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苍击冥霄〕〔超星大导演〕〔口袋之数据大师〕〔末日游戏之暴力召〕〔大周昏君〕〔步步骄〕〔都市之逆天修仙〕〔炎黄人间〕〔都市梦道剑仙〕〔攻略极品〕〔奋斗在九十年代〕〔贵女当家〕〔锡林的战法师〕〔王者荣耀新的英雄〕〔期待在地下城相遇〕〔太武真君〕〔杀出个位面〕〔天皇巨星是怎样炼〕〔华娱之笑洒全世界〕〔玩家信条之锦时少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上神难求 第七十一章 再度患难 情谊渐深
    清晨时分,白尘轩于树下打坐静休。忽觉肩膀处落了沉,便慢慢撑开双眼,微微轻转。

    瞧着那眸光底处的脸蛋,就忍不住晃动起脑袋,叹出一声长气!

    不知是从何时,这小丫头竟移到了他的身侧。

    昨晚她还是倒在斜坡上睡着的,这会儿竟然同他一起靠在了树旁。

    不,已是疲惫的将头垂在了他的肩膀。若换成其他姑娘,他或许会觉不自在,但此刻,却也没有什么多余的思绪,仅当她是一个需要人照顾的小丫头。

    如今最疼她的姐姐已经不在,他应当帮一帮她。

    时候差不多了,望眼四周,依旧没什么鸟儿飞过的动静,这里还真是一处被设了结界的地境。

    高处达不到,低处无边界。

    这样的高人,应是跟凌云门有关系!但要查清楚是何人,还需进一步观测。

    不过,此刻,在他的心里已是有了眉目。

    低眸轻轻的拍打,奈何不见反应。小丫头是有多累,愣是拍都拍不醒!

    还是说~他这般温柔的对她,连她的外在感官都不适应。

    那就索性来些力度,也趁势长了些逗趣的心思,手掌慢慢上移,直到她那圆鼓鼓的小脸蛋,啪啪两下,扯着嘴角,绷紧手力。

    “喂!冯菍姌!”这样都没有动静?睡的是有多沉!“哎!火苗燃到你裙子了!”

    “呃?”冷不丁的打了个颤,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都不必去看自己的裙底,就能猜的到,白凶凶是在逗她!

    咬紧唇齿的用力,抬手拍上他的手臂处。

    “吵什么呢!不知道睡觉的时候,不能太大声喊人么!吓到我怎么办?”

    瞧着她这般揪眉的神情,他就觉得甚是很逗,不禁扯着嘴角扯上了笑,“你还知道怕?”一想起昨天晚上,她那什么都不避讳的架势,便让他对她也没那么「见外」了!

    冯菍姌揉揉双眼,怒火的瞪去。

    白凶凶在取笑她,她看得出来!

    索性不去跟他计较!全当是因昨日他救了她!

    可这嘴上不动劲儿!眼皮子怎么也得动一动!

    迅速的瞥过,连带夹了他一下。

    “呦!今日,不跟我吵了?”

    这人是有多欠!

    她一再忍让,他还不依不饶了!

    白尘轩浅笑着起了身,扬手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走吧!我们赶紧回去吧!”

    “你这爱干净的毛病,还是有?”犹记那年,她把小兔子仍在他身上时,他那气肿脸的神情!

    “这叫毛病么?这叫注重自己的外在装扮!谁像你似的,明明是个姑娘家家,却一点女孩子样儿都没有!”

    忍不住咬到了唇!这人三句不离说教!是有多喜欢吵嘴!

    怒火的揪起眉毛,眼神于他身上打转,奈何白凶凶根本就不理她,全当没有看到她,整了整领口就这么在他面前迈了步!

    可恶至极!可恶至极!

    气愤的竖起手指,却又生生的压了下去!

    忍!她忍!已经知晓了他的臭毛病,再气也是给自己找气!

    甩起袖袍,大步跟上!

    白尘轩不禁转回眸光,见她走动的幅度大的离谱,便知她心里压了一股小气!

    突觉自己有些坏了,愣是控制不住的喜欢逗她!

    顺着昨夜进来的小路,大约走了半个时辰,终是走到了出口。

    此地还设了一个木牌,昨晚太黑愣是没有注意。

    “无息山林,往生之湖,寻境无果,有去难回。”白尘轩扬手抚着木牌,出音念了上面的句子。

    冯菍姌即刻惊讶的凑近,“这里不是阿爹定下的禁地吗?”

    “世叔定下的?”眸光微转,自觉同他心里的答案更近了些。

    “对呀!小时候我调皮,还偷偷的跑来这边玩耍呢!结果,被我阿爹一顿训斥!之后,我就再也没敢来过!”

    白尘轩忍不住含了笑,“走吧!我们先回去再说!”

    “我们回去以后怎么做?”

    “你先回你的房间休息!待我去找你!”

    ……

    正堂内,两位长辈已入坐,等了许久也未见两个孩子过来吃早饭。

    白耘复眉眼扯弄不停,时不时的都要望一望门外,两手还于腿上紧抓着长袍,甚是觉得自己这儿子没规没矩!都这个时辰了,怎么就还不来?

    冯夫人坐在一旁,显得更加紧张,额角冷汗淋淋,身子越发的抖动不止。

    “娘~”冯婉卿刚要开口,就被母亲给按住了手腕。

    她想劝她的,劝她赶紧跟父亲坦白,或许还能得到宽恕。

    昨夜,母亲闯入她房间内时,脸上已是落了惊慌。

    她得知了缘由,很想跑去求父亲想办法,奈何母亲跪地哭诉,她便再一次,心软的低了头。

    那是自己妹妹的一条命!如果她能救,她一定会去,可她没有办法。

    父亲设下的禁地,必是凶险难测,即便她去了,最多也是再多一具尸体。

    白家二公子能那样不怕危险的同菍姌一同坠入死湖,是否也说明,他心里有她?

    或许,一年前的那个晚上,他之所以没有跟她坦白,便是怕她知道~他藏于心头的那个女孩,其实就是她的妹妹。

    那样,会让她更加难堪吧!

    她恨自己这柔弱的性子,恨自己什么都做不到。

    当年大哥离开时,是这样!

    现在小妹离开,也是这样!

    就只因~凶手是自己最亲的母亲!

    “贤弟啊,我这儿子自小不在我身边,一个人独自做主做惯了!愣是养出了一副臭脾气!你别介意,就别等他了!”

    “大哥可千万别这么说,我这小女儿还不是一样!任性惯了!说也说不通!”“要这么说,这俩孩子的性子,还是挺像的!”虽知芷凝才刚刚离世,但他也不想弃了菍姌这个儿媳!

    对面坐着的冯家长女,虽举止得体,但他甚是清楚,跟自己的儿子不配!也不是尘轩喜欢的性格!

    冯景林不禁长叹落音,“其实孩子大了,也都有他们的思绪!或许不是因为任性,只因他们想独自寻个清静!”自己的女儿,自己怎会不了解,若不是还在姐姐的逝世中走不出,应不会忽视了她平日里最喜欢事情,她那么爱吃,怎么会躲在房间里饿肚子。

    冯夫人见身旁的夫君顷刻间沉下了神情,立刻就扬起筷子,往他碗里夹菜!

    “老爷,你就甭管那丫头了!说不定这会儿又跑去哪里玩了!我们还是快些吃饭吧!”

    “芷凝离开的时日未久,菍姌怎还会有心思跑出去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君少心头宝,夫人〕〔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春晓〕〔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武道大宗师〕〔第一强者〕〔回流大时代〕〔鬼王传人〕〔一生为你空欢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