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剑独尊〕〔命运的轨迹之守护〕〔她有一间时空小屋〕〔灵武修行界〕〔我也不想当女配〕〔纵横无边〕〔有个小妖精〕〔我是一株仙灵脾〕〔中州风云记〕〔八荒圣王〕〔遮天魔尊〕〔赤渊战帝〕〔开创万道〕〔弄兽〕〔掌尘〕〔师尊在线坑徒〕〔这个学员超能苟〕〔雨墨修仙传〕〔逍遥皇子俏皇妃〕〔开局无数神剑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剑骨 第一百四十一章 吃掉小丫头
    ..,

    麒麟降世。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异象横生。

    姜麟出生之时,在麒麟古冢之中,彼时未开灵智,跌跌撞撞,以幼麟之姿吞食了诸多天材地宝。

    那些都是他父皇留下来的“宝物”。

    正常的纯血麒麟,尤其是古皇种,往往是具备“水”,“火”,“风”,“雷”这四门属性,四种天赋之中,必有一种极其惊艳。

    在妖族之中,如果按血脉强度来算。

    金翅大鹏鸟,其实不算顶尖,毕竟大鹏鸟遍布东妖域,族群数量太多,单一而论,只有纯血如白早休,白如来这样的妖族后裔,才能够跟珍惜的皇种媲美。

    而麒麟一脉,已经很久没有现世,其珍稀程度可见一斑。

    而实际上,麒麟妖族真身的强度……的确比金翅大鹏鸟要强。

    ……

    ……

    宁霍眼前的这头麒麟,周身缭绕金黑秘纹,水火风雷四道属性,竟然在姜麟身上全都得到了体现……麒麟一脉几近灭族,谁也不知道古皇在麒麟古冢里留下了什么……而作为其继承者,姜麟以一把刀,就打趴了同龄的所有妖族修士。

    若不是宁霍的那记砸剑太过猛烈。

    他的麒麟真身绝不会展露。

    可以肯定的是,姜麟在年幼时候,就在麒麟古冢里得到了父亲的“大造化”,那位麒麟古皇,号称可以媲美不朽,留下来的造化必定十分惊人。

    “吼~”

    金黑纹路的麒麟昂首长啸,一道秘纹在宁霍头顶浮现凝聚,幻化成一张巨大道图,就此盖压下来。

    宁霍拔出细雪,一剑逆着劈砍而去。

    神性与之碰撞。

    “水火道纹。”宁霍眼神一沉,肩头坠斜,单脚踩在长缺山大地之上,无数碎石就此裂开,那张巨大道图被剑气切割破碎,四面八方,是汹涌澎湃的水流,还有虚无燃烧的赤红火焰,这两股截然相反的力量,此刻交织相依,镇压而下。

    据说当年的那位麒麟古皇,便是手中攥拢风雷水火四道自然之力,横扫无敌。

    姜麟这是得到了传承?

    或者,吞下了他父皇留下来的道种

    宁霍喉咙一甜,一口鲜血被硬生生咽了下去。

    他抬起头来,盯住那头宝相森严的巨大麒麟异兽。

    妖族的这两甲,果然都不是善茬。

    白如来偷偷修行“五行道境”,姜麟则是极有可能,在幼年时候吞下了麒麟古皇的“道种”……若是遇到危机时刻,麒麟真身显化,那么道种便会浮现。

    当初的东皇在大雪山重创姜麟,却被姜麟在最后时刻捏碎符箓,于是无须动用妖族真身,麒麟古皇的道种自然也不用显化。

    是了……顶级的大修行者,对于自己唯一的子嗣,自然会留予底牌。

    就像是裴旻的“剑藏”,在珞珈山消逝之前,一直庇护着丫头。

    在罗刹城之时现身,一剑轻松打跪韩约。

    麒麟古皇的这枚道种,便是姜麟的“护身符”,妖族被逼至山穷水尽绝境之时,才会动用本命真身……而当姜麟被逼到山穷水尽之时,便是这枚护身符登场之时。

    ……

    “师兄的本命真身,被逼出来了。”

    黑瑾望向不远处,她神情严肃,双手轻轻抹过腰间,两绺极细极长的“秀发”被她攥拢在掌心。

    阵法已破,剩下来的,便是正面厮杀。

    裴灵素的脚底,忽然有一抹地面异动。

    她皱起眉头,一截剑尖猛地刺破土地,这把剑不知埋在这里多久,毫无声息,藏得极好,躲过了她所有的感知……黑瑾与姜麟的行事风格截然不同,她更像是妖族的宁霍,所做之事,不顾手段,也没有所谓的“公平”对决,只要给她时间,她便会充足的准备,埋下一个又一个的杀招。

    “漆鸢”破土而出,裴灵素抬手摘下一把飞剑,将其狠狠掷下,两柄飞剑撞击在一起,发出极其刺耳的爆碎声音,剑藏之中品秩不低的那把飞剑,在一个照面之间便被“漆鸢”戳得破碎,化为一团炸裂的金光,漆鸢继续向上,而掷出飞剑的裴灵素则是借着飞剑下坠之力,身子向上掠起,剑藏飞剑如潮水一般,她脚尖不断踏点,一柄又一柄的飞剑滑掠而出,为她借力,借着一柄接一柄撞在“漆鸢”之上。

