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破苍穹之水君〕〔骑马砍杀之战鼓长〕〔鬼叫崖往事〕〔你管这也叫金手指〕〔人皇葬天〕〔我的清纯校花老婆〕〔大海商〕〔我一直爱阚少!〕〔系统之善行天下〕〔择仙录〕〔中国式主角〕〔荒野直播之独闯天〕〔风水帝师〕〔无敌真寂寞〕〔斗罗大陆权利的游〕〔万古神帝之无限源〕〔我是FIFA球王〕〔恰似寒光遇骄阳〕〔一块板砖行天下〕〔天朝女国师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幽冥通宝 第311章 困兽犹斗
    可惜李淮山的手法太差,由他手里甩出去的飞爪,能不能碰到厉鬼,碰到哪只厉鬼,完全就是一个概率问题。

    我也不知道该说李淮山运气好,还是说他运气不好,他连着扔了十几次飞爪,每只厉鬼都沾到了,可先后被触碰两次以上的只有两只,这两只厉鬼没等到我面前就进了鬼门,剩下的两只,一只被鬼卒控制住了,另外一只则围着我和李淮山不停地打转。

    由于飞爪割破了我的皮肉,煞血外溢,才挡住了这只厉鬼的脚步,这倒是让我始料未及。

    更让我没想到的是,李淮山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地方,最后一次出手的时候,竟然将飞爪甩向了被鬼卒控制住的那只厉鬼。

    这下可要亲命了,如果这只厉鬼被飞爪集中以后直接朝鬼门里走,小鬼卒说不定也会跟着他一起进门,鬼卒一走,鬼门也跟着消失,剩下的一只厉鬼该怎么处理?

    我眼睁睁地看着飞爪顺着鬼门边缘飞驰而过,心脏都快冲到嗓子眼了。

    果然是怕什么来什么,这一次李淮山竟然有了准头,飞爪精纯地砸在了厉鬼身上,看着骨白色的爪头和厉鬼接触,我的心口都跟着凉了大半截。

    万幸的是,和飞爪二次接触以后,眼前这只厉鬼竟然没有朝鬼门方向移动。

    不幸的是,厉鬼没动,鬼卒却动了。

    四只小鬼卒就像是受到了惊吓一样,忙不迭地从厉鬼身上跳下来,然后就逃命似地奔向了鬼门。

    这只厉鬼不是第一次被飞爪碰到了,可上一次的时候,小鬼卒一点动作都没有,现在怎么又齐刷刷地冲向鬼门了?

    对于这件事,我百思不得其解,也没时间去解,眼看第一只小鬼卒已经消失在鬼门前,我赶紧冲李淮山喊:“别愣着,赶在鬼门消失之前……”

    没等我把话说完,李淮山又一次甩出了飞爪。

    真是日了鬼了,这家伙不该有准头的时候偏偏扔的特准,该有准头的时候,却拿着飞爪朝我身上招呼。

    在爪链的牵动下,爪头在半空中扫过一道长弧,一只厉鬼没扫到,最后却扫在了我的小腿上,爪链顺着我的腿飞快绕了几圈,竟把我给缠住了!

    我真怀疑他其实是蛇灵安插在我身边的卧底。

    李淮山惊得大叫:“缠得太紧了,我扯不开!”

    扯不开就别扯了!

    四只小鬼卒已经全部消失在鬼门前,霎时间,鬼门遁于无形,两只厉鬼硬顶着四处飘散的煞气,拼着阴气被冲淡的危险,也要近我的身。

    我一把将李淮山拉到跟前,咬破舌尖,抬头喷出一大口舌尖血。

    带着浓烈煞气的鲜血落在了李淮山身上,暂时可以保证他不被厉鬼上身。

    眼下这情形,要是李淮山被鬼上身了,估计再过个几分钟,我就坐在阎王老爷家喝凉茶了。

    李淮山被血雾遮了眼,用力甩了甩头,满脸紧张地问我:“现在怎么办?”

    没时间跟他废话,我一把将他拎了起来,然后就迈开步子,朝着门洞那边猛冲。

    有两只厉鬼挡着,我也知道闷头猛冲不是一个特别理智的选择,但眼下也没别的办法了。

    由于一只腿被缠住,我为了保持重心,冲锋的速度比平时慢了很多,两只厉鬼很快就前后包夹地贴了过来,我彻底急了,不知不觉地张开了眼皮,冲着前方的厉鬼怒喝一声:“滚开!”

    喊出这两个字的时候,我丹田处的念力早就已经空了,按说像这种不夹杂念力的普通喝喊声,对于厉鬼来说应该没有任何威慑力,可飘在我面前的厉鬼竟然立即停了下来。

    在这之前,我的视线穿过阴气,还能看到它的魂魄像模糊的火光一样飘荡摇曳,可现在它却像是被定住了一样,完全陷入了静止的状态。

    当时,我的视线从它身上掠过,也可能看到躲在门洞里的蛇灵,就发现蛇灵也在这一瞬间陷入了完全静止的状态。

    借着厉鬼和蛇灵完全陷入停滞的这一点点时间,我拎着李淮山冲到西墙前,伸手拔下了梼牙。

    这边梼牙刚刚脱离墙面,在我身后,两只厉鬼又贴了过来,我没有多余的时间思考,反手一抹,将梼牙划向了身后的厉鬼。

    没等接触到厉鬼,牙身上就暴出了水蓝色的光,两只厉鬼的身子同时一滞,我看准了机会,在梼牙触碰到第一只厉鬼的瞬间,快速向前踏出一步,梼牙随着我的身形一起移动,点中了第二只厉鬼。

