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赤渊战帝〕〔开创万道〕〔弄兽〕〔掌尘〕〔师尊在线坑徒〕〔这个学员超能苟〕〔雨墨修仙传〕〔逍遥皇子俏皇妃〕〔开局无数神剑〕〔一枪爆头〕〔龙神斗尊〕〔生存竞技场〕〔镇世仙尊〕〔我家老祖真无敌〕〔最风华〕〔萌狐悍妻〕〔勇者大魔王〕〔都市全能医皇〕〔日月同歌〕〔我点石成金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剑骨 第一百五十二章 云海之上,借一滴血
    脚下是陡峭的红山石壁,碎石粒在大风当中滚动坠下。

    徐清焰有些艰难地闭上双眼,四周的风气吹动她的发丝,向后掠去。

    宁奕站在女孩身后,面色凝重,衣衫猎猎,随时准备撑开油纸伞,抱着身前的女孩,跳下红山。

    攀爬掠行在石壁上的妖兽,忽然之间,停住疯狂趋势,扭头望向身下。

    远眺的宁奕,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徐清焰感应到了一丝异常,远方石壁,那些妖兽在攀行时候发出的嘶哑吼声,忽然消失,整个世界一片安静。

    在心中好奇的驱使之下,她微微睁开了双眼的一条缝隙,然后她看到了一副无比震撼的画面。

    整座红山大地,地表凸起,被某样庞大而又恢弘的物事挤破,土地崩碎,飞石滚滚,那些并不算高大巍峨的山体,倾塌崩碎。

    大地震颤,地底有狮子怒吼咆哮——

    “跳了!”

    身后有个决然而又冷峻的声音响起。

    徐清焰的面色陡然苍白三分,宁奕不再犹豫,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微微下蹲,一只手环住女孩腰身,伴随着他的声音,脚底的碎石登时崩碎。

    红山山崖的断壁,坠落一男一女两道身影。

    迎着无数倒飞而来的石块,草木,飞掠的羽翼——

    就像是坠下山崖的两只孤鸟,徐清焰的双手慌乱之中拽住了一角衣袍,她的腰肢,传来温暖的温度,宁奕眼神坚毅,坠落而下,他一只手撑开油纸伞,呼啸的大风拍打在伞面之内,白骨平原的游光飞掠而出。

    撑开细雪。

    上升的气流托住两个人。

    宁奕搂着徐清焰,两个人被大风吹得向着上空云海飞掠而去。

    在缓慢而又凝固的时间里,两个人俯瞰而下,无数的海水冲破大地,挤破陆地的海底寝宫浮出一角宫殿。

    那座宫殿并非是自行上浮......而是有人以莫大的伟力托起!

    妖兽的骨和血,在宫殿浮出地面的那一刻,开始震颤,响应着血脉里无形的号召之力,剥离开来,飞掠向宫殿地底之下的那道身影。

    抬起双臂的魁梧男人,托着一整座恢弘宫殿,就像是一个渺小的黑点,“缓慢”上浮。

    他抬起头来,头顶是宫殿底部垂落射下的巨大阴翳,冲出海水的禁锢之后,颗颗水珠分明,晶莹剔透,围绕着这个看起来渺小卑微,但其实壮硕魁梧的身影。

    他松开双臂,双手自然而然向下垂落,整个人却向上冲去,脚底与空气接触之处,迸发出一道剧烈的音爆摩擦声音,一道无形的气机扩散炸开——

    犹如一根重弩弩箭,却携带着重锤的万钧之势,壮硕男人披头散发,头部撞碎海底寝宫的底部,失去了九灵元圣抬臂力度支撑的巨大寝宫,冲出地面之后微微停滞,仍然有上升趋势,但是速度却越来越慢。

