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爱100分:帝少,宠〕〔巨星小甜妻:前夫〕〔豪门通灵萌妻〕〔绝品全能兵王〕〔校草的专宠:池少〕〔封少,有点甜!〕〔我的外挂是爸妈[快〕〔甜妻来袭:傲娇帝〕〔绝地兵神之藏界风〕〔吞天龙王〕〔神界红包群〕〔一胎三宝:总裁老〕〔[综]卫宫家能不能〕〔豪门天价宠:最强〕〔3岁小萌宝:神医娘〕〔神术武装〕〔最强鬼医:暴君宠〕〔甜宠不停,男神纵〕〔我的魔法时代〕〔仙武之无限小兵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东方暝血奇谭 第一百五十章 月陨(其十二)
    (一)

    二十五岁那年夏天,大雨倾盆。

    朔月抱着个婴儿,火急火燎地奔回家中。

    “好了赶紧进来吧!”

    纳兰暝一把将朔月拉进屋里,合上门,将雨水挡在外头,再把早已烤热的毛毯裹在了她的身上。

    “我都说了呀,”他一边用毛巾搓着朔月那一头湿漉漉的长发,一边一脸不满地抱怨着,“今天湿度有点大,怕是要有一场暴雨。你还不听,非要出门,这下挨浇了吧?”

    “诶嘿嘿......”

    朔月吐了吐舌头,却将搂在怀中的婴儿双手捧了出来,显露在纳兰暝眼前。

    “看我找到了什么!”

    那婴儿不过个把月大,蜷缩在襁褓之中,双目紧闭,咬着手指,睡得正熟。仅一墙之外,便是乌云遮日、电闪雷鸣的暴风骤雨,也亏她能睡得这么香。

    “你生的?”纳兰暝看了那娃一眼,张口便问道。

    “去死吧,笨蛋!”

    朔月踹了他一脚,说道:

    “是我从别人家里捡来的啦!”

    “别人家里?捡?”纳兰暝挑了挑眉毛,“偷还差不多。”

    “说是‘别人家’,可能有些不恰当,毕竟那已经不是‘家’了。强盗洗劫了那间农舍,等我到那儿的时候,屋子里就只剩下四具尸体,以及一滩血了。”

    说道这里,朔月的神色显得有些暗淡,纳兰暝倒是没什么所谓的样子——他见过的死人比朔月见过的活人还多。

    “然后,就在我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朔月继续说道,“从那女主人的尸体底下,传出来一声婴儿的啼哭。我将那尸体扒开,发现了她......是个女孩儿。”

    “那位母亲,用生命保护了她的女儿。”朔月抚摸着怀中那张无邪的睡脸,柔声说道,“尽管她知道,即使逃过了这一劫,单这么一个毫无自保能力的小婴儿,也活不了多久,但她还是选择将这渺茫的希望留给孩子,自己则勇敢地赴死。”

    “你想太多了。”

    纳兰暝将毛巾盖在了朔月的脸上,冷冷地道:

    “八成是那女的死的时候是抱着婴儿,往前扑倒的,结果就把婴儿压在了身下,这才没被发现。当然啦,这娃子被这么摔一下竟然没啥事,还能活着等到你,也算是命大了。”

    “你这家伙,完全没有人情味啊!”朔月将毛巾往纳兰暝脸上一甩,道。

    “人才有人情味,我可没有。”

    言罢,纳兰暝从朔月手里接过了婴儿,又道:

    “热水已经烧好了,你赶紧去洗个澡,别着凉了,这孩子就先交给我吧!”

    “小心点哦!”

    “我会啦!”

    “哇啊啊啊——”

    “啊,哭了。”

    (二)

    天放晴之后,博丽神社一撮人穿着干爽的衣服,坐在客厅里讨论起这婴儿的名字来。

    “因为是在雨天捡到的,又逃过了一劫,所以叫做‘博丽劫雨’怎么样?”朔月怀抱着婴儿,笑眯眯地说道。

    “可以可以。”

    因幡帝抄手盘腿坐在她身边,点了点头。

    于此同时,坐在二人对面的纳兰暝则提议:

    “我是觉得‘风暴降生·浴血者·末日丧钟·天佑之人·涅墨西斯·博丽’这个名字更霸气一些啦!”

    “呜哇——”

    话音刚落,那婴儿便又哭闹起来。

    “好的,出局!”帝这么说着,拿起手里的小拨浪鼓,配合着朔月,一起安抚起小劫雨来,将纳兰暝晾在一边,怪尴尬的。

    “这破孩一见到我就哭,怕是八字不合。”纳兰暝撇了撇嘴,有些不服气地道。

    虽然才抱回来半天,不过这小屁孩的脾性,他是略懂了个一二:不让他抱,不让他喂奶,碰都不让碰。明明在朔月身边是个乖宝宝,可是只要他纳兰暝一接近,立马就哭闹起来,完全不讲道理。

    “是你长得太丑了呜撒!”

    “帝?今晚我煲一锅兔肉煲你想不想尝尝看?”

    “呜哇,朔月大人,这吸血鬼要吃我!”

    “纳兰暝!”

    “她是发现了你不是人类吧?”

    不属于神社三人的声音从纳兰暝的身后传来,他回头一看,却见到大妖怪八云紫,半个身子从空间裂缝里探了出来,不知道已经悄声无息地浮在那儿旁观了多久了。

    “她凭什么能发现啊?”

