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金牌辅助的王者时〕〔我不是小明星啊〕〔都市酒仙系统〕〔炮灰逆袭:师兄,〕〔不在秦时做咸鱼〕〔直播之末世逃生〕〔极品透视医仙〕〔奕王〕〔未来一亿年〕〔无限英雄之无尽征〕〔乡村神医〕〔毒医凰后:妖孽世〕〔笼斗之野兽之瞳〕〔机甲导师〕〔我的小弟都很牛〕〔超级工业霸主〕〔狂妃难驯,王爷请〕〔杀毒猎人〕〔倾城娇女:将军,〕〔暖婚甜蜜蜜:宁少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幽冥通宝 第153章 第七场
    我问仉百川:“我那位大伯是左撇子吗是?”

    仉百川显得有些纳闷:“不是啊,怎么咋么问?”

    “我有一个小计划。”我一边说着,一边拿出金木丝和阳线,用两手的拇指慢慢搓动着,让两种线拧成了一股,又在这个混编的金红长线顶端打了一个活结。

    仉寅又在一旁对我说:“即便你有了鬼门和龙眼,要想抵挡仉子正施展出来的术,恐怕也不会那么容易。”

    我笑了笑:“我本来也没打算抵挡,我打算硬扛。”

    “硬扛?”仉寅立即皱起了眉头:“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在仉子正手里,再普通的术法也有着超强的威力,以你现在的道行绝对扛不住。”

    这时仉立延开口了:“也不能说得这么绝对,若非现在手上有鬼门,如果先用鬼门化解术法的部分力量,说不定真能扛得住。况且若非最大的优势就是恢复能力强,就算在擂台上受了伤,也能在短时间内恢复——这要伤得别太重就行。”

    我点了点头:“我那位亲大伯的热点是修为高,但因为先天因素,体能很差。而我正好相反,我是皮糙血厚、抗打耐磨,但修为和他差太多了。所以我觉得,在对阵的时候,我只要限制住他的术法,和他打拉锯战,应该比较容易取胜。”

    仉百川叹了口气:“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

    仉立延也赞同他的话:“其实仉子正的身手并不比你弱,只不过极限速度和力量不如你。嗯……你的主要优势,说白了还是耐力。”

    这边仉立延刚把话说完,河道方向就传来了三爷的喊声:“胜方,冬字脉仉继业!”

    我记得一个小时前,在擂台上对阵的人应该是仉云衣和仉子正,没想到一个小时过去,仉继业和仉立德的比试也结束了。

    仉立延直了直身子,又朝门口那边扬一下下巴:“出去看看吧,看看仉子正是怎么打赢下一场的。”

    我不由地疑惑:“没有中场休息么?仉基业才刚刚赢得比试,不至于这么快就开始下一场吧?”

    最后一个字的尾音还没等落下,喝到那边又传来了三爷的声音:“第六场,冬字脉仉子正,冬字脉仉继业。”

    仉立延先是竖着耳朵听了听外面的声音,随后又冲我笑:“只有你们小字辈比武才有中场休息。”

    一边说着,他就推门出去了。

    我三步并两步地跟上仉立延的步伐,李淮山和仉百川也扶着仉寅一起出来了,但当我回头张望的时候,却没看到仉亚男和江老板。

    仉百川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就冲我笑了笑:“亚男对这样的比武一向没什么兴趣,再说她也不想看你和别人打。”

    我还了一个笑脸,转身走到了河道上。

    从我出门到穿越人群来到河岸边,前后也就是一分钟左右的时间,三声锣鼓刚刚响毕,就见三爷举起了手臂,喊一声:“胜方,冬字脉仉子正。”

    这么快!

    我在擂台上扫了两眼,只看到了我那位亲大伯,却没看到另外一个人。

    仉立延就在一旁对我说:“仉继业直接被打下擂台了。哟,仉子正这么快就结束战斗,看样子是打算那啥了。”

    我知道仉立延口中的“那啥”指得是什么,他是想说,仉子正打算在接下来的比武中给我充分的展示机会了。

    这种事其实很好理解,他秒杀了前面的几个对手,一来是假意证明自己没有放水,另一方面,则是为了证明我比仉云衣和仉继业他们都强。

    只要我能在擂台上多撑两秒,就能证明自己比别人强了,而在这两三秒钟的时间里,仉子正肯定会想办法掩盖自己放水的事,毕竟时间太短了,在场的观众很难在我和仉子正的身上看出破绽。

    唉,在老仉家就是这样,处处都是套路。

    这时我看到三爷和仉子正说了些什么,在仉子正微微点头之后,三爷就抬起手臂:“第七场,冬字脉仉子正,冬字脉仉若非。”

    仉百川在后面轻轻推了我一下:“这是最后一场了,如果你能赢了仉子正,我以后就跟你混了。”

    我冲他一笑:“不许食言啊。”

    仉百川正好说话,仉寅就在一旁揶揄他:“什么叫他赢了仉子正你就跟他混?若非不管怎么说都是会成为冬字脉定门的人,你不跟他混,难道去跟仉如是?”

