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金牌辅助的王者时〕〔我不是小明星啊〕〔都市酒仙系统〕〔炮灰逆袭:师兄,〕〔不在秦时做咸鱼〕〔直播之末世逃生〕〔极品透视医仙〕〔奕王〕〔未来一亿年〕〔无限英雄之无尽征〕〔乡村神医〕〔毒医凰后:妖孽世〕〔笼斗之野兽之瞳〕〔机甲导师〕〔我的小弟都很牛〕〔超级工业霸主〕〔狂妃难驯,王爷请〕〔杀毒猎人〕〔倾城娇女:将军,〕〔暖婚甜蜜蜜:宁少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幽冥通宝 九百八十四章 青拔
    这时梁厚载也上了阳台,我和老左只能用力朝旁边挪蹭,以便给梁厚载腾出站立的地方。

    梁厚载靠在阳台的栏杆上,也不说话,就是摆着一张愁容满满的脸闷在那儿。

    老左忍不住发问:“怎么了你这是,怎么丧眉耷眼的呢?”

    梁厚载这才将脸扭向我和老左,他张了张嘴,却一句话没说出来,过了小片刻又把头低下了。

    老左追问:“你今天是怎么回事啊?”

    梁厚载回一句:“我在整理措辞。”

    既然他都这么说了,我和老左就没再打扰他,默默等待他把措辞整理好。

    过了半饷,梁厚载才开口对我说:“仉若非,你有没有一种感觉,就是……不周山好像一直被人牵着鼻子走。”

    我有点不解:“不周山被人牵着鼻子走?这话是怎么说的呢?”

    梁厚载就帮我分析:“你看啊,不周山又是在泅水荡培养长生丹,又是在广州塑造小地狱,又是进仙人墓寻找大阴血,又是培养假阴差,每一件事都耗费了他们很大的精力,可他们又每一件事都做不好。我感觉,不周山根本就没有足够的能力做好这些事,就算是单独做其中一件,也不可能做好。”

    我感觉他越说越迷糊,不得已将他打断:“怎么你越说我越不明白呢。”

    梁厚载沉思小片刻才接着说道:“不周山做得这些事,至少需要十年之功,有一些甚至是百年之功,像这样的事,应该一件一件地做才对,可他们却全都集中到一块儿干了。我觉得,好像有一股力量迫使他们不得不将精力分散开来。”

    我说:“这些事儿不周山在千年前就开始谋划了呀。”

    梁厚载摇头:“可所有的事,都是在近几年才集中爆发的,怎么说呢……就是,不周山好像个没头苍蝇一样,他们也不知道自己该将主要精力放在哪一件事上,又或者,有人引导着他们,将精力放在不同的事情上。”

    当时梁厚载其实没想到自己到底要表达什么,所以他说出来的话很乱,从头到尾几乎找不到章法。

    我和老左听着他的话,都是一头雾水。

    后来梁厚载放弃了,叹了口气:“算了,可能是我想多了。”

    我从烟包里抽出一根烟,叼在嘴上点燃,老左和梁厚载集体陷入了沉默。

    事实上,当时的梁厚载确实发现了一些关键信息,怎奈他嘴拙,没能将心中所想表达出来,加上大家的心思都牵挂在马口村那边,也就没再深究这些看似无关紧要的突发奇想。

    三天后,狄正传来消息,说他已经离开葱岭,朝陕西方向走了。

    我约他在四川锦阳碰头,随后便拉上老左,急速赶往四川。

    路上,老左问我为什么把约见地点选在锦阳,这样一来狄正岂不是要绕远路?

    我说之所以选在锦阳,是因为药王谷就在那里。

    经历了十八个小时的路程,我们抵达锦阳的时候已是正午十分。

    仉家在这里也埋了一个暗桩,这人绰号青拔,是个女的,和成都的青虫一样,青拔也开了一家火锅店。

    我仔细看过仉恒给我的那份名单,基本上绰号里带个“青”字的人,开的都是火锅店,而且都集中分布在青海、四川一带。

    先前和狄正联系的时候,我就让他到青拔的火锅店里等我,并祝福他多点点儿东西,我们过去顺道把饭吃了。

    不过我没和青拔联系,名单没有注明她的联系方式。

    没想到我进火锅店的时候,店里的火机能将狄正往外头赶呢,狄正不走,伙计们就硬推着他,这会儿都把他一只脚推出门槛了。

    我立即下车,一个箭步冲上去,单手顶住狄正的后背,正在推搡他的几个伙计顿时被压在了门内,怎么都无法再将狄正推出半步了,狄正被我和伙计们挤在中间,一副要窒息的样子。

    “你们怎么还赶客啊?”我问门框内的几个伙计。

    他们这才发现是我挡住了狄正,立即有人回应:“关你毛事,我们想赶就赶!”

    哟呵,说话这么不客气!

