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透视医圣(福先生)〕〔被炮灰的天命之女〕〔苍穹祭〕〔逆天九小姐:帝尊〕〔美女租房〕〔隐婚蜜爱:老公V5〕〔千亿宠妻〕〔娇娃联盟:小妻超〕〔老婆乖乖,BOSS要〕〔香爱〕〔三国大气象师〕〔盛嫁无双:神医王〕〔三寸人间〕〔黑科技研发中心〕〔嚣张鬼医妃,邪王〕〔他的情深似海〕〔校园逍遥高手〕〔楚臣〕〔妙手小村医〕〔都市极品天师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农女特工:王爷,来种田 第三百八十七章 陶家的背景
    花满满感慨过后,听君洛城说的话,便转头正视君洛城。透过君洛城的神情,她自然解读出了君洛城这眼神中的意味。

    虽说花满满不喜别人对自己施以同情,可在看到君洛城这般神情时,花满满心中竟然也没有不爽的心情,竟生出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出来。

    “我还有事情要回去处理,这面条很美味。谢谢你的热情款待。”君洛城看时候不早了,自己也不得不要离开了,也着实该回去了,便对花满满说道。

    花满满点点头,也站起身来,打算亲自送君洛城出去了。

    “你这牌匾,可否是出自华公之手?”君洛城早就看到了大厅中央挂着的牌匾,可出门时又看见那牌匾,才想起要问问花满满。

    那牌匾的字,字迹清冽熟悉,君洛城越看越熟悉,便忍不住询问道。

    “正是。”花满满也看着这牌匾,十分自豪的说道。

    这店里最能让花满满值得一提的,便是这高高挂在大厅正中的牌匾了。这牌匾出自大家之手,并且还是独一无二的。

    “新店开业之时,正逢华公返乡探亲。有幸迎得华公到店光临,这牌匾便是华公趁着酒兴做的。”花满满说着,又转头看了看一旁仰着头,正打量牌匾的君洛城。

    君洛城此时仰着头,仔细的打量着正中高挂的牌匾。双眉浓密,可也无一点杂毛。因着仰头,君洛城双眼微眯着,鼻梁高挺。薄薄的嘴唇紧紧的抿在一起,衣领当中,那高凸的喉结在衣领当中若隐若现。

    君洛城看好那牌匾后,收了目光,转头过去看花满满。不料正对花满满打量自己的眼神。

    花满满看着君洛城不住的出了神,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此时君洛城已经注视到自己了。惊慌失措下连忙错开了眼神,花满满忍不住想要跺跺脚。忍不住感叹自己这模样甚是丢人,心想自己怎的也会如此花痴啊。

    君洛城看见从也没见过花满满这模样的,自然是觉得很是好笑。带着几分宠溺的神情,忍不住咧开嘴笑了笑,露出他那洁白整齐的两排门牙。

    花满满见君洛城这样笑了,自然是更加不好意思了,将目光错开了,并不正视君洛城。

    君洛城叫她这幅害羞的模样,自然也就知道不能再加以玩笑了,不然这花满满自然是要与自己急上一急的。

    君洛城将话题岔开,可心里仍旧是因着欢喜而喜悦的。

    “能得华公所作,可见你们店里的菜品果真不错。等我忙完了这阵日子,我也要你店里来吃上一回的。哦,还有你的那些甜品店。总之,你所有店里的美食我都要尝一尝的。”君洛城对花满满说道。

    “你忙完了来了便是了,不消带钱,我做东。”花满满听得君洛城将话题岔开了,之前的害羞窘迫的心情也少了许多。可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对君洛城说道。

    “好,一言为定。那我可就不客气了。”说完后君洛城便抬步慢慢的往门外走了,花满满也跟在身后将他送了出去。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走到门口后,君洛城也就不作停留,大步的离开了。

