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少将仙妻〕〔贼行诸天〕〔灵魂归一〕〔山歌如刀〕〔寻宝师〕〔田园小针女〕〔穿越之夫君个个太〕〔魔神狂后〕〔漫漫诸天〕〔幻想副本系统〕〔绝色女鬼的贴身巫〕〔都市最强技能大师〕〔余生请牵好我的手〕〔大楚昭阳〕〔帝国总裁深深爱〕〔明日传奇〕〔烽烟乱世遇佳人 顾〕〔超级神眼〕〔死亡作业〕〔天行缘记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东方暝血奇谭 第一百四十二章 宴(上篇)
    (一)

    纳兰暝出院的当天晚上,一大伙人为了庆祝,在红魔馆的大饭厅里摆了个炭火炉子玩烧烤,围成一圈,饮酒撸串,相当快活。

    在场的除了红魔馆一票人之外,还有因神社被毁而不得不借住在红魔馆的灵梦,以及又双叒叕跑过来蹭饭的魔理沙。

    吃着喝着,灵梦突然举杯仰脖,咕嘟咕嘟地灌进去一整杯啤酒,然后把那大玻璃杯往桌上一撂,嘴边的啤酒沫子用袖子一抹,红着脖子喊道:

    “好,决定了!”

    “决定了啥?”同样醉得不轻的魔理沙伸胳膊往灵梦的脖子上一勾,插嘴道,“终于下定决心要拜我大魔导师魔理沙为师了吗?”

    “去死吧你!”

    灵梦一把推开了魔理沙,一本正经地对着在场的所有人宣布道:

    “明天开宴会,地点就定在红魔馆。”

    异变解决了就要开宴会,这是幻想乡的传统。依照惯例,这宴会是该开在博丽神社里的,然而在神社被毁且尚未动土重建的当下,改在红魔馆里也不失为一个明智的决定。

    “等等等......”蕾米莉亚将嘴里的烤肉囫囵咽下,捏着根竹签,瞪大了眼睛,道:

    “我有同意你在我家里设宴吗?”

    “好啊,宴会,棒极了!”

    她妹妹芙兰朵露就坐在她旁边,一边拍手一边叫嚷,态度跟她完全相反不,音量上还压了她一筹。

    “你真是我的亲妹妹吗,芙兰?”蕾米莉亚瞪了芙兰一眼,却又听另一边的纳兰暝道:

    “可以啊,到时候我给你们露一手绝活。”

    “纳兰暝?”

    蕾米莉亚立马转过头,用胳膊肘捅了一下纳兰暝的肚子。这时候,咲夜开口道:

    “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给您打下手。”

    “咲夜?”蕾米莉亚用手指着自己,喊道,“你的主人是我,是我啊!”

    “房间的布置啥的就交给我好了,”一直闷头喝酒不发一言的帕秋莉,这时却开口了,“用魔法来收拾屋子,比手动的要方便很多。”

    “怎么连帕琪也......”

    环顾四周,蕾米莉亚发现,跟她站在同一战线的人,竟然一个都没有,索性嘴一撅,耍起性子来。

    “不行!”她一拍桌子,大声道,“我是这儿的老大,我不行,就是不行!”

    “好,那咱们投票表决。”纳兰暝举起手来,道,“同意明天在红魔馆开宴会的请举手!”

    果不其然,众人皆齐刷刷地举起了手,就剩蕾米莉亚一个,傻愣愣地搁那一坐,跟个受气包似的,话都不出来一句,尴天下之巨尬。

    “那这事儿就这么定了,魔理沙!”灵梦喊道。

    “有!”

    “你负责发请帖,叫人,明天入夜以前,务必给我整一屋子客人回来,懂了没有?”

    “包在我身上!”

    “你们......你们......”蕾米莉亚像是要哭出来似的,颤抖着道,“你们欺负人啊!”

    然而,想要哄她的人,好像并不存在。

    “姐姐都五百岁的人了,为什么还跟个孩似的?”

    “我觉得大姐身为一家之主,还欠缺一些威严。”

    “这不是跟五百年前一点区别都没有嘛,蕾米?”

