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空间之异能商〕〔为将死之人献上卡〕〔星沙若梦〕〔魔武永生〕〔来吧,试试我做的〕〔钢铁之序〕〔焚霜之歌〕〔超神制卡师〕〔最燃宠婚:军少深〕〔废土征途〕〔最强宠婚:老婆大〕〔逍遥小修理工〕〔都市夜战魔法少男〕〔秘碟二十一〕〔史莱姆的进化之路〕〔吞灭万古〕〔从超神开始的无限〕〔史上最牛帝皇系统〕〔重生之巅峰人生〕〔大道逆行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幽冥通宝 第835章 会师贵阳
    就在我犹豫不绝的时候,孙路远的电话响了。

    这通电话是他大伯打来报喜的,说是左有道一行在太阳墓地彻底将葬教击垮,虽说是险胜,但大概是老天保佑,同去的人几乎都活着出来了。

    当时孙路远开着免提,他大伯说的话我全都听见了。

    在孙路远挂断电话之前,我赶紧问了句:“左有道现在干什么呢?”

    电话另一头的人先是沉默了片刻,随后才问孙路远:“你是不是开着免提啊?”

    孙路远说:“车上都是自己人,刚才和你说话的是仉若非。”

    我只知道行当里的人见了孙路远的大伯,大多会叫他一声“孙先生”,但我忘了这个人全名叫什么了。

    就听孙先生在电话里说:“哦哦,是二爷的高徒啊。”

    “二爷怎么样啊,他没受伤吧?”

    “受了点伤,但不严重,放心吧,姚老板也在这儿呢,二爷没事。你打听左有道干什么?”

    “我这边有点事想找他帮忙。”

    “他在太阳墓底受了重创,现在还在昏迷中呢,你找他什么事,很急吗?”

    人都昏迷了,我这点事儿还算个屁,我立即问孙先生:“他有生命危险吗?”

    得孙先生一句:“那倒没有。”,我才稍稍安心。

    说实话我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紧张。

    正巧这时候电话那边有人在呼唤孙先生,孙先生简短地和我道了别,接着就挂了电话。

    得知左有道陷入昏迷以后,我心里总觉得特别忐忑,快到贵州的时候,我向庄有学打听了一下左有道的情况,又要了左有道身边人的电话。

    庄有学给了我梁厚载的联系方式。

    梁厚载这个人比较认生,我刚开始和他联系的时候他总是特别腼腆,后来联系得多了,他的话才稍稍多了一点。

    我也是听梁厚载说,这一次左有道在太阳墓底碰到了一个活了几千年的老妖,为了镇住这只老妖,左有道几乎耗尽心神,之所以昏迷,也是因为消耗太大,休息一阵子就醒了。

    无奈之下,我只能给仉寅打了电话,让他带着炼骨皿到贵州来找我。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掌东海的人游走苗疆内外,几乎摸遍了十八山各个山门的底细,古婆婆时常在贵阳一带活动,可鬼阴山方面却一直没有动静。

    我怀疑,鬼阴山闭门不出,和葬教覆灭有着间接的联系。

    葬教一垮,行当里的力量渐渐变得富余起来,不周山不敢再轻举妄动,连同由不周山一手扶持起来的鬼阴山,也必须小心行事。

    梁厚载说左有道休息一阵子就能醒来的时候,我就觉得他可能没说真话,左有道的伤势怕是比想象中还要严重,果然如我所料,左有道这一睡,就是整整一个月。

    一直到了三月中旬,有一天我正在看掌东海发来的短信,手机突然响了,而屏幕上显示的号码,就是左有道的。

    我就知道这家伙只要醒过来,肯定会联系我。

    电话一接通,对面就传来了左有道的浑实的声音:“听说你最近一直在找我。”

    听他这动静,一点也不像刚刚受过重伤的人,气息还是那么绵长、稳定。

    当时我只以为左有道恢复能力超常,后来才知道,在他昏迷的这一个月里,姚玄宗一直在旁悉心照顾,才确保左有道在床上躺了这么久,身子都没出任何问题。

    我调侃道:“听说你还没结婚吧,我这次找你,是想送你个媳妇儿。”

    左有道当场就乐了:“哟,不劳您费心,我这坨牛粪上已经插了鲜花,容量有限,插不下别的花了。”

    “感觉你状态不错啊。”

    “还行,说吧,找我什么事儿?”

