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抢了姐姐七任男〕〔我的疯狂二十年〕〔天价妈咪:爹地闪〕〔魂动九天〕〔重生六零医品军嫂〕〔一夜危情:豪门天〕〔重回1985:麻辣俏〕〔盛世权宠〕〔韩先生,情谋已久〕〔呆萌双宝:首长大〕〔凤策长安〕〔Boss生猛:总裁,〕〔绝色至尊:邪王,〕〔神医小萌妃:帝尊〕〔兔子必须死〕〔地狱打手群〕〔足球卡牌系统〕〔都市强无敌外挂系〕〔甜妻逆袭,霸道老〕〔幸得识卿桃花面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幽冥通宝 第28章 鬼使钱
    一般人受到这样的钳制,早就失去反抗能力了,没想到他竟还能在身体被箍的情况下出脚,一脚踹中了我本就受伤的膝盖。

    这一下我感觉自己的膝盖像是要碎了一样,剧烈的疼痛让我倒吸一大口凉气。

    他见我依然不肯放开他,又快速扭了一下腰,我一感觉到他身上有动作,心中顿时一紧。

    如果我的膝盖再受一次重击,肯定就废了,当下也没犹豫,立即松了手上的力道,老人的身子失去钳制,顿时从我怀里滑了下去。

    他大概也没想到我会松手,依旧在下落的时候踢出了左脚,这一次他没能踢中我的膝盖,但我的小腿却中了招,也是一阵生疼。

    不得不说,这家伙的反应确实够快,在踢中我的小腿之后,他就快速稳住了重心,同时后撤一步,企图和我拉开距离。

    不过他之前就已经受伤,动作算不上洒脱,这一步退出去以后,他没能保持好平衡,身子猛地晃了一下,险些摔倒。

    就在他伸手去扶墙的时候,我又一次单腿跳起,用肩膀顶中了他的小腹。

    他闷哼一声,身子几乎是在完全腾空的状态下飞了出去。

    随着“扑腾、扑腾”两声闷响,我和他同时落地。

    我强忍着膝盖和小腿上的疼痛,扶着墙垣快速爬起来,他也腾出一只手来撑住墙壁,看样子也想起身,可前后两次撞击,已经将他浑身的力气都撞散了,每次他眼看就能站起来的时候,腰腿却同时一软,又顺着墙壁扑倒在地。

    当我一瘸一拐来到他跟前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二爷的声音:“趴下!”

    被二爷练了一个月,我已经习惯了在他向我喊话的时候做出相应的动作,想都没多想就趴在了地上。

    也就在我俯身的一刹那,在我的头顶上传来了几道急促的破空声,好像有什么东西蹭着我的头皮飞了过去。

    紧接着,那个老人又转向了我,借着微弱的月光,我看到他的嘴唇上反射出了金属光泽,但没来得及看清楚那是什么,他整个人就浮到了半空中。

    我心中顿时一紧,这家伙还会飞?

    不过很快我就发现,是二爷抓着他的腰带,将他拎到了半空。

    他强行扭动身子,将正脸对准了二爷,二爷一句废话没有,挥起打手,对着他的脸就是一掌。

    二爷身上的那把子力气我是领教过的,他随便动动指头,都能在人身上戳个血窟窿出来。

    可眼下这个老人的身子骨却出乎意料的精悍,被二爷打了这一巴掌,也只是有点懵神,竟然没有昏过去。

    二爷顿时皱起了眉头,凑到老人跟前仔细看了看,随后又抬起手,一掌劈在了老人的后颈上。

    这一次,老人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下就昏了过去。

    等二爷将他放下以后,我就快速凑到他跟前,从他身上搜刮了一通,最终从他袖口内侧的暗袋里找到了铜钱。

    我甩手将铜钱扔给二爷,长吐了一口浊气:“好了,这下我的任务完成了。”

    二爷一直望着那个老人出神,没有听到我说话。

    我靠着墙根坐下,一手揉着膝盖和小腿,腾出另一只手,从口袋里摸出了烟和火机。

    说来也怪,自从老人昏过去以后,雾气就开始散了,胡同里的气温也在稳步升高。

    二爷见我点上了烟,先是对我说一句:“少抽点。”,过了一会又朝我这边摊了摊手:“给我一根。”

    我直接将烟盒和火机都扔给了二爷,二爷探手接住,随后又将视线挪到了那个老人身上。

    我朝着老人扬了扬下巴,问二爷:“这到底是什么人啊?”

    二爷抿了抿嘴:“看他身上的功夫,应该是武陵张家的人。怪了,我记得他们这个家族在二十年前就绝户了呀,怎么还有后人?”

    一边说着话,二爷又凑到老人脸前,仔细端详了好一阵子。

    我问二爷:“他们那个家族,也和老仉家一样吗?”

    二爷摇了摇头:“不太一样,咱们仉家是吃三门,武陵张家是五门通吃。咱们家遵循的是絜矩之道,讲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他们家则是‘自保无余,不问天下’,算是一个很典型的利己主义家族。”

    我吐了吐舌头:“听不懂。”

    二爷抬起头来冲我笑了笑:“以后你就懂了。”

    我没再说什么,长吸一口气,又长吐一口云烟,二爷则掏出绳子,将那个老人五花大绑。

    等他那边折腾得差不多了,我腿上的痛感也消了七七八八。

    二爷左手拎着老人,右手搀着我,带着我离开了胡同。

    他将老人塞进了王磊的车里,对王磊说:“带他去养老院。”

    王磊一句废话没有,快速点了点头,随后就开着车走了。

    直到他开着那辆小奥拓拐到了马路上,仉二爷才回过身来问我:“你怎么样,伤得重吗?”

