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唐云的异能生活〕〔燕堂春好〕〔快穿攻略:撩男神〕〔限量宠爱:总裁新〕〔噬天龙帝〕〔我的学姐超可爱〕〔无限之神话重生〕〔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暴富人生〕〔重生燃情年代〕〔大明钉子户〕〔神道酬何〕〔奇案秘语2〕〔诸天头号大反派〕〔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僵尸道长系统〕〔逍遥小医仙〕〔升级为玄幻世界〕〔诱妻入室:冷血总裁〕〔霸道老公放肆爱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幽冥通宝 第948章 暗流汹涌
    水势变得越发湍猛,老左的声音几乎全都被水声给盖住了,猫猴子的叫声也被水声搅得十分模糊。

    唯独来自于河道中的猫叫声,却完全没有受到影响。

    还是那么清晰,还是那么瘆人,听一耳朵就让人头皮发麻。

    不过听觉敏锐如黄玉忠和刘尚昂,却像是根本没有听到动静,他们的注意力还在老左和猴群(身shen)上。

    这道猫啼,似乎只有我一个人能听见。

    我快速扫视着河道中,试图寻找铁锤的(身shen)影,可目光所及的地方却只有奔腾的水浪。

    有那么一个瞬间,我隐约听到耳旁传来一阵不同寻常的破水声,好像有什么东西从河道里上来了。

    低头一看,就见一只浑(身shen)毛发都被水泡瘪的黑猫刚刚爬上河滩,这会儿正朝着我们这边走。

    原本铁锤胖过一阵子,后来又瘦了,只不过它(身shen)上的毛发比较蓬,平(日ri)里倒也看不出瘦来,现在被水这么一泡,整个(身shen)子细细长长,跟个趴在地上的小老头一样,第一次朝它(身shen)上打眼,我竟没认出它来。

    直到铁锤来到我脚边,又发出一声凄厉的猫叫“喵嗷”

    我顿时一个激灵,错不了,确实是铁锤。

    我低头看它,就见它扬了扬爪子,看那意思是想让我跟着它走,随后,它就猛地转过(身shen)子,一溜烟冲到河道旁,扎(身shen)跳进了湍急的河水中。

    看着水面上快速澎起,又快速被水流扑灭的碎浪,我一时间有点回不过神来。

    铁锤让我们跳进河脉这可是会要了所有人的命啊

    黄玉忠的声音不早不晚地响起“你再说一遍,根本听不清”

    当时黄玉忠就在我(身shen)旁,加上他完全扯开了嗓门大喊,我才能听清他说什么,这话应该是对老左说的,可老左压根听不见。

    就连黄玉忠都听不清大空术的口诀,别人就更不用说了。

    我一个箭步冲到老左跟前,伸手扯了扯老左的肩膀。

    老左回过头来看我,嘴上说着话,但听不清楚。

    我也没功夫解释太多,指指(身shen)后的河道,接着就深吸一口气,转(身shen)朝河滩边缘跑。

    在场的人一下子就明白了我的意思,但在这一瞬间,他们的第一反应全都是犹豫。

    其实我也很犹豫,但如今我只能相信铁锤,没有其他选择。

    而且我心里很清楚,一旦我跳入河道,其他人肯定都会跟进来,因为失去了业风和业火的保护,他们想要避开猴群,只能入水。

    在我脚掌入水的一瞬间,老左和李淮山也都缩着(身shen)子朝水里头扎了,黄玉忠和刘尚昂,还有梁厚载,也都到了河道边缘。

    拼了,都拼了,就算落水以后也是个死,那也比被猫猴子撕碎要好,最起码能留具全尸。

    先是哗啦一阵水声,接着就感觉整个耳朵都堵住,我的整个(身shen)子都已经落入了水中。

    靠近水面的地方水势湍急,可没想到,水面下的暗流竟没有想象中那么厉害,我的(身shen)子在水里打了几个小旋,就靠手脚拨水的力气稳住了(身shen)形。

    再看看老左他们几个,也都没大碍。

    李淮山和刘尚昂点亮了水下探照灯,我顺着光束找到李淮山,将他的探照灯拿过来,别在自己腰上。

    因为只有我(身shen)上的探照灯是朝着后方打光的,其他人很容易明白这是一盏引路灯。

    铁锤正摆动着四条腿,在前方不远不近的地方等着我们。

    这只老猫天(性xing)怕水,水(性xing)估计也不会好到哪去,我怕它出事,所以就没敢耽搁,立即摆动手脚跟了过去。

    别说,我们落水以后,还真有不少猫猴子跟下来了。

    这些黑漆漆的(身shen)影就像是砸进水面的炸弹一样,入水后便笔直下坠,周(身shen)带着咕咕上扬的大量气泡。

    它们一入水,没等稳住(身shen)形,就被水中的金沙折磨得胡乱挣扎起来,可能是因为太过痛苦,这些猫猴子也没了屏气的力气,不一会儿就被河水灌了个满肺满胃。

    大家也没心思去理会猫猴子,一边小心翼翼地避开它们,一面跟着铁锤向前游。

    下水前聚在肺里的氧气维持不了太长时间,没多久,我就感觉(胸xiong)口开始发闷了。

    这时铁锤忽地变了方向,朝着河道的左侧避游了过去,我跟着它游了一段,才看到河避上有个直径在两米左右的人造洞,洞中还嵌着锁链,有大半截链子伸出洞口,在水流的搅动下小幅度地颤着。

