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空之梦幻想曲〕〔九劫龙尊〕〔天后甜妻:老公,〕〔动力之王〕〔电影世界的无限战〕〔丧尸不修仙〕〔重生之游戏大鳄〕〔绝命逃杀〕〔夜鸦主宰〕〔我的女神是死人〕〔超级大妈系统〕〔仙尊传人在都市〕〔你们这些NPC〕〔全能巨星奶爸〕〔绝世武侠系统〕〔魔门老祖会穿越〕〔大国公传〕〔闻太师传承〕〔我是绝世树仙〕〔大道争先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东方暝血奇谭 第二百零九章 青巫女vs赤巫女(中篇)
    (一)

    “哗啦!”

    “哟!”

    起居室的推拉木门被一把拉开,走进来一个高个女子,很是随意地冲着小茶几对面的洩矢诹访子打了个招呼。

    这女子约莫着有一米八的个头,偏烟的深蓝色短发上戴着个秋叶发箍,看上去就像一条麻绳。单看外表的话,她的年纪该在三十五岁上下,富有成熟气息的同时又不显老,容貌、身材各方面都保持得很完美,若是好好打扮一番,依然是个不输给二十岁小姑娘的美人。

    若是好好打扮一番的话......

    实际上,她这一身宽松的大红,裙边上还带着小白花,这令她看上去就像个五十岁的东北农村老大妈,随时会热情洋溢地给你烤个红薯吃。而且,讲真,手缠白套袖,腰捆大麻绳,脚踏人字拖,胸前用小粗绳挂着个小圆镜,这个审美,这个搭配,已经不是土不土的问题了......大妈,您是认真的吗?

    总而言之,这位女士是“用穿衣打扮成功让自己老二十岁”的典范,是一位纯粹的大妈,一位脱离了低级趣味的大妈,远非八云紫这等浓妆艳抹、装嫩卖萌之流所能比拟的。

    大妈话题到此为止,镜头打回到守矢神社的起居室里。

    “哦,神奈子啊。”

    诹访子坐在那张小圆桌前,抬头瞅了进来的人一眼,便又低头去看她的漫画、啃她的仙贝去了。

    这个蓝发红衣的大妈,或者礼貌一点,成熟0女性,她的名字叫作八坂神奈子,其身份,具体解释起来可能有点复杂,总而言之,这一位就是这守矢神社的顶头老大了。

    “那孩子睡下了?”

    诹访子翻过了漫画书的一页,头也不抬地问道。

    “啊,没错。”神奈子走到茶几前,往坐垫上盘腿一坐,道,“我把她抱到早苗的屋里,给她盖上被子,那小家伙立马就睡得跟死狗一样。她那个女仆姐姐非要守在她身边,我拗不过,就自个儿过来了。”

    “伤呢?”诹访子又问道,“我记得她的身体好像已经千疮百孔了吧?”

    “伤全好了,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好得彻彻底底,根本看不出来她受过什么伤。就是衣服破了,人也累了,仅此而已。”

    “啧啧......”诹访子咂了咂嘴,“吸血鬼真是怪物,我还以为他们早就灭绝了呢。”

    “吸血鬼可繁荣得很,就是不像以前那样四处乱跑了而已。”神奈子道,“我从一个熟人那儿听说,吸血鬼们好像也有自己的小世界,里头五脏俱全,一般都没必要跟人类社会接触。当然,道听途说,真假另算。”

    “话说回来,早苗哪儿去了?”神奈子说着,揉了揉自己的肩膀,“好不容易放学回来,我还想让她给我捶捶背呢。”

    “你这是养了个丫鬟吗?”诹访子抬起头,以鄙夷的眼光瞅了她一眼,道:

    “家里酱油用光了,我让早苗去镇子上打酱油了,等她回来,就开始做菜。”

    “诶——”神奈子瞅了一眼窗外的夜空,道,“都这个点儿了,还去打酱油啊?”

    “不然呢?要不你用你的神力变一点酱油出来?”

