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邪气横行〕〔大侠联盟〕〔网游之汉末风云〕〔卓尔不凡大师兄〕〔他来自秦朝〕〔绿茵之传奇草根〕〔学园都市的女装玩〕〔仙临大秦〕〔末世诸天觉醒〕〔美女总裁的贴身保〕〔造物主说〕〔万古神帝之无限源〕〔绝代凤华〕〔诸天万界反派聊天〕〔大明女皇〕〔逍遥医少在都市〕〔来自瓦歌世界的琥〕〔不科学的圣剑〕〔快穿:反派男神,〕〔超品神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幽冥通宝 第668章 古婆婆的心思
    我就不爱听这话,当场皱了皱眉。

    古婆婆叹了口气:“你和他们几个,本就不是一个天地里的人。资质这东西是天生的,他们就是想赶,也赶不上你,不说修行上的资质,单是你这心智,也不是他们几个能比的。”

    我忍不住将古婆婆打断:“我没觉得自己资质有多好。”

    “你还别说气话,别看我这么个老婆子,眼神不如你们年轻人好使了,可要说这眼力劲,我认第二,行当里就没人敢当第一。你这孩子,修为不错,可根基不稳,要是我没看错,你入行修行的时间,应该不超过三年吧?三年就能有这样的修为,还敢说资质不好?你也不用瞒我,我能感觉出来,从下午到现在,你的修为就一直在涨,也就是因为这修为涨得太快,根基才显得糙了些。”

    “这和资质没关系,”我灭了烟头,将身子转向古婆婆:“修为涨得快,全是托了幽冥通宝的福。”

    古婆婆笑了:“从唐朝到现在,行当里出了多少代阴差了,只听说过幽冥通宝从阴差身上吸走修为,用它来提升修为的,你是破天荒头一个。你敢说,这不是一种资质?”

    我撇了撇嘴,没说啥。

    古婆婆接着说:“孩子,有些话你还别不爱听。你想想,再过上一两年,你的修为境界,和那几个小家伙相比,就不在一个层次上了。咱们这个行当里的人啊,越是能力大,碰上的事儿,也就越是凶险。有些凶险,你能应付的了,你身边的那些小伙计们,也能应付的了吗?”

    我说:“怎么着,婆婆这意思,是让我撇下身边的伙计不管了?”

    “不是撇下他们,”古婆婆想了想,说:“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境遇,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命数,你要是强行把他们带在身边,其实是拖累他们,他们也拖累了你。”

    我舔了舔嘴角,还是没说话。

    虽然我不愿意承认,可古婆婆的话,确实是有道理的。

    今天和独眼青交手的时候,我之所以不让李淮山他们插手,也不是为了和独眼青较劲,而是他们三个出手,不但帮不了我,还会打乱我的节奏。

    孙路远算是他们三个里头能力最强的了,进九龙窟的时候,他和我差距不大,当时出现了几次险情,我都差点没能护他周全,试想如果和我一起进九龙窟的人不是孙路远,而是李淮山,后果会是什么样子,我想都不敢想。

    离开昆仑山到现在也没有多长时,可我也能感觉到自己和孙路远之间的差距在明显拉大,和独眼青交手的时候,如果独眼青全力攻孙路远,我怕是也无法保护好他。

    现在我已隐隐有种感觉,那座传说中的不周山,似乎在慢慢朝我压过来,离它越近,后面的路就越是凶险,那样的凶险,可能是李淮山他们无法应付的。

    五十年以后的李淮山确实靠得住,可那是五十年以后的事了,如今他的能力,还是有些不足。

    我心里正想着这些,古婆婆冷不丁换了话题:“你们几个,是怎么找到这儿来的?”

    她这么一提,我才想起鲁晴的事,在地底下走了一圈,我也没搞明白,鲁晴身上的阴气到底是怎么种下的。

    带着这份疑惑,我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听完我的话,古婆婆就笑了:“是我在她身上种了阴蛊,当初是想用这道蛊物帮她挡一挡子母尸的尸气,后来我被关在地底,种下的蛊,却没机会帮她解。”

    我感觉这里头好像还有别的隐情,问古婆婆是怎么回事。

    通过古婆婆的话,以及目前了解到了一些情况,我才拼凑出了事情的大概。

    早在一个月前,老板娘就来过这里,当时地宫还没建完,古婆婆和子母尸都在旧楼上,老板娘进楼门口的时候,身后还尾随着一个人,那个人就是鲁晴。

    古婆婆说,那时候她就被五花大绑地搁置在一楼,独眼青用一堆木柴将她身子挡住,加上她又不能动,外面的人发现不了她,可她却能透过柴禾堆的缝隙,看到外面的情况。

    她一见鲁晴,就知道鲁晴是个没修为的寻常人,当时古婆婆以为她就是误入的游客,这地方尸气重,也是怕她出事,才动用了阴蛊,暂且将鲁晴保护起来。

    听古婆婆那意思,这条阴蛊算是她养的所有蛊物里最弱的一个,当时她浑身经络被封住,也只能动用这一只了,虽说阴蛊没什么特别之处,但挡一挡尸气还是没问题的。

    后来我老板娘可能是感觉到楼上邪气厉害,她应付不了,就匆匆地走了,在她下楼的时候,鲁晴听到动静,赶紧躲了起来,直到老板娘走远,鲁晴才悄悄追了出去。

    古婆婆说,还好这小姑娘好奇心不重,她要是上了三楼,碰到子母尸就完蛋了。

    独眼青当时跑到周边的村庄购买食物去了,老板娘和鲁晴来的时候,他并不知情。说来也巧,那是独眼青唯一一次长时间离开山头,因为当时地宫马上就要建好,以后他都必须在这地方守着,也是为了囤积足够的粮食,才花了那么长时间下山采购。

