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凝霜寒雪楚江南卫〕〔神级透视〕〔生死狙杀〕〔星际女Alpha奋斗日〕〔重生商女:季少,〕〔网游之无敌神豪直〕〔烈火救赎〕〔快穿救赎:邪恶BO〕〔狂神刑天〕〔异界邂逅二次元女〕〔唐朝生意人〕〔时空飞盘〕〔武林大逃杀〕〔海贼之副船长红心〕〔万域灵神〕〔幻意梦境〕〔火影之神树降临〕〔朝闻道者〕〔耐瑟瑞尔的辉煌〕〔重生南美做国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幽冥通宝 七百二十七章 牛口山
    大家迅速收点了一下物资,还是由老阮带路,朝着五木开山局进发,开路之前,琳儿就放出了寻蛊,持续监视着方圆二十里内的异动。

    寻蛊每二十分钟往返一次,可每次琳儿得到的信息都是,方圆二十里内确实出现了跟踪者的脚印,却没看到他们的人影。

    到了太阳东升,雨林又一次进入白昼的时候,就连跟踪者的脚印也消失了。

    这样的情况,确实让人很难放心,不怕敌人突然现身,就怕他们藏得太深,现在我甚至怀疑,对方可能早已设好了伏击圈,打断在我们最不经意的时候突然杀出来。

    何文钦比我乐观,路过一个山岗的时候,他还玩笑似地说:“跟踪咱们的人不会已经在林子里转迷糊了吧,没准是掉进沼泽里去了。”

    说起啦,倒也不是没用这样的可能性,但可能性很低,在我看来,既然对方敢跟进来,肯定有着完全的准备,不太可能这么容易迷路。

    一路上,我也发现了好几个理想的伏击点,可对方一直没有显露踪迹,贸然设伏只会浪费时间。

    每走一段路,老阮都会找棵树砍上一刀,下刀不能太重,但刀痕必须足够明显,下刀的角度也要讲究一些,以便做出偷偷留下痕迹的样子。

    有了这些暗号,按说跟踪者就是傻子也该跟过来了,可琳儿的寻蛊就是无法找到他们的踪迹。

    七天以后,队伍抵达了我之前看好的那片洼地,这是一块刚刚开始成形的死地,里面的植被依旧很旺盛,但已经长不高了,枝叶也开始大面积脱落,从雨林上空观望,就能看到树丛之间露出了一个很大的缺口。

    外加这地方污秽之气沉积盘恒,估计再过三四年,就能形成一个隐藏在落叶下的沼泽地。

    秽气可以隐藏我们的气息,植被可以掩盖我们的身影,这里就是绝佳的伏击点。

    即便追踪者依然没有出现,但我还是决定让大家潜伏进去,白老狗和古婆婆在洼地中做了布置,老阮在洼地周边留了不少暗号,只要对方一深入进来,我们就动手。

    可我们在洼地里苦熬了整整一天,那些跟踪者依旧没有现身。

    现在我心里也泛起了嘀咕,跟踪我们的人,不会真的迷路了吧,记得在河边驻扎的那天晚上,他们就有可能跑到我们前头去了,没有老阮给他们指路,在林子里迷失方向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何文钦抬手抹了把脸上的雨和汗,压低身子凑过来对我说:“我们这些人都是老胳膊老腿的,再这么熬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我看还是撤吧。”

    林子里的闷湿和热气简直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现在又赶上下雨,现在大家身上的衣服都变得粘粘糊糊,脚下也是一片泥泞。像这样的环境,待久了确实容易出问题。

    我又让琳儿洒出寻蛊探了探情况,得知跟踪者还是没有现身,只能带着大家先撤出去。

    出了洼地,我又和白老狗合计了一下,决定先去五木开山局看看情况。

    这片洼地距离五木开山局也就是两三里的路程,加上这一带的地势连绵起伏,路不好走,跟踪者走不快,如果他们出现,我们再回来设伏也来得及。

    出了洼地朝西北方向走,有一座比较高的山头,老阮本来想绕着山走,我看山上的植被比较茂盛,就算爬上山顶,远处的人也看不见我们,于是就让老阮从侧山腰带着我们攀上山顶,以便能仔细看看五木开山局的具体情况。

    刚上山头,持续了大半天的雨就停了,趁着阳光大好,我赶紧拿出望远镜,朝着西北方向五百米外的林子观望。

    五木开山局其实有很多种,布置不同,效果也不一样。眼前这个五木开山局属于北靠南望、招风引火的格局,北面是一座比较高的山,山体向南先是一个比较平缓的植被层,再向南,就是一片长势密集的树林,从南到北,地势越来越低,但挡在风口处的这片茂密树林把地势给压住了,就形成了一个相对封闭的风水局。

    此前在天上看的时候,我还没发现有什么异常,现在站在山头上,视线相比于坐直升机的时候有所下移,我才发现在五木开山局的北侧还有两个不明显的小山包,那两个小山包就压在北部高山的小脚下,一般来说,正常的地壳变动不会形成这么怪异的山石,我怀疑那两个山包,应该是人为堆出来的。

