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裁决战神〕〔民调局异闻录之勉〕〔超级犯贱系统〕〔竹马谋妻:误惹醋〕〔兽世田园:抢个娇〕〔帝道独尊〕〔神幻〕〔绝世战神〕〔我家娘子猛于虎〕〔汉化大师〕〔我家娘子不二嫁〕〔格斗巨星〕〔女战神的黑包群〕〔幕后〕〔豪门盛宠:神秘老〕〔森林开发商〕〔向暖牧野〕〔首辅家的小娇娘〕〔为你抹去一世尘埃〕〔总裁爹地霸道宠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东方暝血奇谭 第一百七十章 仙人与鬼(中篇)
    “你刚才说了什么,能再说一遍吗?”纳兰暝稍稍歪着脑袋,像是很不可思议似地,问道,“我,在人之里,什么?”</p>

    “在先前的那次异变结束以后,先后发生了四起村民失踪事件。”华扇面无表情地说道,“失踪,去向不明,人间蒸发。他们的尸体在几天之后被找到,依旧维持着死前一刻那扭曲的、惊惧无比的表情,身体里的血液则被抽得干干净净,一滴不剩。听起来很耳熟,不是吗?”</p>

    “所以?”纳兰暝一摊手,示意她继续说下去,“你的推测是”</p>

    “我受上白泽慧音的委托调查此事,而我对此的初步判断是”</p>

    华扇伸出手,指向了纳兰暝的脸,厉声道:</p>

    “吸血鬼纳兰暝,凶手就是你!”</p>

    “噗哼”</p>

    纳兰暝差点没笑出声来,他叉腰扶着额头思索了一小会儿,便道:</p>

    “我是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你会产生这种想法,姑且先听一下你的理由吧,请”</p>

    言罢,他便小行一礼,将话语权交回给了华扇。而华扇也是毫不忌讳,张口便道:</p>

    “从作案手法上判断,凶手极有可能是吸血鬼。而在异变已经结束,入侵幻想乡的吸血鬼残党已被消灭的现在,余下来的吸血鬼,就只有红魔馆之中的三位,蕾米莉亚斯卡雷特、芙兰朵露斯卡雷特,以及你,纳兰暝,三人而已。”</p>

    “而在这三人之中,从没与幻想乡的妖怪们签订契约,承诺不对幻想乡中的人类出手的,就只有你一个。”</p>

    “你说的这些显然是站不住脚的。”纳兰暝反驳道,“先强调一点,蕾米莉亚的态度,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代表我的态度,以及未来所有可能会出现在红魔馆中的吸血鬼的态度。既然她承诺了不去袭击幻想乡里的人类,那么这同时也是我的承诺。”</p>

    “再者,因为受害者的血被抽干了,所以犯人就一定是吸血鬼,而不会是别的妖怪,或者某个拙劣的模仿者?而且幻想乡里真的就只有我们三个吸血鬼吗?你是透彻地了解过一切以后,才来跟我摊牌的,还是说,仅仅是在跟着感觉走?”</p>

    “你可以认为,”华扇道,“我是在凭直觉办事。但如果我有一张嫌犯清单的话,纳兰暝,你是那名单上的第一个名字。”</p>

    “我知道我看起来非常可疑,不过嘛”纳兰暝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p>

    “我就直说了吧,茨木华扇,我不需要自证清白,你也没资格要求我做任何事情。现在,我要带着这个人类回家了,如果你一定要阻挠我的话那就别怪我没提醒过你,我,不好惹。炎华,我们走!”</p>

    言罢,他便直接越过华扇,牵上了站在她身后的,火之里炎华的手。不料,刚一转身,正欲前行,纳兰暝便发现,茨木华扇已经将他的前路给挡死了。</p>

    “也就是说,”纳兰暝松开了炎华的手,与立在他面前的华扇四目相对,道,“我没有退路,是这个意思吗,华扇小姐?”</p>

    华扇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抱着膀,挺着胸,跟尊煞神似的,一动不动地立着,铁青着脸,死盯着纳兰暝的双眼,满身杀气。</p>

    她的回答,已经分明地写在脸上了。</p>

    “哼”</p>

    纳兰暝皱了皱眉头,便扭头对炎华说道:“你走,到远处去。”</p>

    “好好的!”</p>

    等炎华跑远了,纳兰暝便往后退了三步,稍稍地拉开了一点距离。他先是跟华扇对视了一阵子,见对方并不主动出手,便又忽地放松了警惕,轻笑一声,而后抬起头,望向了天空。</p>