    仉百川顿时瞪眼:“嘿,我说你这人怎么……”

    虽然接触时间不长,但我也看出来,仉寅和仉百川都端着一副道貌岸然的外表,但只要一张嘴就完全忘了“口德”这两个字怎么写,尤其是仉寅,有时候什么难听说什么。

    我不想参与这两个大嘴炮的争论,立刻下了河道。

    来到擂台上的时候,三爷突然有啊没啊的问了一句:“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我挠挠太阳穴,看看仉子正,又看看三爷:“什么意思?你这么一说,我怎么突然有种将要上断头台的感觉呢。”

    听我这么一说,仉子正笑了:“你和丰羽真的很像。”

    三爷从鼻子里吭了口气,没说话。

    我想了想,问三爷:“我确实有个疑问。所有上擂台的人,本来就都是冬字脉的人,为什么三爷你每次报名字的时候,还要说出脉门呢?”

    “这是规矩,”三爷简短地应了一声,对我说:“你就像说这个,没别的话了?”

    将我点了点头,三爷才走到铜锣前,喊一声:“我要敲锣了!”

    话音方落,刺耳的锣鼓声就在河道中蔓延开来。

    和仉寅、仉百川不一样,仉子正完全不做任何准备,就这么默默地看着我,从他的眼神中我看到了一种接近高傲的自信,在仉子正眼中,像我这样的对手根本不足为惧,又或者,我对于他来说根本算不上一个对手。

    他不做准备,我也不做任何准备,就站在原地和他对视。

    三声锣响过后,我和仉子正依然没有任何动作,他皱起了眉头,对我说:“你如果不抢夺先机的话,会和其他人一样被秒杀。”

    我问仉子正:“你真的,是我的亲大伯?”

    仉子正笑了:“这还能有假,你的名字都是我取的,等这次的比武结束之后,咱爷俩可得找个地方,好好喝一杯。”

    我在脸上堆起了灿烂的笑,又很礼貌地伸出右手。

    仉子正不知道我要干什么,也伸出右手,和我握了一下。

    就在我们两个的手掌即将分开的时候,我用最快的速度翻动手腕,将阳线和金木丝糅合而成的细线套在了仉子正右腕上。

    因为之前就一直打好了活结,我在快速后退的同时拉了拉线头,细线就结结实实地嵌在了仉子正的手上。

    由于线很细,我在活结末端打得又是死扣,再加上阳线坚如金刚、仉子正不是左撇子,左手并不灵活。

    所以,他想要但靠着一只左手将线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我突如其来的举动让仉子正吓了一跳,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和他拉开了五六米的距离。

    仉子正看看自己手上的线,微微眯起了眼睛:“你使诈!”

    我则冲着他笑:“咱们老仉家的兵书上不是说,兵不厌诈么?”

    说话间,我已经凝练念力,在血液中调和出了三阴六阳一煞的混杂炁场。

    仉子正依然没有凝练念力,即便被金木丝缠住了手腕,他依然有着充分的自信。

    这时仉子正冲我一笑:“你已经在台上待了好几秒钟,可以下去了。”

    话音一落,从他的丹田处立即扬起了一道极为滂沱的念力,随后又见他抬手手指,让这股念力全部朝我过来。

    他用得是青冥决,这种术法本来是对付鬼物的,但以仉子正那体量巨大的念力,单靠这样一道术也能让我器械投降。

    不过在他抬手指的时候,我已经召出了鬼门。

    这道门立在我和仉子正之间,仉子正念力所至,两扇门板已经微微开启了一道缝隙。

    仉立延施术的时候,术法中的念力超过九成就被鬼门转移到了地府,可在仉子正面前,这道鬼门只能折损他一半的念力。

    当鬼门消失,剩下的一半念力还是压在了我身上。

    当时我就感觉浑身的骨头都受到了剧烈的挤压一样,火辣辣的疼痛中还带着一点酸胀。

    我不敢怠慢,又召出一道鬼门,由于我正被仉子正的念力压制,这次召出的鬼门只出现了很短的一段时间,但它依旧化解了压在我身上的大部分力道,让我得以慢慢缓过来。

    见我依然站在原地,仉子正脸上的自信顿时弱了几分,他盯着我那只攥着幽冥通宝的手,过了好半天才发问:“幽冥通宝认主了?”

    我点了点头。

    仉子正陷入了沉默,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他都没有任何动作。

    我的目的是消耗仉子正的体力,所以,敌不动,我也不动。

    我也不记得那次的沉默究竟持续了多久,只记得在我精神稍有些放松的那个书简,仉子正突然迈开腿,身子像在旋风中急速飞动的树叶一样朝我扑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回流大时代〕〔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第一强者〕〔最强医仙混都市〕〔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凌天至尊〕〔君临星空〕〔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