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婚色可餐:饿狼总〕〔宠妻成瘾之傲娇甜〕〔都市极品小医仙〕〔补心球王〕〔重生末世:少将的〕〔穿越之倾城嫡女〕〔晚明之我是崇祯〕〔遇见你,在最初的〕〔真武逆命〕〔甜心女王:忠犬慕〕〔攻心计:总裁的腹〕〔重生之八零娇妻〕〔敛财人生[综].〕〔重生空间之少将仙〕〔洪荒之执掌幽冥〕〔日本战国走一遭〕〔修破玄尊〕〔荣耀之不灭传说〕〔极品毒妃〕〔师父,徒儿缠上你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农女特工:王爷,来种田 第三百七十八章 搬起石头砸脚
    “满满,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要不你好好与陶公子说说?陶家有权有势的,这酒楼与他们也有些利益关系在里头,你不如……”碧莲来到花满楼,坐下来后就对花满满说着自己的看法。在碧莲看来花满满这番模样,真像又是要打落牙齿活血吞了。碧莲来得气势汹汹,自己今日一定要好好教育教育这个不开窍的。

    “我知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你不必担心,我自然有对策的。”花满满十分淡然的对碧莲说道。

    碧莲本打算好好劝劝花满满的,可在看到花满满这样淡然的模样后还是破了功。碧莲无奈的对花满满说道:“罢了,皇帝不急急死太监。我可不在这儿瞎着急了,我回去了,店里这几日生意惨淡,我要是不在了可就真是每个主心骨了。”

    碧莲说完,拿上挂在一旁的披风就站起身要走了。

    “姐姐为我好,我知道的,不过这事急不得。现在的处境陶然也是知道的,我会与他商量着做出下策的。”花满满站起身来要送碧莲,不过也不忍让她寒心,故而安慰道。

    “好了,你是个有主见的,你自己安排就好了,我回去了,还要给你守着娘家呢。”花满满这样说了两句好听的话哄了哄,碧莲也忍不住笑起来了,打趣着花满满。

    “是了,多谢何四哥四嫂为我守着后方。”花满满也不甘落后的打趣碧莲。

    “你个贫嘴的,我懒得说你,我这就走了。”碧莲说完,披上披风便出门了,花满满紧跟其后送她出去。

    其实说不着急也是假的,这一切像是一张密不透风的大网朝着花满满铺天盖地的撒过来。并且花满满并不知这个撒网的人是谁,他又是何目的,他的下一招又是什么,自己又该如何应对。

    陶然今日来了店里,可没多久就有些事缠身又不得不离开了。花满满也知道,这店里的事情入山倒一般来了,陶然还得去查一查背后这只推波助澜的手出自何人,自然有许多事要处理。

    清闲的过了中午后,店里负责洒扫的小二忙不迭的就找上了花满满。

    “老板,今日我在外头扫地的时候,听见从旁边那家酒楼出来的客人念叨着,那家酒楼出了同我们家一样的菜式。”小二哈着腰遮着嘴轻声的同花满满报备着。

    “可是真的?你可听仔细了?”花满满看了看小二,她也不愿报以恶意去揣测谁,故而还是想要问清楚了。

    “千真万确,绝无虚假,好几个客人从那里出来都这么念叨着。”小二眼神坚定的对花满满说道。

    花满满看着那小二清澈的双眸,她自然还是有些是非分寸的,更何况那日那婆婆一溜烟没了人影,必然是有人从中照应,而一切因素都吻合的,也就只有那家酒楼了。

    花满满对小二说道:“很好,你费心了。”花满满说完后从腰间的荷包里取出一块碎银递给那小二,“我这人最注重手下人的衷心,你衷心与我,这便是赏你的,拿去用便是了。”

    小二双手接过后,哈着腰十分恭敬的对花满满说道:“多谢老板,多谢老板,我一定好好做事,对你忠心耿耿的。”

