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律政大人轻点吻〕〔医统江山〕〔末世版凡人修仙〕〔明朝假太监〕〔一剑独尊〕〔魅色撩人〕〔极品道士闯三国〕〔完美神话世界〕〔幽暗囚笼〕〔谋断九州〕〔迫降异星球〕〔妖孽夫君,找上门〕〔超级工业霸主〕〔漫威之反英雄〕〔回到八零当女兵〕〔穿越到1931〕〔科技改变异界〕〔仙在大明〕〔傲骨狂兵〕〔女神归来:总裁宠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幽冥通宝 第828章 灰眼瞳
    跟着二爷一起来的那个老道此时也凑了过来,他伸过手来扒开我的眼皮,很仔细地观察起来。

    从仙人洞出来的路上,二爷为我做了介绍,这位道长姓陈,是仙一观的观主,今年七十多岁,修为在整个行当里也是排得上号的,而且我听二爷说,这位陈道长表面上像个二百五,其实是个有大慈悲心的高人。

    最近这段时间,二爷和陈道长一直在合力处理葬教的事,这次二爷来仙人洞救我,陈道长恰好手头没什么正事,就跟着一起来了。

    良久,陈道长叹了一声:“小屁孩儿运气还不孬来,在仙人墓里睡了个觉,人没死,鬼眼还大成了。”

    二爷问他:“什么意思?”

    陈道长说:“你原来不说么,他那个鬼眼原来是绿瞳墨虹,那就说明鬼眼没成型,现在成了灰瞳灰虹,这个鬼眼才算是正式成型来。”

    听他这么一说,我又想起了噩梦中的最后一个情景,洛成己将我踩在地上,并把金叶盏里的烛龙血全都倒在了我的左眼上,再回想我醒过来的时候,大黑和小黑都是一副吃撑了的模样……

    二爷的话打断了我的沉思:“若非啊,我和老陈头还有事,先走一步,你们也尽快出山吧,出去以后好好吃顿饭,你看看老九都瘦成什么样子了。”

    说到“老九”这两个字的时候,二爷特地朝掌东海瞥了一眼。

    如果不是二爷突然做出这样的举动,我都快忘了,掌东海是我们老仉家的九爷,景字脉的定门来着。

    随后二爷又对我说:“以后家里的事儿你多上点心,别一天到晚在外头瞎折腾。”

    我冲二爷一笑,二爷没搭理我,又转向了吴林:“小子,我是不是在哪见过你,你那张脸,我怎么越看越眼熟呢?”

    吴林皱了一下眉头,却不敢作答。

    二爷笑着摇了摇头,也没再问下去,只是招呼着陈道长跟他一起离开。

    陈道长说:“怎着这么急着走捏?”

    二爷叹口气:“还有正事得办啊,耽搁不起。”

    说着,二爷就拉着陈道长走向了不远处的一块平地,那里还停着一架直升机。

    我看着二爷的背影越走越远,心里又回想着他之前的种种表现和刚才说的话,越想越觉得不对,我有种感觉,二爷这次来,好像是要跟我诀别似的。

    随着一阵炸耳的“突突”声,直升机上的螺旋桨快速转动起来,地上的草和沙子同时被吹得到处都是。

    直升机升空以后,就朝着西南方向去了。

    这一行到直升机的影子彻底消失在视野中,吴林才走上来,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回头去看他,就见他打开了自己的背包。

    在吴林的背包里,赫然陈放着一个装有黑水的塑料水瓶。

    我没记错的话,这些黑水,应该是他从装有阴尸的石罐里收集来的。

    如果说,我们在地下城中的经历就是一场梦境,那我的左眼该怎么解释,吴林背包里的黑水,又该怎么解释。

    我和吴林面面相觑,平时第一次,我在吴林脸上看到了错愕的表情。

    后来我和吴林、掌东海详聊过那个所谓的梦境,竟发现我们三个都做了同样的梦,掌东海甚至在死后还进了鬼门关,反倒是大小黑,对梦里遇到过的事完全没有什么印象了,他们只记得自己当时特别饿,脑子里什么都不想,就像赶紧吃点东西把自己填饱。

    时至今日,仙人洞中的那次经历对我来说,依然存在很多解不开的谜团,后来我和左有道又进去过一次,但就像二爷说的那样,仙人墓里没有千年老尸,石楼里也没有地室,只有一口古老的阴棺。

    我甚至怀疑,第一次我们进入的可能不是仙人墓,而是一个所谓的平行世界。

    当然,这也仅仅是一种怀疑,我拿不出任何证据来证明,这种怀疑是对的。

    回到商城县以后,老韩为我们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酒席,吴林罕见地参加了这次聚会,本来我以为他会在大家的饭菜里下药,上一次我们进野人山,吴林不就是暗中下药,才让老江老温他们忘了他的存在么,可以让我感到意外的是,吴林这次只是单纯地和我们一起吃饭而已。

    我问吴林,是不是忘了带药了?

