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天剑神〕〔关于我的老婆要灭〕〔诸天万界监狱长〕〔重来1976〕〔回流大时代〕〔神武傲天诀〕〔无敌真寂寞〕〔舰队司令〕〔山海,术士〕〔冷刀夜雨听风录〕〔乘龙佳婿〕〔废柴的飞升方法〕〔诸天万界辅助系统〕〔贫道要写书〕〔昆仑神术〕〔诸天降临大逃杀〕〔海贼:召唤亡灵〕〔情深赋流年艾天晴〕〔这穿越要命了〕〔万界之最强擂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幽冥通宝 第490章 家宴
    六姑又拿了一个杯子,给实用填了满满一杯凉白开,实用接过水杯的时候,隔着茶几朝六姑看了一眼,眼神中带着些淡然和温存。

    不管我这位六姑父的城府深与不深,但大致能看得出来,他和六姑的感情是很好的。

    “既然没法从嘴上下功夫,那就是踏踏实实地,做老实生意了。”实用抱着水杯,慢条斯理地说这话,说着说着,又在中途变了话题:“你跑到我这来,旧货店那边怎么办?”

    我笑了笑:“听姑父这意思,是打算让我在这久住啊?”

    如果他不是打定了主意要让我住在这里,我也只是短暂地和他见上一面,没多久就回去了,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旧货店那边还不至于出什么大乱子,可他既然这么说了,就明摆着是想让我久留。

    实用怔了一下神,随后也笑了:“正好我开的那个小店,最近缺人手,你不是来取经的嘛,我就琢磨着,要不然,你去我那帮帮工,毕竟有些东西,我说了,你也不一定能理解,还是亲自体会一下比较好。”

    我点了点头:“正好我也不想一直在老胡同那边待着,平时要是没什么事,就去你那帮忙。”

    实用放下了水杯,轻轻地摆了摆手:“这可不行,你要是想取经,就得一直住在我店里,最近这段时间,估计是没法回老胡同了。”

    我看着实用,想弄明白他心里究竟在想什么,他却不看我,只是盯着茶几旁的水杯,眼神中透着一抹让人看不穿的深邃。

    沉默良久,我终究还是点了点头:“行吧,反正旧货店那边还有仉寅他们,应该不会出什么大乱子。”

    实用的眼中闪过了一道不易察觉的惊讶,他似乎也没料想到,我竟然一口答应下来了。

    随后又听他说:“仉寅不是做生意的料,旧货店那边要想维持正常运转,最好让仉云衣过去帮帮忙。”

    仉云衣,这个人我还真见过,上次仉家大祭的时候,她也上过擂台,不过很快就败下阵来了,打那以后,仉立延偶尔也会在我面前提一提她的事。

    听仉立延说,仉云衣上擂台的时候,年纪不过十七,在冬字脉的所有小字辈族人里,她是最不受待见的一个,除了因为她年纪小,不太懂家里的那些人情世故之外,还有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这个小姑娘的脑子有点问题。

    不是说她智商有问题,而是这孩子从小就特别爱幻想,整天就是玛丽苏杰克苏那一套,说个话也是捏着腔调,非要照着言情小说的套路来,恨不能把自己变成一个苦大仇深的深闺怨妇,说得简单点,这人是个难得一见的极品,但凡是神经正常一点的人都受不了她。

    我怎么也没想到,实用竟然会推荐这么个货色到店里去帮忙。

    大概是见我有些举棋不定,实用又补充了一句:“放心吧,云衣这孩子,我也算是从小看着她长大的,虽说她的性子是怪了点,但人品不错,对二爷也算忠心。呵呵,你大概不知道,这孩子在做生意上,可是一把难得的好手呢。”

    我礼貌性地回了一个笑脸:“我回仉家的时间不长,确实没有好好和家里的同辈人接触过。”

    说完,我又转向了李淮山:“二狗,你先回去吧,同时仉寅和仉百川,让他们把仉云衣请到店里帮忙。”

    李淮山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心不在焉的,心里不知道在琢磨些什么,听我这么一说,才回过身来:“啊?你又要独自行动啊?”

    我说:“没办法的事,这次真不能带上你了。店里那边没有你不行。”

    李淮山:“什么叫没有我不行啊,旧货店的事,我以前也没怎么插手过好吧?”

    “别的事你可以不插手,我就是怕张大有这两天可能去店里,如果咱们俩都不在,估计没人愿意做他的生意。”

    “啊?为什么不做他的声音啊?”

    “你别忘了,上一次他可是被二爷给轰出去的,二爷在家里什么样你还不知道么,他不待见的人,谁敢待见?”

