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武剑神〕〔变身在漫威世界〕〔咸鱼的自救攻略〕〔心里有个兵工厂〕〔重回80当大佬〕〔史上最坑女神〕〔开启一九九五〕〔最强军宠:蜜爱狂〕〔重生神医娇妻:首〕〔我开了一家黑店〕〔星海图书馆〕〔重生之带娃修仙〕〔最强狂少〕〔我的无限修改器〕〔甜蜜婚令:陆少的〕〔逆天狂妃:禁欲王〕〔战少体力好:宠妻〕〔女帝家的小白脸〕〔恃宠而婚∶总裁小〕〔一品道门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幽冥通宝 第1034章最后的底牌
    刘尚昂被我骂了,过来的时候也是一脸赌气的样子,像这种时候我爸插不上话,还是得老左来当和事佬。

    老左朝刘尚昂扬了扬下巴“说说吧,怎么把你的看家利器给扔出来了”

    言语间带着一点点玩笑的意思,但我听的出来,老左现在也是憋着火的,平白让张大有给逃了,就他那个脾气,不急才怪呢。

    你们别以为老左脾气好,我反复说过很多次了,这家伙只是大部分时候比较平和,但不代表他的脾(性xing)温和,相反,这家伙要是发起火来,那火气简直能把天烧个窟窿。

    只不过当着我的面,他也不好意思爆发出来。

    刘尚昂跟着老左多少年了,老左现在是什么心(情qing)他还能不知道

    这会儿他虽说还有点赌气,可终究也不敢逆了老左的意思,只能开口解释道“张大有(身shen)上有股子特别危险的气息,要是放在平时,你们俩想压制他肯定一点问题都没有,可是现在你们都是强弩之末了,要是真打开了,胜负很难说。”

    老左蹙了蹙眉“所以你就把光音弹扔出去了”

    刘尚昂点头“我当时就是想赶紧把那家伙赶走,最起码能给你们俩争取一点休息的时间,可我哪能想到,它还真能跑了。”

    我心里头还是有火,但我也知道,刘尚昂可能是对的。

    其实单从张大有扑向我的时候所展现出的速度,我也该想到,他已经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但因为惯(性xing)思维,我只是看他(身shen)上的念力不强,修为不高,就认为他很容易对付,着实有点轻敌了。

    别忘了,刘尚昂和李淮山一样,对于危险,都有一种天生的敏锐。

    他的话,不可不信。

    到了现在,我爸才提溜着两瓶水过来“来来来,都喝点水,沉沉心,年纪轻轻的,哪来这么大的火气。”

    我接过水瓶,对刘尚昂说了句“不好意思啊,刚才有点激动,不该骂你。”

    刘尚昂顿时就乐了“没事儿。你看你说的,咱俩谁跟谁啊。”

    要说起来,刘尚昂的脾(性xing)比我好太多,我要是平白被人骂了,估计得好几天缓不过来,就算对方给我道歉,我心里头也得攥个疙瘩。

    刘尚昂不一样,前脚还在吵架,后脚他就把火气消了。

    从这一点上来说,我应该向他学习。

    老左见我和刘尚昂重归于好,于是将话头引到了正题上来“这地方没有暗门吗,张大有怎么消失了”

    我说“刚才找了一下,确实没有暗门,岩壁也是实心的。老左,你还记得泅水((荡dang)dang)底的大深渊吗”

    老左点头“当然记得。那一次,地底下也出现了巨大的生命体,深渊也凭空消失了,在地宫中,也有这么一条螺旋下延的梯道。”

    他能这么说,就说明他明白我的意思。

    刚才我是想说,葬龙谷里的这座土冢,和泅水((荡dang)dang)地底深渊应该粗存在某种共(性xing)。

    说不定在张大有消失之前,岩壁原本还是一条幽长的隧道,可张大有触动了这里的某种契机,导致隧道突然消失,就如同当初的底下大深渊突然消失一样。

    而且我猜,张大有很可能知道如何触动那道契机。

    老左端起手电,照亮了(身shen)后的路。

    刚才跑得急,我也没特意去观察周遭的(情qing)景,直到老左拿手电这么一照,我才发现在左侧道壁上,刻着一条极长的龙(身shen)。

    这条龙(身shen)在整个隧道里蔓延,连绵不断,但因为石壁的出现,龙头已经看不到了。

    我不知道这条龙纹原来是不是完整刻画出了一条龙的样子,但是现在,它已变成了一具无头龙尸。

    老左收回手电,语气低沉地问我“你觉得这是巧合吗”

    我摇了摇头,说不确定。

    随后,我带着刘尚昂和我爸在土冢内逛游了几圈,老左则一早跑到外面去联系邢伟了。

    在螺旋梯道的底部,我们发现了一撮食指长的柔毛,目测这些毛发应该是祖巫和张大有厮杀的时候,从张大有(身shen)上扯下来的,周围还散落着一些血迹。

    但除此之外,竟没有其他发现。

    无奈之下,我们只能收起这些绒毛,又带上了祖巫的尸体,到地面上和老左他们汇合。

    一下土冢,老左就迎面走了过来。

    我看他神色有点交集,便放下祖巫的尸体,随口问了句“怎么样,邢伟他们没事吧”

