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奇宝贝之传奇降〕〔火影极光〕〔重生之我要回农村〕〔我的师父很多〕〔重启世界〕〔海贼之恶魔狩猎者〕〔天择训练场〕〔明王首辅〕〔带条锦鲤打篮球〕〔主神猎手〕〔悲风公爵〕〔狂兵归来〕〔才不要做使魔〕〔梦程真的系统〕〔变声大佬〕〔带着红楼闯三国〕〔我有一座军火库〕〔升维之旅〕〔重生末日守护者〕〔湮华碎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幽冥通宝 第896章 明争暗斗
    反正组织上也没几个人认识我,我过去不过去没什么差别,索性就躲在一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默默观察山路那边的情况。

    庄有学带着老左抵达山路,两辆军车正要也停了下来,第二辆车上的人保持着按兵不动的姿态,只有第一辆车的驾驶室里下来了两个人。

    出乎我意料的是,这两个人都不是军人。

    其中一个看起来四五十岁,穿着一身很板正的黑西装,手上还提着一个公文包,浑身上下也散发着一股职场气质。

    另一个的人年纪在二十岁上下,但续着很长的胡子,头发也很长,这人穿一件松松垮垮的长袍,像是特意要将自己打扮成隐士高人的样子,可下车以后却端着副谁都看不起的嘴脸,离着这么远,我都能闻到他身上那股混蛋味儿。

    老左和庄有学到车前和这两个人交谈,黑西装的表现中规中矩,没看出他对老左和庄有学多尊重,但也看不出轻视,反正就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长袍却一直摆着张非常让人不爽的脸,你也说不出他脸上的表情到底是嚣张还是轻蔑,总之就是对人没有最基础的尊重。

    我估摸着,这个穿长袍的小子弄不好会挨揍。

    你们别以为老左平日里待人和善,他的脾气就一定比常人要好,说真的,脾气软的人可做不到他那么杀伐决断,这家伙没脾气的时候是真没脾气,你怎么跟他闹都没事,可一旦脾气上来,再闹可就要挨揍了。

    果不其然,在交谈了没多久之后,老左就动手了。

    不过先动手的不是老左,而是那个穿长袍的年轻人,我也不知道他动手的原因是什么,只看到他突然端了个架势,拂手就朝老左的脖子掠了过去。

    看得出来,这家伙是下过苦功的,这一手拂手功夫相当精湛,手臂带着那么宽厚的袖子在空中挥动,竟还能拂出一股似真似幻的飘渺气势。

    只可惜,这样的功夫吓唬吓唬别人还行,放在老左面前就没用了。

    年轻人的手拂到半空,还没等触及到老左的脖子,他就猛抽一口凉气,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老左的天罡锁已经锁住了他的手腕。

    天罡锁的威力我是见识过的,别说是眼前这小子了,换成我被老左扣住,要想挣脱也得花不少力气。

    黑西装见同伴吃瘪,竟也主动扑向老左,这人的身法也不错,步子虚虚晃晃,一步探出,身形能出现三四次变化。

    老左都没拿正眼看他,随便踹出一脚,正好踹中他的大腿,然后黑西装就趴在地上起不来了。

    常年练习八步神行得来的这股脚力,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论身手,这两个人在行当里也能隐约摸到一流的门槛了,但和顶尖高手老左比起来,两个人还是差得太远。

    这时黄玉忠凑到我身后,小声说:“当初左有道在寄魂庄弄我的时候,比这还轻松呢。”

    我顿时笑了:“谁让你惹他呢。刚才那两个人跟老左说什么了,老左这么大火气?”

    说这话的时候我忘了一个前提,先动手的人不是老左,而是那个穿长袍的年轻人。

    黄玉忠“啧”了一下嘴,说:“刚开始这两个人一直在奚落庄有学,然后左有道就不愿意了,就开始揶揄他们。你别看左有道平日里正经八百的,那嘴可毒了,一个脏字不说,还气得人满脑门冒青烟。后来那个年轻气不过,才动手的。不过看这意思吧,左有道就是故意激他们的,他们要是不动手,左有道也没理由弄他们。”

    “听出这两个人是什么来路了吗?”

    “没听出来,不过听那个穿西装的人说,他们这一次来,就是打算接手这边儿的勘探工作,还让庄有学带着人离开。”

    我在心里盘算了一下,随后就让黄玉忠把孙路远喊来。

    孙路远虽说没能成为信字门的正规门人,但怎么说他也是信字门出身,从小就跟着孙先生和我三叔在各个门派间走动,体察人心本事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我叫他来,只是想让他当个和事佬,到山路上拉架。

    孙路远倒也没推脱,听了我叫他来的意图以后,他只应了声:“没问题。”,就朝山路那边去了。

    本来我站在这么一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说白了也是图个清静,没想到这一时半会儿的功夫,这个小角落里却是热闹不断,孙路远刚走,就有一个穿野战服的战士过来了。

    我朝那人瞥了一眼,见他一边冲我笑,手上一边做出摸戒指的动作,就知道他是掌东海。

    黄玉忠对掌东海不太了解,也认不出他来,直到掌东海到了我跟前,黄玉忠才询问了一句:“你有啥事?”

