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逃妾〕〔重生星际养娃日常〕〔王爷偏要娶我〕〔在娱乐圈的边缘疯〕〔重生军婚宠妻:时〕〔王者荣耀:亲爱的〕〔乡村小医神〕〔重生之地球游戏〕〔他从深渊捧玫瑰〕〔木叶的抠脚大仙〕〔女配修仙血泪史〕〔她比蜜糖甜〕〔逆流2004〕〔科技图书馆〕〔娱乐圈毒奶影后〕〔重生商女:季少,〕〔海贼王之BABY5倾世〕〔末世控兽师〕〔我本善良之崛起〕〔惹爱成婚:鲜妻别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幽冥通宝 第598章 实力悬殊
    在2009年的那个开春,我还没有勇气问出这些问题,对于那时的我来说,邵可唯还是那么遥不可及。

    李淮山说,那时候的我就像个没受过爱情滋养的雏子,天天就知道盯着自己的手机,心心念念,却不敢主动联系对方,从早到晚,都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只有在练功的时候,我才能安下心来。

    我就在这样的状态下度过了整整一个月,一切都是风平浪静,黄玉忠在这一个月里彻底销声匿迹,实用还是那样神龙见首不见尾,在这段日子里,也一直没有听到仉如是的消息。

    不过我心里很清楚,在这看似平静的外表下,老仉家内部,早已是暗潮汹涌。

    而掀起波浪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仉如是,另一个,就是实用。

    2009年阳历3月五号,这一天,是阴历的惊蛰。

    一大早我和李淮山就跑到修车厂练功,直到中午来回到老巷子。

    这天我照例带着李淮山去江老板的小面馆吃饭,没想到一进门,就看到了二爷那过分宽大的身影。

    当时二爷正坐在临门的一张桌子前吃着小面,江老板站在他身旁,神色显得有些紧张。

    只凭脚步声,二爷就知道来人是我,头也不回地挥了挥手:“过来一起吃吧。”

    听二爷这么一说,江老板立即松了口气,逃命似地奔向厨房,为我和李淮山准备午饭去了。

    我搬了张椅子,坐在二爷对面:“二爷,你怎么来了?”

    二爷一口气吃光了碗里的面,又朝着厨房那边瞥了一眼,才开口说:“听老七说,最近这段时间,你的修为、身手都长了一大截?”

    七爷一直驻守在修车厂那边,我练功的情景他都看在眼里,自然也知道我在这段时间里成长了多少。

    我冲着二爷笑了笑:“有点长进,长得也不算太多。”

    “一个月修为涨了两倍,还不算多?”二爷端起一碗小面,只抬着眉头看着我,说道:“你要学会知足啊。”

    就烦他这副抬着眉头看人的样子了,就像是一头匍匐在地上的巨虎,正抬眼死盯着猎物似的,让人心里直发寒。

    我特意避开了二爷的眼神,脸上陪着笑:“我已经很知足了,真的。其实最近这段时间,修为的涨势也没那么快了,就前半个月涨得最多。”

    正巧江老板端着小面上来了,二爷就拿起筷子指了我一下:“先吃饭。”

    我总觉得,二爷有点来者不善的意思,但又猜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

    他也只是闷闷地吃着饭,一句话都不说,我和李淮山也不敢张口,就连吃面的时候,都要刻意把声音压低。

    二爷吃饭向来很快,他喝完三碗小面,就将空碗放在了一旁,坐在那里看着我和李淮山吃。

    今天二爷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子威势,我直感觉心头被什么东西压住了,喘气都有点困难,被二爷这么盯着,更是一点食欲都没有。

    可仉家一向有不浪费食物的规矩,我也不能说把碗一放,干脆不吃了,只能硬着头皮,将碗里的面一点一点地吃光。

    江老板还是一副噤若寒蝉的样子,二爷的空碗放在桌子角上,她都不敢过来收。

    一直到我和李淮山吃完了,二爷才闷闷地开口:“很久没和你们过过手了。”

    李淮山当然就瞪大了眼:“二爷,我没听错吧?您这是打算,跟我们俩过过招啊?”

    二爷斜着眼睛看他:“怎么,不行啊?”

    李淮山一脸的无奈:“我说二爷,我们俩哪能跟您比啊,和你过招,那不是找罪受么。”

    二爷也不打算跟他废话,站起身来朝我招了招手:“来吧。”,随后就朝着店门外走了。

    李淮山压低声音问我:“二爷今天是怎么回事啊,看着怪吓人的?”

    我怕这话被二爷听见,赶紧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江老板过来收碗的时候,也甩了李淮山一个白眼,责怪他话多。

    眼看二爷就快走出店门了,我不敢再耽搁,赶紧拉着李淮山跟了上去。

    二爷跨出小面店的门槛以后,就转了防线,先朝着旧货店方向走了两三米,接着又作怪,侧着身子,艰难地钻进了两个店铺的夹缝里。

    要去食灵街吗?