    老左摇摇头“邢伟没事,据他说,他们一路将张大有一行送到了川地的秘密监狱,没有受到任何阻拦,也没有出现其他意外。”

    难道说,张大有是从秘密监狱里逃出来的这不太可能吧。

    我问老左“张大有现在还在监狱里吗”

    “大伟正好就在四川,我让去监狱里查了,估计很快就能有结果。”

    正说着,老左的手机就响了,他接了电话,打开免提,电话里立即传来了邢伟的声音“张大有这不还在这儿吗,怎么着了你这是,一惊一乍。哟,这怎么还有回音啊,你开了免提”

    我立即对着电话说道“监狱里的张大有是假的。”

    邢伟当时就惊了“假的这怎么可能呢,我又不是没见过他。”

    “大伟你听我说,现在你就找几个好手,去牢房里把这个假的张大有给绑了,一定要绑结实了,嘴巴也塞牢了,防止他自杀。捆好以后,分别在他的太阳、迎香、地仓、印堂四个(穴xue)位上按压一千下,力道不用太大,按完以后你看看他的五官有没有变化。”

    “行,那我先不挂电话,你等着我。”

    接着就是一阵继续的脚步声,以及邢伟喊人的声音。

    一分钟后,电话另一头出现了片刻的嘈杂,再然后就跟着一阵长时间的沉寂。

    约莫过了快半个小时,才听到邢伟在电话另一头骂了句“特娘的,还真是假的呀这小子的面相还真变了”

    听到这话,我先是松了口气,然后心里头又是一阵发紧。

    之所以松了这么一口气,是因为,如果牢房里的张大有也是真的,那就无法解释葬龙谷里的张大有是怎么回事了。

    心里发紧,是因为我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实用。

    这家伙当真是算无遗策啊,我们从头到尾,都没逃出他的算计。

    为什么牢房里的张大有是假的那是因为,我们在境外追上张大有一伙的时候,张大有就已经被调了包

    实用还是算到了我会冒险出境,所以才留了这么一招后手。

    大爷的,这家伙实在太精了

    我急得直想跳脚,老左一边拍着我的肩,让我别急躁,一边对着手机说“再看看这帮人还有没有假冒伪劣产品。”

    邢伟应一声“得嘞”,就办事去了。

    我们等了足足三个多小时,邢伟才打回电话来,说果然还有两个假货,一个是师华荫,另一个是个女的,叫方静雪。

    我忍不住问“是不是一个穿红衣的女人”

    邢伟应声道“可不是就是那女人被送进来的时候,浑(身shen)上下一片火红,特娘的跟朵花似的。”

    “这女人是谁”

    “是个隐修,听说是不久前才加入不周山的。”

    我一直以为这女人就是净衣谷的谷主来着。

    这么说,被掉包的三个人,早年间其实都是不周山权力中心外的人,记得我当初在南海见到师华荫的时候,他应该还是不周山的编外人员。

    我问邢伟“其他犯人的伤势怎么样”

    邢伟说“快出境的时候,他们都吃了强行激发潜力的药,可和你们打了一场以后就废了。那种药对内息、经络的伤害极大,这帮人估计此生都无法再得到以前的修为了。”

    “好好审一审这些人,争取从他们嘴里(套tao)出实用的下落。”老左抢言道。

    邢伟却在电话另一头叹了口气“别想了,没戏。这帮人吃的药,还有一种药效,就是抹除记忆。卧槽你是不知道,现在这群人就跟群白痴没什么两样,吃喝拉撒都快不能自理了。哎哟,他们的记忆消得是真彻底啊,连筷子、牙刷怎么用都能忘了,好在还没忘了怎么说话。”

    实用也太狠了,自己人也往死里坑。

    眼看从邢伟嘴里也得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老左索(性xing)就把电话给挂了。

    “你这个六姑父不好对付啊。”老左收起手机,无奈地叹气“他本来就无比聪明,加上他太了解咱们,咱们却不了解他,这真是天大的麻烦。”

    我爸还在一边长他人志气“石头从小就特别聪明,咱们要是跟他比计策,那甭说,一准比不过他。”

    不过不得不说,我爸的话确实没错。

    虽说我们这边也有一个被称作小谋圣的梁厚载,但他和实用比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关键梁厚载本来就不擅长算计别人,只是擅长破解别人的计策,在不了解实用意图的(情qing)况下,他也拿实用没辙。

    既然拼计策肯定输,那就拼底牌。

    现在在我的手里,还有一张底牌,是实用和老左都不曾见过的。

    而这张底牌,就是吴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九龙刀帝〕〔君临星空〕〔枕上名门:腹黑总〕〔凌天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