    我立即在手上加了点力气,直接将狄正送进了门,刚才还在推搡他的几个伙计全都被推翻在地。

    一进店,我就知道伙计们为什么要赶狄正走了。

    这家店的生意非常火,每张桌子都是满客,还有不少人排队,可狄正不但自己占着一张大桌,还只点了一份白菜和一份豆腐。

    我不是让他多点点儿吗,他就点这么两样东西,就坐在那不走了,店里人八成以为他是故意来捣乱的,才一门心思要赶走他。

    回头一想,我才意识到自己疏忽了一件事,那就是养尸人一脉向来以穷著称,这家店看起来规格不低,菜价肯定也不会太低,狄正就是想多点点儿东西,也没那么多钱。

    我在心里叹了口气,伸长脖子朝店里头大喊一声:“青拔!”

    在我喊话的时候,有两个伙计爬了起来,兜头就往我这边冲,我稍稍探手,随便发一股猛力就把他们推了个七零八落。

    这时候,附近的一些食客发现门口出现了打斗,有些人拿出手机打算拍视频,有些人在看热闹,也有人起身离开座位,看样子是想过来拉架。

    眼看店门口就要乱腾起来,也就在这档口,一个眉目清秀的女人从二楼的楼梯口探出头来,对着我这边问了声:“你是哪个?”

    我立即料定这女人就是青拔,赶快回应:“我是家里的人,前段时间我才刚刚见过青虫。”

    这些暗桩之所以能成为暗桩,不只因为他们手段高超,心思也是一等一的老辣精明,青拔听我这么一吆喝,立即猜到了我的身份,一边忙不迭地朝门口这边跑,一边大声吆喝:“哎呀,这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么,哪有伙计打东家的。快起来,都快起来,在东家眼前都表现得好一点儿!”

    东家这个词,现在已经很少有人用了,青拔这么一开口,很多人都将好奇心转移到了她身上。

    她的动作很快,箭步过来,将伙计们扶起来,又邀我们上了楼,正好老左这会儿也进了店门,也就跟着我们一起上了楼梯。

    一到楼梯口,青拔见左右没有陌生人,就让一个伙计回大厅,向食客们解释一下刚才的事儿。

    就说我们这儿拍节目呢,不是真打架。

    这女人心思够细,应该能担重任,青虫给我的印象也不错,接下来对付不周山,总归要是需要这样的人为我提供助力的。

    上了二楼以后,青拔又带着我们来到了厨房旁侧的一间屋子里,屋门上挂着一块“储藏室”的牌子,其实里头没放什么杂物,只摆了一张桌子和几把椅子,显然是个秘密会议室。

    青拔开了灯,小声询问我:“你就是小二爷?”

    我瞥她一眼:“怎么,看起来不像?”

    “像,像,尤其是你身上这股子霸气,跟二爷一样一样的,”青拔笑呵呵地说着:“我就是没想到,小二爷竟这么年轻。”

    我礼貌性地还了一个笑脸,权当是回应了。

    青拔倒也没再多做停留,只是说等会她会亲自端过茶水来,进门之前会先敲门的。

    待青拔走后,我就冲狄正扬了扬下巴:“丹药到手了吗?拿出来看看。”

    狄正不敢怠慢,立即从随身携带的腰包里拿出一个干净古朴的红木盒子。

    用来制作盒子的板材上抹渡了防腐防潮的油层,以至于这只盒子经历了数百年的岁月,却依旧坚实如初。

    狄正在一旁提醒我:“这个盒子上有个特殊的法阵,只有祖巫的血才能开启它。”

    我笑了笑:“就算有法阵,也要结合精密的机关才能发挥作用,只破机关,不破法阵,一样能将盒子打开。”

    正巧青拔敲响了门,老左开门让她进来,她放下茶具以后就打算立即离开。

    我一边从背包里拿出开启机关用的工具,一边扬起脸来对青拔说:“青拔,你留下来。”

    青拔的反应有那么一点点市侩:“不太好吧,我又不是小二爷身边的人,你们这一看就是在密谋什么……不适合我听的事儿。”

    “放心留下,不会害你的。”我随口说了这么一句。

    我知道青拔的市侩可能就是平日里的一种伪装,本质上她还是景字脉的人,对于仉家是绝对忠心的。

    青拔也没在拒绝,走到桌,帮大家一一斟了茶水。

    我先拿出铃锤,在红木盒子上敲敲打打,用最快的速度弄清了盒子里的机关结构。

    在这个盒子里有个非常复杂的千蛛阵,里头的机关触发器估计至少在一千个以上,一般的思路上,将每一个触发器都关掉,盒子就能打开了,可真要是这么干,那可就太花费时间了。前段时间我曾在老仉家的密室里复制过老金家千蛛阵,发现这种阵法看似复杂,其实阵中只有一条用于连接各个触发器的引线,只要找到引线的位置并将其拉断,就能轻松破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回流大时代〕〔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第一强者〕〔最强医仙混都市〕〔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凌天至尊〕〔君临星空〕〔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