    至于鲁晴为什么要跟踪老板娘,其实也好理解,她不是一直怀疑老板娘不是凡人么,得知老板娘要独自深入山林,她要是不动点心思,那才是不正常了。

    不过她也不太可能从海南大学一路跟着老板娘过来,我估计,当时有可能是老鲁开着车,带着老板娘和鲁晴到附近的县市区游玩,期间老板娘找了个借口离开,鲁晴心里有疑虑,才偷偷跟过来的。

    孙路远曾摆阵为鲁晴驱邪,却发现无法找到阴气的源头,并以此推断鲁晴没有被邪祟俯身,只是被邪祟种了一道阴气。这件事也好解释,毕竟用道术解蛊,本来就不太靠谱,他发现不了鲁晴身上的阴蛊,倒也在情理之中。

    正好聊到这儿了,古婆婆从衣兜里摸出一个淡蓝色的药丸,让我用它来解鲁晴身上的阴蛊。

    所有的事都得以真相大白,我在心里舒了一口气,随即又问古婆婆:“婆婆,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还回苗疆吗?”

    古婆婆笑了笑:“不回苗疆,我还能去哪?难道去渤海湾找仉老二啊,他有家有室的,我还去找他干什么?”

    “我主要是怕,您回了苗疆,不周山的人有可能又去找您的麻烦。”

    古婆婆依旧笑了笑:“只要我待在九黎十八山,不周山的人奈何不了我,上一次我也是外出办事,才着了他们的道。”

    其实我很想问一问,她和二爷之间,到底有什么纠葛。可犹豫了半天,还是没好意思问。

    第二天中午,白老狗就来了,和他通了这么久的电话,我这还是头一次见他本人。

    他的年纪估计和二爷差不多,只不过二爷身子骨硬朗,看起来年轻,白老狗却是一脸的沧桑,眉毛和头发全白了,脸上的皱纹也跟黄土坡上的沟壑似的,一条比一条深。不过他的精神头很好,留一个很干练的寸头,身上的衣服整齐干净,行为举止也非常干练。

    唯一让人不自在的,是他那双眼。

    那眼神,凶狠中带着不屑,就跟别人欠他多少钱似的。

    他来的时候,一直转着眼珠子,反复打量我们这几个小辈,每个人和他对上眼以后,都是一脸的不自在。

    直到古婆婆从楼门口出来,白老狗才赶紧堆起一脸笑,和古婆婆说话的时候也是柔声细语的。

    后来我也是听孙路远说,古婆婆年轻的时候,那也是行当里出了名的美人儿,追求她的同道不计其数,白老狗也算一个,只是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大家都变成老头老太太了,白老狗心里对古婆婆的那份惦念,还是一点没变。

    过去曾听张真人说,白老狗和二爷的关系一直不太好,现在看到他在古婆婆面前大献殷勤,再想想婆婆每次提到二爷的时候,那一脸的无奈和埋怨,就能猜到白老狗和二爷的梁子,究竟是怎么结下的了。

    独眼青的尸体,还有地宫里残留的东西,自有白老狗的弟子们去处理。白老狗这会儿也不琢磨别的事儿了,直吆喝着要亲自送古婆婆回苗疆。

    古婆婆也没反对,但在临走之前,先把我叫到了身边,拍着我的后背对白老狗说:“我这条老命没交代在这,多亏了若非和他的几个伙计,你以后对若非好点,也算是帮我还个人情。”

    从白老狗现身至今,我一直没开口说话,之前他好像一直把李淮山当成我了,还特意多瞪了李淮山两眼。

    听古婆婆这么一说,白老狗也是一阵惊:“你不是才入行两年多么,修为怎么这么高?”

    最近老是听人问这个问题,我耳朵都有点疲了。

    没等我回应,古婆婆就开口对我说:“你以后到了苗疆,要是碰上什么麻烦,就报我的名字,在九黎十八山的地界,我多少还是有几分薄面的。”,说到这儿,突然话锋一转:“你还没结婚吧?”

    我一时间没回过神来,还是李淮山嘴快,在一旁替我回应:“他最近刚看上一姑娘,还没追到手呢。”

    “没有就好,没有就好。这年头,中了铁尸毒还能活下来的,除了你和仉老二,没别人了。”古婆婆面带微笑地嘟囔一句,就跟白老狗一起走了。

    (本章完)幽冥通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妖娆炼丹师〕〔回流大时代〕〔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帝国萌宝:奔跑吧〕〔君临星空〕〔九龙刀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