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真的不想离开你〕〔伏魔师之长生诀〕〔六道佩恩的自我修〕〔黑白世界,彩色的〕〔我是幕后大佬〕〔老子已经无敌〕〔仙道第一小白脸〕〔红包游戏群〕〔快穿:男主,开挂〕〔仙女修真日常手记〕〔青铜战纪〕〔我家女儿是教皇〕〔全民秘境时代〕〔世人畏我〕〔披着上帝的球衣打〕〔带着仙葫开农场〕〔头号前锋〕〔独宠小萌妻〕〔超级科技工业〕〔高能来袭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农女特工:王爷,来种田 第三百九十六章 不大赚钱的盐庄3
    花满满看盐庄老板拿过钱了,想了想也没什么事情要与他交代了。所以花满满也就站起身来,走到一旁客气而有礼的对盐老板说道:“那我也就不送你了,我们这儿也还得忙着做中午的菜,先得预备着,这店里还有得忙呢。你慢走吧。”

    盐老板自然也知道花满楼这时间是耽搁不得了,很是理解的点点头,本也就是花满满于自己有恩,自己欠了她这么大一个人情,她不送自己出门又有什么失礼的呢。

    盐老板对花满满说道:“你且留步吧,你们店里还有得忙呢。我且先回去了,恩人,今日还真是多谢有你了,也千万记住我对你说的那些,莫要泄露出去了,怕引开杀身之祸。”

    说完后,盐庄老板也就从身旁拿过早就腾空了的背篓背到背上,然后又冲花满满点了点头,便大步的往店子外头,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花满满虽没有送那盐庄老板出门,可是也站在院子里静静的目送他。待盐老板走了后,花满满又一屁股在石凳上坐下了,一个人久久的坐在院子里盯着自己面前的这盏茶水,静静的思考着盐老板窘迫至与那盐运使贺守义之间的关系。

    花满满知道,这盐庄老板不过是这千万个盐庄老板中的一个罢了,凡是在那贺运使手能够得着的地方,没有他掺和不了的。想来全国上下不少郡县,数不清的盐庄老板都正受着贺守义的荼毒。

    花满满原本也就是抱着侥幸的心理,才向那盐庄老板打听打听的。

    正因为那盐庄老板正巧是在盐庄当管事的,所以花满满才是只凭借着内心当中,那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强烈的感觉,才起了疑心的。或许这奇妙的感觉,就是女人的第六感吧,花满满想道。

    也正是因为这股非同一般,而且内心又很是肯定的感觉,所以花满满这才专门等盐庄老板送了早过来后,故意留下盐庄老板来问一问打听打听的。

    也幸好花满满因着这强烈的第六感问了这么一下,正巧就让花满满抓着了这贺运使的小辫子了。

    花满满心中那股强烈的第六感得到了确认,心中还有着说不出的、一股按捺不住的雀跃的心情。

    花满满想着,这君洛城今日才回到封地来。想来这几日必然也是没有空闲来店里看自己得了。这消息说不定能帮上君洛城,所以即刻便就想向君洛城修书一封,好在书信里向他说明今日盐庄老板同自己说的那些话,以及自己所发现的事情。

    打算归打算,可花满满转念一想,这时辰准时来不及了,店里这也马上就要迎来客人了。

    现如今当务之急,自然是帮着厨子们去准备准备今日的菜品才是。所以即使花满满很迫不及待的想要与君洛城分享这一事情,可无奈也就只能按捺住心中激动的心情,站起身来拍了拍自己的衣裙上的脏东西,然后就往厨房走去了。

    想来这件事情里面是牵连甚广的,这必然也是一场涉及官场里头许多人的贪污案子。因为凭借那盐庄老板口中的盐运使的一己之力,自然是还没有这个能力,能在全国上下都一手遮天的,花满满想着。

