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哈利波特之最强大〕〔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掌心雷〕〔桃运神医〕〔诡秘18月〕〔都市全能至尊〕〔医女酥手遮天〕〔千尸镇〕〔重生之老子是皇帝〕〔幻神〕〔千金索吻:卖身总〕〔婚姻的荆棘〕〔重回80当大佬〕〔九零军婚有点甜〕〔都市极品兵王〕〔网游之星剑传奇〕〔绝世符神〕〔重生空间之少将仙〕〔宠爱成瘾:萌妻不〕〔妃常调教之世子有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东方暝血奇谭 第二百二十四章 回归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至少,芙兰朵露·斯卡雷特和洩矢诹访子是这么认为的。

    当旅欧的纳兰暝三人,带着他们的“战利品”,少女与猫,来到了守矢神社门前,展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片荒芜破败,如同世纪末核战废土一般的景象。

    地表坑坑洼洼,鸟居只剩下两根柱子,神社塌了半边,房顶上到处都是窟窿眼,那一排排的青蛙与白蛇雕像则被整整齐齐地削掉了脑袋,切面光滑得可以下棋。

    “好吧......这跟狸子发给我的那些照片有点......不一样......”

    纳兰暝撂下行李,只觉得身体被一股强烈的无力感支配了。

    “倒不如说......面目全非......”蕾米莉亚补充道。

    “魔法卡发动,激流葬!”

    在那座摇摇欲坠的守矢神社上空,洩矢诹访子兴高采烈地举起一张卡牌。话音刚落,便有一股势不可挡的水流,腾空而起,扑向了另一头的芙兰。

    只见那芙兰朵露大敌当前,仍是不慌不忙,她从手中的五张卡中抽圌出一张,往高了一举,喝道:

    “没用没用没用!吃我一招,炸裂装甲!”

    接下来,只听见“轰隆”一声,水之激流与火之铠甲相撞、爆炸,冲击波掀起一阵旋风,草木歪斜,枯叶四处飘飞。水火交融之下,整片天空皆为水雾所笼罩,变得一片朦胧,二人的身影也陷于其中,再不可见了。

    “算我求你们俩了,行行好别再玩了行吗?遭不住啊!”

    战场之下,传来了东风谷早苗声嘶力竭的呼喊。她站在庭院中央,仰着脖,眼睁睁地看着自家大神与借宿的吸血鬼将这座神社一砖一瓦地拆个干净,瞪圆的双眼之中写满了绝望。

    虽然一见面就打了个天昏地暗,诹访子和芙兰二人的关系非但没因此恶化,反而还变好了,而且,好得还有点过头了。

    她俩的感情,好得如胶似漆,简直不给其他人活路,没错,就是字面意思的“不给活路”。她俩再这么闹下去,早苗就该英年早逝了。

    “呀哈哈哈,这不也挺好的嘛?”

    坐在守矢神社门廊台阶上的八坂神奈子端着个大酒瓶,相当豪迈地笑道:

    “小孩子嘛,就该有点活力!”

    “这俩人都不是小孩子了吧?”坐在她身边的博丽灵梦说道,“另外,酒给我一口。”

    “诺!”

    “吨吨吨......”

    “你们两个,还在这儿助纣为虐!”早苗扭头冲那事不关己饮酒作乐的二人咆哮道:

    “说到底,事情变成这样,你俩也脱不了责任的吧!”

    诚如早苗所说。

    芙兰和诹访子之所以敢这么闹,是因为灵梦在这守矢神社周围布了一层结界。她俩就是掀翻了天,在结界之外的人看来,山头的神社也依然是一片风平浪静。另外它还有拦截流弹的作用,在保证了二人尽兴玩耍的同时,又不伤及无辜,可谓是一举两得。

    然而,这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相反,它就是在告诉那两个熊孩子,“你们尽情闹,出了事有我兜着”。有了灵梦这一层结界兜底,再加上神奈子的放任态度,那俩人简直是变本加厉、无法无天了。

    “是的,是这样的没错,嗝!”

    灵梦将酒瓶还给神奈子,打了个相当不雅观的酒嗝,红着脸对早苗说道:

    “要是有什么不满的地方,你甚至可以打死我!”

    “灵梦,你这家伙......”

    早苗气得直发抖,捏起拳头就奔了过去......好吧,这又是另一通乱子了......

    回到空中的战场,虽然精彩纷呈血肉横飞,跟擂台生死搏斗似的,实际上,芙兰和诹访子玩的这个,不是什么新花样,正是在小孩子之间相当流行的卡牌决斗游戏......的究极变异威力加强特装版。

    “毁灭的喷射白光!”

    “呜哇——”

    比如诹访子这一招“毁灭的喷射白光”,就是掏出卡片,进行宣言,然后用神力凝聚起一道......毁灭的喷射白光,就这么简单。

    纳兰暝身子一斜,有惊无险地躲过了那道足以将他切成两半的激光。芙兰朵露则浑身冒着黑烟,从远处倒飞过来,滚了几圈以后停在了他的脚边。她这儿屁圌股还没坐稳呢,就紧赶慢赶地掏出一张印着十字章的卡片,喊道:

    “没用的,死者苏生!”