    “看啊,华扇,看看这天空。”他用手指指向了正上方,道。</p>

    华扇虽满腹不解,却也稍稍抬起眼珠,轻瞄了一眼天穹。与此同时,为了确保不被偷袭,她也并没有让纳兰暝离开她的视野范围。</p>

    她看见,这天空之中一片清澈,没有云朵,仿如镜湖之面,波澜不惊。唯有一轮并不完满的水月浮于其上,朦朦胧胧,真假难辨。</p>

    不知不觉间,天已全黑,月亮也渐渐地升起来了。</p>

    “夜晚降临了,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纳兰暝说道,“你将不得不与吸血鬼夜战,这就等同于在大海中与鲨鱼搏斗,在天空中与巨龙争雄”</p>

    “你在自寻死路!”</p>

    一刹那,无法用任何时间计量单位来度量的一刹那之间,纳兰暝直接越过了三步的距离,贴到了华扇的脸上。</p>

    华扇记得,这家伙的身影始终都在她的视野范围之内,可他究竟是如何在她的眼皮底下,完成这种作弊一般的高速移动的,她实在是搞不清楚。</p>

    没时间多想,华扇伸出了那只缠满了绷带的右手,对上了纳兰暝那只迎面打来的拳头。</p>

    只听“哗啦”一声,在触碰到拳头的那一瞬间,她右手上的绷带整个散开,如蟒蛇一般缠了过去。那严密包裹的绷带之下,竟是空无一物。</p>

    茨木华扇,没有右手。</p>

    不巧的是,这一点,早就被纳兰暝看穿了。</p>

    向前飞出的绷带扑了个空,在空气中晃悠了一阵子,便又回到了华扇的胳膊上,重新组成了她那只空心的“右手”。至于纳兰暝,他已经回到了自己方才所处的位置上,仿佛一步不曾离开过。他的移动方式,对于华扇来讲,仍旧是个迷。</p>

    “你是不是以为,我会被你那团绷带给骗了?”纳兰暝摇了摇手指头,有些得意地对她说道,“实际上,在你出现在我面前的那一刻,我就注意到了,你那只右手的绷带底下,根本就没有温度!”</p>

    “所以呢?”</p>

    纳兰暝那过于敏锐的感官,多少给华扇带来了一点惊喜,却也不足以令她动摇。然而,接下来他所说的话,却是远远地超出了她的预料。</p>

    “你还要继续装下去吗?茨木童子?”</p>

    “嗯?”</p>

    听见纳兰暝念出这个名字,华扇很明显地愣了一下,而纳兰暝也并没有放过这次机会。他再一次从华扇的视野里消失,现身时,已是绕到了她的背后。</p>

    “糟了!”</p>

    华扇心里一惊,正欲转身,奈何那纳兰暝手快一步,一掌扇向了她的后脑勺。华扇感觉到了脑后的风压一旦这一掌拍中了,她就算是万事休矣了。</p>

    谁知道,纳兰暝这一掌下去,竟然丝毫没有伤着华扇,而是从她的头发上轻轻擦过,摘走了她那两块发髻巾。</p>

    华扇只觉得头发一松,扎好的包子头便散开来,垂了下去。纳兰暝则是笑嘻嘻地攥着那两块用来盖住包子头的白布,回到了她的面前。</p>

    “当你自称仙人的时候,我就有点奇怪了呀,仙人不是应该出淤泥而不染的么?为什么这个仙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味,这么像某种早已消踪匿迹的大妖怪呢?现在来看,我的直觉还是比你的要准上一些呀!”</p>

    头发散开以后,原先藏在那两团包子头底下的东西便显露出来那是两根锥形的角,粗短且钝,看起来相当的不起眼但,那可是角啊!</p>

    天底下可有长角的仙人?</p>

    纳兰暝昂首而立,满面春风,气势之盛,好似已经赢得了这场战斗的胜利。茨木华扇则黑着张脸,方才那股正气已经荡然无存了。</p>

    现在的她,比起仙人,更像个恶鬼。</p>

    “相传,源赖光手下大将渡边纲某天夜里骑马回家,行至一条归桥之时,见一貌美女子徘徊于斯,便上去询问,方知这女子是初来京都迷了路。渡边纲便扶这女子上马同行,一路行至五条渡口之处,女子方才现出原形,乃是大江山之鬼茨木童子。二者争斗之时,渡边纲一刀斩下了茨木童子的一只手臂。茨木童子吃痛,大败而走。”</p>

    “奇怪,我为什么要提起这个故事?”纳兰暝一手轻托着下巴,装模作样地道,“也许,是因为曾为害人间的恶鬼,没有资格去审判数百年来始终规规矩矩的吸血鬼吧!”</p>

    “你说对不对呀,独臂有角的仙人?”</p>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首席大人,超护短〕〔大千劫主〕〔我有奈何桥〕〔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