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能修真大少〕〔凌天剑神〕〔天作岸〕〔英雄联盟之冠军重〕〔奋斗吧,姜英秀!〕〔雷武神帝〕〔都市共享系统〕〔为美丽的舰娘献上〕〔重生军婚宠妻:时〕〔云庭仙道〕〔韩先生,情谋已久〕〔妖孽王者〕〔平淡无奇的幻想乡〕〔天道制霸计划〕〔七公子④:韩少来〕〔纯阳第一掌教〕〔七零纪事〕〔医仙倾世:萌新驾〕〔倾城娇女:将军,〕〔重生八零军长小娇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幽冥通宝 第15章 中邪
    眼看小惠还有两个小时就要放学了,我赶紧跑到银行取出自己的积蓄,在路边店里买了一套新衣服,又找了一个理发铺,将挡眼的长发理成了板寸。

    小惠说过,她比较喜欢我留短发时的样子,那种发型会让我看起来精神一些。

    等我打理好自己,已经是下午四点多钟了,我刚来到学校门口,就看到很多人正陆陆续续地从学校里出来。

    看到那些手里抱着课本的大学生,我心里就特别羡慕。

    我也想像他们一样,每天可以在教室里吹吹空调,学点自己想学的东西,而我原本也确实有这样的机会。

    可惜我命不好,摊上了孙永兵那么一个后叔,其实我到现在也想不明白,他为什么有气老是往我身上撒,我跟他明明没仇没怨的。

    没过多久,小惠就背着一个小包朝校门口走了过来。

    她叫赵雅惠,算是我的初恋,虽说我在学校待得时间不长,但也不知道是人品爆发了还是怎么了,竟然能碰上这么一个好姑娘。

    时隔太久,我只记得,我和赵雅惠应该是军训的时候好上的,至于我们两个是怎么看对眼的,又怎么发展成了恋人关系,我真的想不起来了。

    反正我和赵雅惠最后也没能修成正果,老是去回想和她有关的那些事,不过是给自己增添烦恼而已。

    听老左说他身边有个朋友,老婆也叫小惠,也姓赵,他说,说不定他朋友的老婆,和我口中的赵雅惠是同一个人。

    我不相信世上会有这么巧的事,而且,即便我如今已经成家,也依然不愿接受自己的初恋成了别人的老婆。

    可后来老左给他的朋友打了个电话,总算问清楚了,他朋友的老婆就叫赵雅惠,她还有一个弟弟,叫赵大柱。

    还真是同一个人啊!

    看样子,有些事即便我不想接受,也不得不去接受。

    现实就是这么让人无奈。

    其实我本来是想把赵雅惠的事略去不讲的,但又发现自己不得不提及她,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在我刚进仉家的那几年里,小惠对我的影响还是很深的。甚至可以说,我能在仉家熬到现在,也要归功于她。

    言归正传吧。

    我在校门口看到小惠的时候,小惠也远远看到了我,她立即笑着朝我招手,可跟她走在一起的几个女生看到我以后,却都是一脸不屑的表情。

    我没心思去理会那些八竿子打不着的人,一看到小惠,我脸上就不受控制地露出了笑容,也踮起脚尖来,冲着她奋力挥了挥手。

    小惠来到我身边的时候,跟在她身旁的女人问了她一句:“需要给你带饭吗?”

    小惠给了她一个春天般的笑容:“不用了,今天我在外面吃。”

    那个女人很勉强地还了小惠一个笑脸,又很不屑地白我一眼,我权当没看见。

    等到那几个烦人的女生走远了,小惠才对我说:“我就说你还是留短发好看嘛,现在看起来多精神。”

    每次我在学校门口看到她的时候,脸上的肌肉都像是不受控制了似的,就是咧着大嘴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小惠拉着我离开了校门,一边问我:“今天晚上想吃什么?我妈刚给我打了生活费,我请你。”

    我说:“咱们还是老规矩,地方你定,钱我出。”

    “哎呀,行啦,”小惠挽着我的胳膊,笑着对我说:“你不是还要给弟弟赚学费嘛,我反正又没什么压力,每个月的生活费都花不完,反正就算不请你,也是请我那些舍友。好了,今天晚上我请客,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咱们以前说好了的,吃饭的钱就是我出,你别跟我抢。”我一边说着话,一边看着小惠的侧脸。

    那时候我很喜欢这样看她,虽说她的长相也不算是特别漂亮的那种,但小巧的五官凑在一起,却给人一种特别舒服的感觉。

    每次这样看着她,我都能感觉到心里非常平静。

    不过以前我来看她的时候,她都是素面朝天,从来不化妆,这一次,我却发现她眼眶周围的肤色和平时不太一样,好像打了粉底。

    “你化妆了?”我问她。

    小惠叹了口气:“这几天一直睡不好,都有黑眼圈了,所以才用粉底遮一遮嘛。哎,张若非,我问你啊,你是不是特别不喜欢我化妆?”

