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李安琪〕〔神医狂妃甜且娇全〕〔小祖宗她人美路子〕〔大唐妖怪图鉴〕〔明末枭雄录〕〔大明不可能这么富〕〔武侠大系统〕〔近身狂婿〕〔我为天帝召唤群雄〕〔胖揍星际商人〕〔奋斗在瓦罗兰〕〔西游之绝代凶蟾〕〔大侠请选择〕〔极品医神当赘婿〕〔极品医神当赘婿李〕〔李石川吕紫烟小说〕〔凡人是怎样练成的〕〔我在都市当灵探〕〔我乃读书人〕〔末日天珠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剑骨 第一百四十二章 野火稚子
    “我要吃掉你……这个小丫头。『→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 .k.a.n.s.h.u.g.e.co”

    黑瑾的声音从喉咙里挤出来。

    她那张雪白面颊,向着两侧撕裂开来,滑露出一张狰狞的猩红的血盆大口。

    而下一刹那,黑茧之中,便传递出一道撕心裂肺的女子尖啸声音。

    浓郁的黑气震颤起来。

    一缕猩红的火焰,穿透茧壳,撕裂而出,接着便是第二缕,第三缕,一道又一道的赤红火花如黎明的光焰,方圆数十丈的饕餮沼泽,都回荡着凄惨的戾啸——

    一道黑衫身影倒飞而出,那张展露血盆大口的狰狞面颊,此刻已是收拢,露出那张清纯可怜,同时无比凄惨的女子面容,黑瑾双手死死攥住插入腹部的那柄古朴飞剑,漫天的火线汇聚,那把飞剑的剑体如一抹熄灭的灰尘,锈迹斑斑,此刻重新燃烧。

    世上没有“野火”不能点燃之物。

    一旦重燃,便是燎原。

    黑瑾哀嚎着撞在一株古木之上,顷刻之间,一整株通天古木,自下而上,轰然燃烧起来,接着“砰”的一声直接爆碎开来。

    这是世间至纯至阳的力量。

    湮灭……有很多种。

    有寒风吹过,将神魂吹熄的那种“湮灭”。

    有深渊无垠,将人拉入黑暗的“湮灭”。

    而这把飞剑身上,所附加的,便是“燃烧至死”的那股湮灭。

    徐藏杀太宗。

    裴旻入天都。

    料峭春寒撕破长冬,万物死寂迎来新生。

    有人畏惧长夜,而有人则是畏惧……光明,太阳,炽热,滚烫。

    黑瑾便是后者。

    站在原地,衣袂飞掠,自始至终一步也没有动弹的裴丫头,神情一如既往的平静,那把抵在后心,拼命向后戳去的“漆鸢”,撞在了一柄品秩更高,质地更坚的古剑之上。

    无鞘的稚子,悬停贴靠在丫头的脊背之处,少女的后背有一抹微微弯曲的弧线,而稚子则是亲吻着丫头的肌肤,将近身而至的所有戾气,全都撕裂。

    裴灵素看着黑瑾,淡然道:“你似乎很想吃掉我,不知道你吞下‘野火’之后,还有没有胃口?”

    漫天的妖气,肆虐翻滚。

    丫头不再去看那个翻滚咆哮,极其狼狈的黑衫女子,这一战,在野火准确递入黑瑾的腹部之时……已经没了悬念。

    她望向宁奕的方向。

    ……

    ……

    水火道纹,如一张巨大莲花浮现开来,丝丝缕缕的水火意境,一阴一阳,一冷一热,旋转凝聚成一座囚笼。

    而那头金黑麒麟,神情愤怒而又威严,缓缓将头颅探下。

    两颗巨大的瞳孔,凝视着宁奕。

    姜麟的本身意识,还有着丝丝缕缕的残缺。

    对于那个人类剑修……他的杀机愈发沸腾,然后盈满!

