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怒指苍穹〕〔我的时空旅舍〕〔99次逃婚:顾少,〕〔古代的温馨小日子〕〔都市至尊花帝〕〔魔法之徽〕〔重生再世:竹马装〕〔绝品野医〕〔综上所述我爱你〕〔都市妖孽修真高手〕〔校花的透视狂少〕〔重生之逆转仙途+番〕〔都市阎罗狂少〕〔叶哥的传奇人生〕〔盛世绝宠:纨绔小〕〔修真传人在都市〕〔高冷学霸撩妻365式〕〔最后的神徒〕〔高冷男神,限量宠〕〔启禀王爷:王妃,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幽冥通宝 第674章 左手业风,右手业火
    如今的渤海湾对我来说,已变得纷乱无比,为了避免碰到家里人,我开车带着李淮山他们来到郊区,找了一块被杨树林包裹的空地。

    来之前我就让人打听过了,这地方早年是个建筑工地,做的是小产权楼盘,后来地产商因为涉嫌商业诈x骗吃了官司,这块地就一直空着,因为位置偏僻,公开拍卖也没人来接盘,最后只把建材和一些设备卖了,留下了这么一片荒地。

    估计这块地还得空一阵子,我们也正好借这地方安静地修行。

    孙路远还要对仉如是进行摸底,刚到这儿,他就接了个电话,急匆匆地走了。剩下我、李淮山和黄玉忠三个人。

    我让李淮山黄玉忠他们两个和我拉开一点距离,随后就摸出幽冥通宝,开始琢磨怎么能用这东西召出业风业火。

    和不周山的人交手时,我就发现这一风一火威力巨大,如果能够在实战中运用自如,必然能给我带来难以预估的巨大好处。

    业风的气息极端沉静,而业火的气息则是极端暴躁,两种气息如果混合在一起,应该可以组合成类似于幽冥通宝上的精纯阴气。

    关键问题在于,在业风和业火中,我都无法清晰地感应到炁场,尤其是业风,明知道它阴气很足,却又无法从中感应到丝毫阴气,施术召术,说白了就是对炁场的运用,这种本身就不蕴含炁场的东西,该怎么运用?

    我盘腿坐在地上,看着手中的一枚半古钱,一筹莫展。

    黄玉忠看来也不是个对修行特别上心的人,来了以后就时不时和李淮山说话,李淮山不愿理理他,就在那一个人练功,可在黄玉忠眼里,李淮山的默不作声,似乎是对他的一种蔑视,顿时有点恼,奚落了李淮山两句,两个人就开始吵架。

    看着他们两个在那吵个不停,我也不打算上去劝和,就这么远远地看着。

    我总觉得,他们两个现在的样子,似乎能给我带来一点灵光,可这道灵光又时隐时现的,很难捕捉到。

    盯着他们看了一会,我还是没找到头绪,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随后便从幽冥通宝中抽出一道阴气,并尝试着将这道阴气拆分开来。

    如果猜测是对的,业风和业火合二为一,就会转化为幽冥通宝上的阴气,从理论上来说,只要将阴气拆开,就能同时招出业风业火。

    这种想法只是理论上行得通,但我心里非常清楚,它的实际操作难度非常大,甚至可以说根本没有成功的几率。

    阴气已经足够精纯了,里面也没有其他炁场混杂,怎么拆?无非就是将一道阴气拆成两道阴气,性质上不会出现任何改变。

    可现在好像也没别的路子,我还是尝试着将阴气慢慢拆分开来,并试图靠着身上的煞气,改变阴气的性质。

    极煞成阳,极煞成阴,将煞气的浓度压缩到一定境界,它就会转化为阴气或者阳气,这种变化是没有特定规律的,而且就算煞气转变成了别的炁场,也未必能对这股极精极纯的阴气造成影响。

    我几乎调动了全身念力去压缩煞气,无奈自己的修为实在有限,根本无法将煞气的精纯度提升到极限,废了半天劲,心神都被掏空了,汗珠也只顺着鼻梁往下淌,可不管是煞气还是阴气,都没有丝毫改变。

    真特娘的让人丧气!

    长出一口气,散了念力,我又开始琢磨其他的路子,期间视线还是一直锁定在李淮山和黄玉忠那边,总觉得他们两个的争吵,能给我带来一星半点的提示。

    这种感觉无关乎逻辑,只是一种直觉。

    后来我就在想,李淮山和黄玉忠这两个人,感情好的时候几乎不分彼此,可闹起别扭来的时候,也跟有多大的仇怨似的,看那表情,恨不能当场就要把对方给弄死。

    不周山的水火两派也是互不相容,水派掌握着业风,火派能够运用业火,这是不是就意味着,业风,业火,本身就是相克的。

    两种相克的东西混合在一起,如果两者的威力相当,就只能一同消弭于无形。

    想到这,我立即从幽冥通宝上抽出了一股很淡很淡的阴气,比我以往抽取出来的都要淡,都要弱,同时凝炼念力,用脚尖划出九道阳爻,施展大乾阳卦术。

    九道阳爻很快召来了一股比较强的阳气,这股阳气和幽冥通宝上的阴气碰撞以后,两者互相抵消,双双消散。

    我是想看看,幽冥通宝上的阴气被抵消以后,业风业火会不会自行出现。

    这种想法果然还是太天真了,阴阳两消之后,周围一片安详,没有出现任何异象。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又坐在地上,看着李淮山和黄玉忠互相折腾对方,这两个货已经撸袖子干上了,不过谁也不敢下死手,就是你拍我一掌,我挠你一下,你敢薅我头发,我也薅你头发。

    就跟小学生打架似的。

    虽说黄玉忠不像李淮山那么碎嘴子,可实际上这两个家伙的性格挺像的,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同性相斥么?

