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圣与罪〕〔一生一世笑皇途〕〔超级存储系统〕〔电竞男神是女生:〕〔妖皇神宠进化系统〕〔万圣纪〕〔炮灰女配大逆袭〕〔女帝当自强〕〔我本港岛电影人〕〔无限欺诈师〕〔舰队司令〕〔网坛巨擘〕〔抗日之绝地土匪〕〔将白〕〔重装帝国〕〔99次逃婚:顾少,〕〔神厨狂后〕〔超神武道副本〕〔腹黑校草:恶魔甜〕〔神豪的悠闲人生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幽冥通宝 第910章 双魂一体
    老左打电话干什么?

    我心里带着疑惑接通了电话,声音一通,就听老左在对面说:“你快点来一趟滨海浴场。”

    “滨海浴场,去那干什么?”

    “你没发现旧货店里少了什么东西吗?”

    少了什么东西?

    老左的话让我一头雾水,我朝店里头扫视了一大圈,柜台还在,沙发茶几都在,少什么了?

    想着想着,我突然想起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劲了,立即冲到卧室,打开了屋门。

    狭小的屋子里只剩下家具和我出门时常带的行李箱,大小黑、铁锤,都不见踪影。这要是换成平时,我一回到店里,大小黑肯定会冲出来找我抱,可今天我回到店里这么久他们都没出现,也正是因为想到了这一点,我才意识到店里头究竟少了什么。

    我问老左:“大小黑和铁锤呢?”

    老左在电话另一头笑:“都在滨海浴场这边儿呢。”

    不是,怎么他越说,我越糊涂啊:“你带他们去浴场干什么,铁锤又不喜欢水。不是,老左,你到底几个意思啊这是?”

    老左这才沉了沉气,说:“我找到帮李淮山和黄玉忠提升修为的方法了。”

    我不由地惊讶:“这么快!”

    “行了,你别啰嗦了,赶紧来滨海浴场看看,绝对不让你失望,挂了啊。”

    说着,老左就挂了电话。

    我心里一阵兴奋,赶紧拿了车钥匙,撒腿就朝巷子外头跑。

    一直到将车子发动起来,我还在想,老左弄不好是借了大小黑和铁锤的帮助,才找到了为李淮山和黄玉忠提升修为的方法,要不然他不能把这三个小东西都弄到滨海浴场去。

    要说我也是,李淮山和黄玉忠是阴曹辅吏,大小黑是阴曹里的鬼卒,我怎么就没想到两者之间肯定存在某种联系呢。

    一出老巷子,就特娘地赶上了上班高峰期,路上那叫一个堵,我八点动身,到了将近十点才离开市区,好在滨海开发区车辆非常朝,一路畅行无阻,我总算在十一点左右抵达了滨海浴场。

    现在老左所处的位置,就在浴场西南向的一个老渔场,那地方被董老板盘了下来,本来是打算建一条新的娱乐服务带,不过由于规划还没做好,才暂时空置。

    我也是今天才知道,老左和那位帮老仉家拆旧筑新的董老板也很熟。

    刚把车停在沙滩上,大小黑就笔直地奔了过来,我这边一开车门,他们就同时窜进驾驶室,直朝我怀里钻。

    我兜着双手,将大小黑揽住,老左也带着李淮山、黄玉忠他们两个走了过来。

    “怎么个情况这是?”我隔着五米多的海风冲老左喊。

    老左笑着走过来,说:“你养的这两个小家伙,竟然能把他们两个身上的潜力完全激发出来,别说,你身边这两个辅吏,可都是天赋异禀呢。”

    从刚才开始,我就看到李淮山和黄玉忠脸上、胳膊上有淤青,李淮山脸上的淤青有细又长,一看就是被青钢剑的剑柄砸出来的,黄玉忠手腕上浮现着一套很浓的五指印,这一看就是被老左的天罡锁扣过。

    怎么着,他们两个还和老左过过手?以老左的能耐,这两个家伙估计一开战就被秒杀了吧。

    这时老左卷起了自己的衣角,乐呵呵地说:“你看,我也受伤了。”

    我定睛一看,就见老左的左腹上有两个形状怪异的血痕,一个形如盘生在他身上的树根,面积足有巴掌那么大,不细看的话,还以为是老左身上暴起来的青筋,另一个是个小指甲盖大小的圆形淤痕,但这可不是普通的淤青,上面泛着非常眼线的亮紫色,另外我还能感应到从上面散发出来的浓郁尸气。

    “这是他们两个……”我抬头看着李淮山和黄玉忠,说话时的口气有点不确信。

    要是照李淮山和黄玉忠平日里的表现来看,他们和老左对上手,那只能是被秒杀的份儿,老左于他们来说就是一座无法跨越的高山,实力相差之大,可以用云泥之别来形容。

    老左笑着点头:“现在他们两个加起来,和咱们俩单独拿出一个来也差不多了。”

    在老左说话的时候,李淮山和黄玉忠也是一脸开怀地冲我笑,实力骤然提升,对他们来说自然是件乐不可支的事。

    我也是一时起兴,就对李淮山他们两个说:“你们俩过过手,让我也见识见识你们现在的能耐。”

    刚说完,大黑和小黑就从我怀里跳出去,跑向了李淮山和黄玉忠。

    大黑跑得快,一眨眼就到了李淮山跟前,我看到大黑纵身跳起,以为他要让李淮山抱他,没想到大黑竟然直接钻进了李淮山的胸膛里,对,钻进去了,大黑那黑乎乎的身影,整个没入了李淮山体内。

    转头一看,小黑也顺着黄玉忠的肩膀没入了黄玉忠体内。

    被鬼卒入体,李淮山和黄玉忠的脸上都显现出了一股浓重的阴色,乍看就如同寻常人被鬼上身了一样。

    老左在一旁帮我解释:“只有双魂共生,才能激发出他们身上的潜能。”

    我问老左:“这是你想出来的?”