    我凑到洞口前,一手抓着锁链,一手端着探照灯给后面的人打光。

    铁锤早就进了洞,等到老左和李淮山抵达洞口的时候,我已经看不到它的影子了。

    这只猫的水(性xing)比我想象中要好得多。

    等梁厚载最后一个抓着铁链进洞,我才收起探照灯,打算进去。

    可还没等我把自己的(身shen)子送进洞口,河道中突然卷起一道极强的暗流,而且流向还是向上的,它来得太突然,这一下我猝不及防,顿时就被卷到了水面上,不过万幸的是,当(身shen)子被卷起来的时候,我一直没松开手里的锁链。

    脑袋一冒出水面,我就赶紧吸了一口气,正要沉入水面,却从余光中看到了两抹青绿色的幽光。

    那道光离我至少有六七百米,它超出了鬼眼的视觉范围,但因为是光,(肉rou)眼却能看得到它。

    我扭头扫了一眼,就见那两道光漂浮在半空中,但并不稳定,正很有规律地起起伏伏。

    当时我就意识到,那可能是某个庞然大物的眼睛,此时它正匍匐在那里,一呼一吸之间,双眼也跟着起伏。

    我看不到那个潜藏在黑暗中的东西究竟是什么,但那双眼睛,却像极了铁锤。

    这时候猫猴子已经顺着河滩追上来了,我不敢再耽搁,立即用手攀扯着锁链,快速回到水下,钻进人造洞中。

    这个洞先是以大坡度倾斜向下延伸,然后又以比较平稳的坡度斜向上延伸了很长一段距离,从头到尾,洞壁上都镶着锁链。

    穿过洞道,就彻底离开了大地脉流经的溶洞,进入一个体积更为巨大的纳水洞中,这地方像是人工开凿出来的,看不到钟(乳ru)石,三十米高的洞顶常年被潮气腐蚀,看起来如镜面一样光滑,洞底铺着一层深度在两米左右的浅水,水面异常平静,只是在洞道出口的位置隐约能看到很浅的小涡流。

    我钻出水面,就见正前方十米开外是一个孤立在水域中的旱岛,小岛的面积足有一百多平,足够大家栖(身shen)了。

    老左他们一早在岛上等着了,铁锤正站在刘尚昂(身shen)边,玩了命地冲刘尚昂叫唤。

    就铁锤那“歌喉”,我听到都头皮发麻,更别说听觉敏锐,又很少和铁锤接触的刘尚昂了。

    这会儿刘尚昂也是恼得不行“我说猫哥,你能不能别叫了,就您这嗓门,我听多了晚上还不得做恶梦啊。”

    我一边朝岛上走,一边对刘尚昂说“你点上酒精炉它就不叫了。”

    刘尚昂显得有些懵,但还是拿出酒精炉来点上,铁锤先跑到远处奋力甩掉(身shen)上水,又跑到酒精炉旁烤火,试图将(身shen)上剩余的水汽烤干。

    刘尚昂看着铁锤,不由地有些惊奇“这只猫还真是奇了,它怎么知道我(身shen)上有酒精炉。”

    “它不但知道你(身shen)上有酒精炉,还知道水底下有条逃生密道呢。”梁厚载笑呵呵地应声。

    老左搭了把手,将我拉上岛“怎么这么久”

    我也没解释太多,只是说刚才河道里出现了暗流,将我卷到水面上去了,多亏我一直抓着锁链才没被卷走。

    嘴上这么说着,其实我心里一直在想先前看到的那双眼睛。

    那分明就是一双猫的眼睛,可细细去想,那双眼睛也太大了,每一个都至少有六十平的平房那么大,这还只是眼睛而已,猫的提醒有多大,根本无法估算。

    想着这些,心中就快速升起了一股巨大的压迫感,让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

    老左大概是见我脸色不太好,就问了句“着凉了”

    我装模作样地笑了笑,说没事。

    猫猴子一路赶着我们前行,应该就是想将我们赶到那只庞然大物的嘴边去,不过我终究没能看清楚那东西究竟是个什么样子,之所以认为它的外表像猫,也只是因为它的眼睛与铁锤很相似。

    想到这儿,我忍不住问铁锤“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河道尽头有什么”

    铁锤专心((舔tian)tian)着自己的爪子,没搭理我。

    我不死心“上一次在仙人墓你的表现就很不正常,我这颗鬼眼能成型,好像也是托了你的福吧。”

    铁锤直接将(身shen)子扭过去,只拿后背对着我,摆明了就是一副不肯合作的态度。

    算了,不管铁锤心里是怎么想的,至少它救了我们的命。

    刘尚昂递了一个刚刚熥(热re)的水壶过来“你刚才在和这只猫说话它能听懂吗”

    老左替我回答“铁锤可是几百年一出的灵猫,它不但能听懂人言,还能通(阴yin)阳、知鬼神,你可别把它当成普通的家猫了。要不是多亏了它,咱们现在可都被猫猴子给撕碎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千亿盛宠:闪婚老〕〔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我的邻家空姐〕〔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