    同性……相斥?

    我的脑袋里仿佛有光芒闪烁,但我也说不清那道灵光到底代表了什么。

    一边闷闷地想着,我几乎是下意识地从幽冥通宝中提出了两道阴气,先让它们凝成两条细线,再让它们慢慢靠近,盘算着交织在一起。

    也就在两道阴气出现接触的瞬间,我隐约看到,在那个细小的交点上,出现了非常急促的炁场波动。

    只不过这阵波动非常短暂,仅仅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无踪,两道阴气也顺利混合在了一起。

    刚才那道波动,看起来,就像是同极磁铁的排斥反应。

    这时我终于想通了,业风和业火都来自于幽冥地府,它们所夹带的气息,也都来自于阴气。两者间的关系,不是阴阳相克,而是同性相斥。

    两者想要融合,必须跨越这种排斥,才能融为一体,形成真正的阴气。

    一边想着,我就站起身来,快速从幽冥通宝上提取出两道更浓的阴气,并让两者慢慢接触,当它们快要触及到对方的时候,我又强行将它们稳固住,让两条阴气之间,维持着一条头发丝粗细的距离。

    排斥反应又出现了,最初只能在交点附近感应到波动,不过很快,两道阴气就开始剧烈地颤动起来。

    就像是两座高耸的摩天大厦,正在地震中被抖动,瓦解、破碎、坍塌。

    前后也就是不到三秒钟的功夫,两道阴气同时崩散。

    在我的身体左侧,出现了一阵彻骨的凉意,我能感觉到这股凉意,但身体却是暖的,那种感觉,就像是我站在炉火熊熊的屋子里,望着窗外的飞毛大雪,炉火温暖了我的身体,可外面寒意依旧能顺着窗缝钻进来,在我的毛孔周围铺下一道淡淡的凉意。

    而在身子右侧,则浮起了一股极端狂躁的热浪,这半身的感觉和左半身完全相反,就像是我站在寒冷的室外,视线透过窗户,看到屋子里的炉火。摇曳飞舞的火苗给了我浓浓暖意,却又不会将我灼伤。

    左脚旁的尘土被风力卷了起来,地面上快速凝结出一片冰晶,右脚旁的土壤,则在一瞬间变成了焦黑色。

    一边是业风,一边是业火。

    成了!

    兴奋了一小会,我又皱起了眉头。

    现在业风和业火只是在我身子两侧出现,而且要召出它们来,也需要至少三秒的时间。

    三秒钟,看似不长,可在实战中却是致命的。必须先解决这个问题,不然就算能召出业风业火,在没有太大的实战意义。

    为了缩短施术时间,我做了几种尝试,都不太成功,最后也只能退而求次,试着在体内召唤业风业火,这样一来,至少施术的过程相对隐蔽一些,对手也很难预判出我动术的时机。

    刚开始也是失败了,阴气在体内太容易融合在一起,排斥效应持续时间短,不足以让业风业火出现。

    琢磨了半天,我又换了个思路,在两道阴气之间加一道煞气,这两道阴气要想接触,就必须先把煞气挤走,这样一来,应该能延长排斥效应的持续时间。

    别说,这么干还真行得通,有了煞气的辅助,不但召出来的业风和业火更为强力,而且施术时间也缩短到了一秒左右,这完全出乎了我的预期。

    接下来,就该考虑如何引导业风和业火的走向了。

    这比我想象中来得容易,当时我只是用念力改变了体内阴气的走向,业风业火便顺着炁场流向快速移动,我再次改变体内阴气走向,它们竟然也能在半空中改变方向,更让人欣慰的是,业风只受左半身阴气的影响,业火正好相反,只和右半身的阴气保持相同流向。只要左右半身的阴气流向不同,业风业火的走向也可以变化无常。

    “业风业火,这两样东西,绝对可以用于实战。”

    我心里特别兴奋,反复对自己说着这么一句话,后来为了试验风火的威力,我瞄准了对面的杨树林,抽出两大股阴气,极尽所能召出强风强火。

    寒风疾驰,热浪蒸腾,只一眨眼的功夫,一大片杨树被冻成了冰雕,有几根树还被风给压折了,另一片杨树瞬间就化为灰烬,只剩下一地焦黑。

    看着那两片被业风业火席卷过的树丛,我心里就直乐。

    这时候李淮山突然嚎了一声:“卧槽,你用得这是什么术!”

    (本章完)幽冥通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回流大时代〕〔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第一强者〕〔我的邻家空姐〕〔君临星空〕〔超级鉴宝师(风乱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