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天剑神〕〔关于我的老婆要灭〕〔诸天万界监狱长〕〔重来1976〕〔回流大时代〕〔神武傲天诀〕〔无敌真寂寞〕〔舰队司令〕〔山海,术士〕〔冷刀夜雨听风录〕〔乘龙佳婿〕〔废柴的飞升方法〕〔诸天万界辅助系统〕〔贫道要写书〕〔昆仑神术〕〔诸天降临大逃杀〕〔海贼:召唤亡灵〕〔情深赋流年艾天晴〕〔这穿越要命了〕〔万界之最强擂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幽冥通宝 第717章 引路蜂
    看他那张扭捏到快滴出水的脸,我也实在不好意思多问,只能先把这个疑问压在了心里。

    白老狗也是个急性子,说走就走,我一早猜到了他会想办法驱离自己跟班,但没想到他做得更绝,连声招呼都不跟那些人打一个,就带着我从胡同的另一头钻出去了,临走时还开走了一辆十三座的商务车。

    听白老狗那意思,他们来的时候只开了两辆车,有一辆去送青崖子和老温了,我们现在坐的就是仅剩的一辆。我就问他,没了车,跟着他来的人怎么办,白老狗就回了四个字:“关我屁事!”

    我现在算是明白,白老狗在行当里的口碑为什么那么差了,他就是那种“一个人吃饱了全家不饿”型的人,为了自己舒坦,一般不会去管别人的死活。

    半路上,我突然想起了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赶紧问白老狗:“老白,你今年高瘦啊?”

    “64啊,怎么了?”

    “你驾驶证是c证吧?”

    “以前是a证,60岁那会就强行改成c证了。”

    “停车!”

    其实白老狗说出前一句话的时候,自己就感觉到问题了,得我喊了这一声“停车”,他赶紧把车靠在了马路边上,和我换了位置,他坐副驾驶,我来开车。

    说实话就算是我来开车,碰到检查的也够呛,主要是因为我没带驾驶证,虽说不属于无证驾驶,可一旦被逮住,车子百分之百是要被暂扣的,等交上证件以后才能把车子捞回来。

    可就算冒着这样的风险,我也实在不敢让白老狗来开了,你是不知道,刚才他开车的时候,起步、停车都特别急,那一脚油门一脚刹车的,恨不能把人给吓死,也不知道他有多少年没摸过车了,连什么证对应什么车型都不知道。

    说来也是奇了,我开了这么几年车,从来没碰上过检查,就是偶尔碰上突击查酒驾的,也从来没拦过我的车,好像我这人天生就和“被检查”这三个字没什么缘分。

    就这么一路出了县城,路上也碰上了临时卡,几乎整条路上的车都被拦住检查,就我这辆车被略过去了。

    白老狗一早就知道我没带驾驶证,过卡的时候吓了一身汗,知道离卡远了,他才长吐了一口大气,直呼我运气好。

    我也是一阵后怕,白老狗那边说着话,我这边还在吐粗气。

    这会儿又听白老狗说:“你在前面停一停。”

    我瞄他一眼:“你要上厕所啊?”

    “不是,你停一停,拿个本子把手机通讯录抄下来。”

    我一听就纳闷了:“我闲的没事抄通讯录干什么?”

    白老狗一脸郑重地说:“抄完你就把手机扔了,还有你的电子表也扔了,凡是能被定位的东西都扔掉。”

    一边说着话,白老狗就从口袋里摸出自己的手机,甩手就扔进了路旁的深沟里。

    防内鬼都防到这份上了,说起来也挺悲哀的。

    我也没含糊,立即将手里的所有电子设施都清理干净,可回头一想都觉得不保险,就对白老狗说:“就算咱们把通讯设备都扔了,光靠车牌号,组织里的人也很容易找到咱们吧。”

    白老狗“嘿嘿”一笑:“上车之前我就把车牌给换了,去局子里找你之前,我还避开了其他人,给车重新换了一层漆。”

    我当场就惊了:“咱们这车牌是假的呀?”

    白老狗也是一脸后怕:“要不然刚才看到检查的,我能那么紧张啊!”

    真是服了他了,这种事也不跟我提前说一声,早知道这样,我就下省道,钻村路走了。

    白老狗朝我身上扫了两眼,不禁有些感慨:“要说你这运气也够好的,就穿着这么一身防寒衣上路,设卡的都不查你,真是没天理了。”

    我说:“运气这东西就是这样,从来不和你讲道理,好的时候是大街上随便逛一圈都能发家致富,差的时候分分钟让你对生活失去信心。”

    白老狗撇撇嘴:“你也别跟我这儿贫嘴了,扶手箱里有张地图,你找准咱们现在的位置,然后就下省道,走村路去广西。”

    我问他去广西什么地方,白老狗说这种问题先进了广西地界再考虑。

    说是寻路问踪这种事儿,我和李淮山比那水准就差太多,为了确定自己的位置,先开车走了两三百米,找到一个标识牌,然后又在地图上寻摸半天,才确定了一个大略的坐标点,之后又花了一个多小时,从地图上规划出了一条通往广西的路。

