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邪王追妻:绝色王〕〔屠神天帝〕〔误惹豪门:总裁大〕〔妖孽娘子:拐个师〕〔俯瞰球场〕〔提拔〕〔异大陆修仙记〕〔惹火狂妻:邪帝,〕〔花开半夏君约此生〕〔混元太极道〕〔快穿,挥手女主,〕〔极品小村夫〕〔位面复制大师〕〔爱过恨过,擦肩而〕〔青眉煮酒〕〔争锋地〕〔三国之巅峰召唤〕〔神魔之上〕〔超星大导演〕〔变身在漫威世界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农女特工:王爷,来种田 第三百三十三章 去去霉气
    “好啊,你竟什么都是知道的!你们如此捉弄我!我且不与你说话了。”花满满恼羞成怒,气吁吁的转过身便要走了。

    陶然本以为花满满是做做样子,也没放在心上。

    可没想到花满满竟真的迈腿向门外走去了,眼看她就要出了陶渊楼的大门,陶然知道花满满此时当了真,便急忙追了出去。

    陶然八尺男儿,三步并两步便追上了花满满,然后他伸出手去捉住花满满的手不让她离开。

    陶然还没喘过气,急促的对花满满说:“我与你玩笑的,没想把你惹怒了,这是我不好,你且先随我去个地方,我向你赔罪。”

    花满满生气离开,其实也就是觉得自己原本果断拒绝了那陶老板,可今日却被陶然当着他的面捉弄,花满满有些难堪,想要逃离现场罢了。

    花满满见陶然来追上自己,心中有些惊讶,遂那些碍于面子的难堪便也烟消云散了。

    她回头问陶然“你要带我去何处?做什么?”

    “你跟我来便是了。”陶然保留了一丝神秘感,说完,便牵住花满满的手大步向前走了。

    花满满走在大街上这样被陶然牵着,免不得惹起过往行人注意,花满满有些难为情,她连忙挣脱了陶然。

    陶然仿佛并未察觉到行人的神色一般,一头雾水的回头问花满满,“怎么了?”

    花满满对陶然说“我是个寡妇,你是个尚未成家的公子,这样光天化日之下实在是不合适,更何况男女授受不亲,你莫要这般。”

    花满满说完后见陶然的面色变得有些黯然,她突然觉得这样对陶然说话好像有些不妥,可既然话已经说出口了,花满满除了这样别无他法。

    陶然张张嘴想要说什么一般,可片刻后又轻轻摇了摇头,用极其细微的声音说道“罢了。”

    两人之间的气氛瞬间变得尴尬无比。

    陶然和花满满沉默的走了一段路后,突然陶然说“到了。”

    这时尴尬的氛围仿佛像是破解了的结界一般,花满满抬头一看,是一家很平常的面店。她百思不得其解,陶然带自己来这里是何用意。

    还未等花满满将心中的疑惑问出口,陶然便迈腿大步向店内走去。

    “公子要吃些什么?”店家见陶然和花满满二人进了门后,十分热情的问道。

    “来两份猪脚面线。”陶然对店家说。

    “好嘞,麻烦客官坐下稍等片刻。”说完老板便朝着厨房大声道“两份猪脚面线”嘱咐厨子煮面线。

    这家店不大,不过生意却很好,陶然和花满满到店时只得坐到角落里的一张小桌。

    待花满满坐下,她才有空问出心中的疑惑,“你带我来这做何?莫不然这里也是你们陶家的产业吗?”花满满实在是想不出什么缘由,无奈只得开口问道。

    “这里不是我们陶家的产业,我带你来这里是带你来吃面的。”陶然拿出两双筷子,分给花满满一双。

    “吃面?!”花满满被陶然绕的更晕了。

    “在我们老家有一种说法,吃了猪脚面线会去除人身上的霉运,从此以后好运连连。”

    陶然用绢布擦了擦花满满面前的桌子后又继续说,“你前几日不太顺,今日带你来吃,看你会不会好上一些,哈哈。”

    听起来好似漫不经心的话语,可此时却温暖着花满满的心,她自然不相信陶然会去信这些迷信的东西。她自己也清楚陶然带她来吃猪脚面线,不过是让她安慰,让她宽心罢了。

    不过一会儿,店家便端上两碗猪脚面线来了。“来客官,您的两碗猪脚面线,请慢用。”

    花满满将碗里的猪脚面线拌了一拌,便开始吃了。猪脚炖的不是很入味,且隔了夜有些影响口感,不过最重要的是陶然的那份心意。

    两人吃完后陶然付了面钱,出门的时候花满满懒懒的伸了个懒腰,说了一句“从此以后霉运散去,好运快来!”

