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小书仙〕〔带着公会穿越〕〔深夜鬼食堂〕〔山村庄园主〕〔皇朝一品〕〔我有神珠能种田〕〔我有一刀在手〕〔醉红妆之乱世妖女〕〔被过度保护的守门〕〔至高主宰〕〔无极限通灵〕〔特种兵之种子融合〕〔神秘总裁,限量宠〕〔第十九层地域〕〔术医〕〔择夫婿〕〔我的老婆是女神〕〔吞噬神话〕〔重生逆袭:总裁小〕〔你看起来有点帅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上神难求 第六十六章 究竟是谁 扰了姻缘
    不好的情绪,一瞬提起,绕在喉咙口堵的厉害,她想冲进去坦白自己不愿意。

    怎奈才只迈了半步,就被白尘轩抓紧了手腕。

    “你担心什么?我大哥怕是谁都不会选!就让他们两个老头自己琢磨去吧!”

    冯菍姌暗自顺了顺气,白尘轩说的在理,治擎哥哥那么爱二姐,怎会去做其他选择!

    不论是她还是长姐,定然都是不可能的。

    眨眨眼睛,把烦忧放下。

    “我知道了!”此刻也不愿再听下去了,

    扭头走人,省得伤耳!

    她本想转身走离,却见他的手还在自己的手腕上抓得甚紧,低眸瞥了一眼,还未抬起头来看他,就让他瞬间迎了不自在,即刻就松了手,扯了扯嘴角,便又将身子正了回去。

    见他不再说话,小丫头脚底就起了步。没走几步又微微停下,回眸问了句,“你还想再听听么?”

    听?他还听什么?

    “跟我有什么关系!”扯开折扇,大步迈开,竟突然~比她走的还快。

    这人,总是会突然之间变了别扭!

    冯菍姌独自回到小院房间时,恰逢母亲早已坐在了屋内等她。

    “小丫头!才出门一年多,是越来越厉害了!”看不懂她现在欲拍桌子,却未拍动,手掌搭在桌边,似要动弹的架势!

    她不明白,母亲这会儿是来她这里做什么?

    她又哪里厉害了?

    又哪里惹她不高兴了?

    “母亲这话是什么意思?女儿不是很明白!”

    “你不明白?那我今日便让你好好明白明白!”

    一连四五个家奴将她抓住,冯菍姌于心中感叹,这就是她回到家中的接风仪式吗?

    “母亲这次,又要让我尝试什么新花样?”无妨,她等着便是。

    眼瞅着她步步临近,抬手便于她的脸上挥了一个巴掌。

    “花样?自然是新的!只不过~这次,应是最后一次!”

    “母亲是要从此与我好好相处吗?”她很惊讶,何时变了性子?

    见她阴阴的回了笑容,她便知道,她猜错了。

    唇口被堵,又被生生塞进了麻袋中,感觉这种黑暗的气氛甚是不好。

    母亲大人找了一个特别清净的时间,此刻阿爹,白家世伯还有白凶凶应是都在房间里休息了。

    就等着晚饭一到,被家奴们请去正堂吃饭了!

    却不知,那个时候他们发现她没有去,去会不会找她?

    这次会被带到祠堂?还是柴房?

    或是其他地方?

    一年多没有接受母亲的特殊照顾了,不晓得,这一次会是怎样的惩罚?

    某丫头还在麻袋中静静地等着,也不想吵,也不想挣扎!今日,她累了,暂且顺着他们来。

    偶然的一个回眸,让白尘轩于另一处瞧见了此画面,他本是闲来无事想出来转转的!

    这会儿,倒是落了好奇!

    不解的细瞧一阵儿,直到冯夫人带着家奴走离了他的视线。

    他才起步继续朝前走。

    可没走几步,心里就觉了慌乱,神色顷刻也迎了紧绷。

    想那冯夫人,心机颇重,此刻还带了一帮家奴,莫不是又要去教训冯菍姌那丫头了?

    心里这般想着,脚下便加快了速度,侧身朝着冯菍姌所住的『迎澜苑』奔去。

    奔到门口时,屋子里的烛光还在,她的影子也于纸窗上印着。

    知夜色渐暗,他不能随喜推开姑娘家的房门,便为她着想的敲了敲门。

    “谁?”里面传来了问话,应是冯菍姌的声音。

    “是我,白尘轩。”

    沉了好一会儿,才听里面回了一句,“白二哥有什么事吗?”

    这话语越发的让他觉得怪怪的。

    “没有,就是路过!过来喊你去吃饭!”

    “我有些不舒服,就不去了!”

    她说她不舒服?从正堂离开时,还没事呢!白尘轩将眉头揪起,“你没事吧?”

    “没事!早些休息就好了!白二哥不必担心!此刻夜色已深,菍姌不便开门,就不送了。”

    “嗯。”白尘轩转身走下屋前的石阶,心里越来越觉得不对劲!

    冯菍姌平日里都是直呼他名字的,或是叫他白凶凶,怎么这会儿,变得这么懂礼貌了!

    竟然声声叫着他~白二哥!

    眸光迅速转动,顷刻之间就又回过头去,扬声追问一句,“冯菍姌!我放你这里的折扇,记得明日还给我!”

    “白二哥放心!明日便会给你送过去!”屋子里的话音还未停,哗啦一声,便见一身白衣腾空飞落,重重的踹开了房门。

    坐在木桌前的男子顿时站起了身子。

    白尘轩凝眉注视,他所猜不假,这一切应全全是冯夫人的安排。

    “冯家三小姐呢?”

    男子不回,仅是阴阴一笑,翻身跳窗,抬步逃离。

    白尘轩两指轻摇,转瞬扔去一个光圈,将那人于原地死死的困住。

    “说!到底将冯家三小姐带到哪里去了?”

    “你发现的晚了些,此刻,她怕是已经去跟她的大哥会面了!”

    气愤的劈下一掌,再次动用咒术让他浑身上下齐痛难忍。

    “我的性子向来不好!休要惹我动怒!”

    ……

    冯菍姌从麻袋里放出时,发现自己并不是在祠堂,亦没有被关在府上的哪间屋子,而是来了一个自己从不知道的地方。

    此处,山林围绕,却没有鸟儿飞过的声音,亦没有小溪急湍的流动声。越发的像一座死山。

    “这里是什么地方?”

    “你要永远离开冯府的必经之处!”

    永远?离开?

    “为什么要我离开?”

    “只有你离开!婉卿才可顺顺利利的嫁入白府!”她的眼神落着丝丝阴冷的邪念,“你就应该不回来!为何不跟你二姐一样就此去了!省得我还要这般大费周章的对你下狠手!”

    原来,这个母亲大人,始终觉得她是长姐前路的绊脚石!

    “你想让长姐嫁入白家!也不该用这种卑劣的方式!”

    “只要能为她找到最好的归宿!我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可爱情是强求不来的!治擎大哥是不会忘记我二姐,再娶长姐的!”

    “谁说我要让婉卿嫁给白治擎那个养子!”

    “……”原本甚有气势的对话,顿时就沉下了音。

    “我要让她嫁给白尘轩!”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只要有你一日,就不能让婉卿如愿嫁入白府!”

    “……”这种想法不对!他跟白尘轩有什么关系!他娶谁,为什么还要牵扯到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逆天炼丹师:妖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复仇的单细胞〕〔天骄战纪〕〔大千劫主〕〔农门悍妇撩夫忙〕〔鬼王传人〕〔医毒绝世:帝尊的〕〔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