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狂野工仔〕〔无限之穿越异类生〕〔吻安,绯闻老公!〕〔万古杀帝〕〔女权世界的真汉子〕〔隐婚契约:夜帝的〕〔异常魔兽见闻录〕〔魔神狂后〕〔废材要逆天:傲世〕〔陆少蜜宠:前妻在〕〔毒医娘亲萌宝宝〕〔最强农女之首辅夫〕〔惹火狂妻:邪帝,〕〔天价宝贝:101次枕〕〔恋爱手册,萌妻掌〕〔特工重生:快穿全〕〔重生八零后:军婚〕〔娇娃联盟:小妻超〕〔医痞农女:山里汉〕〔神医凰后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忠犬与腹黑的交锋 第四百章 特殊的婚礼 ⑴
    ,精彩小说免费!

    当晚众人来到约定的酒楼,吃完饭之后张忆浚还未开口玄梓航便开口说道:“今天接着皓轩请客有一件事我想借此机会告诉大家这件事就是关于我和忆浚的……”

    “这件事是关于几天后我们婚礼的事,我知道这件事很赶但是事出有因所以陌,我想跟你和唐咨商量一下关于你们结婚场地的事能不能先……”

    “你们的事来之前羽寒哥就说了,所以我也做了一个决定到时候我们一起举办婚礼,出席的就是我们大家,还有双方的父母。我和陌这边该准备的都已经准备好了你们现在准备来不及的话我可以跟预订的服装店打电话帮你们问问有没有适合你的或者让他过来帮你量尺寸从国外调过来。至于戒指……”

    “唐咨他们的戒指是我准备的,至于你们的我来想办法,接下来就是选一个时间。南宫的父母都在国外,趁这几天你亲自过去接,唐佑和蓝宇那两小子不知道跑哪去了,都抓紧联系,剩下的从明天开始,今天晚上『黎¤锐』我请客。”

    “羽寒哥,我要喝你亲手调制的酒。”

    “但最多两杯,第一杯唐小宝预定了剩下的一杯送给梓航好了,剩下的你们可以找欧阳,走……抱歉我接个电话。”拿出手机在看见来电显示时吴羽寒眼中闪过一抹厉色但很快他便隐了过去:“喂。”

    “羽寒哥,你明天有时间吗?”

    “这个星期我要出差有事吗?”

    “哦,没什么既然你忙的话那就不打扰你了。”

    “真没事?”

    “没有,你忙吧回来再说,那我先去吃晚饭了。”

    “嗯。”待对方挂断电话时吴羽寒也没多想便走了过去,接下来众人便一起去到了『黎¤锐』,能到『黎¤锐』消费的背后都有一定的背景大家也都知道这的规矩,凡是敢在此闹事的不管你背后的人是谁终生不得踏入,今天同往常一样各个包间早就已经满人,就连外面也是人满但还好都很有持续,当看见这么一帮帅哥同时出现时,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这边,当领班的看见来人时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还好身边的人提醒了这才迎了上去:“请问有预定吗?”

    领班话一问出墨宸便开了口:“新来的。”

    “是的。”

    “打电话给你们的经历就说大boos来了他就明白了,当然他只有三分钟的时间明白了?”

    “是我这就……”

    “不用打了,夜灵。”

    “哥!你们什么时候到的怎么也不给我来个电话。你小子怎么办事的?”

    “无妨,这段时间生意如何?”

    “你也看见了还不错,今晚这么齐有事?”

    “大事,你先带他们上去,将我留在这的拿几瓶酒先拿上去另外我的工具放哪了?”

    “就放在吧台的暗格里,你调配的那个酒至今至于司徒来点过但是你知道的我们都不会。邓哥他一个人在二楼『馨雅』包间里喝闷酒问他一句话也不说,你要不要过去看看。”

    一个人喝闷酒,看来这次是真的碰上事了:“我知道了,你们先上去欧阳你先调酒适中一点就行,我去见一位老朋友。”

    “不地道的问一句,你将那两杯酒送给唐小宝和梓航……”

    “知道怎么回事说出来不就没什么意思,再者南宫那小子都不发话瞎操什么心。”

    “得我话多,去见你老朋友吧。”

    不再反驳吴羽寒便来到了二楼,推开门看见坐在一个角落默默的喝着酒的人吴羽寒走上前便坐了下来:“什么事能让我们的邓大少爷一个人坐在这喝着闷酒?”