    送完君洛城后,时辰也不早了,花满满也就要回到厨房里,要开始准备店里中午的午饭了。

    花满满像是有些难以置信,若不是从门口回到店里,看见放在桌上的那个已经空掉了的面碗,花满满始终难以相信,君洛城真的回来了。

    花满满总觉得方才的那场闹剧就像是梦一场,像是猜了狗屎运一般,如此轻易的便将麻烦化解了,始终难以相信。

    店里的采办、厨子、小二们见贵人走了后,才舒了一口气,战战兢兢的围到厨房去了,准备开始忙碌中午的饭菜了。

    众人先头也只当今日怕是遭了秧了,可万万没想到真是得了贵人相助,心中也生出几分大难不死的意味。

    花满满让人将桌上的空碗端了下去,静静的走到厨房里去了。

    出了门后,君洛城便立马赶回自己的府邸了。

    君洛城刚进了书房,便忙不迭的叫过自己手下人进来。

    “那都转盐运使司运使贺守义,你可有几分了解?”君洛城也不卖关子,开门见山的问道。

    “奴才只知他是科举出身,中的是解元。在朝中摸爬滚打了十余年才做到这个位置。有没有后台并不知道,不过此人甚是擅长左右逢源,本该人缘不错的,可很是不好的性格便是习惯两边倒,因而明面上并无靠山并无帮派。”

    君洛城听了后,他也确实有些许印象,这贺运使甚是会拍马屁,且拍马屁于无形之中,这一套法子也很是受用。

    君洛城仔细的寻思着对策,不过片刻后便想出一个万无一失的可靠的法子了。

    “你去查一查,经他手的这两日的运盐可有通往哪些地方的,尽快查好,查好了呈给我。愈快愈好。”君洛城吩咐道。

    “好的,小的明白了。”手下人领了命,便退出书房,出去忙活了。

    正如花满满所想,以君洛城的性格,自然是断然不会轻易放过那人的。既然不会轻易放过他,那整治他的时候便会拼尽全力,一网打尽,并且不给他留任何退路,让他永无翻身之日。

    君洛城深知,当今圣上最不喜为人臣子有所不忠,谁人又徇私舞弊了。为人臣子就应当恪尽职守,造福百姓。

    那贺运使身居要职,全国上下一应的食盐押运、分配,都由贺运使一人管辖负责。倘若有例如积压食盐高价倒卖的事情被抖出来了,那皇上必定会狠狠地追查他的责任的。

    轻则削去官职,重则株连九族。

    君洛城把玩着手中的茶盖,用茶盖轻轻的拂开漂浮在茶水上的浮沫。

    君洛城心想,这回栽在自己身上,那真是要看这贺运使的造化了,只能让他自求多福了吧。

    花满满并不知君洛城会有这番安排,花满满还只以为君洛城会在暗地里悄悄地了结此人。便也不甚在意,待店里的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就只安静的躲在她的雅间里偷懒。

    而这边,陶然在出了花满楼后在街上游离了许久,才想起自己家中本来还有事情等着处理的。

    这些事情今日处理到一半,便听凌志说店里出了事,陶然便慌了神将事情搁置了。想着还有事情等着自己处理,遂陶然又折回陶家了。

    陶然刚回到书房没多久,凌志便进来了。

    “县令在外头候着,想要见你。”凌志依旧冷冷的,像一块万年不化的冰山。

    陶然知道凌志是个面冷心热的人,所以对他平日里冷漠的直来直去也不甚在意。

    “他来做什么?”陶然其实心知肚明县令这番前来是为什么,只是明知故问,借此发泄自己心中的不满罢了。

    陶然心中着实对这县令这招出尔反尔很是不满,遂说话时从头到脚也是带了几分不屑的。

    凌志虽然不知道陶然这回出去是发生了什么事,可看陶然自回来后这幅神情,凌志自然也能猜出店里出事与这县令自然是有关联的。

    凌志从来不爱多问什么,他一直都奉行陶然这般自然有他的道理的原则,故而对陶然也是百依百顺的。

    “可要请他进来?”凌志见陶然久久不说话,又问道。

    陶然看着桌上的纸,想了一想,对凌志说道:“把咱们这位县老爷请进来吧。”

    凌志点了点头,便出去办了。农女特工:王爷,来种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一品道门〕〔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大千劫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