    想来这位盐运使也只敢在自己力所能及的地方,才敢插上这一手了。不然的话像他这样瞒上欺下的事情,倘若事情败露了,轻而易举的就能让这位盐运使在阴沟里就翻了船的。

    想来这盐运使,也一定是在各个地方有了一定的人脉网,也有了万全之策后,才敢做出这样的事情的。

    花满满想道,虽说这只在幕后暗箱操作的黑手,一定认为自己可以背着当今圣上在这里只手遮天了。可老话还是说得好的,这纸是包不住火的。这人想来也还猜不到,这件事情今日会被抖了出来。

    若是普通的女子便也罢了,更何况还是被花满满给抖了出来。

    既然花满满已经知道了,花满满如此嫉恶如仇便就不说了,更何况那盐运使今日一早才开罪了自己来。花满满便没有任何理由要轻易的放过这个人了。

    而盐老板口中的那个盐运使,想来十有**也就是今日早上在店里耍了好一阵威风的,那趋炎附势的贺运使罢了。

    花满满凭借自己强烈的第六感,大胆的猜想到,这个盐运使应该这些年凭借着这个差事,从中捞了不少好处,倘若抄一抄家,定是很精彩的。

    花满满想着,既然知道这盐运使不是什么个好人了,所以若是君洛城想要暗自出手了结了那贺运使,想来于公于私也是没有什么不妥的。

    花满满想的明白君洛城对此事的打算,她便是知道君洛城自然不会像他今日早晨说的那样轻松一般,在太岁头上动了土,怎么还会说放过就放过那种趋炎附势的卑鄙小人的呢?

    所以花满满自然在知道了与盐运使有关的贪污受贿的这个消息后,便想着自己虽说不才,可能帮上君洛城一点便是一点吧。故而花满满看了看厨房里忙活的众人,想着自己一时之间也帮不上什么,只会在这儿碍手碍脚让厨子难以充分发挥水平的。

    所以花满满也就忍不住要去办她心里头搁置着的事情了,花满满提了衣裙就往二楼走去了,然后迫不及待的朝着一楼的小二说道:“帮我把笔墨纸砚拿上来,快一些,我有急用。”

    楼下的小二听了,连忙仰着头往二楼看去,对花满满说道:“好嘞老板,您就稍等一会儿,我这就给你拿上来。”

    小二说完后,就一阵小跑的往柜台前跑去了,十分麻利的整理了一下要端上去呈给花满满的东西,然后迈着小碎步便往二楼走去了。

    花满满只手用那墨磨着砚台,磨出墨水后,用毛笔沾了沾墨水,然后就提笔开始写信了。

    花满满将今日之事的前因后果都在信上写好后,还在结尾处着重的强调了盐老板所说的与那运使有关。花满满虽未明说,可想来君洛城久经官场,这些个个中缘由,也是很容易便能想明白的。这可是花满满写的最为啰嗦的一封信了。

    花满满想,有了这些个案子,那贺运使怕是想要翻身也难了。

    花满满将书信写好后,就揣进腰间,仔细的放好了后,也去帮忙了。

    因着盐送来晚了,若不赶快些今日的午饭肯定是要耽搁的了,因而一时之间店里空闲着的人手都忙着过来帮忙了,原本比较宽敞的厨房还显得有些拥挤了。

    花满满接过一盆土豆,实在是看不下去厨房这般拥挤了。这般拥挤倘若花满满也在这儿挤着做事,只会让自己觉得舒展不开,束手束脚的。所以花满满便将那盆土豆拿到院子里了,坐在屋檐下,用小刀仔细的削着皮。

    “哎呀老板,这些粗活你放着让我们做就好了。你这又是何必嘛,何苦自己做呢?”李大娘这时也因着厨房里施展不开了,所以正端了一盆金针菇出来清洗。

    李大娘也是看不下去这厨房里实在是太过拥挤了,因着施展不开,这会让心中有些难受的,故而也手中拿着活跑出来了。

    花满满听见有人叫她,便习惯性的抬头起来看了看,看见是李大娘,便挪了挪屁股给李大娘腾出来了一个位置。

    李大娘见花满满给自己腾了一个位置出来,也就不客气了,就径直的在屋檐下也就坐下了。农女特工:王爷,来种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杀手兵王俏总裁〕〔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医毒绝世:帝尊的
  sitemap