    “其实还是有的,比如心眼变了之类的。”

    面对自家人的集体吐槽,蕾米莉亚仰天长嚎了一声“太过分啦”,便变化成一只大蝙蝠,一溜烟飞回自己的房间里去了。

    (二)

    翌日清晨,宴会的准备工作便如火如荼地开始了。魔理沙跑出去四处拉人,纳兰暝和咲夜在厨房里做菜,帕秋莉负责布置场地,一帮妖精给她打杂。

    其余的人,芙兰四处添乱,美铃站在门口睡大觉,灵梦喝茶看,蕾米莉亚一个人蹲在房间里生闷气......至少她们都没闲着,不是吗?

    这帮人差不多忙活到天黑,等房间布置完毕,饭菜都做得差不多了,客人们也陆陆续续地来了。纳兰暝便放下了手里的活,回房间换了套黑西装红领带,头发一梳,打扮得人模狗样的,往那宴会厅门口一站,干起了接待的工作。

    最先到场的是西行寺幽幽子和她的半人半灵跟班,很难想象魔理沙会跑到冥界去送请帖,不过就算不去邀请,这位冥界公主也会自己跑过来吧!

    毕竟是江湖人口中的逢宴必至幽幽子,风卷残云幽幽子,行星吞噬者幽幽子嘛!

    “啊啦,这不是纳兰暝嘛!”

    这位满头粉毛、一身蓝色和服、软得像棉花糖一样的漂亮大姐姐,笑眯眯地朝纳兰暝打了个招呼:

    “真是好久不见了呀,有三百年了吧?”

    “差不多吧?”纳兰暝满面笑容地望着她,道,“不过老实话,见到你我一点也不吃惊。”

    “彼此彼此吧,”幽幽子笑着点了点头,“大结界建立以后,我就总有一种,‘不定哪天会在幻想乡里见到那个少年’的感觉。”

    “我可早就不是少年了哦,幽灵姐姐。”

    “诶,不是吗?”幽幽子歪着脖子,傻傻地问道,“你这不是挺年轻的嘛!”

    “紫看起来也挺年轻的,她是少女吗?”

    “嗯嗯,好像确实是这么个道理!”

    “起来,这位是......”

    纳兰暝望向了幽幽子身边的那位少女。这女孩比幽幽子要矮上一头,身上有四大特征:蓝眼银发妹妹头、稍显婴儿肥的圆脸、平板胸脯、飘浮的半灵。她穿着件女式白衬衫,外头套着条青色背带裙,头上扎着一根黑发带,背后还背着一长一短两把武士刀,面无表情,一言不发,看起来像个相当干练的保镖。

    实际上,她还真就是个保镖。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大概就是魂魄妖忌的孙女,魂魄妖梦了吧?”纳兰暝问道。

    “是的,纳兰先生!”魂魄妖梦郑重地鞠了一躬,道,“常听祖父与幽幽子大人提起您的大名,今日能与您相见,不胜荣幸!”

    “罢了罢了,没必要这么正式。”纳兰暝道,“你爷爷以前只把我当做一个惹人生厌的损友,你完全可以继承这一层关系的。”

    “那可不敢!无论是在辈分上,还是在实力上,我都须敬您三分才是!”

    “嗨,你这个人啊......”纳兰暝苦笑着摇了摇头,“算了算了,反正大家都是来吃喝玩的,里边请里边请!今天的菜肴相当丰盛,尽量不要撑破肚皮。”

    “是不是又做了很多好吃的呀?”幽幽子嗲声嗲气地问道。

    “那可是相当的多!”

    “棒!我好久没吃过你做的菜了。”

    “今天你可以放开了吃,不用害怕不够。”

    着,纳兰暝竖起一根大拇指,指向了自己,一脸得意地自夸道:

    “我如今的厨艺,跟三百年前的比起来,简直不可同日而语。今晚你要是吃得不够尽兴,你来找我,好吧?”

    “呵呵,一言为定哦!”

    待幽幽子二人就座以后,外头又来了一大帮子人,仔细一瞧,都是从人之里赶过来的:本居铃、稗田阿求、百里白灵、藤井和彦;走在最前头,领着这帮学生一样的孩子们出来秋游的是上白泽慧音老师,以及被强扯过来的大龄叛逆女青年藤原妹红。

    “您好,纳兰暝先生!”慧音在门口站定,对着纳兰暝微微鞠了一躬,“我是在寺子屋里教书的上白泽慧音,这一位......”