    陶然见花满满有些慵懒的模样,阳光正好打在她的脸上能看到她脸上细细的绒毛,一双杏眼眯成月牙状,陶然见花满满这幅模样不禁有些宠溺,他摸了摸花满满的头对花满满说“会的,以后都会好好的。”

    花满满此时吃饱喝足,甚是满意,她看着陶然对陶然说“今天很开心,多谢你,也多谢你给我带来的好运。”

    两人站在阳光下,男才女貌,在任何人看来都仿佛一对神仙眷侣。

    吃了猪脚面线的花满满十分精神,她对一切事物都充满了兴趣,走在集市上她东看看西瞧瞧的,陶然背着手悠闲的跟在后面,十分享受这一刻。

    此时的花满满像极了一个少女,活泼可爱美丽动人,她似有似无的触动的陶然的心弦。

    “陶然,你快过来看!”花满满此时走在一个摊位前兴奋的叫着陶然。

    陶然听见花满满在叫他,便迅速跟了上去,他走到花满满身边问道“怎么了?”

    花满满说“你看,这是什么呀?”

    陶然定睛一看,此时花满满手中拿了一块红色之物,看不出是何材质,陶然也是第一次瞧见这玩意,一时之间两人陷入了僵局。

    这时老板见二人皆认不出这玩意是何,便出声解答“公子,此物乃相思扣,由两块合二为一,情投意合的男女之间若各拥有一块,一作天作之合之意,二乃情定今生之意。”

    花满满听见老板说是定情信物,很是不好意思,赶忙放下了手中之物。

    陶然此时也是有些尴尬,他转头瞧了瞧花满满,花满满此时也是一脸尴尬模样,耳朵许是因为害羞,变得通红。

    可好事的老板只当花满满陶然二人情投意合难以启齿,心想年轻人搁不下面子,便想充当一次月老,立马又开口问陶然道“公子可要买一块?此物可一分为二,可与小姐一人一块,以作情投意合的表示嘛。”

    花满满余光瞧见陶然伸手去着腰间的荷包了,她生怕陶然要出手买下此物,若是买下只怕是更加尴尬,情急之下花满满忙开口对老板说:“老板你误会了,不是你想的这般模样,这东西我们不要。”

    说完花满满便牵着陶然的衣袖赶紧离开摊前,花满满暗悔自己手贱去拿起了那块破玩意儿,此时只留下那一头雾水的老板在摊位上还不知所云。

    花满满此番行为殊不知在陶然看来更像是小女儿的羞怯,陶然自然也不拆穿。

    两人沉默前行,不一会儿,陶然嘴角带着笑对花满满说:“那前头还有我家中的铺子,带你去看看。”

    花满满对陶然说,“那便去咯。”

    两人行至前面的铺面,这家里售卖胭脂水粉首饰布匹,才行至门外花满满便瞧见里头熙熙攘攘的女眷在挑选物品,她忍不住感叹一句,“陶公子好兴致啊,瞧公子店内如此多翩翩美佳人。”

    花满满满脸得意,她心想自己在陶然面前可总算是扳回了一城。

    可陶然瞧她这模样,还以为花满满是有些横空吃醋。

    突然间陶然伸出手,他摸着花满满的头认真道,“管他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

    花满满的心不由得咯噔跳了一下。无奈之下为了缓解尴尬,她不得不装出一副没有听懂陶然这句话的模样,愣愣的盯着陶然。

    陶然见花满满此状只得无奈又带了一丝宠溺的笑笑。

    进了店,管事的瞧见陶然来了,连忙出来迎他们。

    “小的见过然爷,见过小姐。”管事拱手作揖。农女特工:王爷,来种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永生不灭〕〔空间种田:冷酷王〕〔大千劫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一品道门〕〔第一强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