    我直接越过黄玉忠问掌东海:“摸清他们的底细了吗?”

    掌东海那张假脸上绽出了更深的笑意:“摸清了,军车上全是清一色的工程兵,普通的战士压根不知道自己是来干什么的,他们不知道咱们的组织,也没听说过庄有学。我觉得战士们都没什么问题,但车上有几个兵头,看起来就不大对头了。”

    “哪儿不对头?”

    “每辆车上都有三个兵头……”

    “你别老兵头兵头的,这些人什么军衔?”

    “我问了一下,他们说,自己是二级士官。而且我问得很仔细,他们回答的也很仔细,当时有个人说自己是二级士官的时候,旁边还有个战士帮他纠正,说他应该是中士。”

    2009年七月中旬前后有过一次军改,当时就将二级士官这个军衔取消了,虽说这才过了不到一年,外面人的对军衔的改动不太清楚,但部队里的人,不至于犯这样的错误。

    要知道掌东海的军衔可比这些兵头高很多,他们回答类似的问题,是不能随便乱说的。

    话说掌东海是什么编制,他的军衔怎么这么高?

    掌东海接着说道:“我看这六个人啊,一个个都像是练家子,但都不像在部队里待过。”

    我默默地点头,期间视线一直落在山路那边。

    孙路远果然不负所托,很快就平息了事态,老左也被庄有学拉回了营地,可山路上的两辆军车,却没有开过来。

    看那意思,今天晚上,车上的人是不打算到营地里过夜了?

    老左和我心有灵犀,他下了山路以后随便撒望几下就发现了我所处的位置,要知道我站的地方被一片树影挡着,用肉眼很难看清我的样子,老左又不像掌东海,专门干情报工作的,眼神厉害,直觉敏锐,他能发现我,完全就是因为他能感应到我的存在。

    临进树影的覆盖区之前,老左还在问庄有学:“他们这就是故意找茬,这些人到底是干什么的,和咱们寄魂庄有仇吗?”

    庄有学无奈地叹气:“咱们寄魂庄在行当里一向与人为善,哪有这么多敌人?他们找我的麻烦,说白了,还是因为我坐了不该坐的位子。”

    对于组织里的那些纠葛,我不好多问,老左也知道自己不能问得太深,于是也只是叹了口气,强行打住了话头。

    我问庄有学:“这些人来了,不会影响咱们的勘探进度吧?”

    庄有学的表情十分尴尬:“肯定会影响,他们是想将咱们赶走,自己来接手鬼阴山的摊子。”

    鬼阴山的事儿都了结了才跑来接单子,说白了,这帮人就是来抢功的。

    如果说左有道抢了我的功劳,那我无所谓,可如果这么一帮酒囊饭袋来抢我的功,那不好意思了,我可不会让他们如愿。

    这时老左开口说道:“要说起勾心斗角这种事儿,我是真的不在行。”

    他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了,随即给了他一个笑脸:“你不在行我在行。庄大哥这些年可没少照顾我,现在他碰上了困难,我该帮的,能帮的,一定会尽力帮。”

    老左也忍不住笑了:“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

    庄有学也在一旁客气道:“那就麻烦你了。”

    没过多久,孙路远也回来了,这小子心眼多,不但当和事佬拉了架,还顺道和黑西装套上了近乎,听孙路远那意思,黑西装似乎想笼络我这边的人,以便利用我的势力去对付老左。

    在这货看来,我和老左本来就是二虎相争,表面上团结,其实暗地里也是互相算计,毕竟大家都是年轻翘楚,谁也不想被谁压住。

    不得不说,这帮人在来之前,一定做过不少功课,我入行的时间毕竟短,名声不显,也没几个人知道我的修为道行,如果用常识来看待我,不管怎么看,我都不应该具备和老左抗衡的实力。

    为了拆庄有学的台,竟不惜费神研究我的底细,看样子组织内部的权力纠葛,比预想中来得还要猛烈啊。

    不过我现在要将主要精力放在勘测工作上,没那么精力在这些宵小身上花心思,嗯,既然没功夫搭理他们,那就只能请他们到深渊巨岭里兜上几天,喝几天西北风了。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回流大时代〕〔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第一强者〕〔最强医仙混都市〕〔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凌天至尊〕〔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