    “对不起没有。”

    诹访子瞪了神奈子一眼,便不再理会她,专心看漫画去了。俩人搁那小桌前坐了一会儿,既无话题,也无事可做。望着窗外那越来越深的夜幕,神奈子的嘴里忽然冒出来这么一句话:

    “我怎么觉得起风了?”

    “错觉。”诹访子道,“天气预报说了,今天天气晴朗,风雨不兴。”

    “不是,家里明明就有个风神,你怎么还看天气预报的?”

    “你那点本事要是还管用,我的小裤头也不至于被刮走了,信你不如信自己。”

    “好过分啊,诹访子!”

    (二)

    平地起风,扶摇直上,竟生生地把灵梦这个大活人给吹了起来。

    这股无端生起的怪风,实在是诡异得很。它是旋风,却始终成不了龙卷,而且只往灵梦身上吹,灵梦去哪儿,它就跟到哪儿,别的地方,就连一片飘飞的树叶都没有。

    受这旋风干扰,尽管灵梦靠着飞行的能力在空中勉强维持了自身的平衡,却怎么也没法飞直线,总是要被这风搅动一番,失了方向。往返几次,灵梦自己也烦了,随手抽0出一张写有“博丽”二字的符纸,大喝一句:

    “灵击!”

    话音刚落,只听“锵”的一声脆响,那符纸破碎开来,化作几道淡蓝色的光环,向四周散去。这蓝光一过,有如特效药下了肚,数秒之内便止住了风势,万物再度归于宁静。

    “看样子,你是与我有着‘相同的力量’的人啊!”

    灵梦高高地浮在半空之中,低头俯视着地面上的少女,一脸严肃地说道。

    “是啊。”

    那名为东风谷早苗的少女,只是轻描淡写地应了一句,便不再作声了。

    既然知道了对方也是跟自己一样的“巫女”,那她俩真的就没啥好说的了。对双方而言,“动手”之外的所有选项,都已经不存在了。

    理由很简单:

    “是她先动的手!”

    无论是灵梦,还是早苗,都是这么认为的。

    灵梦从皮大衣的内兜里头掏出了自己的御币,握在手中,又凭着指尖的触感确认了一下带在身上的符纸的数量。

    即使再怎么被金钱冲昏了头脑,灵梦也依然记得,自己是一个巫女。降妖除魔,常临战阵,这吃饭的家伙,可不能不随身携带。

    另一边,早苗也从翻倒的自行车筐里头,取出了自己的家伙——一沓画着五角星的符纸,以及一根与灵梦那根样式不同的御币。

    “习惯性地将这些道具留在车筐里,真是太好了。”早苗心里这么想着,“真没想到,出去打个酱油,也能碰上不得不使用它们的情况。”

    “呼——”

    灵梦做了一次深呼吸,让那颗稍微有点烦躁的心,再度平静了下来。

    无关乎金钱,不再去思考对方的来历,了却一切杂念,灵梦回归了自己平时处理妖怪异变时的那种,明镜止水一般平静的心态。她又变回了,那个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博丽巫女。

    “状态绝佳。”她心话道。

    与人类战斗并不是她的专长,退治妖怪才是。从小到大,跟她比试过的人类也就那么几个,先代博丽巫女算一个,十六夜咲夜算一个,再加一个雾雨魔理沙,除此之外也没别人了。正常人看见她跑都来不及,脑子抽了才会去找她的麻烦。

    毕竟,在幻想乡里,除了太阳花田之主与隙间的妖怪,最惹不起的还是要数博丽神社的“鬼巫女”了。名义上,博丽巫女是人类的守护神,实际上,很难说人类究竟是害怕妖怪多一些,还是害怕巫女多一些。

    然而,缺乏与人类战斗的经验,并不能代表什么。从另一个角度上来讲,那些强得直冒泡的妖怪都不是她的对手,区区人类,何足挂齿!

    “灵符......”

    灵梦举起了夹在指间的符纸,共计有五张。

    “梦想封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不灭剑主〕〔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