    她着,便把插着兜站在一旁四处瞎瞅的妹红给拉了过来,介绍道:

    “这一位是藤原妹红,家住迷途竹林。”

    “你......你好?”

    妹红低着头,话得很声,像是很怕生。

    “纳兰暝,来自现世的吸血鬼,很高兴认识你。”

    纳兰暝微笑着,向妹红伸出了手。妹红犹豫了一下,便红着脸握住了他的手,摇了两下就松开了,也算是握过手了。

    “不用这么紧张,我不会吃了你的。”纳兰暝笑着调侃了一下妹红,又扫了一眼后排的个子们,道:

    “至于你们,我记得是卖书的本居铃,有钱人家的稗田阿求,以及熊孩子藤井和彦。”

    “不是卖,是租书!”

    “不是什么有钱人家,不要得好像富二代一样啊!”

    “我可不是熊孩子!”

    “抱歉抱歉!”听着三个孩子的抱怨,纳兰暝打着哈哈道,“记得不是很清楚。”

    “您认识这几个孩子?”慧音有些诧异地道。

    “还记得前段时间,这位稗田家的大姐失踪了一整天吗?”

    “是的,确有其事。”

    “实际上,她是领着她的好闺蜜铃,偷偷地跑到魔法森林里,结果遇上了僵尸,要不是我刚好从那儿经过,可就没有她俩了。对了,藤井和彦这个熊孩子也差不多,不过他作的死还要更大一些。”

    “真的是非常感谢您!”慧音着,又深深地鞠了一躬。

    “不必多礼了,话这一位是......”

    纳兰暝望向了站在最右边的那位静静的白发少年,等待着对方的自我介绍。

    “百里白灵,普通的阴阳师。”少年微微颔首,道,“您的事迹已经传遍人之里了,村子里的人们都非常的感激您,生也是一样的。”

    “哪里哪里!”纳兰暝摆了摆手,连声否认道,“异变能够解决,都是灵梦的功劳,我不过是个肉盾而已,哪里配得上!”

    “请不要过于自谦,您的功劳还是非常大的。”

    “哎,里边儿请里边儿请!”

    纳兰暝禁不住夸奖,连忙把这一帮子人请了进去。

    接下来登场的是来自永远亭的八意永琳,身旁跟着她的两个兔子随从,帝和铃仙。帝缩在永琳的身后,没敢出来见纳兰暝,铃仙则走在前头,推着一台轮椅,上头坐着一个木乃伊一样浑身缠满绷带的人。那家伙被裹得严严实实的,只露着一双幽怨的眼睛,时不时朝着纳兰暝所在的方向瞅上两眼,而纳兰暝则总是回以一个微笑。

    他知道那是射命丸,别问为什么,他就是知道。

    “嘿,八意医生,”纳兰暝大大方方地迎了上去,“想不到您也来了啊!”

    “怎么,不欢迎?”

    “那倒不是,我只是觉得您不像是那种派对型的人物。”

    “呵呵,”永琳笑道,“以前的我确实不是,不过在幻想乡里待久了,就连地藏菩萨都会变得活泼起来。”

    “对了,”她又道,“过段时间,你来永远亭一趟,到时候我家的兔子会来叫你的。”

    “请问,”纳兰暝问道,“您这次找我又是有什么事呢?”

