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逃妾〕〔重生星际养娃日常〕〔王爷偏要娶我〕〔在娱乐圈的边缘疯〕〔重生军婚宠妻:时〕〔王者荣耀:亲爱的〕〔乡村小医神〕〔重生之地球游戏〕〔他从深渊捧玫瑰〕〔木叶的抠脚大仙〕〔女配修仙血泪史〕〔她比蜜糖甜〕〔逆流2004〕〔科技图书馆〕〔娱乐圈毒奶影后〕〔重生商女:季少,〕〔海贼王之BABY5倾世〕〔末世控兽师〕〔我本善良之崛起〕〔惹爱成婚:鲜妻别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幽冥通宝 第709章 剪刀地狱
    我们三个猫着腰,赶紧追了上去。

    钟乳柱落地的时候崩出了不少碎石,即便我们再怎么小心,奔跑中还是会踢到这些石头,被我们踢飞的石头有些落在地上,有些和别的石头撞在一起,都发出了不小的动静。

    那些活尸好像失聪了一样,根本听不到后面的动静,在炁海流沙的视野中,他们还是只顾着闷声前行,没有一个回过头来张望的。

    追了没多远,老温和青崖子就同时凑到我身边,伸手抓住了我的肩膀。当时我还以为他们又发现了异常,可还没驻下脚,就听青崖子说:“一直开着慧眼,我们俩估计支撑不了多久,后头的路你带着我们走吧。”

    他这么一说我才明白,估计是开慧眼的时间太长,他们两个在体力上有些抗不住了。要说他们两个也真是的,明明都有拳脚上的传承,可心思都花在提升修为上了,只要不练术法,平日里就知道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动都懒得动,体能不下降才怪了。

    我在心里埋怨了两句,可眼下这情景也不可能换搭档,我也只能稍稍放慢脚步,带着这两个“瞎子”继续向前走。

    走了约莫有一千多米的路程,前方的活尸就像是收到了指令一样,突然停了下来。我不敢离得太近,就缩在一个隆起的石丘后面,远远地观望。

    现如今,回荡在黑暗中的“沙沙”声变得极为清晰。老温压低声音说了句:“像是有人在磨刀啊。”

    确实,那阵噪响清晰到这种地步,听起来确实像是磨刀石上传来的噪声。

    不过我感觉,在磨刀石上来回摩擦的,好像不是金属制造的刀片,而是一块不算特别光滑的石片,因为那声音太粗厚了,很不正常。

    咔!

    噪音戛然而止,远处的黑暗中又传来一阵很重的脆响,像是骨头被压碎的声音。

    紧接着,前方的活尸又动起来了,它们先是慢慢聚拢,拢到前胸压后背了,才拥拥挤挤地超前方移动。

    我正疑惑这些活尸到底要干什么,前方就飘来了一股很浓的腥臭味,其间还想着肉块被剪刀剪断似的“咯咯”声。

    青崖子拍了拍我的后背,我转头看向他,就见他朝着声源方向扬了扬下巴,示意我过去看看情况,老温则打开了手电,但又不敢直接将光束打向活尸,只让灯光落在地上,余光勉强能照亮前方的一小片区域。

    现在我们已经离开钟乳林覆盖的区域,地上没有多少碎石,只有大片大片的坑洼,里面充斥着暗红色的液体,看起来像血。

    老温打着一支手电走在前面,我和青崖子就压低脚步声,幽幽地跟在他身后。

    绕过活尸群以后,在炁海流沙的视野中,就见前方三十多米的地方立着一座石台,台子顶上还有一个很宽的轮廓,看起来有点像旧时代刑场上用的铡刀。

    在古代,砍头用的刀一般都比较小,一个侩子手就能挥得起来,像这种体积硕大的铡刀、斧钺,都是拿来刑腰斩的。

    我们又朝着石台那边摸进了一段距离,就见两三具活尸爬上石台,将半截身子压在了铡口下,紧接着就有一个身形魁梧的“人”冲上石台,抓住大铡的一端,猛力向下一压。

    刀口一落,接着就是一阵骨头被压碎的闷响,还有血肉被剪断的声音,刺鼻的腥臭味混着潮气,铺天盖地扩散开来。

    那味道实在太猛,青崖子忍不住干呕一声:“呕——”,我和老温赶紧伸手,把他的嘴捂上。可惜已经晚了,站在石台上的家伙听到动静,立即撒开脚步,朝我们奔了过来。

    老温也不知道是慌了神还是怎么了,竟端起手电,将光束直直打了过去。

    灯光正好照亮对方的脸,那已经不成被称作人脸了,五官周围的皮都高高地皱成一团,宽大鼻翼、隆起的眉骨,还有那压在嘴唇上的长牙,活脱脱就是一副民间传说中描绘出的恶鬼相。

