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梦源〕〔纹以载道〕〔蜂起云涌〕〔系统让我去算命〕〔我有一栋幽灵鬼屋〕〔快穿之男神攻略〕〔最强鬼医:暴君宠〕〔甲壳狂潮〕〔头号前锋〕〔我的武魂是盘古〕〔崛起原始时代〕〔最佳恋爱对象〕〔都市之第一次有奖〕〔史上最坑女神〕〔重生燃情年代〕〔汉末之奇谋〕〔我的邻居是皇帝〕〔睦宋〕〔人道崛起〕〔隐世黑龙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幽冥通宝 第752章 两个何保元
    两年来,我一次意识到鬼门也不是坚不可摧的。

    滂沱的邪气压在青铜鬼门上,鬼门的边缘立即开始消失,青铜打造的巨大的门框仿佛被沙化了一样,邪气席卷过来,大片青绿色的“沙”从鬼门上被卷起,在我的视线里,鬼门已变得越来越纤细,好像随时都有倾覆的危险。

    我已经没有力气再召出一道鬼门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邪气越来越强,青铜鬼门越来越脆弱,心里很清楚,鬼门彻底崩塌的那一刻,就是我的死期。

    “找门,快,找到丑门!”我顶住一口气,头也不回地大喊。

    琳儿在我身后摸索起来,丑门的开关是一个埋藏在水下的遥杆,那东西体积很小,非常难找,我也不确定,琳儿能不能在鬼门消失之间找到它。

    如今鬼门已经半实半虚,它成了半透明的样子,视线穿过它和邪气构建出来的大量风穴,我又一次看到了怨女的影子。

    她正站在钟乳山的顶端,低头俯视着我,在她身边,是数百只五官清晰的老鬼。

    刹血阵里的惊天邪气,就是这些老鬼召来的。

    我大眼一扫,觉得怨女身边的老鬼有点眼熟,忍不住细看了一下,才发现这家伙竟然和何保元一模一样。

    不会错的,我才刚见过何保元没多久,绝对不会记错他的样子。

    但我没办法判断,站在怨女身边的何保元,到底是人是鬼。

    咔!

    鬼门终于快要到极限了,在冥冥之中,我听到了一声清晰的碎裂声。

    “琳儿,快点!”我忍不住大喊。

    琳儿连忙跑到我跟前,将一个弯折的金属杆举到了我眼前,说:“我只找到了这个。”

    我侧着眼一看,她手里的东西,就是操纵丑门的遥杆,没想到竟然断了。

    本来我还打算靠着鬼门多支撑一会儿,为琳儿争取出逃离刹血阵的时间,现在看来,她只能陪着我一起完蛋了。

    这样也好,黄泉路上有个伴儿,只可惜我跟她不熟,一路上也不知道该聊些什么。

    咔!

    又是一阵金属断裂的声音传来,我在心里叹了一声,看样子,鬼门马上就要塌了。

    心里正这么想着,又是“咔咔咔”一阵急响,我这才反应过来,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冥冥中的幻声,而是来自我身后的,实实在在的声音。

    琳儿回身望了一眼,接着就惊喜地叫出了声:“门开了!”

    说着她就抱住我的胳膊,想要拉着我一起走,我扎实了马步,将身子稳在原地:“你先进去,我尽快追上。”

    “不行,要走就一块儿走。”

    琳儿瞪着一双大眼,口气很坚定。

    我在心里感激她的好意,估计她也看出来,就现在这情形,我已经不太可能跟着她一起离开,因为一旦我撤了术,鬼门消失,我们俩没等进入丑门就会被邪气打散魂魄。

    没想到这丫头还挺倔的,我不走,她就死死抱着我的胳膊,也不肯离开,摆明了就是要同生共死。

    话说你至于么,我和你非亲非故的,你放着大好青春年华不要,跟我这叫什么劲啊!

    我见她不肯走,心里大急,当时就像一拳把她打昏,再将她扔进丑门里去。情况危急,即便她是个姑娘,我也不得不动手了。

    当时我心下一横,正要挥拳,身后突然压来了一股非常混乱的炁场。

    这股炁场以阳气为主,其中还掺杂了煞气和戾气,另外还有一分淡淡的阴气,它应该是从丑门中冲出来的,一经出现,就像一把锋利的尖刀,瞬时间将扑天而来的邪气撕开了一道口子。

    我心中惊喜,赶紧对琳儿说:“你快进门,我很快就来。”

    有了这道炁场,我立即散了念力,挣脱琳儿,撒开腾云步就朝钟乳山奔了过去。

    刹血阵里的两座山都由287根石钟乳组成,36根对应天罡,72根对应地煞,170根对应二十八星宿,9根对应北极、四辅。其中三十六天罡中的天哭星,以及七十二地煞中的地魔星,对应了刹血阵中的两道生门,只要将其中一座山上的应位石打碎,就能将大阵彻底锁住。