    对于紫的到来,三人心中没有一丝惊讶——跟这只神出鬼没的妖怪相处久了,慢慢地就会习惯她侵犯隐私的方式。纳兰暝一转身,干脆就跟她理论起来:

    “咱跟别的妖怪不一样,身上可没啥妖力啦魔力啦之类的东西。多少自诩为专家的神职者都看不穿我的伪装,她一个眼睛都没睁开的小婴儿凭什么能发现?”

    “因为,小孩子的感官比较敏锐?”紫浅笑着,将手中的折扇展开,遮住了口鼻,“或者,因为她天赋秉异?呵呵......我瞎猜的,别当真。”

    “那,你这次过来,是有什么事呢?”朔月一脸正色地望向了紫。

    “我这次来,是想跟你讨论一下,有关你的继承人的事情。”

    (三)

    朔月叫帝把小宝宝抱去别屋了,客厅里就剩下她自己,外加紫和纳兰暝,统共三人。这仨人皆席地而坐,纳兰暝盘着腿,另外俩人则十分端庄地跪坐着。

    厅门敞开着,坐在里头的人可以清楚地看见那雨后的庭院,嗅到那股只属于雨季的清爽气息。残留在叶子上的雨水一小缕一小缕地滴落到地面上的积水洼里,声音清脆,如同鸟鸣。挂在草木上的水珠如同无数的镜片,反射着自那无云的晴空中照射下来的,强烈的日光,故而,院中的一切皆光彩夺目。

    远处传来了蝉的喧哗。

    良久的沉默之后,首先开口的人,是纳兰暝:

    “我反对。”

    “现在就开始替朔月找继承人,还太早了。”他接着说道,“她才二十五岁,正值巅峰,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考虑接班人的问题。”

    “正值巅峰,也就意味着随时都有从巅峰滑落的可能性。”紫反驳道,“你是想等她老得啥也干不了,再去思考这个问题吗?这不像是你的作风啊,纳兰暝。”

    “我不是那个意思......”纳兰暝停顿了一下,一咬牙,大声道:

    “即使她的状态出现了起伏,不是还有我在吗?这附近,应该没有比我更强的妖怪吧!”

    “哦,这样啊?”

    紫说着,将折扇一收,“啪”地一下按在了木地板上,随后板着一张脸,厉声道:

    “那不如这样吧,让朔月现在立刻退休,你去把她那套巫女服穿起来,开始干她的活。反正你是吸血鬼,永远不会衰老,想干多久就能干多久,永远不用找接班人。顺便再把名字改成博丽暝吧,挺适合你的。”

    “你几个意思?”

    “没啥别的意思,就是觉得某个一把年纪的吸血鬼一厢情愿地将自己的感情寄托在泡沫上,还不许别人戳破,真的非常恶心。”

    听了这话,纳兰暝并没有说什么,而是一言不发地盯着八云紫的眼睛。现在明明是盛夏,他的目光,却只叫人背脊发凉。

    而紫,显然,以她的身份、地位以及实力,是不可能吃纳兰暝这一套的。俩人就这么冷眼相视,对峙了起来。

    “好了二位。”

    这个时候,身为漩涡中心的朔月,拍了拍手,发话了:

    “都老大不小的人了,把你们的脾气收一收。你们现在这个样子,就跟三岁小孩吵架一样,自己都不嫌丢人的吗?”

    于是二人便转过头,一齐望向朔月,等待着她的下一句话。

    说到底,博丽神社是她的神社,选不选接班人,选谁当接班人,最终的决定权都在她的手上。八云紫是妖怪的贤者兼首领,纳兰暝是她的恋人,但是到了关键时刻,这俩人说的都不算数。

    一锤定音的人,终究还得是她本人。

    “我不打算在这个时候挑选继承者。”

    这话一出口,纳兰暝如释重负,八云紫则皱起了眉头。

    “并不是因为我不想未雨绸缪,”朔月接着说道,“而是因为......我想,你也看见了。”

    “我刚刚收养了一个孩子,博丽劫雨,短时间内我并不想再往神社里添一个孩子。而且,如果可能的话......我想将劫雨培养成第二代巫女。”

    “这也是,我将‘博丽’之名授予她的原因。”

    “这样啊?”

    八云紫显得很是扫兴,站起身来,拍了拍裙子上的皱褶,转身便在面前开了一道缝隙。

    “那就祝你育儿之路一路顺风咯!”

    她头也不回地,以非常敷衍的态度道了个别,抬脚便要离去。

    “哦对了!”

    前脚刚一迈入隙间,她却忽地,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一样,回过头来,看向了纳兰暝。

    “我以前跟你说过的话,最好不要忘了!”她说道,“这一次,算是最后的通牒。往后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吧!”

    “哦,多谢,再见!”

    纳兰暝朝她挥了挥手,以一张不耐烦的脸对着她,催促她离去。八云紫则摇了摇头,步入了扭曲的虚空。撕裂空间的缝隙缓缓地合拢,最终消失不见。

    “纳兰暝这个笨蛋,还是老样子,明知不可而为之啊,哎......”

    八云紫的叹息,很快便消失在破碎的时空之间,除了她自己以外,再无人听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永生不灭〕〔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鬼王传人〕〔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空间种田:冷酷王〕〔帝焰神尊〕〔杀手兵王俏总裁〕〔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