机会的话我也想试试。”

    “你是试不了的吧?”

    椛笑着摆了摆手——长着翅膀的鸦天狗背着跳伞包跳伞,性质跟鱼背着氧气罐潜水差不多吧?不是多此一举,而是......这样的装备真的没问题吗?

    “咳咳!”

    荷取以拳头掩嘴,清了清嗓子,将大家的注意力重新拉回到她身上,便开口道:

    “你的这个问题,其实很好解决。只要找河童工程队把路修回来不就行了嘛!一周内搞定,十成新,现在预约的话能给你们打八折,价钱大概这个数......”

    着,她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台电子计算器,在上面敲了一串数字,然后递给了犬走椛。

    “是......是吗......”椛看着那计算器屏幕上的七个数字,只觉得两眼发晕,“财务的问题就算你跟我,我也做不了主啊,这个必须得报告给大天狗大人才行。”

    “嗯,没关系的。”荷取收回了计算器,道,“请你转告他,河童工程队愿意承接各类道路修缮工作,价格非常公道。”

    “好的,我会转告他的。”

    不知为何,椛的狗鼻子,不,狼鼻子,从面前的女孩身上嗅到了奸商的味道。尽管这家伙睁着一对无辜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地望着她,跟两颗无瑕的蓝宝石似的,颇惹人怜爱,她的内心,却未必如她的外表一般纯洁。

    “我了个擦!”

    这时候,捧着手机的果突然大叫道:

    “一不心念写了!”

    “什么叫做‘一不心念写了’,你这家伙不是从来都只念写不拍现场照的吗?”

    这么着,便伸着脑袋凑过去一看,只见果的手机相册里尽是些乱七八糟的图片,从妖精的内裤到八云家的马桶盖子,唯独没拍着眼前的这场爆炸。眼看着那朵蘑菇云越来越薄,几乎消散殆尽了,最佳的抓拍时机显然已经离她而去了。

    “需要我借你几张吗?”用胳膊肘捅了捅果的肚子,一脸贱笑地道,“或者,等我把新闻稿写好,你转发一下?”

    “不要,滚啊!”果咆哮道,“以我的能力,就算......就算是别的地方的照片,也一定能写出大新闻的!”

    “事到如今,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抱着这种想法,果开始飞快地翻起相册,试图挑出哪怕一张能写成大新闻的照片来。

    “这一张,烈焰之中熊熊燃烧的人之里!”

    “那是藤原妹红的火墙,而且那是五六个时以前的事情了。”

    她满怀期待地挑出了一张矬子里拔高个的“佳作”,却当头扣给她一盆冷水,浇得她颇有些灰心。不过,现在还没到放弃的时候,相册里的照片还有很多不是吗?

    “那这一张,竹林中疾走的迷之斗笠翁!”

    “那是永远亭的卖药兔子,她那时候在往家里跑,估计早就到家了。”

    “这一张,未知妖怪集团占领红魔馆,如何!”

    “那是来红魔馆避难的路人......你这家伙,平时写的都是些什么东西啊,纯脑补吗?”

    “要你管!看这张,风见幽香王者归来,无情驱逐侵入家中的僵尸!”

    “啊,这个我已经写成新闻发表出去了,就在刚刚......”

    “你这家伙,边飞边发新闻的吗?”

    “不,我边飞边写,然后让乌鸦们帮我递稿。”

    “可恶啊,......你这是在逼我使出全力啊!看这一张,石像军团大战野兽僵尸,角度完美,时机完美,构图完美,嘿嘿嘿!”果着,抬起头,得意洋洋地望向了,“这一张你没有吧?”

    “呃......”

    看她那副德行,也是有些哭笑不得,便道:

    “你等下哈,我给你看个东西......”

    伸出食指,示意果稍等片刻,接着便从兜里掏出一张报纸,递给了果。

    “惊,百骑铁骑空降幻想乡,神秘美少年或为幕后黑手?”

    光看这个标题,果就没有读下去的**了。她把报纸一卷,丢回给,有些泄气地道:

    “可恶啊,难道我拍的这些照片就没一张能用的吗?”

    “悄悄地告诉你,即使有能用的,我也肯定有比你更好的,而且你发新闻的速度永远没我快。”

    “你走开!”果不甘地喊道,“我现在就照一张你绝对拍不到的照片给你看!”

    这么着,她赌气似地,举起手机,在闪光灯大开的情况下,对着按下了快门。当然,这依然是念写,所以并不会把被晃得睁不开眼睛的丑照拍下来——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蛮遗憾的。

    当照片出来之后,果只看了一眼,便露出了胜利者一般的微笑。她把手机往面前一摆,显摆道:

    “这一张,你没有吧?”

    手机的屏幕上,只有一个人,一个穿着一套格子西装的少年,单膝跪在一条青石板路上,四周是一片漆黑。仔细一看便可发现,这家伙的嘴角淌着鲜血,俊俏的脸蛋上还挂着伤,身上的衣装破了不少口子,显得甚是狼狈。

    看了两眼,便点了点头,道:

    “这张我确实没有,但是,你知道里面的这个人是谁,而他又在什么地方做些什么吗?”

    “是谁......呃......好像是前段时间刚来的一个吸血鬼,叫啥名来着?”果一边盯着手机屏幕,一边揉着后脑勺上的头发,话得磕磕巴巴,“至于在哪里干嘛......这我上哪儿知道啊,这图里啥都没有啊!”

    “连时间地点人物起因经过结果都不清楚,你拿头写新闻稿啊!”

    “要你管,反正我就是写得出来!”

    “那你慢写,我先去现场看一下。”

    话一出口,便展开翅膀,真是要走。果当时就惊了,急忙问道:

    “诶,等一下,你怎么知道现场在哪儿的?”

    只见咧嘴一笑,露出了两排洁白的牙齿,像是在发表获胜感言一般,道:

    “专业的记者,单看青石板的纹路,就能知道是哪里的路面!”

    留下这句话,以及心有不甘的果、担忧不已的椛和不知道该干些什么便开始吃黄瓜蘸酱的荷取,扇动黑翼,掀起狂风,腾空而起,转瞬之间便冲上云霄,消失在厚重的夜幕之中。·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医毒绝世:帝尊的〕〔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农门悍妇撩夫忙〕〔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鬼王传人〕〔复仇的单细胞〕〔凌天至尊〕〔时来孕转:总裁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