    听到声音抬头看了一眼来人后:“也没什事就是突然想喝酒了”

    “是吗?”

    “不是又能怎样呢,对了我昨天见到了他,发生了一些事之后我让他离开了就这样也没什么。不过你今天怎么回到这来,看你这样也不像是一个人不是?”

    “的确不是一个人,一起去喝一杯?”

    “太热闹不适合我,行了回去吧我再呆一会儿就离开。”

    “其实你口中的那个人是秦繧吧。”

    并没有作答的邓铭只是将自己手中的酒一饮而尽后放下了酒杯依旧没有回答吴羽寒的话,很清楚这件事的吴羽寒却笑着说道:“真是难得,以前是他让我帮忙现在又是为什么呢,是因为他家里给他安排的那个人还是其他问题?”

    “都不是,不过现在说这些都没有任何的意义,对了他若是来了帮我转告他,他的东西我已经收拾好了让他找时间过来取或者告诉我地址我帮他寄过去。有机会我们再聊替我跟大家打声招呼,对了你说的婚礼的事我到时一定出席走了。”

    注视着邓铭的一举一动的吴羽寒在他拿起外套离开时,却看见了从衣服口袋中滑落的东西,拿起来在看见上面的内容的时候最终无奈的摇了摇头,真是一个个平日里聪明得很一碰到这些事就跟傻子一样。在邓铭打开门走出去时吴羽寒起身说道:“我送你出去,你喝了酒能开车?”

    “不开了我走回去,反正我住的地方离这也不远。”

    “我找人送你回去。”

    “找谁?”

    “不会是秦繧放心好了。”笑着回答了邓铭的问题后吴羽寒便拿出了手机:“夜灵你现在下来开车送老邓回去。”

    “好我这就下来。”

    挂断电话后吴羽寒亲自送邓铭走到了门口,等了几分钟后便看见了夜灵简单的交代了之后便目送两人离开。转身便上到了顶楼,看了一眼通讯录找到秦繧的号码便拨了过去:“在哪呢?”

    “啧啧吴羽寒,你要是再不联系我,我都以为你失踪了正考虑到底要不要报警来着。”

    “在a市的话现在赶到『黎¤锐』大家都在,一起喝一杯。”

    电话这头的秦繧沉默了一会儿后才开了口:“好,我很快就过去,你们在哪我一会儿直接上去。”

    “三楼我的私人领地,你小子要是敢不来后果自负。”

    “你话都说到这份上岂敢不从,先这样我马上到啊。”

    而此时的秦繧却不知道吴羽寒真正叫他过来的目的,当吴羽寒带着秦繧走进房间后众人都笑着打招呼可谁也没想到却在下一秒吴羽寒一拳狠狠的打在了秦繧的脸上。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众人都下了一跳,包括秦繧在内。当他反应过来时擦去了嘴角的血一脸愤怒的看着吴羽寒:“你tm有病……”秦繧话还没说完吴羽寒又是一拳打了过去,力气之大也只有打的人和被打得认清楚。

    看到这一幕众人纷纷走了过来拉住吴羽寒,欧阳亦瑜轻声的询问道:“你这怎么回事,好端端曾么还动起手来。”

    “第一拳是替邓铭打的,第二拳还是替他打的。秦繧,当初你是怎么答应我的嗯?我也很好奇你到底是什么样的魅力能让他这样一个人,谁也不找独自跑到这来喝闷酒,要不是夜灵告诉我,我去找了他我还真的不知道你能干出这些事啊,哦对了,除此之外你爸来了a市找到了他,将这封信还有一些事告诉了他,好好看清楚,你最好将这事解决好,他是怎样的一个人我想你比谁都清楚,他若是因为你受到什么伤害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兄弟。”

    完全弄不清楚状况的秦繧压下心中的怒气捡起吴羽寒丢在地上的两张信纸后便索性坐在地上看完了这封信,在看见里面的内容后秦繧起身走向了吴羽寒:“他现在在哪。”

    “我让夜灵送他回去了,这件事你最好亲自去跟他解释,这个给你。我希望这上面的事都是你父亲编造的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毕竟老邓是我小时候到这交的第一个朋友,我不希望你们以为任何的事而让我去做选择,刚刚没忍住我向你道歉。”