    “我搞了点‘好东西’,你应该来看一下。”永琳笑得有点神秘,“等你亲眼看见她,包你大吃一惊。”

    “是吗?那我很期待哦。”

    “去之前先在红魔馆里留一点血,见势不妙立马传送回来,然后加固围墙,严阵以待。”尽管口头上答应了对方的邀请,纳兰暝的心里,却藏着另一套对策。

    总而言之,短暂的寒暄过后,永远亭这帮人便入座了。在她们之后陆续到场的,是带着家里的读书妖怪一起来的森近霖之助;优雅而又傲慢的风见幽香与在一帮大人物中间显得畏畏缩缩的莉格露;从妖怪之山来的白狼天狗、双马尾鸦天狗与大背包河童三人组;一直呆在红魔馆的灵梦、芙兰朵露、帕秋莉、红美铃以及刚做好最后一道菜的十六夜咲夜;最后则是带着爱丽丝归来的魔理沙,这一回,她走的是正门。

    毕竟,她那根魔法扫帚在上一次入侵红魔馆的时候折了,到现在还没找着替代品呢。

    就在所有受邀的客人到齐就座,妖精女仆将菜肴一碟又一碟地端上桌,宴会即将开始之际,这宴会厅里,又涌进来一大票奇形怪状的家伙。

    那是由住在附近的雾之湖上的冰之妖精代领的,一大帮子妖怪,什么夜雀啦,大妖精啦,宵暗的妖怪啦,光之三妖精啦。纳兰暝平日里外出散步的时候,见过她们几面,故而,当这光着脚丫的女孩跟个大老板似地,领着她的弟们,挺胸抬头大摇大摆地走进来的时候,他叫住了她:

    “诶,你给我等一下!”

    “干嘛?”

    冰之妖精琪露诺,叉着腰往他面前一站,抬起了那对粗眉毛,仰头正视着他的双眼,那态度,真叫一个理直气壮。纳兰暝也不知道该跟她啥好,便扭头朝坐在尾席的魔理沙喊道:

    “魔理沙,这帮人是你叫来的?”

    “不似啊!”魔理沙一边往嘴里狂塞食物,一边摇着头,含含糊糊地答道。

    “俺听这儿有吃的,就带朋友们来吃了!”琪露诺道,“不给吗?”

    “怎么会不给呢!”

    罢,纳兰暝从餐厅的角落里拖出来一张比普通的椅子高不少的红木宝宝椅,往长桌前一放,行了一礼,道:

    “来,请入上座!”

    “哦,这个不错!”

    琪露诺往那宝宝椅上一坐,发现自己比旁人高出了不少,一时间高兴得不得了。

    顺便一提,与她同行的伙伴们坐的都是普通的座椅。

    至此,该来的人都来了,不该来的人也来得七七八八了。宴会差不多该开始了......

    “咳咳!”

    不对,还有一个人,一个非常关键的人物,没有到。

    这一声刻意而为的咳嗽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人们将目光集中在餐厅的入口处。蕾米莉亚就站在那里,穿着一套黑玫瑰一般典雅、高贵的晚礼服,胳膊上套着一对黑丝花边手套,脖子上挂着一条紫水晶项链,耳朵上挂着两枚巧的耳钉,扎起头发,浓妆淡抹,打扮得像个年幼的女王。

    她穿着一对平日里从来不穿的高跟鞋,优雅的脚步之间,竟透着一股完全不像她的,成熟的气息。跟她那野丫头一般的妹妹比起来,她的穿着打扮真的不知高到哪里去了。

    “纳兰暝,”她一进来,便朝着餐桌的首席走去,“我的座位在哪儿?”

    “请!”

    纳兰暝微笑着站起身,将椅子一拉,助她入座,自己则坐回了旁边的次席上。

    在一片沉默中,蕾米莉亚挺直了腰板,面色严肃地宣布:

    “我,古老血脉的继承者,斯卡雷特家的家主,红魔馆之主,绯红的恶魔,蕾米莉亚·斯卡雷特在此宣布......宴会正si......”

    话了一半,她便捂住嘴巴,不了。她皱着眉头,眼睛里有泪珠打转,好似受了很大的委屈似的。在座的众人皆大为不解,唯有纳兰暝微笑着凑上去问道:

    “大姐,咬到舌头了?”

    “嗯......”

    全场沉默了一会儿,接着,哄堂大笑。

    “哈哈哈哈哈......”

    就这样,晚宴在人们,与妖怪们的欢声笑语中开始了。

    “不算,不算,刚才那次不算!让我再一遍,混蛋!再笑就把你们统统赶走!”

    蕾米莉亚涨红了脸,又是跺脚又是大声抗议,不过好像没人理会她了......·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枕上名门:腹黑总〕〔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一品道门〕〔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