    “好了,下去忙吧。”花满满见这小子倒是个机灵的,一见赏赐了就忙不迭的表表自己的衷心。花满满心想,倒是可以留意留意此人能否堪以重用。

    下午间花满满窝在雅间的太师椅上小憩了片刻,朦胧间听到有人上了二楼的脚步声,花满满不自觉的就惊醒了。

    听那脚步声,花满满猜想或许是陶然回来了。不一会儿,来人就推开了雅间的木门。

    果不其然,正是陶然在外头跑了一趟回来了。

    陶然生怕花满满因这件事心情郁结,见她还有闲心在这儿享受人生,陶然心里也放心了许多。不过陶然转念一想,也着实是这个道理,花满满从前一个人也能应对那花氏手作的大小问题,更不说今时今日自己也能保护她了。看花满满能淡然处事,陶然心里竟也有种说不出的欣慰。

    “回来了?”花满满见是陶然,也就不拘那虚礼了。悠哉悠哉的窝在那太师椅中,也不起身。

    “天气凉了,我看我得给你调制一床被子在这儿才行了,免得你着凉。”陶然进来了也不说那些让人头疼的话题,只当作没事人一般,也在另一张太师椅上躺下了。

    “一床怕是不够吧,你也得给自己添置一床。”花满满十分默契的也闭口不谈店里发生的事情。

    “是了,还是你想的周到,我应该添置两床被子。”陶然故作轻松的应和花满满。

    花满满同陶然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陶然似乎也是藏不住了,他先开了口对花满满说道:“我派人去查了查,并没查出那家店有什么背景。”

    花满满想了想,这样只有两个可能,一则是背后的人只手遮天,故而陶然查不到他的踪迹,二则是这家酒楼本就没有他们想象中那么复杂。

    不过花满满更倾向于第二种说法,这些事情一环接着一环的奔着花满楼来了,更何况本生花满楼就打着陶家产业的旗号立足于此,这人竟然敢对花满楼下手,那自然是背后有人,且这人必然是能压过陶家一头的。

    既然是能压过陶家一头才有这番举动的,那就更让花满满细思极恐了。

    “满满,你可做好对策了?这两日你先别来店里了吧,店里暂且歇业两日。”陶然见花满满不语,心里有些慌乱的出了个馊主意。

    “躲?我自然不会躲的。”花满满听见陶然这么说,立马拒绝了。然后坐起身来对陶然说道:“别看那些店里一时之间出了风头,流言止于智者,我何苦犯这些难?你也不用多虑,清者自清,明者自明。”

    陶然听花满满这样反驳自己,不禁后悔自己一时口快。自己怎的傻到这般田地了,就将那样的话问出来了。以花满满的性格她是断然不会选择溜之大吉的,自己是问出这样的话,她不恼了自己都是阿弥陀佛了。

    “满满,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陶然见花满满说话不似方才那般淡然了,生怕花满满就此生气,连忙解释道。

    “我自然知道你不是这个意思,你不过是为了护我周全。我感念你的一番好意,不过这节骨眼上,我是断然不会置身事外的。”花满满自然理解陶然为何说出这样的话来。出了事,自己的心里不好受,陶然也不会好到哪里去,故而自己多理解理解吧。

    “店里也是万万不能歇业的,一旦我们关门了,那便真是中了他们的圈套了,我们也是自认了这罪名,跳进黄河洗不清。”花满满还未等陶然答复,立马对陶然表达自己的立场。

    “我知道,这些道理我都明白的,我是一时糊涂了。”陶然立马像花满满服了软。此时此刻,能看到花满满这温柔可人的一面,陶然竟然觉得能与花满满共患难也是极好的。

    两人商议好统一意见后,均认为店里万万不能歇业。

    都说柳暗花明又一村,不过几日后隔壁酒楼就出了事。

    他们模仿花满楼的一道汤“虫草乌鸡汤”出了问题。花满满是懂一些药理的,花满满自然知道在搭配这些药材是一切用度应如何控制。

    或许是那隔壁的大厨并未注意这些,只在偷偷来吃饭的时候草草的看过有些什么药材便作罢。他们的药材放的用量不对,接二连三的有客人在他们店里吃了饭后食物中毒。农女特工:王爷,来种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永生不灭〕〔大千劫主〕〔空间种田:冷酷王〕〔帝焰神尊〕〔古董商的寻宝之旅〕〔枕上名门:腹黑总〕〔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一品道门〕〔第一强者〕〔鬼王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