    站在小山头眺望的平妖司玄字铁骑,沉默注视着这骇人听闻的一幕。

    站在红山断壁缺口处的两位大隋皇子,衣袍翻飞,眼神里带着十分阴沉。

    撑着油纸伞搂着纤细腰身的少年郎,撑伞滑掠,屏住呼吸。

    宫殿上空破开了一道狭窄的口子,无数的大风倒掠而出,那道冲破宫殿内部无数构造的魁梧身影,速度快得难以想象,身下带着一连串的残影,长吼着冲向云霄,茫茫云海,无数妖兽,附着在石壁上的,张开双翼掠向红山的,奔跑在草原大地,狭窄谷道之中的......在这道吼声响彻云霄之后,以更加疯狂的速度涌向那座宫殿的悬空阴翳。

    九灵元圣的上冲速度快得就像是一道雷霆,他的身旁,云气撕裂,狂风嘶吼。

    ......

    ......

    怔怔站在云海上空的姜麟,保持着低头俯瞰的姿势,感觉自己似乎出现了一刹那的幻觉。

    自己明明看着那座宫殿被人抬起,从海底突破陆地,以一种相当“缓慢”的速度上浮。

    接着宫殿殿宇破开一道口子,几乎是刹那之间,云海骤然被射穿——

    自己的面前,由极动入极静,多了一道身影。

    长发裹着水汽和云雾的九灵元圣,身上还缭绕着好几颗水珠,来回旋转,如周天星辰围绕着星轨,相互碰撞,陆续发出清脆的破碎声音。

    重新“活过来”的九灵元圣,平静注视着自己身前神采奕奕的灞都老人。

    衣袍被狂风掀动的灞都老人,轻声感慨道:“恭喜元圣。”

    “大隋很快就要来人。”九灵元圣平淡道:“这是我躲不过的一道劫,渡得过就是生,渡不过就是死。”

    灞都老人轻声问道:“需要妖族天下出手吗?”

    九灵元圣摇了摇头。

    他的声音带着一丝冷漠,不掺杂这人世间一丝一毫的情绪在其中,拒绝了灞都老人的“好意”。

    九灵元圣平静道:“我虽是妖身,却与妖族天下并无瓜葛,成就大圣地位,厄难与造化,都是拜她所赐......我知道妖族天下的那些人在想什么,如果你们觉得能留下某位大隋的大人物,那么你们大可以试着出手。”

    灞都老人笑道:“要切断与那位女子天尊的联系,这一劫不可动用‘白狮子’。”

    微微的沉默之后,壮硕男人木然开口,说了第一句话。

    “刀你拿走。”

    他说的第二句话是。

    “我要你的一滴精血。”

    这句话干脆利落,并没有任何提出商议的意思,九灵元圣的身上,湿漉漉的水汽蒸发开来,姜麟有些警惕地注视着这位远古大圣,发现元圣的身躯上,已经有丝丝缕缕的杀意将要溢出......这个男人表情自若,但已经做好了随时出手的打算,而说出这一句话,不是请求也不是商量,而是一种平静到冷漠的要求。

    若是灞都老人不愿意,他便会亲自动手。

    “我的力量损失太多,接下来的那位敌手,恐怕会十分难缠。”

    九灵元圣言简意赅,道:“一滴精血,这一架打赢的把握会打上一些。”

    灞都老人沉默片刻,轻声叹了口气。

    他缓慢探出一条手臂,如拈花一般轻轻点在自己眉心,松开之后,眉心粘稠浮现一抹猩红,“拈”出精血之后,他微微叩指,将这滴本命精血压在中指指尖与拇指指腹,叩指弹飞这滴鲜血,九灵元圣毫不客气的抓住,瞬间炼化。

    四周的云气袅袅散开,热雾弥漫。

    灞都老人轻声问道:“多了这滴精血,你的胜算会大上多少?”

    浑身缭绕云雾的九灵元圣,缓慢张开双臂,享受着灞都老人的精血,他沉眠了太久,身躯已经有些陌生,自己即将迎来一场大战......而此刻,沐浴涅槃境界大妖的精血,他的血脉恢复过来,熟悉的力量充斥在四肢百骸之中。

    灞都老人的那一句话问出之后,云雾之中传来了一阵轻颤。

    九灵元圣的木然声音传来。

    “半成。”

    在云海上待了小半会,至今仍然没有推演出敌手气息的灞都老人,听到了九灵元圣的回答,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大隋的涅槃境界,到底会是哪位出手?

