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苏简安陆薄言〕〔霸道总裁的警花娇〕〔地球在退化〕〔最佳娱乐时代〕〔崩坏神话〕〔不准吃狗肉〕〔抗战张大少〕〔腾龙战帝〕〔茅山捉鬼笔记〕〔王妃从良王爷请指〕〔重生初中:神医学〕〔女主播的王牌快递〕〔给女装大佬递茶〕〔还看今朝〕〔超品神才〕〔守护在封神年代〕〔农家小仙医〕〔带着满天神佛穿越〕〔本港风情画〕〔极品道士闯三国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上神难求 第一百八十八章 放于心间 存落期盼
    最快更新上神难求最新章节!

    白尘轩坐在长街的酒楼之中,手托酒杯,深思难断。从前他最爱于这个位置,低头看着市集繁闹。此刻,却觉再没有什么能够牵动他的心神。

    偶然回忆起,当年小丫头来浮关时,他们还曾在这里坐过。那时的她,还很天真,很调皮!

    动不动的~便会惹他生气!

    如今想想~是自己太爱对她发火了!

    猷青转而坐到了他的对面,瞧着他的僵容,不禁又落了长叹。

    这些时日来,看着他这般,他已不知自己这大气,叹了多少声了。

    “如何?可是回去看过她了?”见小师弟没能立刻回话,他只好托起一个杯子,先润润喉。

    良久,白尘轩才将嘴边的杯子落下,轻声回了句,“看到了!但不是在府上,而是于重寒寺内!”

    “她能进寺庙了?记得从前有一次,你拉着她的胳膊,就因这事还凶过她!”

    自嘲的扯起嘴角,他这些年,凶她的事又何止那一次!

    当真是~她把她凶走了!

    恍然想起,冯家遭难时,他曾对她说过的那番话。

    “师兄~你说曾经说出的话,还能收回吗?曾经伤过的心,还能捂热吗?”

    “那要看对方,是如何看待的!”

    低垂脸颊,落着甚为凝重的表情,“师兄!你说菍姌嫁给我大哥,定是有原因的!我也一直这么告诉自己!可是她始终成了我的大嫂!我们之间的距离,要比从前还要远!”如果,她要嫁的是别人,他一定会把她揪回来!就算她已决然忘了他,他也会说出一切,最后争一次!只可惜,他连说出口的机会都没了!“我很怕,她是对我死心了!被我伤透了!所以才决定嫁给我大哥!为的~就是让我悔恨一辈子!”在师兄面前,自是不必去掩饰,他揪紧眉头,转瞬红了眼眶,唇齿连连扯动,心痛的要命,“其实我倒希望是如此!起码她恨过我!怨过我!可我就怕她是因为成全我跟师姐,才傻呼呼的嫁了!倘若是这样,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心安!”

    “我觉得,冯家妹妹再傻!也不会拿自己的婚事当儿戏!若是如此,她当初为什么不选择韩枫呢?韩枫有多喜欢她,你我都清楚的很!她为什么还要跑到浮关嫁给你大哥呢?”

    自古,都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可怜,一向看透一切的小师弟,也有被情所困的时候!

    这件事情,他也想不明白,所以那日才会甚为的惊讶!

    她拿走空元镜是一心要救自己的二姐冯芷凝,可她这么突然的嫁进白家又是为何?

    “我想不明白!也不敢想!”自觉头疼的抚去,感到脑子欲要炸裂,似是中了毒,满心思绪都在围绕着她。

    “我觉得你应该去问你大哥!”真是见不得他现在这副模样,若是换成别人,他早就给一句,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可看他,挺心疼的~还是算了吧!

    思索片刻,白尘轩终是摇了摇头,转而勾起唇边弧度,“待我们从域栖回来吧!”

    “师尊交付的任务,是给我的!又没让你跟!你不必”

    “此行甚是危险,我怎能让你一个人去!倘若我还有命回来!我便去向我大哥问个清楚!就当是为了让自己早些死心吧!”抬手挑起酒

    壶,将空空的杯子倒满,放于唇边,却又稍稍停了片刻,“这也算是给了我自己一个期盼,说不定,遇到危险时~还能让我撑至最后。”

    猷青挑着眉头,无奈的叹息,“为什么你们偏偏要这般折磨对方!明明都在乎彼此!却走不到一起?”

    “只怪我回头的太晚了”感伤的扯了扯双眼,仰头喝下杯中酒水。生怕自己会掉下泪水,惹得酒楼里的客人都投来取笑的目光。

    而他自己,其实~早就在心里取笑过自己无数次。

    ——————分割线——————

    墨安城

    苏青词站在院中的柳树下,默默凝望。忽听后方传来脚步声,他并没有转身,依旧背手仰头。

    “这棵树,是你阿娘当年亲手种的!如今,都已经这般高了。”

    “我还记得,当年阿娘还拉着我在此浇过水。”

    “锦辞”

    “我的名字叫做苏青词!”苏乃是阿娘的姓氏。这些年,他已经习惯了这个名字,再改过来,恐怕很难

    他虽重新接受了自己的父亲,还决意忘却过往。

    可是父子之间,却还有着些许隔阂。

    两年前,他也只是在这个家住了没几日,便回了凌云门。

    他们从没好好谈过。

    “我知道!你叫我爹爹,只因秉性孝顺!你还在气我当年没有把你接回家中!你并不是气我未去找你!而是气我,明明知道你在凌云门,却偏偏装作不知。”自己的儿子,自己又怎会不懂!冯景林缓缓移步至他的身侧,浅叹一声,“知你在凌云门,我甚欢心!可我那时,一眼便认出了你的那个师父,就是当年害死你阿娘的那个人!你记得吧!当初他伤你阿娘时,你曾在旁。”

    “”他怎会忘记,阿娘带着他在荒山之上,到处躲闪。

    这一瞬,他似是明白,原来那么多年来,他都怨错了父亲。

    “我想他也是知道了你的身份,才收你为徒的。我不认你,只是怕他顺着你我的关系,找到你的两个妹妹!”

    “是我错怪爹爹了!”恨了那么久,改口不太容易,但他还是试着慢慢拉动嘴边,轻声言出。

    “你这孩子总是将心事深藏不说,像极了你的阿娘!”想到此,不禁又落叹,“我原以为菍姌像我!直言不讳,从不把事情闷在心里,可如今,我才发现她是最像你阿娘的!”

    是!这一点,他也感觉到了!

    不说别的~就说……她对白尘轩的爱意。

    ……

    窗外落下凉风阵阵,冯菍姌坐在马车内,倒了一口寒气。

    坐于一旁的白治擎,转而扬手为她拉了拉肩上的大氅。

    眸光瞥去,依旧见她安静的没什么表情。

    这些年,她变了许多,原本她是一个俏皮可爱的小女孩,如今于他眼里,却多了层层哀伤,话语也变了少,已是冷静的超乎了她的年岁。

    “待会儿,我们回到冯府,仅在外人面前做做样子。你大哥青词已经安排好了,明日我们便可同去域栖了。”

    “好!”淡淡的扭了扭唇,轻的全全只剩下气息流窜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回流大时代〕〔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第一强者〕〔最强医仙混都市〕〔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凌天至尊〕〔君临星空〕〔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