    麒麟的本命真身,张开嘴唇,一团炽烈的白光,在唇齿之间凝聚,无数狂风猎猎作响,湮灭之气在那团愈发膨胀的白光之中拧压。

    宁奕神情凝重,他被困在水火笼牢之中,不躲也不闪,而是单手拎着细雪。

    水火之后……便是风雷。

    麒麟高高仰首,然后猛然将这团炽烈白光喷吐而出。

    狂风过境。

    雷光回荡。

    站在牢笼里的宁奕,单手持剑,一剑狠狠劈砍下去。

    神性风雷,与麒麟的风雷道境撞击在一起!

    “给我破!”

    两道风雷,在一瞬之间碰撞。

    站在水火牢笼之中的宁奕,膝盖微微弯曲,那麒麟古皇留下来的“道种”,威能之强,恐怕能够直逼三颗命星的顶级命星,此刻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生字卷之威能,在此刻倾尽全力的施展。

    第二道咆哮的风雷,已是盖压而出。

    宁奕再度递出一剑,他狂吼着举起细雪,剑身上的神性,肆无忌惮的贯穿而出,剑气盛满整座水火笼牢,麒麟古皇留下来的道纹,发出了不堪重负的破碎声音,根根道纹古柱,几乎要被剑气拔动,拔地而起——

    然而,愤怒的长吼声中,那头麒麟探出一只单爪。

    爪尖按下!

    整座水火牢笼“轰”的一声,回归大地,重新将宁奕镇压。

    风雷再次交撞,宁奕身上的黑袍支离破碎,他的面颊流淌出猩红鲜血,在一瞬间便被高温所蒸发。

    他抬起头来,紧紧盯着那头巨大的,金黑色的麒麟。

    宁奕看到的,不是姜麟。

    那是那位……遥隔数千年,早已死去的麒麟古皇。

    这世上,有造化的,不止他一个。

    庇护姜麟的“古皇”,比起狮心王,比起剑器近,还要更加强大。

    而这道意念降临,已经锁定了宁奕,硬生生要以风雷水火四道意境,将宁奕抹杀!

    “想杀我?”宁奕冷笑一声,他重重将细雪插在地上,双手抹过面颊,指尖掌心全是鲜血,生字卷的秘纹,在眉心点燃,然后迅速生长,金色的古老纹路蔓延至脖颈,在这一刻,宁奕也像是某位施展妖族爆血秘术的大妖——

    大道长河,在头顶盘踞。

    神性,剑气,道胎。

    宁奕屏住呼吸,脑海里掠过无数道藏,在长陵山上的所见所得,归纳在剑心之中的无数剑气法门,东境,西境,剑湖宫,蜀山,紫山……诸多道法,此刻在神性的演化之下,凝聚成为道果,而后破碎。

    宁奕拔出“细雪”,他自下而上的切斩,惨白的剑光平淡无奇,毫无花哨。

    递出起手式的第一剑。

    这是“柳十一”的剑道。

    至简的剑道。

    这一剑的递出,不仅仅只有形,也蕴含了其中的意,只不过……宁奕不是柳十一,他对于这一门剑气意境的演化,只能至此。

    接着便是第二剑。

    自上而下的坠砸。

    砸剑。

    徐藏的砸剑,极其暴烈,极其迅猛,极其蛮横的剑招,这一剑的气势,与之前柳十一的那一剑,风格截然相反,柳十一的那一剑,像是在春风湖畔,无数柳枝之中,摘下一根柳枝,在乱花之中递出,滑出一道长线。