    08年我去丰都办事的时候,曾看过一副描绘十八层地狱的壁画,那上面画的阴曹鬼卒,就和我当时看到的东西差不多一个模样。

    真正的鬼卒到底什么样,我自认比谁都清楚,所以当时就在想,眼前这个鬼卒,应该是幽冥通宝按照袁天罡的想象创造出来的。

    也是到后来我才知道,阴曹地府原本就没有具体的形态,鬼卒也没有,它们呈现在阳间的样子,完全是由阴差的潜意识决定的。就拿大小黑来说吧,他们刚出现的时候脸上就是黑漆漆一片,根本没有五官,是因为那时候我从未想象过鬼卒到底什么样,后来我把大小黑当成了两个孩子,天天盼着他们长大,也盼着他们能和我交流,在这时候,他们在我心中的样子,已经和凡人差不多了,久而久之,大小黑就自然而然地长出了五官。

    眼前这只鬼卒可不会像大小黑那样把我当成生身父母,它一边朝这边跑,一边扬起手臂,借着灯光,我隐约看出它手里拿着一把类似于剪刀的东西。

    老温这会儿大概也回过神来了,立即拉着青崖子后撤,我用最快的速度召来业风业火,让风劲和火势一并涌向鬼卒。

    动手的时候,我就隐隐预感业火可能对它不起作用,果不其然,业火刚一触碰到它的皮肤,立即就消散了。

    这家伙和我们之前碰到的穿山甲一样,体内肯定也有幽冥通宝留下的气息。

    好在风劲从它身上掠过的时候,还是在它体表形成了一层坚冰。

    眼看鬼卒的四肢都被冰层锁住,动作一下子满了下来,我也没含糊,从腰间解下一颗手雷,踏着腾云步就贴了上去。

    鬼卒见我近身,立即挥舞着剪子朝我头顶上猛砸,现在它行动不便,出手速度也非常迟缓,我快速作出一个规避动作,催出一记摧骨手,结结实实打在它的锁骨上。

    这家伙没有穿山甲那么硬的外壳,这一拳打上去,直接将它的鼻梁骨摧断。

    经过这次试探,我便放开了手脚,连着打出两拳,先把它的肩胛骨摧断,并趁着它的伤口还没有完全自愈,一把扯住它的下巴,用力一拉!

    它一张开嘴,我就用牙扯断引线,将手雷硬生生塞进它的喉咙里。

    老温和青崖子已经撤出一段距离了,我大喊一声:“卧倒!”,也撒开腾云步撤到他们身边。

    “嘭”的一声闷响,鬼卒大半截身子直接被炸碎,我刚作出一个下潜的动作,还没完全趴下,爆炸的余波连同一大堆腥臭的碎肉同时压了过来,我没能稳住重心,当场就被掀翻在地。

    手雷的威力确实生猛,我这会儿被震得,耳膜都一下一下地疼,整个脑袋也是懵的。

    就听老温在一旁喊:“愈合了,愈合了!”

    他的口气非常急,我赶紧晃了晃脑袋,睁眼朝鬼卒那边看,就见它身上的血肉正在快速收拢,就连散落在地上的碎肉也像是有了意识一样,正朝着它身上聚集。

    一看这情景,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立即撑住地面,打算要站起来。

    手往地上一撑,我就感觉有个很圆润的东西顺着掌边滑了过去,赶紧探一下手,将那东西给抓了起来。

    也是巧了,被我抓住的东西,就是一颗带有幽冥通宝气息的石球,估计刚才它被崩到远处,后来随着碎肉一起朝鬼卒那边聚集,恰好就从我身边滚过。

    当下也没时间废话,我赶紧在掌心中催出一道震劲,把石球给摧碎。

    这东西就是鬼卒的生命源泉,它这么一碎,鬼卒的伤口就无法继续愈合,散落在地上的碎肉也不再滚动。

    老温端起手电,朝鬼卒的半截身子上打了打光,又扭过脸来看了看我手里的石头渣,一脸懵。

    这时候灯光已经照进活尸群里去了,我赶紧将他的手腕压下来,皱着眉头数落道:“老温你怎么回事?”

    老温还是一脸懵:“什么怎么回事?”

    “光都照到尸群里去了!”我心里压着火,口气当然也好不到哪去。

    这些活尸之所以能从石壳里出来,就是因为手电光的惊扰,就他这样不管不顾地那光照活尸,生怕那些活尸不来干我们么?

    听我这么一说,老温这才回过神来,当即也皱了皱眉:“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这心里头老是一下一下的抽抽,刚才确实有点慌。”

    青崖子不知道是什么站起来的,这会儿他快速凑到老温跟前,从防水代里拿出两颗丹药,一颗喂给老温,另一颗自己服下。

    我问青崖子:“你们吃的什么?”

    青崖子也没回应我的问题,只是转头朝石台那边看了一眼,完了才回过头来说:“这一层是剪刀地狱,下一层就是铁树地狱,再往后,还有孽镜地狱。”

    说出“孽镜地狱”这四个字的时候,青崖子刻意提高了音调。

    我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你是说,老温的心智,已经受到孽镜地狱的影响了?”

    “不只是他,我刚才也乱了心智,”青崖子回应道:“只有你不受影响,因为你是阴差。”

    (本章完)幽冥通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君少心头宝,夫人〕〔顾轻舟司行霈〕〔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武道大宗师〕〔一生为你空欢喜〕〔复仇的单细胞〕〔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隐婚娇妻:老公,〕〔空间种田:冷酷王〕〔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鬼王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