    “我都已经习惯了不是?下次别再这样真的很受伤,行了你们大家玩至于老吴说的是什么事打电话跟我说,现在我得去解决更重要的事才行否则媳妇都没了,走了。”感激的看了我一会一眼之后秦繧便快步的离开『黎¤锐』,来到停车场后便开车往邓胤曦那赶去,知道现在的他肯定不会接自己电话的秦繧也索性电话都不打直接赶到了他家门口,此时送夜灵来到电梯口的邓铭怎么也没想到会再次看见秦繧。

    跟夜灵简单的道别后邓铭转身就走,秦繧对夜灵说了谢谢后便立刻追了上去,追到邓铭家门口时终于追上。伸手拉住了他的手心痛的说道:“为什么你不告诉我老头子来找你的事,当初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你是怎么答应我的,为什么真的等事情发生了你却连问都不问便单方面的做出了宣判,你为什么宁愿相信这两张纸也不当面问我有没有这回事,你从始至终到底有没有信任过我?”

    “信任?那你呢你又做了什么,我的信任对你来说又算什么,你又什么权利又是以什么身份跑到我这来跑到我这来质问我。秦繧,你是不是太过把自己当一回事儿,你知道在我这你只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又或者我们应该换句话我们之间不过就是俗称的pao友的关系,你情我愿谁也不吃亏现在你可以离开我这你想去那想去干什么都与我邓铭没有任何的关系,没什么事的话我明天很忙就不跟秦先生你在这多费口舌。”

    “邓铭!!!”

    看着咬牙切齿的秦繧,邓铭推了推眼镜:“你这样下去我可以告你扰民的你说呢?”

    一直努力的告诉自己,自己过来不是来跟他吵架的而是来解决问题的秦繧在这一刻却再也忍不住,伸手一把掐住了邓铭的脖子手上的力量因为气愤一直加剧,但是邓铭却从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这一刻邓铭却有一种尝试一次也不错的想法,可就在邓铭以为自己下一秒就会晕倒时秦繧却突然放开了自己用着邓铭都不懂的目光看着他却随即又大笑了起来,大笑过后秦繧却突然低下了头,看着滴落在自己脚边的泪珠秦繧第一次觉得自己很可笑。

    做了一个深呼吸抬起头笑看着的邓铭:“现在的我已经彻底的了解了自己在你这到底是什么地位,从始至终都是我秦繧犯贱自作多情的喜欢着你,是我tm的不要的对你死缠烂打更是因为我让你邓大市长承受了从来都没有承受过的所谓的耻辱。毕竟从始至终都是我在一厢情愿的付出,是我即便在第一次被你拒绝,第二次你的逃离之后却还是不要脸的到处打听你的消息追上你缠着你不放。

    是我自以为是的自己可以感动你,也是我自以为是的认为这段时间的相处我真的走进了你的心里,你开始对我敞开心扉,可是通过你刚才的一番话我彻彻底底的醒悟了过来,对于一个宁愿相信两张纸也不愿意亲自过问我的你来说原来我们之间的定位就是如此,不过现在想想也对,毕竟我在寒揍了我之后我还在郁闷为什么,在看到它,就是它之后我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你这为的就是希望你能听听哪怕问一句到底有没有,可是这一切原来都是我自己想了太多。”说完当着邓铭的面将两张信纸撕得粉碎跑向了空中。

    伴随着碎纸落下还有眼角的泪珠:“邓铭,我说过当你再一次拒绝我的时候我答应你从今往后你得世界我不会再踏入一步。原本以为这一次不会来临却没想到一切会这么快,如此就让我打扰你几分钟,收拾好我自己的东西之后我会离开。”当秦繧将其中一只脚迈进去时他却停了下来,之后便退了回来。

    “抱歉我没经过你的同意,不过想想还是算了,那些东西本就无关紧要放在这你烧了也好丢了也罢,那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告辞。”

    在秦繧转身的那一刻,邓铭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他的离开让他感觉这一次他离开后便再也不会回来。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这一刻的邓铭依旧不明白,呆呆的站在门口直到他的身影彻底消失后邓铭才走进了屋内,关上了门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便回到了卧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鬼王传人〕〔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神级升级系统〕〔超级鉴宝师(风乱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