    灞都老人如果不付出寿元为代价,就无法预料猜测,连一角天机都窥测不到,他皱起眉头,再一次问道:“你一共有几成胜算?”

    云雾之中,九灵元圣平静的声音再一次传来。

    “半成。”

    或许是因为承了灞都老人的恩情,九灵元圣回答了这两个问题,他的声音里并没有带着绝望的情绪......但是在姜麟听来,这实在是一个令人觉得绝望的事情。

    一共就只有半成胜算?

    以这位九灵元圣的功参造化,在吞下灞都老人的那滴精血之后,也只有半成胜算?若是没有那半滴精血呢?连微小到一线的胜算都没有......这是一件何等绝望的事情?

    灞都老人忽然窥到了一线天机。

    于是他沉默了。

    老人声音苦涩,喃喃道:“真的......有半成么?”

    九灵元圣轻轻嗯了一声,道:“那个人老了。”

    灞都老人说这句话的时候,身形已经开始波动,姜麟能够感到,无形的力量扯动着自己,云海翻腾,老人的声音带着一丝缥缈。

    到了不得不走的时候了,灞都老人已经感到了一丝危机,他以魂念包裹姜麟,对着九灵元圣轻轻一揖,由衷道了一句。

    “祝你好运。”

    九灵元圣淡淡嗯了一声。

    他失去了白狮子,却得到了一滴灞都老人的精血。

    此刻炼化了那一滴精血,九灵元圣重回涅槃境界,他的双目之中,倒射着金黄色的灼热光芒,仰天长啸一声。

    云海翻彻。

    那座上升趋势逐渐减缓,直至停滞,而后缓慢坠回大地的宫殿,有无数妖兽飞掠奔走而来,以血肉之躯扛起,飞翼拍打着拎吊宫殿檐角,妖气迸发,前赴后继,血肉炸开,于大地上缓慢绽放一朵血红的莲花。

    啸声越来越近——

    有一道魁梧身影从云海跃下,如箭如弩,气势磅礴。

    他弓着身子砸入宫殿,顷刻之间,宫殿贯穿一条直线,所有拦路的物事,都被砸得破碎,整体的规模还在,但是千百年来的羁绊都被砸成了齑粉。

    无数碎石,被庞大的妖力所凝固,悬停在散漫的时空之中。

    那个魁梧男人,缓慢站起身子。

    前赴后继的妖兽,涌向唯一一座还矗立的高峰,身躯不断炸开,将一整座山峰,淋成鲜血淋漓的猩红之色。

    山峰上,立着三道高矮不一的身影。

    左右的一男一女,一位裹着青色麻袍,一位披着白色大氅,单看这一副打扮,还看不出来是何路神仙......但是男人手腕上挂着一串篆刻晦涩梵文的佛珠,女人的发丝被一根雕刻道家宗法的发簪挽起,便不难看出,这两位,一位归属佛门,一位出自道宗。

    这一男一女两道身影站在山顶,未发一言,神情平静,山洞断壁处的无数妖兽,便无法接近断壁内的两位大隋皇子,接近方圆半里,就被无形气机碾碎。

    两人身后,有一个面容阴柔的年轻男人,身上还披挂着平妖司特制的轻甲,腰间悬着三柄长短不一的古刀。

    “哇喔......好吓人呐。”

    姓宋的年轻持令使者收起叉腰的双手,交叠枕在脑后,作势远眺,啧啧感慨道:“小爷我在北境待了这么久,这好像还是第一次见到活的妖圣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诡秘之主〕〔快穿之我要开荒〕〔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法爷永远是你大爷〕〔烂柯棋缘〕〔剑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万族之劫〕〔平平无奇大师兄〕〔伏天氏〕〔绝对一番〕〔第一序列〕〔超神机械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