    我点了点头:“对啊,我还是觉得你不化妆的样子好看,反正你皮肤这么好,化妆反而显得不太自然了。”

    说话的时候,一直是小惠拉着我走的,我知道,她这次肯定又要去那家做熏肉大饼的店,每次我请她,她都会挑在那里,我也知道,在靠近校门的几十家小饭店里,那家店,是最便宜的一家。

    我攥了攥小惠的手,对她说:“今天别吃饼了吧,我刚才过来的时候,看到金马路路口开了一家鱼馆,好像挺不错的。”

    小惠冲我眨了眨:“那家店我知道,你别看他们家门头小,里面的菜却挺贵的,一点都不实惠。正好我好几天没吃熏肉大饼了,咱们还是去吃饼吧。”

    我冲她笑了笑:“谢谢你帮我省钱啊。其实吧,我最近找到了一份新工作,工资比以前高很多,以后咱们就不用这么省了。”

    小惠也笑了:“真的?你找到新工作了?其实我一直都想劝你换工作来的,家具店那边的工作太累了,又赚不到多少钱,可我看鲁老板对你很好,想劝你,又不好意思开口。你找的什么工作啊?”

    说真的,我也不知道老仉家到底是干什么的,更没想到小惠会这么问,当时也没多想,就随口说了一句:“好像是研究古墓的。”

    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什么研究古墓的,什么样的公司会去专门研究墓穴啊?我还不如直接说盗墓呢!

    果然,听到我的话,小惠当场就皱起了眉头。

    我立即补充道:“也不是,就是我上班的那家公司吧,有一部分业务和考古有关,他们主要是生产考古用的设备和器械,呵呵。”

    在我说话的时候,小惠的眉头一直没有松开,弄得我特别心虚。

    过了好一阵子,她才对我说:“若非,虽然我不知道你在那个公司里到底负责什么样的工作,可……可不管干什么,都千万别去考古啊!”

    “我又不是学考古学的,哪能去考古啊?”我先是这么应了一句,后来又觉得小惠好像话里有话,于是问她:“你好像对考古这件事,有点抵触啊?”

    小惠叹了口气,说:“你还记得我那个亲戚吗?”

    我挠了挠头:“哪个亲戚?”

    小惠说:“就是我二伯啊,他也住在渤海湾,你见过的。”

    我想了半天也没想起这么一号人,于是摇了摇头。

    “你不记得他没关系。可你千万不要去考古。”

    “为什么呀?”

    小惠陷入了沉思,她好像在犹豫什么,过了一小会,才对我说:“一个星期前,我二伯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个铜钱,打那以后,他就变得神志不清,满口胡话不说,还经常暴起伤人。去医院查也没查出个结果来,家里人都说,他是中邪了。”

    怪不得她最近一直没睡好觉,原来是因为这事。

    我说:“会不会是你二伯最近压力太大,精神上出了点状况。”

    一边说着,我还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小惠立即摇头:“肯定不是。我听我伯母说了,自从二伯将那枚铜钱带回家以后,家里就一直怪事不断,先是二伯发疯,再后来,冰箱里的肉啊菜啊,就莫名其妙地腐烂,而且是一晚上全都烂成了水。二伯母觉得是铜钱有问题,就把它扔了,可你猜后来发生了什么事?”

    我摇了摇头,表示猜不出来。

    小惠朝我身前凑了凑,压低声音对我说:“后来,那枚铜钱竟然自己回来了。那天二伯母将它扔到垃圾箱里以后,就没再出过家门,家里也没有其他人来过,可她喂我二伯吃饭的时候,却发现二伯手里死死攥着一个东西,掰开二伯的手一看,就是那枚铜钱。”

    说到这里的时候,小惠好像被自己的话吓了一跳,身子都跟着战栗了一下。

    如果放在过去,我一定会对她说,中邪什么的,都是拿来骗小孩子的话。说不定是她二伯趁着家里人不注意,偷偷溜出家门,将铜钱找了回来。

    可现在我却不敢说这种话了,就在我昨天晚上,我可是亲眼见到了不该见的东西,说不定,那枚铜钱真的有问题,小惠的二伯也许真的中了邪。

    小惠的话还没说完:“我二伯年轻的时候就是做考古工作的,他以前就常常告诉我,那些不知来历的老东西最好不要乱碰,上面说不定就附着不好的东西。”

    我心里也有点发紧,可嘴上还要安慰她:“不至于吧,如果做考古的人都这么想,那谁还敢去考古啊?再说了,博物馆里的那些古董,不是有很多都不知道来历嘛,也没见出什么事啊。你就别多想了,我估计你二伯就是精神有点失常。”

    “他去过很多医院了,”小惠有点着急了:“都没查出什么问题来呀!”

    我冲她笑了笑:“这样吧,正好我认识一个不错的心理医生,改天我让他去你二伯家看看情况。虽说咱们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精神出了问题,可找个人看看总是没错的,我听说,这个心理医生好像也懂些那方面的事,说不定他一去,你二伯就好转了呢。”

    我口中的这位心理医生,就是仉侗,我想,如果小惠的二伯真的是中邪,仉侗一定有办法救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那年君至〕〔和美女班主任合租〕〔从姑获鸟开始〕〔最强医仙混都市〕〔末世重生之至尊冰〕〔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