    他一边说着,一边摸出了一个创可贴,很小心地将它贴在我的左眉脚上。

    我试着活动了一下腿脚,对二爷说:“问题不大,睡一觉就好了。对了,二爷,有件事,我一直想不明白。”

    二爷帮我贴好了创可贴,又将我额头上的通灵宝玉撕了下来,随后才应一声:“什么事想不明白?”

    我说:“为什么我在赵广安家里找到的铜钱,和照片上的不一样?”

    二爷眨了眨眼睛:“什么照片?”

    我说:“就是档案袋里的两张黑白照片啊。就是那两张铜钱的照片,其中一张拍得是铜钱的正面,另一张是背面。不是你让王磊将这两张照片给我的吗?”

    听我这么一说,二爷就紧紧皱起了眉头,过了好半天,他才摇头道:“不是我。那两张照片,应该是仉恒给王磊的,可他这么做,图什么呢?”

    我问二爷:“照片上的铜钱,是不是和我爸失踪有关?”

    二爷看了我一眼,他稍稍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应该是有关联的。不过说起来,我对这种古钱的了解也不算太多,只知道那是一枚鬼使钱,早些年的时候确实有几个宗门找过它,但除了那两张照片,至今没人找到它的下落。不过我想,既然有照片存在,至少应该是有人亲眼见过它的。可到目前为止,谁也不知道,那两张照片究竟是什么人拍下来的。”

    说到这里,二爷从口袋里拿出了那枚正面无字的铜钱,他反复看了看钱币的两面,又皱着眉头自言自语:“从十年前开始,行当里就经常出现鬼使钱的赝钱,起初我们以为这些赝钱是现代人造的,可后来才发现,它们大多来自元朝和清朝。这枚赝钱就是从大清钱监流出来的。”

    二爷拿起铜钱,放在鼻子前闻了闻,又将它递给了我。

    我也学着二爷的样子,嗅了嗅铜钱上的味道,可除了浓浓的铜锈味,我什么都闻不出来。

    到现在,这枚铜钱上还带着很重的寒气,我将它捏在手中的时候,手指尖几乎冷到失去知觉。

    这时二爷又对我说:“钱监造钱,不是什么稀罕事。可这毕竟是鬼使钱,更何况还是正面无字的赝钱,元、清两朝的朝廷为什么要造这种东西呢?”

    我不禁疑惑:“‘鬼使钱’是什么意思?”

    二爷稍稍整理了一下措辞,对我说:“鬼使钱,又叫‘买鬼钱’,就是说,用这种钱可以买通阴间的鬼吏,让它们为买主办事。不过这种说法一直都没有什么根据,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我说:“二爷,你说,刚才那个老头到底是干什么的?我听小惠说,赵广安的老婆在很早以前就曾试图将铜钱扔掉,可她明明将铜钱扔到了垃圾箱里,可铜钱却又像自己长了腿一样,竟然又回到了赵广安的手里。看样子,当初铜钱能回到赵广安手里,也是那个老头子动了手脚吧?”

    “那可不一定,”二爷回应我:“这枚铜钱上确实附着一只厉鬼,也有可能是它让铜钱回到张广安手里的。我估摸吧,老汉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有可能就是想抢走铜钱,赵广安家里发生的事也许和他无关。可这明明是一枚赝钱,他抢去又有什么用?”

    一听二爷说铜钱上附着厉鬼,我就感觉钱面上的寒意又陡然重了几分,赶紧把它扔到地上。

    二爷弯腰将铜钱捡起来,皱着眉头问我:“你怕什么啊?刚才厉鬼出现的时候都没见你这样。”

    我挠了挠头:“刚才厉鬼出现了?”

    二爷看我一眼,说:“不然你以为,从老家伙袖口钻出来的东西是什么?我告诉你,像那样的厉鬼,它们在你面前出现的那一瞬间,你的心智是最容易被影响的,可你在那时候明明很清醒啊,还知道第一时间拿出梼牙,怎么现在厉鬼没出来,你反倒怂了呢?”

    我不停地往手指上哈热气,直到指尖上的凉意褪得差不多了,我才对二爷说:“刚才不一样啊,那时候我头上贴着通灵宝玉,心里特别沉静。”

    二爷冲我笑了笑:“通灵宝玉只能让你看到平时看不到的东西,并没有静心的作用。哦,我懂了,老三肯定告诉你,将通灵宝玉贴在额头上,再背诵八卦歌诀,就能沉练心神。”

    我点头:“三爷是这么说的。”

    二爷脸上的笑容绽得更盛了:“他逗你玩呢,用这种方法确实可以沉练心神,但前提是你身上要有念力啊。现在你身上一点念力没有,这套沉练心神的功夫对你来说,根本没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妖娆炼丹师〕〔九龙刀帝〕〔武道大宗师〕〔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