    李淮山这才闷闷地点了点头:“那倒也是。”

    我冲他摆了摆手:“回去吧,如果店里出了麻烦,就早点通知我。”

    估计李淮山早就想走了,听我这么一说,立即站起身来,径直朝着屋门口走了过去,连个告辞的话都不多说一句。

    直到李淮山出了门,实用才开口问我:“张大有是谁?”

    我说:“店里的一个老主顾,一般他给我们的单子,油水都不少。”

    实用接着问:“听你刚才的意思,二爷好像不太待见这个人啊,那他的生意,你还敢接?”

    我笑了笑:“二爷也不是真的不待见他,这里头有点门道,一句话两句话也说不清楚。”

    实用微微蹙了一下眉头,似乎在思索着什么,小片刻过去,他又笑着问我:“还没吃晚饭吧?”

    “还没呢?”

    “正好了,我知道水泥厂附近有个相当不错的店,你要是不嫌弃啊,今天晚上我做东,请你好好吃一顿。呵呵,回来的路上我就定好房间了。”

    我摆摆手,朝茶几上的油纸袋扬了扬下巴:“那个袋子里装的,是炸**?”

    实用:“啊,正好路过炸鸡店就买了。”

    既然知道我来了,既然早就打谱出去吃,干嘛还要特地买只鸡回来?

    袋子里的味道我熟悉,那只炸鸡,应该是在路口的连锁店买的,这家店在当地的规模很大,家具城那边也有分店,鲁老板以前常买。

    不过这家店的炸鸡有个特点,刚炸出来的时候,皮是酥的,肉是嫩的,味道确实相当不错,可只要过上一夜,酥皮就变成了皱纸一样的老皮,裹在里面的肉,也会散发出一点点让人不适的腥味道。

    所以买这种东西人,都是现买现吃,一般不会傻到留一夜才开包。

    别人都知道的事,实用不可能不知道。

    说实话,我感觉自己越发看不透他了,既然看不透,那就没必要再猜来猜去,干脆放开胸襟,万事随心吧。

    我押了一小口茶,将杂念放下,在心中慢慢吐一口浊气,对实用说:“正好我也想吃这家店的炸鸡了,咱们晚上就在家里吃吧。”

    实用摆摆手:“你不用给我省钱,真的,还是出去吧,房间我都订好了。”

    我笑了笑,说:“还是在家吃吧,这一年多一直在外头跑,外头的饭真吃腻了。唉,吃来吃去,还是家里的饭菜最合口。”

    六姑笑着站了起来:“行,那你们爷俩先聊着,我给你们做饭去。”

    实用:“多弄两个好菜,今天晚上我和若非好好喝两盅。”

    “正好家里还剩了点羊排,我都给你们炖了。”六姑一边说着,一边去了厨房。

    等六姑走远了,实用又凑过来小声对我说:“你六姑做得羊排,那叫一个绝,保证你吃上一次,一辈子都忘不了。”

    也不知道他说这番话是真情还是假意,我也只是笑着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后来实用就打开了电视,又从阳台上弄了一些水果过来,我们就一边啃着水果,一边看着电视聊着天,时间过得倒也快。

    我和实用聊天的内容,说实话也没什么特别值得说得,无非就是他从我这里打听打听江湖上的事,我和他说一说家长里短。

    其间我打听了一下实用的年龄,他今年刚刚三十五,比我六姑小了整整三岁,据他说,当初他和我六姑好的时候,还是我六姑主动追的他,不过这件事六姑一直不肯承认,加上他结婚以后就到渤海这边来了,仉家人就也不经他同意,就把他当成了入赘女婿,这事在他心里一直是个不大不小的结。

    另外,他和六姑还有一个十五岁的孩子,一上初中就被送去了寄宿学校,平时很少回来。

    我留意到实用的手指上有很多小包似的老茧,可手掌却相当光滑一些,也是心里好奇,就问他是练什么功夫的。

    实用说,他的拳脚功夫很一般,打个地痞无赖还可以,要是碰上行当里的高手,可就很难讨到便宜了。不过除了拳脚,他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练习弓箭,这么多年连下来,也算是粗通箭术。

    六姑是个手脚麻利的贤惠人,不过四十来分钟,就凑齐了一大桌子菜,先前实用说是要好好喝上两杯,可那天晚上,他顶多也就是喝了二两白酒,我对白酒本来也没什么兴趣,干脆就没喝。

    在饭桌上,大家聊得也都是家里的旧事,没有半句话涉及到重点。

    不管是六姑还是实用,都知道我这次来是为了什么,可两个人又刻意避之不谈,虽说表面上热情,可骨子里,却透着疏远。

    这也不怪他们,毕竟才第一次见面,人家有什么理由对我推心置腹?

    好在这次的家宴上,我放开了心胸,凡事都很随意,倒也乐得轻松。

    自从离开重庆以后,我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像现在这样,好好吃过一顿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千亿盛宠:闪婚老〕〔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我的邻家空姐〕〔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