    然后,她身上的伤口便开始高速愈合。这......说白了就只是吸血鬼的自我再生而已。

    “如果我是你们,我会玩儿的更有想象力一些。”

    纳兰暝这么说着,弯腰从身后将芙兰朵露抱了起来。

    “比如......”他继续说道,“尝试着还原一些比较有个性的怪物卡,‘黑暗大圌法师’之类的?”

    “啊,纳兰葛格,你肥来啦!”

    芙兰朵露仰起头,一看见那张熟悉的脸,便立马笑开了花,双手举高,捧住了纳兰暝的脸。

    “是啊,我肥来啦!”纳兰暝笑道,“想我了吗?”

    “想!”

    “你就是芙兰常常提起的那个‘哥哥’吗?”

    看见眼前这温馨的一幕,诹访子相当知趣地收起了本已举起的卡片,落到了纳兰暝面前,打量起这个陌生的少年来。

    至于纳兰暝嘛......他开始胳肢起芙兰的小肚皮了。

    “几天没见了你就净给我闯祸是吧?”

    “呀哈哈哈,痒圌死了!”

    “咳咳!”

    诹访子见状,干咳了一下,正色道:

    “那个......总而言之,我是洩矢诹访子,这里的土著神......话说你有在听吗?”

    “服不服,芙兰?我就问你服不服?”

    “服......我服!”

    “心服口服?”

    “都服......都服!”

    好吧,他依然在跟芙兰朵露玩闹,别说听她的话了,他甚至都没抬头看上一眼,完完全全地将洩矢诹访子无视掉了。

    身为一个神,被人如此忽视,诹访子还是有点不能忍的,她皱着眉往前迈了一步,正欲发作,却听见纳兰暝身边的凯瑟琳·帕歌斯这么说道:

    “算了吧,他是看不见你的。”

    “诶?”

    诹访子先是一愣,接着便走到纳兰暝跟前,踮起脚,在他眼前使劲挥了挥手,结果那家伙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完全就是没有意识到她的存在。

    “他跟你我不同,除了‘双目所能直视的表象’以外,他什么都看不见。”凯瑟琳接着说道,“恐怕,这家伙是没有魔法才能吧!”

    “那......”

    诹访子一指摁着下唇,眼珠子一转,又看向了凯瑟琳,问道:

    “你又是谁?”

    “失礼,我是凯瑟琳·帕歌斯,你可以叫我凯特。”凯瑟琳说着,又低头瞄了一眼安睡于怀中的白猫,道:

    “而这一位,是夏科洛斯,他是我唯一的家人。”

    “诶——”诹访子盯着凯瑟琳,上下打量了几下,点了点头。

    凯瑟琳仍旧穿着她在城堡里头的时候所穿的那身行头,只是头顶上又多了一顶白色宽檐遮阳帽。她看上去就像个彬彬有礼的富家大小姐,不过诹访子一眼就看得出来,这家伙绝非泛泛之辈。

    “虽然,不敢说‘完全’达到了神的境界。”诹访子如是想着,“不过,至少已是半只脚踏入‘神’的领域了。这家伙,究竟是何方神圣。”

    顺便一提,她对纳兰暝的第一印象则是“什么也感觉不到”,这又是另一种层次上的惊讶了。

    “而我,则是蕾米莉亚·斯卡雷特。”

    旁边的蕾米莉亚装模作样地行了一礼,道:

    “我是这位芙兰朵露·斯卡雷特的姐姐,第二真祖与纳兰暝的直系后裔,红魔馆之主,特兰西瓦尼亚的绯红恶魔......”

    “哦,是吗?抱歉我并不感兴趣......”

    没等蕾米莉亚念完那她“又长又酷”的头衔,诹访子直接摆了摆手,打断了她。蕾米莉亚便像个仓鼠一样鼓起脸颊,正要发起小脾气来,却被纳兰暝的一句话给堵住了。

    “你们在跟谁说话呢?”

    他将芙兰放了下来,这么说道。

    “呃,我们......”

    蕾米莉亚还在想该怎么跟他解释这位“土著神”比较好,心直口快的芙兰朵露便已先她一步,脱口而出:

    “是洩矢青蛙子哦!”

    “是诹访子!”诹访子更正道......然而,纳兰暝只能听见芙兰朵露的话。

    “青蛙子是芙兰的好朋友,这几天一直在跟芙兰玩!”

    “是吗......”纳兰暝抬头看了一眼那一片狼藉的守矢神社,苦笑着道:

    “我看得出来......话说那位青蛙子,她现在在哪儿?”

    “就在纳兰葛格面前哦!”芙兰眨巴着她那对无知的大眼睛,道,“葛格你看不见她吗?”

    “在我......面前?”

    纳兰暝一脸疑惑地四处望了几眼,又问道:

    “芙兰,你那位‘青蛙子’朋友,她是什么?”

    “是神哦!很厉害的!”

    “啊......这样啊......”

    听她这么一说,纳兰暝便释然一笑,道:

    “抱歉哈,我并不信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帝焰神尊〕〔枕上名门:腹黑总〕〔不灭剑主〕〔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第一强者〕〔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永生不灭〕〔复仇的单细胞〕〔重生八零:媳妇有〕〔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