    老左摇摇头,又朝海滩那边扬了扬下巴。

    此刻铁锤正坐在那里发呆,海浪顺着沙滩上的长坡涌上来,正好能抵达铁锤脚边,但又碰不到铁锤。

    铁锤向来怕水,一见到水就跑,没想到面对这漫无边际的大海,它反倒能镇定下来。

    看老左那意思,他能想到双魂一体的主意,也是得到了铁锤的提醒。

    有时候我真的觉得这只笨猫常常神乎其神,总在意想不到的时候给我们带来惊喜。

    这时候,李淮山和黄玉忠已经凝练出了念力,我将注意力转移到他们身上,就见这两个家伙的炁场都出现了怪异的变化。

    两人身上都浮现出了很强的尸气,这原本是尸变的征兆,可与此同时,出现在他们身上的生气也很重,就像是在炁场突变的一瞬间,两人的生命力都从体内爆发出来了一样,而且这道生气盈而不散,一直围绕他们身边,倒也不用担心他们俩因为爆发出大量生气而折损阳寿。

    李淮山踏一步向前,从袖口里抽出了飞爪,他这么一动,我竟从他身上闻到了一股奇异的花香,那味道飘渺恍惚似有似无,如同幻觉。

    舍子花!

    虽说这味道已和我初见舍子花时闻到的气味不同,但我依然能认出来,这就是舍子花的香味儿。

    黄玉忠原地站定,冲出包金长鞭,在他身上,竟也飘出了一红一绿两道邪气,红色的炁场是一股很强的血煞之气,而绿色的炁场,则是混杂了尸毒的戾气。

    如今的黄玉忠除了身体没有出现尸变,浑身上下的炁场和尸煞没什么区别。

    看到他们两个身上的变化,我心里也是惊得一颤一颤的,这样的颤抖,很大一部分来自于兴奋。

    李淮山当初被舍子花种寄身,黄玉忠因为吃了鱼妖肉险些丧命,没想到两人却因祸得福了。

    我心里正想着这些,就见黄玉忠的手猛地在空中兜过一个大圈,将长鞭甩了起来。

    长鞭上融合了尸煞之气,隐隐中仿佛撩起了很强的威势,鞭身在半空中呼啸着划过,连同飘荡在空气中的阴阳大炁,也被长鞭撕开了一道虚虚晃晃的口子。

    那情景,颇有种斩风破浪的气势。

    李淮山也扎稳了弓步,收腰、探手,将飞爪掷向黄玉忠。

    黄玉忠的长鞭走的是大开大合的路数,长鞭一出,身周必然长影撩动,而李淮山的飞爪功夫则更讲究干净利落,飞爪一出,看不出半点华丽,只见爪头在空中划出一道亮色,笔直压向黄玉忠。

    不过在飞爪破空的档口,我隐约看到爪链上有藤枝样的东西在快速蔓延,瞬息间就延伸到了爪头上。

    只可惜那东西好像就是个绿色的影子,虚得很,我也不确定那到底是不是藤枝。

    当!

    随着一声锐响,长鞭的金尖和飞爪的爪头搅在了一起。

    刚才李淮山和黄玉忠他们两个还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现在两个人的武器搅在一起,没法做出那些比较帅的动作来了,这两个货可就不爽了,脸一下子就拉了下来。

    让你们切磋,又不是让你们比帅,你们至于么?

    接下来,李淮山和黄玉忠就开始了无聊的角力,都想将对方的武器拽离手,看着这两个人为了比力气憋得脸红脖子粗,说真的,我都替他们难受。

    本来我还对这场比试充满期待,没想到变成这副光景。

    其实他们俩刚开始交手我就该想到,这两个货关系向来比较扭曲,好的时候好得跟一个人似的,不好的时候恨不能掐死对方,让他们两个搭手过招,很容易发生眼下这样的事儿。

    老左大概也是看不下去了,为了转移注意力,就开始和我闲扯皮。

    不过那也不完全是闲扯,老左说,李淮山和黄玉忠最厉害的还不是手上功夫,他们布置出来的阴阳变阵,威力几乎快赶上老左的罡步了。

    我倒是想看看李淮山和黄玉忠合力施展阴阳变卦,可看他们俩现在的熊样,估计今天是看不到这两个人合作了。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帝国萌宝:奔跑吧〕〔回流大时代〕〔枕上名门:腹黑总〕〔凌天至尊〕〔武道大宗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