    我心中不由得疑惑。

    二爷确实要去食灵街,他顺着两道房墙的夹缝蹭到了老巷子外围的那片荒地上,等我和李淮山跟过来,才将手指咬破,把血液洒在了土壤中。

    原来只要让煞血入土,就能打开食灵街的入口,早知道这样,上次我来的时候,也不用费那么大劲了。

    很快,眼前的光景就变得有些虚晃了,周围的店铺,还有荒地上的杂草,仿佛都泛起了一层柔光,看起来格外不真实。

    天空先是变得极亮,强烈的光线让整个世界变成了一张白纸,所有的景物全都不见了。

    几乎是没有任何过渡地,白亮的晴空突然变成了夜,在漆黑色的天幕下,食灵街上的一排排老房子也出现了在了我的面前。

    以前我来食灵街的时候,每当街口开启,所展现出的光景,和现在是完全不同的。

    二爷背着手,凝望着食灵街的尽头,一语不发。

    我试探着唤了一声:“二爷?”

    很长时间,二爷都没有任何回应,也不知过了多久,他默默地转过头来,朝我和李淮山扬了扬下巴,说一声:“动手吧。”

    和以往一样,每次拆招前,二爷都会让我先动手。

    我给了李淮山一个眼神,李淮山会意,点了点头。

    二爷似乎等得有些不耐烦了,朝我招招手,示意我抓紧时间。

    既然二爷执意要让我们吃点苦头,我也没别的话可说,立即撒开腾云步,以最快的速度朝二爷奔了过去。

    李淮山和我保持着两米左右的距离,不远不近地跟着。

    和二爷这样的对手过招,即便我再怎么努力,都不可能取胜,但至少,以我现在的实力,应该能给他造成一点麻烦。

    距离二爷还有三米距离的时候,我止住了身形,准备施展拔云式,李淮山瞬步上前,将飞爪撒向了二爷,藉此为我争取时间。

    如今李淮山已经能在某种程度上控制舍子花的灵韵,飞爪投出的时候,爪刃让也溢满了灵韵。

    在这一个月的修行中,李淮山每天都要从舍子花上吸收灵韵,听他说,经常这么干,好像能让自己的触觉变得更加敏锐。

    到现在,他不管是力量控制的精度,还是反应速度,都比过去强了不止一筹,飞爪功夫同样突飞猛进。

    我以为,这样的李淮山,至少能为我争取到半秒钟的时间。

    就在飞爪破空的瞬间,二爷动了。

    其实二爷的身法很粗糙,单论精妙的话,比善堂的腾云步差得很远,可他步子大,爆发力强,即便是最烂的身法,到了他那里,都能发挥出意想不到的威力。

    当时我只看到二爷的身子闪了一下,没等回过神来,他就到了我面前。

    我知道二爷速度快,可从没发现他竟能快到这样的地步,比施展出的拔云式的我还快!

    李淮山也被吓了一跳,第一反应就是闪着身子朝一边躲,可他哪里避得开啊,还没等迈出半步呢,二爷的手掌就落在了他的肩膀上,然后李淮山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呼”的一声飞出去了。

    眼看没时间去施展拔云式了,我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打出一记前手直拳,催出二段震劲,直取二爷的心口。

    二爷连躲都不躲,直接伸出一直大手,将我的拳头给攥住了。

    两道震劲一齐催入了二爷的手掌,二爷也只催出了半道震劲,就把我的二段劲给打散了,甚至还有一丝余力冲进我的拳峰,我就感觉手上的骨头像要开裂了一样,剧痛不已。

    我疼得直想叫唤,没等叫出声呢,二爷那蒲扇大的巴掌就落在了我的脸上。

    我连脸被打中的声音都没来得及听到,就感觉半张脸全麻了,脑壳也是一阵发懵,不知道怎么的,就失去了重心,斜着身子,一头栽倒在地。

    二爷背起了手,站在原地,默默地看着我。

    我这会儿是彻底废了,看着二爷的时候,视线全是模糊的,只能看到二爷的轮廓,看不清他的脸。

    过了一会,二爷就抬脚从我身上迈了过去,朝食灵街入口那边走了,一边走还一边嘟囔着:“老七也真是胡闹,说什么修为和身手都涨了一大截,根本没什么变化嘛。”

    说实话,当时我真的挺不甘心的,本来还以为靠着幽冥通宝修行了一个多月,和二爷之间的差距怎么也能缩小一点了。

    没想到,以前的我,和现在的我,对于二爷来说,根本就没有区别。

    实力差距太悬殊了!

    我盯着二爷那模糊的背影,心里一阵苦闷,却见二爷突然停下了脚步。

    他转过身来,闷声闷气地问了一句:“丰羽是不是给你写了封信?”

    我脑壳是麻的,舌头是硬的,没办法回应。

    接着就听二爷吼了一嗓子:“为什么不告诉我!”

    怪不得我老觉得他今天不对头,好像心里憋了火一样,原来是为了这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君少心头宝,夫人〕〔顾轻舟司行霈〕〔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武道大宗师〕〔一生为你空欢喜〕〔复仇的单细胞〕〔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隐婚娇妻:老公,〕〔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鬼王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