    所谓应位石,就是对应天哭星、地魔星这两个星位的钟乳石。

    我一早就在机关结构图上找到了这两根钟乳石的位置,如今也不需要浪费太多时间,直接爬上石山找到它们,并动用摧骨手将其摧碎。

    不知道是运气使然,而是金家人早有布置,从丑门中冲出来的炁场,正好能压到这两块石头上,我冲过去的时候,怨女和百鬼都不敢靠近。

    毁掉应位石以后,我赶紧顺奔着丑门方向跑,琳儿这丫头竟然还没走,我从山上下来的时候,她还站在原地等我呢。

    我撒开腾云步从她身边蹿过,一把拉住她,带着她一起冲进了丑门。

    其他的暗门开合都在一瞬之间,可这道丑门却能一直开着,而且这道门开在了石壁上,离池底足有一米半的距离,血水也灌不进去。

    一直到进了门,我才发现何保元就站在门前,他现在还是疯疯癫癫的,可身上那条长衫的衣角却塞进了门旁的一个小槽里,那个槽里可能布置了用来操控丑门的齿轮,衣服塞进去以后,阻挡了齿轮的运作,才导致丑门一直没能关上。

    也不知道是疯疯癫癫的何保元误打误撞将衣服塞了进去,还是刚才他又短暂恢复了神志。

    这种事,让我去猜测,怎么都不可能猜出答案,只有当事人自己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我凑到门前,又朝着钟乳山的山顶上望了一眼,怨女还站在山顶上,立在她身边的那只老鬼,长着一张和何保元几乎一样的脸,只不过老鬼的脸要稍微丰润一点,没有活着的何保元这么消瘦。

    感觉到从丑门中涌出的炁场已经有了变弱的趋势,我不敢再耽搁,赶紧将何保元的长袍扯出了机关槽。

    随着一阵齿轮高速转动的急响,丑门快速闭合。

    说来也怪,这道门一关,刚才还不断涌出的炁场就消失了,连同刹血阵中那滂沱浩荡的邪气在这里也丝毫感应不到。

    等我回过神来,转头朝何保元那边看的时候,何保元又一次没了人影,炁海流沙中也看不到他的轮廓。

    琳儿也打开手电朝周遭扫了扫光,吐一口浊气说:“他又跑了。”

    “跑了就跑了吧。”

    我一边回应她,一边端起手电朝着前方打光,和所有暗门后的密室一样,眼前也是一条石砖铺成的宽阔长路,只不过路两侧的长明灯都已不发光了。

    随后我拆开了其中一座长明灯的灯罩,罩里面的灯锅是空的,没有添加灯油。

    估计这个密室是最后才建起来的,金家人只做出了长明灯,但灯油可能不够了,要么就是他们还没来得及添加灯油,老宅里就出事了。丑门旁边之所有那么一个没机关槽,似乎也是金家人在调试完齿轮以后,没来得及给机关槽封盖。

    一般的机关师布置大阵,都是先开生门,给自己留出一条退路,然后再布置机关阵,可老金家的做法好像恰恰相反,他们是先布置机关,再布置生门。

    可这样做是不是太冒险了,老金家怎么说也曾是一方门阀,行事应该更稳重妥帖一些才对啊。

    又或者,金家人这么做,确实有不得已的理由。

    思来想去也想不出太多门道,我也只能先收一收心,带着琳儿朝石路深处走。

    这条路很长,刚开始路边还有长明灯,走到后半截,长明灯就没来得及摆,甚至连地上的石板都不太平整,好像就是胡乱拿了一些粗切过的原石,将就着铺了一下地。

    到了石路的尽头,就是一口石井,我们现在正处于井底,举着手电朝上方扫光,能看到井口外有一些零散的钟乳石。

    这口井的深度估计有三十米左右,井壁湿滑,攀爬起来确实要费点力气。

    好在我和琳儿的背包里都有登山用的设备,登山索差不多也够长,于是也没废话,立即拿出工具,在井壁上攀爬起来。

    大约爬了有十来米,我就在炁海流沙的视野中看到两个人影正朝井口这边凑近,立即拉了拉琳儿,示意她先停下。

    其实停下也没什么鸟用,光是我们在井壁上砸钉子的声音,就足以暴露我们的行踪了。

    现在我担心,这两个出现在井外的人,很可能就是那两个跟踪者。

    一道刺眼的手电光从井口打了下来,正好落在我的脸上,我不得不抬起手,挡了挡眼睛。

    光线很快就挪开了,接着井口上就传来了白老狗的声音:“你们俩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一听是白老狗的动静,我心里的那块石头总算落下了。

    和白老狗一起来的人是老阮,他们两个放了绳索下来,将我和琳儿拉了上去。

    我问白老狗怎么只有他们两个,古婆婆和何文钦呢,白老狗说他们来的时候路过一条河道,那地方离这里不远,现在古婆婆和何文钦正在河道那边休息,他和老阮也是听到了从井里传出去的声音,才特意跑过来看看情况。幽冥通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妖娆炼丹师〕〔回流大时代〕〔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帝国萌宝:奔跑吧〕〔君临星空〕〔凌天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