    吴林说,他不是忘了带药,而是那些药已经派不上用场了,因为二爷已经认出了他,就算掌东海他们会忘记吴林曾和他们一起进过仙人洞,二爷也不会忘。

    不过事后我还是专程和掌东海他们谈了一下,恳请他们对吴林的事保密。

    回到渤海湾的时候,已经快到2009年年底,很早以前白老狗和古婆婆就说要到渤海湾来找我,可这么长时间过去,他们还是没来。

    我听白老狗说,寄魂庄和葬教的博弈已经到了至关紧要的最后关头,现在整个行当的人都要配合寄魂庄的行动,就连在组织里一向清闲的白老狗也无法厉害,古婆婆也是因为这件事耽搁了行程。

    正好,白老狗不来,也少了一个和我吵架的人。

    在我抵达渤海湾之后不久,吴林再次没了踪影,他走了以后才给我发了封没写寄信人信息的信,让我最近这段时间不要和他共享感官,他有很重要的事要做。

    其实我本来也没打算联系他,趁着这段时间,我要查一查实用的底。

    我这么干,并不是对实用怀有敌意,通过仙人墓的事,我断定实用一定有事瞒着我,他不但对仙人墓非常了解,而且极有可能一早就知道我会在里面遭遇什么、得到什么,他不想将自己知道的信息全都共享出来,怕是有难言之隐。

    这一次,我打算将实用不想说的秘密翻出来,我想帮他。

    为了查实用的底,掌东海特地去了一趟实用的老家,并从那里得知了一件事,老石家在明朝时期出过一个很有名的御医,那个人叫石玉贤。

    实用本来就姓石,原名石庸,他烤火烧的手艺,就来自老石家的真传,而石玉贤,则是那个受到牟尼教影响的明代阴差。

    有了这条线索,我们再顺着往下查,又有了很多匪夷所思的发现,我们查到,老石家和行当里的很多世家一样,都有过更改姓氏的经历,在宋代之前,石家人不姓石,姓洛。

    就在我们的调查工作马上就要取得更进一步的进展时,实用主动找到我,和我摊牌了。

    那天中午,我正在旧货店整理掌东海帮我整理的资料,实用就敲响了店门。

    我知道他是来干什么的,泡了茶,又从老江店里弄了些不错的茶点,打算和实用好好聊一聊。

    实用品了口茶,漫不经心地称赞茶的味道不错。

    我不想绕弯子,开门见山地问他:“六姑父,你对仙人墓应该很了解吧?”

    实用顿时笑了:“你还真是藏不住话,本来我还想先和你唠唠家常呢。是,我很了解那个地方,之所以没有提前告诉你,是因为如果你知道得太多,就没有意义了。”

    “这话是怎么说的?”

    “如果你太了解仙人墓的构造,就不会看到幻象,看不到幻象,你的鬼眼也不会成型。若非啊,你最近是不是在调查我?”

    “嗯,”我点了点头:“六姑父,我觉得你对我不够实诚。”

    实用摆摆手:“不是我不实诚,而是有些事关系到我们老石家的秘辛,我不能说。其实刚开始调查仙人墓的时候,我也没想到它和石家的关系这么密切。”

    我说:“六姑父,听你刚才那意思,你一早就知道我的鬼眼会在仙人墓里成型?”

    实用放下了茶杯,很神棍地对我说:“其实你现在经历的事,早在两千年前就被人算到了。”

    “你逗我玩呢吧?”

    “真没跟你开玩笑,早先为了帮你调查仙人洞的事儿,我专程回老家翻阅了一些古卷,当时我也是从古卷上得知,老石家和仙人洞还有那么深的渊源。其中有支古卷上记载了庄君平和陈汤的一段对话……这两个人你肯定听说过吧。”

    我当然听说过,庄君平可是赫赫有名的汉八仙之一,也是寄魂庄的开宗祖师。陈汤则是西汉名将,“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这句话就是他说的。

    如果不是听到实用这番话,你很难将庄君平这样一个玄学家和陈汤这样一个沙场厮杀的将领联系起来,可回头一想,这两个人确实生活在同一个历史时期。

    我问实用,这两个古人说了什么?

    实用说,当时庄君平和陈汤坐在一起探讨天地间玄机变化、乾坤中阴阳轮转的奥秘,陈汤认为人世间的种种变化都是无规律可循的,可庄君平却说,天地玄机、乾坤阴阳,都有其运转的规律,常人看不出这里面的规则,才认为它是无序的。

    陈汤问庄君平,如何才能看出其中的规律?

    庄君平说,一座山的山势,一棵草的长势,一颗星星闪烁出的光芒,甚至是地上的一洼脏水,都能召示出乾坤易理,用心去看,就能看得出来。

    (本章完)幽冥通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千亿盛宠:闪婚老〕〔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我的邻家空姐〕〔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