    在山包的下方,好像还有一道裂隙,由于植被挡住了视线,我也看不太清楚,只看到在植被的缝隙里呈现出了石头的青灰色,暂且推测那里有条地下裂谷。

    琳儿递过来一瓶水,我也没心思伸手去接,只是放下望眼镜,仔细查看着北部高山的整体形状。

    那两个在山脚下鼓起来的小山包中间相连,远远看去,就像是一个突起的牛鼻子。这么一看,那座高山反倒像个头顶被削尖的牛脸了,而山包下的裂口,就如同一张微微张开的牛嘴。

    想到这,我立即拿出了之前从木坠里取出来的犀牛皮,展开一看,写在上面的文字清晰无比地映入眼帘:“倒转牛口山,八首镇龙匣。”。

    眼前这座山,就是牛口山!

    我顿时变得激动起来,忍不住朝白老狗喊了一声:“金家老宅一定就在这附近!”

    何文钦和白老狗一阵风似地跑过来,我一手拿着犀牛皮,一手指着牛口山让他们看。

    白老狗反复看了看犀牛皮和远处的山头,过了一会儿才问我:“你这些风水传承,到底是从哪来的。”

    我笑着说:“一部分来自仉家,另一部分来自马三保。”

    “马三宝?”白老狗有点狐疑:“就是东北那个马三宝吗?可我记得他是个算命的,不懂风水啊。”

    “不是他。”

    我不知道白老狗口中的马三宝是谁,但十分确定,他说的马三宝,和我口中的马三保,绝对不是一个人。

    马三保,是郑和曾经用过的名字。

    何文钦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直催着我赶紧带他去寻找何家运的下落,可现如今大家都很疲惫,我只能先将何文钦安抚住,并让大伙儿先吃点东西,原地休整一个小时,正好我也趁着这点时间好好琢磨一下“倒转牛口山”究竟是什么意思。

    后来才发现,光是这么无根无据地去想,根本无法整理出思路。等大家休息得差不多了,我还是决定先去北山下看看情况,说不定能有所发现。

    从我们所在的矮山到牛口山之间,是一片被植被掩盖起来的湿沼地,非常难走,好在老阮经验丰富,常常能发现隐藏的沼潭,我们才能平安抵达目的地。

    牛口山脚下果然有条地下裂谷,这条裂谷的两侧谷壁像是被人为打磨过一样,光秃秃壁面上连个借力的地方都没有,根本下不去。

    何文钦有些心急,反复问我金家老宅是不是就在裂谷下面,我也只能实话实说:“暂时还不能确定,还是现在周边转一转,看看情况吧。”

    估计我当时要是明打明地告诉他,金家老宅就在裂谷底下,他弄不好会直接跳下去了。

    不是开玩笑,何文钦确实有这样的能耐。

    为了节省时间,所有人兵分两路,我和老阮、何文钦在裂谷周边查探情况,白老狗他们则上了山。

    裂谷北岸就是一片光秃秃的岩石,没什么可看的,南岸放眼望去就是大片植被,看不清底下是不是埋着东西,我们这一队就沿着南岸查探。

    老阮负责拿着砍刀在前面开路,我跟在他身后,一边仔细查看周遭的情况,一边念叨着“倒转牛口山”这五个字。

    倒转牛口山,怎么倒转?难不成我们还能把整座山给翻过来?

    走了大概两三百米,老阮突然停下了脚步,举刀指着前方的一片矮树大喊:“那里好像有条路!”

    何文钦心急,踏出一个纵步,瞬间超越老阮,直奔着前方去了。

    看何文钦这一手轻身功夫,比善堂的老陈还厉害,老陈的身法诡绝,腾云步一经施展开来,身形变化莫测如同鬼魅,何文钦的轻功却更为灵动飘逸,步法一开,就如同落入林中的浮云一样,肉眼难寻其踪影。

    老阮也不由地惊叹:“这几年,老何的身手越发精纯了。”

    何文钦已经跑没了影,我怕他出事,感激拉着老阮追了过去。

    要说老阮的眼是真尖,我向前走了一百多米,才看到了一条被蕨类植物覆盖起来的石路,路的尽头被一片藤枝给挡住了,何文钦此时正拿着看到,将藤枝一点一点地砍开。

    何文钦听到了我和老阮的脚步声,回过头来喊:“这里有个门洞,里头好像是条暗道!”

    我朝着藤枝覆盖的地方望了一眼,又将视线上移,望向了远处的山体,这条路是正南正北走向,视线笔直向上移动,正好能看到牛口山的山尖。

    倒转牛口山……我好像明白这五个字的意思了。

    “通了!”何文钦突然欢叫一声。

    我朝他那边一看,就见藤枝已经被砍出一道缺口,一个两米高的拱形门洞赫然出现在视线中。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千亿盛宠:闪婚老〕〔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农门悍妇撩夫忙〕〔逆天炼丹师:妖神〕〔医毒绝世:帝尊的〕〔从姑获鸟开始〕〔凌天至尊〕〔鬼王传人〕〔最强透视〕〔复仇的单细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