    而徐藏的砸剑,就像是捡了一根铁棍,狠狠的砸下,砸破天地,砸破太平,砸破规矩。

    这两剑前后衔接地极其违和……而先后递出这两剑,并没有任何的因果关系。

    因为,宁奕的脑海之中,残缺着无数道这样的剑气影像。

    他所要做的,就是将他们,全都打出来。

    第三剑,平砍而出,由极沉极重,入极轻极柔,是应天府的剑术。

    接着便是平地起惊雷,极其阴险,取自于地府的杀伐之术。

    再是燎原劈砍的煌煌开山之势。

    再是春雨连绵的沉舟破釜。

    一剑又一剑,在一瞬之间,黑衫破碎飘摇的年轻男人,在

    水火笼牢之中,递出了数十剑,上百剑,整座牢笼之中,不再是空空荡荡只有一人,而是在这一瞬间密密麻麻挤满了“宁奕”,数之不清的黑影,因为“生字卷”的力量,肉身体魄得以承载如此巨大的阻力,于是递出了数不清的剑。

    没有一剑是重复的。

    大道长河,在这一剑之下,都要被榨干,道果破碎,瓦解,重新的剑道被拆解,推演。

    递剑到后面,这些剑术,已经不知取自何处,来源哪里,被那位剑君施展过,或者有没有真实的存在过……这些已经都不重要了。

    一道又一道的瘦削黑影,出剑即是风雷,落剑便是杀气。

    风雷山上,千手师姐曾教授宁奕,把无数拳脚汇聚在一起,便可打出近身厮杀的最大杀器“千手”。

    如一尊菩萨展开法相,拳脚指掌,尽是世界,无人可挡。

    而此刻,千手招数演变到最后,便不再拘泥于所谓的拳脚,也不再拘泥于近身厮杀……而演变成了大道长河之中,数不清的剑气意境,汇聚而成的一股浪潮。

    水火笼牢,在这一瞬间被剑气撕破。

    那头金黑色的古老麒麟,眼神陡然变了。

    无数道漆黑的剑修影子,在这一瞬间,切割长夜,剑气意境层层叠加,施展而出的杀力,也随之叠加,这一剑,或者是一千剑,如昙花一现,却无比耀眼。

    一瞬之间,撕破风雷水火四道道境。

    麒麟古皇残留的意志,灵智不全,他发出了一声惊恐的咆哮。

    宁奕的身形,陡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所有的影子,全都破碎——

    宁奕高高跃起,双手攥拢细雪,剑尖向下。

    这一幕定格。

    麒麟惊悚看着宁奕。

    他确信了一点。

    眼前的这个人族剑修,是一个比纯血古皇种更加怪胎的……

    怪物!

    ……

    ……

    灞都城,云雾缭绕。

    一辆雪白辇车,悬停在楼阁云雾之间,坐在辇车上的古道古王爷,神情焦灼。

    他在等待……

    师尊以寿元推演,想要杀死“宁奕”,需要“天时地利人和”三者。

    而再三叮嘱古道。

    无论如何,都不要在长缺山出手。

    一定要等到宁奕和那个女子踏入灰之地界。

    其中原因,古道不得而知,但隐约有所猜测……或许是因为其他妖族超然势力的缘故。

    但古王爷知道,眼下自己的师弟,正在长缺山与宁奕死战。

    师尊让姜麟和黑瑾在长缺山破开心障。

    这正是古道现在焦灼的原因,灞都城的师兄弟之中,他与姜麟的关系最好……曾收到过师弟的一件礼物,与寻常的传音令牌相差无几,但姜麟是一个性格孤傲的人,将这块令牌送给自己,便是真正的把自己当成了家人。

    此刻……姜麟的那块玉佩,黯淡无光,时刻保持在玉内流淌的麒麟血液,逐渐凝固。

    古道望向楼阁内。

    那是二师兄闭关的地方。

    火凤闭关已有一段时日。

    师父告诫自己,二师兄不出关,他便要在这里一直等待。

    古道咬紧牙齿,攥拢手掌,这块玉佩隐约都要被捏碎。

    他已经准备出发。

    忽然之间,云雾震颤,一道清澈的凤鸣,响彻灞都城上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大奉打更人〕〔伏天氏〕〔我真没想重生啊〕〔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超神机械师〕〔黎明之剑〕〔烂柯棋缘〕〔第一序列〕〔绝对一番〕〔诡秘之主〕〔万千之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