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头号前锋〕〔重生八零之军妻撩〕〔咸鱼大进化〕〔烈日乌云刀〕〔杨小落的便宜奶爸〕〔捡到一个星球〕〔重生空间:首席神〕〔穿越之娱乐香江〕〔骑士和牧师与法师〕〔二次元女友攻略系〕〔小农民大明星〕〔东京名侦探〕〔重生明末之中州崛〕〔我的放牛班〕〔我的王妃我的国〕〔绿茵毁灭者〕〔钢铁之序〕〔诸天万界监狱长〕〔来自瓦罗兰的最强〕〔穿越八零:麻辣小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幽冥通宝 第1050章冷焰
    至于他这话是真是假,我无从判断,楼体周围的火焰烧得太旺,火苗的颜色太亮,导致我只能大约看出古塔的轮廓,根本无法辨认出它的建筑风格。

    识香辨古就更不可能了,这么大的,我要是把鼻子凑上去,非被烧成碳不可。

    “怎么进去”吴林冷不丁地开口问了句。

    没想到这一问竟然把偃雨给问住了,他压根不知道古楼的入口在哪。

    不过有一件事他确实没有撒谎,他的确没有来过这个地方。

    面对古楼上疯狂飞舞的火苗,偃雨明显有些胆寒,绿色的冷焰让周围的空气都变得极寒冷,可偃雨的额头上竟还挂着大片冷汗。

    吴林询问入口无果,只能凑到我(身shen)边来“你说,他的父辈人是怎么进入古楼的。”

    我明白吴林的意思,笑着点头“这地方肯定有机关。”

    这只是前半句话,后半句话是“但偃术不同于普通的机关术,我未必能破解这里的机关”,为了不打击吴林和偃雨的信心,后面半句话我选择不说。

    要想破解这里的机关,我感觉还是应该从那些异样的火焰开始着手。

    我先是从背包里拿出了一把工兵铲,用纱布沾一些酒精,再将纱布缠在工兵铲的铲头上。

    目前还不能确定这些看上去和火焰相似的东西究竟是什么,毕竟真正的火焰可不会呈现出这样的低温。我不敢直接上手去触碰火苗,只能讲缠着酒精纱的工兵铲戳进了火中。

    这么做本来是想取一点火种过来研究研究,可没想到,铲子一入火焰,没看到沾了酒精的纱布燃烧,却发现整个铲头一下子消失了。

    那不像是被火烧融了,更像是接触到火焰的铲头和纱布在一瞬间被传送到了另一个空间。

    我赶紧将工兵铲拉回来看,整个铲头消失得无影无踪,半截铲杆也被“吞噬”了,铲柄的断口呈现出一个非常光滑的弧形,就像是被某种极端锋利的东西蒯出来的一样。

    这边我正对着工兵铲皱眉,吴林就从背包里掏出一颗手榴弹,甩手就朝古楼扔了过去。

    我心里顿时一惊,这要是手榴弹被引爆了,到时候冷焰被炸得四处迸溅,那可真是闪无可闪啊。

    可吴林仿佛一早就知道这些冷焰的特(性xing),甩手扔雷的动作行云流水,没有半分迟疑。

    手榴弹在我的注视中没入了火苗,却没有出现想象中的爆炸。

    它消失了,就如同之前消失的铲头和纱布一样,毫无征兆,无影无踪。

    这些火焰,仿佛具有无声无息间吞噬一切的能力。

    吴林皱起了眉,对着被绿火层层包围的古楼沉思起来,良久,他才开口对我说“以前老学究曾提起过这些东西。”

    当时他还在沉思中无法自拔,话说得有些含混。

    我就问了句“提起过什么”

    吴林说“冷焰,他提过这些冷焰,还有这座留,他肯定来过这里。”

    说话间,他的脸色还是冷冰冰的,可眼中却流露出一份不正常的兴奋和癫狂。

    好在这种异样的狂(性xing)很快就被吴林压制下去了,他的眼神恢复了正常,脸上还浮现出一抹自嘲似的笑意“要是运气够好,咱们俩都能变成造物主。”

    我白他一眼“说得什么疯话。你认识的那位老学究说没说过,该怎么穿过这里的冷焰。”

    吴林一边思考,一边回应道“老学究说,这些冷焰都是四重空间里的东西,它们就像是四重空间的人,不管什么东西接触到它们,都会被传送到另一个为止的空间里去,而且是随机传送。就好比说,你把手扎入冷焰中,手上的皮(肉rou)、骨头,瞬间被切割成无数细小的碎片,随后这些碎片就会被输送到随机的地方。”

    也就是说,这些火焰,分明就是一道精密无比的切割机,只要触碰到它,百分之百没命。

    其实吴林只要说这东西相当危险,千万别碰就行了,省得啰嗦那么多,而且他也没说,究竟怎样才能穿越焰层。

    我只能重复发问“怎么穿过去”

    吴林说“老学究没说,不过他曾说,这东西不属于咱们这个世界,所以咱们这个世界的所有物体、元素,都无法直接对其产生影响。四重空间里的东西,只有同空间同属(性xing)的物质、元素,才能对其产生影响。”