    白老狗嫌我效率低,一直在旁边骂骂咧咧的,起初我不想搭理他,后来车子开上了村道,路不好走,车子颠个不停,他又开始嫌我车技不好,坐在副驾驶上数落我。

    我也不是那种脾气好的人,他说多了,我就烦了,渐渐开始怼他两句,他还挺横,一见我怼他,就开始骂脏话,这一下我也恼了,就在车上和他对着骂。

    平时我说话不多,白老狗很可能是个话痨,单论骂架,我确实不是他的对手,可咱输人不输阵,一直没认怂,就算骂不过,也持之以恒地冲着他嚷嚷。

    说真的,要不是看他是个长辈,就他那没事找事的嘴脸,我早就上拳头了。

    行当里的人都说白老狗是条疯狗,逮谁咬谁,不咬死不松口,我不知道他疯不疯,但我算看出来了,这老家伙城府挺深,他和我骂了一阵,就摆出了一副要打我的样子,但也就是摆了摆这么个样子,到最后也没真亮拳头。

    车厢里这么窄,术法肯定施展不开,要是真打起来,白老狗绝对不是我的对手,我就是想惹他生气,激他动手,只要他主动出手打我,那我就立马还手,最后吃亏的还是他。

    他肯定是看穿了我的计策,才没动手的,不跟你们闹着玩儿,我说真的。

    后来白老狗骂累了,就靠在车窗上休息,我的体能好,继续冲着他嚷嚷。

    白老狗被骂急了,就甩过来一句:“真是什么样的师父教出什么样的徒弟,你比仉侗还下作!”

    我白他一眼:“这种话你别跟我说,有种跟二爷说去!”

    白老狗也瞪眼了:“你以为我怕仉侗么!”

    “你怕不怕他关我屁事啊!”

    乓乓乓……

    车厢里火药味十足,车厢外却传来了急促的撞击声,我和白老狗同时转头去看,就见车前窗上聚集了一群蜜蜂,此时它们正在空中兜着圈子,一下一下地朝前窗玻璃上撞,撞得不重,但声音还挺清晰的。

    白老狗好像忘了刚和我吵过架似的,仔细看了看外面的蜂群,完了对我说:“这是喜妹养的引路蜂,看样子她已经提前到广西了。”

    也就在白老狗说话的时候,蜂群竟离开了车窗,飞到前面去了。

    白老狗朝前面扬了扬下巴:“跟上去。”

    这老东西变脸变得比翻书还快,刚才还凶神恶煞地和我对骂呢,现在突然就变得正经起来,搁谁都没办法马上适应。

    不过我也不想继续吵下去了,就沉了沉气,开着车子朝蜜蜂飞离的方向追了过去。

    前行了大约五十多米,就到了一个丁字路口,蜂群早就不知去向,我也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拐。

    白老头二话不说,立即摇下了两侧车窗。

    就听路口的左侧传来一阵很清晰的蜂鸣声。

    “跟着声音走。”白老狗一边竖着耳朵倾听外面的动静,一边这样嘱咐我。

    这种事还用得着他来提醒,我一早就发动车子,朝着蜂鸣声开了过去。

    车子一走上直路,蜂鸣立马消失,等到了岔路口,蜂鸣就再次出现,为我们指正方向。

    就这么循着蜂鸣一路走,整整一路上,我都没再看见引路蜂的影子,直到五个小时以后,我终于将车开进了三江县,这地方就在广西境内,是个侗族自治县,车子开上县道的时候,车顶上就传来“啪啦啪啦”一阵碎响,期间还隐约听到车顶上传来蜂鸣,估计是引路蜂落在上面了。

    白老狗拍拍我的肩膀让我听说,说到了。

    我朝窗外望了一眼,路上荒得很,看不到行人和车,顿时觉得有点不对劲,就对白老狗说:“这地方好像有点邪性啊。”

    “草鬼婆出没的地方,就没有不邪性的。”白老狗望着窗外说:“稍等一会儿,引路蜂动了,咱们再动。”

    草鬼婆,其实就湘西对蛊婆的另一种称呼。

    没多久,车顶上又传来了蜂鸣,大股蜂群汇成一股,朝着路旁的一座矮山飞了过去,我趴在方向盘上朝矮山那边看,山坡已经被改造成了梯田,在半山腰的天坎上,站着两个熟悉的身影,我眯着眼用力辨认了一下,才发现站在那里的人就是古婆婆和琳儿。

    白老狗也看到了她们的身影,立即变得兴奋起来:“是喜妹和琳儿,快,把车开过去!”

    闹了半天,他口中的“喜妹”就是古婆婆,我早该猜到的!

    白老狗恨不能马上就到古婆婆身边,不停地催促我把车开过去。

    我特别无奈地叹了口气:“老白,白大爷,你真是我大爷,你看清楚了,公路旁边就是条深沟,车子根本开不下去啊!”

    一见到古婆婆,白老狗好像都忘了怎么生气了,我说的话不好听,可他竟然一点也不放在心上,只是“哦”了一声,完了又对我说:“那咱们走过去吧,车先放在这儿。”

    (本章完)幽冥通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千亿盛宠:闪婚老〕〔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我的邻家空姐〕〔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