    飞剑对撞,若双方境界相聚不大。

    那么便是品秩之争。

    往往大修行者之间,以自身心血凝聚的飞剑,可以碾压十境修士的宝器……而同境界间,即便修为有所不低,也不会直接碎开。

    然而那把名为“漆鸢”的古剑,实在太过锋利。

    丫头眼神微凝,她面无表情盯着那把不断穿梭虚空,砍碎自己剑潮的古朴飞剑,一路交撞,三十一把剑藏飞剑,一个照面,全都破碎,爆开。

    品秩很高。

    至少是妖君宝器……甚至可能是涅槃宝器。

    绝不是那女子以自身心力去篆养的剑器。

    裴灵素神情平静,她微微侧首,漆鸢擦着面颊飞掠而过,斩断一缕青丝,与飞剑擦肩而过的那一刹,她抬手叩指,“轻轻”磕碰在漆鸢剑身之上。

    “咚”的一声。

    其势极沉,其声如巨石落水涧。

    漆鸢不受控制的飞掠而出。

    裴灵素也向着地面坠下。

    漆鸢被叩飞的那一刻,黑瑾拽紧双手长发,两缕漆黑长线切割大地,从远方开始收拢,她开始奔跑,一路上飞剑全都被拦腰一条线切断,在那袭紫衣落地之时,她已经将丝丝缕缕的长发收入掌心,欺身至裴灵素面前三尺范围,摊开掌心,原本白皙光滑如莲华的手掌,此刻一片漆黑,密密麻麻的黑色发丝长线盘踞掌心掌背,十根手指如魔爪一般,按向丫头那张姣好面容。

    裴灵素神情平静,身子微微后掠。

    黑瑾瞳孔收缩,喉咙一声闷哼,腹部如受雷击,整个人来得快,去得更快,一柄飞剑撞击在其腰腹之间,将她带得向后飞去,一瞬之间向后掠出数十丈,重重撞在长缺山一块巨石之上,磕出一张破碎蛛网。

    碎石翻滚,烟气升腾。

    裴丫头皱起眉头。

    这一剑,竟然没有击穿黑瑾的腹部……她的面色忽然有些变了,飞剑那里传来了极其痛苦的触感,飞剑受苦,剑主感同身受,那妖族女子的腹部,密布着极

    其可怕的“湮灭之力”,数个呼吸,飞剑便被灼烧出大小不一的孔洞,而这股湮灭之力,竟然顺延着神魂飞速传递而来。

    一灭俱灭

    裴灵素瞬间断开与那把飞剑的联系。

    她神情难看,盯住那个烟尘之中,缓慢捂住腹部,将飞剑攥拢成齑粉的黑发女子。

    黑瑾微微躬身,她前行三四步,身姿逐渐挺拔,但面色却更加苍白……这不是受伤后的苍白,而是本命天赋动用之后的“反应”。

    裴灵素微微眯起双眼。

    “你……很好。”

    过了半晌,黑瑾才缓缓开口,她的声音有些沙哑,听起来不像是一个年轻的女子,更像是一个饱受沧桑的苦难者,黑发被风吹散,露出那张还算清秀的面颊,只不过太过惨白,而嘴唇又是一片猩红,于是显得妖异而又充满戾气。

    她的声音里满载着杀气。

    “是一个很美味的‘东西’。”

    丫头蹙起好看的眉头,眼前的这个妖族女子,用“美味”来形容自己?

    短暂的沉默之后。

    黑瑾瞥了一眼宁霍的方向,沉闷咳嗽一声,将那把大部分都被湮灭之力化为齑粉,堪堪留下一小截残骸的飞剑,轻轻塞入自己的口中,然后咀嚼起来,唇齿之间迸发出细密绵延的咀嚼声音,听起来像是在啃噬骨骼,声音刺耳。

    她发出了一声心满意足的叹息。

    然后望向裴灵素,诚恳道:“在吃掉他之前,我想……先吃掉你。”

    裴灵素微微低下头来,她的心头咯噔一声,整片落足之地,方圆数十丈,此刻都是一片漆黑,不知何时,阴翳如沼泽一般。

    星辉在飞速流逝,这股无形的力量,抓住一切机会,吞噬着一切。

    她猛地抬起头来,望向黑瑾,脑海里浮现了两个字。

    饕餮。

    灞都城里都是怪物。

    那位灞都老人收下来的弟子,都是极其强大极其稀少的妖族古代血裔……纯血麒麟被他找到了。

    饕餮竟然还活着

    远方有一道破空声音,由远至近,去而复返的“漆鸢”在空中调转剑尖,瞬息掠来。

    裴丫头抬起一只手,两根手指并拢,无数飞剑蜂拥汇聚,向着她疯狂掠来,漆黑的饕餮大泽被剑气打出一蓬又一蓬的黑雾,一柄飞剑掠至丫头脚边,瞬间就被饕餮之力吞下……湮灭之卷与饕餮之力相融,这两股本就极其相似的力量,此刻融而为一。

    浓郁的杀念,扑面而来。

    丫头的后心,那把“漆鸢”穿透剑潮而来。

    而面前无数剑器拼凑而出的壁垒,被两只雪白手掌撕开,丝丝缕缕的饕餮长发汇聚成一个黑茧。

    黑瑾与裴灵素的面颊,几乎贴在了一起。

    鼻尖轻轻触碰。

    黑瑾轻嗅一下,入鼻满是少女的芳香,她双手按住丫头的肩头,使其避无可避。

    那把漆鸢此刻就抵在丫头后心之处。

    两两对视。

    黑瑾轻笑道:“我要吃掉你……这个小丫头。”

    她的唇角向着两侧撕裂开来,雪白面颊之下,是一张深渊般的饕餮巨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诡秘之主〕〔快穿之我要开荒〕〔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法爷永远是你大爷〕〔烂柯棋缘〕〔剑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万族之劫〕〔平平无奇大师兄〕〔伏天氏〕〔绝对一番〕〔第一序列〕〔超神机械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