    听他这么一说,我立即眼前一亮,随后便催动幽冥通宝,从中召出业风业火和忘川水,一股脑全朝着古塔甩了过去。

    业火无法对冷焰造成形态上的影响,但它可以让周围的温度稍稍回暖,两股火势碰撞在一起以后,偃雨那蜷缩在一起的(身shen)子总算稍微伸展开一点了。

    在夜风的吹拂下,冷焰的颜色先是渐渐变深,最后竟彻底变成了深海一样的黑蓝色,只不过业风持续的时间不长,黑蓝渐渐变浅,最后整个空间都和冷焰一起变成了透亮的宝石蓝。

    随后接触到冷焰的,是业风业火生成之后产生的副产品忘川水。

    一小捧忘川水呼啸着冲进冷焰中,下一瞬间,大片冷焰就以忘川水的落点为中心,朝着四周驱离,浮现出一块直径在两米左右的圆形墙面。

    但这一点点忘川水当然不足以将遍布整座古塔的冷焰扑灭,没多久,墙上的焰圈就渐渐回拢了。

    吴林从鼻子里吭了口气,闷闷地说“你召来的这些东西”

    话只说了一半,吴林就陷入了沉默。

    我朝他扬了扬下巴“接着说,我召来的东西怎么着了。”

    吴林脸色微沉“应该也来自于四重空间,不然的话,它们不可能对冷焰造成影响。”

    这基本上就是废话,我一直都有预感,四重空间和(阴yin)曹地府很可能是同一个地方,只不过今天的经历,似乎印证了我的猜测。

    但也仅此而已,没有什么值得惊讶的地方。

    业风和业火都无法撼动古塔上的冷焰,唯独忘川水能将其驱散,要知道忘川水可是地府里独有的东西,天底下独一家,别无分号,所以我有理由认为,先前偃雨的父辈人进入古塔时,也是用忘川水浇灭了一部分冷焰,他们不可能带着忘川水一路爬下云海,水太沉,路太艰难,不现实,所以,在这个地方,应该藏有一个用来存放忘川水的蓄水池。

    找到了这个思路,接下来我们三个便同一行动,开始寻找附近有没有机关。

    考虑到蓄水池的体积应该比较大,出水口的面积也不会太小,不管是用什么样的材质来打造水门,最终造出来的门板必然比较沉重,要想开启那样的东西,必然需要大型机关结构来做牵引,另外还需要一个用于开启机关的触发器。

    不过按照老偃家人的尿(性xing),这个所谓的触发器恐怕不会太好找。

    我干脆连铃锤都懒得拿出来了,直接用手在地面和坑壁上用力敲打,如果墙面和地板下装了厚实的胶层,通过手掌上的触感就能做出基本的判断,铃锤在这种(情qing)况下反而不是那么适用。

    三个人连着找了好几圈,却没有任何发现。

    我站在距离古楼不到五米的地方,望着楼面上呼啸闪耀的冷焰,不由得有点望洋兴叹的感觉。

    以前我破解机关总是得心应手,那是因为大部分机关都符合“天下机巧出鲁班”这句话,对于得到了全(套tao)鲁班传承的我来说,要破解它们,自然是受到擒来。

    可面对机关(套tao)路和鲁班术差别极大的偃术,我着实有点无所适从的感觉。

    吴林来到我(身shen)边,我瞥了他一眼,他摊开手,摇了摇头,那意思是他也没有任何发现。

    没多久,偃雨也过来了。

    我不远不近地问他“有什么发发现吗”

    偃雨没回答我的问题,只是说“你刚才洒出去的那种墨水,我父亲也存过一小瓶。”

    他说的是忘川水。

    “你家的父辈人存过忘川水存过多少”

    “就很小的一瓶,也就是一百来毫升差不多就那么多。上一次我爸从地底下出来以后还跟我说,他们跑得太急,没能把更多黑水带出来,没了黑水,就再也进不了鬼楼了。”

    只有一百毫升忘川水,也无法将整座古楼上的冷焰给我明白了,我知道偃家人为什么要特意存储忘川水了

    心里一边想着,我就快速走到古楼前,从幽冥通宝中召出忘川水,甩手洒了出去。

    等到一小片冷焰被驱散,我就快速俯(身shen),用手掌用力敲击地面。

    别说,运气还真好,这么三下两下敲下去,手掌上便传来了十分闷实的触感,这显然是偃家人在底下埋了胶层。

    看样子我应该没猜度,偃家人之所以预存那么一点点忘川水,就是用来那它来驱散靠近地面的这一小片冷焰,以便能安全((操cao)cao)控地下的机关。

    很快,刚刚才被驱开的冷焰又拢了回来,我一边快速后退,一边朝着偃雨招手“老哥哥,再弄点带灵韵的血来,你现在就动手,我马上就要用。”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回流大时代〕〔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第一强者〕〔最强医仙混都市〕〔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凌天至尊〕〔君临星空〕〔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