    我就把苗疆这边的情况,以及我的计划大体说了一下。

    左有道听我说完才开口:“你那边的事儿,五月份之前能处理完吗?我今年要毕业了,五月份得参加毕业答辩。”

    我说没问题,苗疆的事最晚四月中旬就能了结。

    左有道和我约定后天上午在贵阳碰头。

    我没记错的话,左有道来到贵阳的那天,正好是龙头节……没错,就是龙头节,那天是阳历的3月17号,星期三。

    左有道不是一个人来的,他还带上了梁厚载和刘尚昂,以及一个叫罗菲的姑娘。

    这帮人下车的时候,我着实吃了一惊。

    不管是梁厚载还是那个叫罗菲的丫头,身上的念力都非常精纯,梁厚载的修为比杜康也差不了多少,罗菲至少是青崖子那个级别的。

    还有那个刘尚昂,这家伙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念力,可一双眼睛里精光闪烁,还有手指上的茧子、虎口偏厚的特殊手型,都证明他是个用枪的高手,而且这家伙看似瘦小,其实非常精壮,身手估计也相当厉害。

    你再看看我身边的阵容,确实和人家存在差距。

    我和左有道充当起了介绍人,将身边的朋友相互介绍了一下,气氛表面上看似融洽,其实背地里隐约透着一股子僵硬。

    黄玉忠早年曾被左有道收拾过,他现在见了左有道还是有点惧怕,梁厚载认生,突然见到这么多人颇有些不自在,李淮山和刘尚昂倒是相当投缘,一见面就聊上了,不过也正因为这两个人聊得太欢,反倒让黄玉忠和梁厚载显得更加尴尬了。

    为了接触这样尴尬,我赶紧引着大家进了饭店,心想只要大家围在一起吃顿饭,喝两杯酒,气氛自然能热闹起来。

    可惜我错了,左有道那边的人都比较自律,都不怎么喝酒,反倒是只有我们这边的人在胡吹海喝,左有道那边的人太冷淡,我这边的人显得有些不礼貌,弄得我和左有道都很尴尬。

    一直到吃完饭回到宾馆,我才算是松了口气,左有道当时也是一脸劫后余生的表情。

    这家宾馆的走廊尽头有个很宽敞的阳台,等其他人都安顿下来以后,我就跑到阳台上抽烟。

    刚把烟点上,左有道就过来了,他开口第一句话就是:“在同辈人里很少见到抽烟的。”

    我回头冲他笑了笑:“我抽烟没瘾,嗨,也不能这么说,我这是心瘾,总觉得一天不抽就跟少干了点什么事儿似的。”

    “嗯,理解。”左有道一边说着话,一边来到了阳台上。

    然后,就是长达五分钟的冷场。

    最后还是我先开口道:“今天不太好意思啊,我身边这几个哥们儿平时热闹惯了,那个……”

    左有道也摆摆手说:“我本来还想跟你道歉呢,厚载他一向这样,认生,接触多了就好了。以前刘尚昂挺爱热闹的,今天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回事,可能是开了太久的车累了。”

    我笑着点了点头,左有道也笑着点了点头。

    又是冷场。

    直到我们身后传来了罗菲的声音:“你们两个也真是的,聊个天也能聊成这样。”

    说话间,她就走到了左有道身边,并将两瓶水分别递给了我和左有道。

    罗菲是个很安静的姑娘,她身上有一种很特殊的气质,你只要多看她两眼,自己心里也会变得非常平静。

    见我和左有道还是没话可说,罗菲就对左有道说:“有道,你二师伯不是说,你要想在修为上寻得突破,就必须找一个炁场纯阴的人来配合你吗,仉若非不就是这样的人?”

    我不禁有些惊讶:“这样的话也有人对我说过,不过我是需要找一个纯刚纯阳的人。”

    左有道身上的炁场就是纯刚纯阳,几乎不掺半点杂质。

    “真是巧了,嗨,我早该想到是你来着。”左有道笑着说。

    我也笑着点头:“确实挺巧的。”

    话音落地以后,我和左有道又开始冷场。

    我倒也不是说不好意思和他聊天,两个大男人,有什么好害羞的?可是我有种特别怪异的感觉,就是每当我看着左有道说话的时候,那感觉就像是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说话。

    试想一下,一个人大半夜不睡觉,手里拿着一把梳妆镜站在阳台上,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喋喋不休地说个不停,那画面真是,要多诡异有多诡异。

    这要是在白天,我和左有道说话的时候就没有类似的感觉。

    好在有罗菲在中间帮我们调节气氛,过了很久,我和左有道总算能够正常交流了。

    他之所以跑到阳台上来找我,其实是受了梁厚载的委托,来向我了解一下苗疆的具体情况,越具体越好。听左有道那意思,梁厚载是个智商非常高的人,虽说从太阳墓出来以后智力好像有所下滑,但总归还是比常人要强很多,这次左有道带着他同行,也是想让他帮我出谋划策来着。

    听左有道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当初我刚刚结交实用的时候就听人说过,我们这个行当里有一老一少两个谋圣,老的是实用,少的,就是左有道身边的梁厚载。

    实用擅长布局,梁厚载擅长破局,这两个人要是联手,这世上怕是没有什么事能难得住他们。

    只不过现在实用不在,布局的事儿只能我自己来。

    (本章完)幽冥通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妖娆炼丹师〕〔回流大时代〕〔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帝国萌宝:奔跑吧〕〔君临星空〕〔凌天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