    与上次一样,厉鬼一被梼牙触碰到,立刻消失无踪,反倒是围绕在灵体外的阴气在空中停留小片刻之后,才开始慢慢消散。

    只剩下蛇灵了。

    我不敢耽搁,厉鬼一除,立即转身冲进门洞,挺着梼牙就往蛇灵身上刺。

    由于时机难得,我是先做出了刺击的动作,然后才观察前方的情况。

    梼牙上蓝光大盛,蛇灵为了抵御梼牙,将围在身体周围的阴气全都浓缩在了身前,精纯到极致的阴气全部聚集在巴掌大的一小片区域内,露出了门洞后方的情景,这时我才发现,在门洞后面,四象阵的一小段灵韵被撕开了,在靠近地面的位置,呈现出一个椭圆形的破洞。

    怪不得这只蛇灵从进入堡子开始就一直没有动静,它一直在用游魂和厉鬼作掩护,为自己开掘逃生的通道。

    这家伙身上的阴气太重,不可能像别的鬼物一样飞起来,在我催动四象阵之前,四个阵眼就已经在地面上散布了少量的灵韵,说白了,自从它进入堡子开始,就已经出不去了。

    可我怎么也没想到,它竟然能在大阵中撕开一道口子!

    梼牙一接触到盘踞在蛇灵身前的精纯阴气,我就感觉到了一股极大的阻力,身形竟然被生生挡住了,根本无法再前进一步。

    阴气聚拢间,周围也起了强风,半空中飞尘涌动,我和李淮山身上的衣服也被吹的猎猎作响,唯一能在这股劲风中沉静不动的,就是缠在我腿上的飞爪。

    当时飞爪的爪头是吊在半空中的,按说爪头不算太重,应该被风搅得来回晃动才对,可它就是那么安静地垂着,纹丝不动。

    我的直觉告诉我,要想抓住蛇灵,必须动用飞爪。

    在挡住我的同时,蛇灵已经开始朝着破口那边退了,它身上的阴气太重,大阵的破口太小,很难全身而退,但它和我一样,现在都没有别的选择了,就算是拼着大部分阴气被锁在堡子里的危险,也要奋力撤退。

    而我现在要做的,就是阻止它,一旦让它跑出去,后果不堪设想,毕竟谁也不知道,村里到底有多少人还欠着死人债。

    眼见蛇灵离大阵的破口越来越近,我赶紧朝李淮山喊:“解开飞爪,快!”

    我说得明明是“解开飞爪”,李淮山不知道是太紧张,还是压根没听懂我的话,竟然卯足了力气,开始拉扯爪链。

    这条链子本来就是缠在我腿上的,你这么拉扯,不是越扯越紧么?

    我不得已再次提醒他:“解开飞爪,别扯!”

    李淮山这才回过身来,赶紧伸手,将捆在我腿上的爪链解开,万幸链子在缠住我以后没有结成死结,李淮山用了很短的功夫就将它解下来了。

    而此时,蛇灵已经逼近了大阵的破口,大概是由于忌惮梼牙的缘故,它不敢将挡在身前的阴气散开,只能将大部分力气都用在抵挡梼牙上,后撤的速度也算不上快。

    不用我嘱咐,李淮山已经扔出了飞爪。

    他和蛇灵的距离也就是不到两米,要是在这么近的距离还找不到准头,那李淮山这二十多年就算白活了。

    飞爪从我身边掠过以后,毫无意外地打中了蛇灵。

    鬼物原本不该有实体,之前飞爪不管是触碰到游魂还是厉鬼,都只是在鬼物的灵体上一扫而过,无法发生物理上的接触,可是现在,爪头在触碰到蛇灵以后,却像是有了意识一样,五根爪刃同时缩紧,竟然将蛇灵给攥住了。

    接下来,飞爪上的爪链也开始一节一节地缩短,自行将蛇灵一点一点地拉了过来。

    蛇灵的力量很大,李淮山明显有些扛不住,我立即腾出一只手,和他一起抓住爪链,奋力朝着堡院里退。

    在此期间,我依旧挺直了手臂,用梼牙抵着聚拢在蛇灵身前的阴气。

    即便蛇灵被我们拉回来了,可要想将它镇住,肯定还要花费极大的力气,在下一场交锋开始之前,我必须依靠梼牙的力量,尽量化解它身上的阴气。

    灵体本身并不难对付,能给我们造成麻烦的,就是这股围绕在灵体周围的阴沉炁场。

    在我和李淮山的奋力拉扯下,蛇灵终于被拉进了堡院,可此时它身上的阴气依旧非常强悍,我们一时间也拿它没办法,只能借着梼牙,继续和它僵持。

    起初蛇灵还拼命地扭动身子,想从飞爪的束缚中脱离出去,但在一段时间的折腾之后,它终于还是放弃了,因为它发现了问题的关键。

    想从这个地方逃出去,其实很简单,只要把我和李淮山干掉就行了。

    而我和李淮山在拼尽全力和蛇灵对峙的时候,也忽略了一个很致命的问题,那就是我们能感应到鬼物身上的炁场,聪明的鬼物也能感应到我们身上的念力。

    蛇灵一定早就意识到,以我现在的状态,已经无法召出鬼门了,只要它能避开梼牙,我就无法对它造成任何威胁。

    (本章完)

    还在找”幽冥通宝”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回流大时代〕〔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第一强者〕〔我的邻家空姐〕〔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